不容錯過的限制級捉迷藏──鬼來了!被抓到會死!--《一個人的捉迷藏》

2017/10/12  
  
本站分類:創作

不容錯過的限制級捉迷藏──鬼來了!被抓到會死!--《一個人的捉迷藏》

★一個驚悚推理迷不容錯過的限制級捉迷藏──鬼來了!被抓到會死!★

志向是成為唱跳歌手的項陽,流年不利,先是待的經紀公司被人收購,新東家又發派了一份專長以外的任務給他──演員試鏡──讓他誤打誤撞成了電影男主角。
最慘烈的是,直到開拍前一週他才確定:他要拍的是「心理驚悚片」。

身兼劇作家與導演的鬼才,紀子丞,在挑戰過各種劇本題材後,終於將手伸向了懸疑驚悚。但直至正式開拍,竟然沒人知曉電影《一個人的捉迷藏》的完整劇情!
究竟他對這部電影有什麼特別的情緒?不能說的結局到底暗藏什麼祕密?

十年前,樂善育幼院爆發一起駭人聽聞的連續殺人案,
三十日裡相繼找到四名孩童被虐殺的屍體。
然而案件之所以會一發不可收拾,
竟是因為院方在第一時間沒有報警,而是選擇隱匿……

隨著拍攝進行,片場開始出現無法解釋的「靈異現象」,讓劇組陷入惶惶不安之中。而且項陽也發現,理應留在鏡頭前的情節,似乎悄悄潛伏進他的生活裡,在鏡頭之外一幕幕上演……

立即訂購《一個人的捉迷藏》

 

內容試閱

【一個人的捉迷藏:Chapter 1】

  「已經是第五個了……」
  「不行,瞞不下去了,我們需要幫助!」
  「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做出這種事!」
  「你這個殺人魔!」

  好冷。恢復意識時,這是我的第一個感覺。
  我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枯枝和厚厚的落葉。我試著動了動身子,雖然不太對勁,但那感覺像是前一天激烈運動後,隔日起床時會遍佈全身的痠軟,而不是受了傷的疼痛。
  不,我錯了,我身上還是有很多傷口,衣服也破爛不堪。還好只是一些擦傷,沒什麼大礙。
  我坐起身,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座樹林中,放眼望去就只有交錯的樹叢,沒有路。從樹冠灑下來的光線稀薄,迎面而來的風很冷,尤其在灌進我身上的傷口後,更是讓我冷得渾身打顫。
  「這是……哪裡?」我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卻又隱隱覺得自己似乎曾經看過這個地方。
  怎麼可能?我從沒來過什麼樹林啊。

  我坐在原地,試著拼湊記憶,但怎樣也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荒煙蔓草的地方。失去意識前,似乎有很多人在我身邊說話,嗓音聽起來充滿絕望與驚恐。
  又或許只是場惡夢。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穿著,米白色的短袖T恤和同色系的長褲,尺寸是不合身的大,而且上面也不見任何商標。我的腳上只剩下一隻灰色橡膠鞋,另一隻光著的腳上全是被石子與樹枝刮傷的裂口。
  「這什麼衣服,真醜……」我喃喃抱怨著,扶著一旁的樹幹小心起身,雙腿痠軟得差點站不穩,但行動上沒什麼障礙。
  我伸手進口袋裡翻找,想看看有沒有證件或手機,但兩個口袋都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我該不會是被搶劫了?然後歹徒還把我扔在樹林裡自生自滅?
  甩開那些異想天開的猜測,我開始在樹林裡尋找出路,甚至也試著吼了幾聲,但沒有收到任何回應。當然,也看不到四周有任何人工開鑿的痕跡。
  或許我應該回頭找找自己過來的路?按照我這一身傷,我肯定是自己在林子裡亂開路的,那勢必會留下許多痕跡,說不定我身上的東西就掉在路上了,沿途找回去或許能──
  嚓。
  因為整個人處在緊張的狀態下,所以一點風吹草動我都能注意到。我轉頭看向聲音來源,但身後卻是什麼也沒有。我很確定剛才聽到了枝葉被踩斷的聲響,而且離我不遠。
  嚓。
  又來了,這次是不同的方向。
  我拔腿狂奔,卻怎樣也甩不掉那個聲音,身旁的樹叢不時傳來騷動,像是有人就跟在我附近。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漫無目的地在樹林裡衝刺著,接著才發現植被越來越稀疏,也能隱約看見樹叢的另一方似乎有棟建築物。
  我深吸一口氣,朝著那棟建築物直奔而去,只希望那裡會有人可以求助。然而,出現在我眼前的,卻是一棟廢棄已久的矮房,房子有一半淹沒在藤蔓間。看這副斷壁殘垣的樣子,肯定不會有人住在裡面。
  嚓。
  「是誰?誰在那裡?」我轉身朝那片樹林大吼,隨即聽到了竊笑聲從我身後傳出。
  那聲音很近,近到像是只距離我一步。
  一道冷汗滑落我的額際,我可以聽見自己的呼吸正急促起來,甚至能感受到心跳在加快。我放慢了轉身的動作,不停告誡自己不要胡思亂想,然後屏氣凝神準備迎接一個我可能承受不住的畫面……
  「哥哥,迷路了?」
  一個抱著娃娃的女孩站在我面前,就像我一樣,身上有很多擦傷,衣服也凌亂不堪,彷彿剛從坡上滾下來,頭髮上甚至還纏著落葉。
  「哥哥,要不要陪我玩捉迷藏?」女孩軟軟的嗓音聽起來很甜美,我也相信她曾經長得很可愛,曾經……
  女孩伸手要抓我,但我嚇得往後一跳,結果重心不穩地向後栽倒,滾了一圈後才狼狽地起身。
  她用一雙混濁不清的眼睛看著我,慘白如紙的皮膚上浮著數條黑色細絲,在開口的同時,一道黑水便沿著她的嘴角留下。
  「別……別過來……」我的嗓音充滿恐懼,還能清楚聽見牙齒打顫的聲響。
  女孩拖著不穩的步伐持續朝我逼近,直到我撞在廢墟的門上,只能癱坐在門邊,任由女孩的手觸碰到我的臉上。
  她指尖的溫度,是刺骨的冰冷。
  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東西」。或許是鬼魂?或許是殭屍?天哪,說不定根本是我的幻覺!
  然而,她的存在很真實,只是外表如同一具屍體,而且還透著一股詭異的靈動。她的指尖在我的臉頰上滑過,接著便跪坐在我的雙腿間,繼續用混濁的眼珠瞪著我。她近得讓我能聞到她身上傳來的屍臭,一陣陣的噁心不斷湧上喉頭,我只能趕緊摀住口鼻,抑制住那股想要嘔吐的衝動。
  「哥哥,我一個人玩不了捉迷藏,你能陪我玩嗎?」女孩似乎堅持著要聽見我的回答,不停重複著同樣的問題。
  最後,我只能鼓起勇氣答道:「對……對不起……但我不想玩……我想……我想離開這裡……」
  女孩皺起眉,讓那張死屍的臉看起來更加可怖。我以為她被我的話給激怒了,正想趕緊改口,卻看見她雙眼流下了黑水,像是在哭泣。
  「怎樣都不能留下來陪我嗎?」女孩嗚咽著問道,緊緊摟住懷裡的玩偶,像隻受了傷的小動物般瑟瑟發抖著,讓我一瞬間就拋去了恐懼,只剩下不捨與心痛。
  「對不起,真的不行。」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撥去她頭髮上夾著的枝葉,將她散亂的瀏海梳到耳後,最後抹去了她的黑色淚水。
  女孩靠著我的手,半晌後悄聲說道:「哥哥,如果能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告訴你離開的路。」
  「什麼事?只要能讓我離開,我就答應妳!」我可以聽出自己的聲音裡有藏不住的欣喜。
  「答應我,你會回來找我。」
  看著女孩哭泣的臉,無關能不能離開這片樹林,我怎麼可能忍心拒絕她的懇求?
  「可以先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女孩聽到問句,沉默了會兒才應道:「我有綽號,叫小歡……但我沒有名字。」
  「妳……沒有名字?」
  「因為我沒有爸爸媽媽,所以沒有名字。」小歡有些哀傷地解釋著,但隨後又語氣歡快地續道:「但老師有說,乖乖聽話的孩子,很快就會有新的爸爸媽媽、有新的名字!」
  聽她這麼說,我大致能猜出她的來歷。就像在應證我的想法,小歡起身走到棄屋前,我跟她一起蹲在那塊被雜草淹沒的門牌旁,伸手撥開了上頭的遮掩,讓下方的字顯露出來。
  石刻的門牌已不像最初那樣閃著金光,但仍能清楚地看出那是什麼字。
  樂善育幼院。
  「小歡,這是妳以前待的地方?」
  小歡點點頭,用她那張已經扭曲的臉擺出一個微笑,卻反而感覺不到任何笑意。奇怪的是,我對這個育幼院的名字感到有點熟悉,很肯定自己曾經在什麼地方聽過它。
  「這裡都沒有人了,只剩我一個。」小歡傷心地說道,走過來牽起我的手。我幾乎用盡全身的力量,才能壓抑住想要甩開她的慾望。
  雖然不知道小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確信她是被人殺死的,因為她的後腦像是被人用鈍器給敲得稀爛,頭顱有一半都已經凹陷。若說她是失足落崖之類的有點牽強,因為她身上沒見到其他太嚴重的損害,致命傷很顯然都集中在腦袋上。
  所以,她是在這間育幼院被殺死的嗎?到底是誰,會對孩子做出這麼殘忍可怕的事?
  小歡牽著我走進棄屋。我發現裡面有很多東西都還擺放在原位,沒有收拾,經過某幾間小教室時,甚至還能看到地上散落的玩具。這讓人覺得先前在這邊的人是很臨時撤走的,所以連一點打包的時間也沒有。
  在經過最大的空房時,我忍不住走了進去。從那個房間一側的窗戶放眼望去,可以看見後庭的一大片空地,還有木製的遊樂設施,完全能想像出有許多孩子在那裡嬉戲玩耍的和樂景象。
  我轉頭看著那面吸引我注意的牆。牆上貼滿了孩子們的勞作,很多都畫著大房子和全家福,想來這就是這些孤兒們一心所期望的,能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不過,其中有一張圖很奇怪,因為它只有黑白的線條,絲毫沒有任何色彩。孩子們大多喜歡五顏六色,但這幅圖居然只有黑白兩色,實在單調得不像他們會感興趣的風格。我下意識地多看了幾眼,總覺得它有股難以言喻的吸引力。
  圖上畫著很多孩子,他們將一個人圍在中間,或許是在玩什麼遊戲。奇怪的是,在畫面的另一個角落裡,還有個落單的孩子,孤零零地站在那裡看著所有人。他手裡還拿著一根細長的東西,或許是拐杖之類的?我看不出來。畢竟,一個孩子的畫工也不可能好到哪去。
  那幅畫下面本來寫了作者的名字,但被人一筆塗掉了。
  牆上還有不少生活照,那些孩子們都笑得好燦爛,甚至可以看出他們雙眼中的希望。
  然後,我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
  我輕輕扯下那張照片,上頭拍的是一個身穿碎花洋裝的女孩,綁著雙馬尾的樣子可愛極了,手裡抱著一隻布偶,甜美得像個小天使。
  我默默收下那張照片,隨後才轉頭對小歡道:「我答應妳,之後絕對會回來找妳,但我現在真的得離開這裡……」
  我發現小歡並沒有在聽我說話,而是緊盯著窗外,似乎在看著遊樂設施後的那一片樹林。我隨她的視線一起望過去,但什麼也沒看見。
  「哇!」小歡驀地驚呼一聲,抓起我的手便跑了起來。我只能不明所以地跟著她衝出了育幼院,再度鑽進樹林之中。
  「小歡!到底怎麼了!」
  「不要回頭!」
  女孩的尖叫讓我寒毛直豎,緊接著就聽見身後傳來陣陣騷動,彷彿有東西正在追趕我們。
  「鬼來了!被抓到會死!」
  我這個成人的步伐終究比小女孩大多了,所以就在那個追趕的聲音近得好像只有幾步之遙時,我二話不說撈起小歡的身子,抱著她拔腿狂奔。女孩的重量比我想像的還要輕,沒替我造成什麼負擔。她在我懷裡不停發抖,越過我的肩膀看了一眼我們身後的景象,接著便害怕地哭了起來。
  「別哭,沒事的,別哭……」我分神安慰著她,但心裡其實也怕得要命,全靠最後一絲力氣在苦撐著不要停下,因為我知道只要一停下來,我就再也跑不動──
  鬼會抓住我。
  「大家都在玩捉迷藏,可是,有兩個鬼……」小歡靠在我耳邊說道,我不懂她在說什麼,也無心多想,只是使盡全力地奔跑著,直到再也喘不過氣。
  終於,就在我已經視線迷濛、喘得肺快要從胸腔炸出時,我看見了馬路。我整個人幾乎是撞出樹林,接著沿著山坡向下滾,最後重重摔在路上。
  我癱倒在地,小歡站在我身旁凝視著我好一會兒,然後才朝我揮手道別。
  「要回來找我哦,我們約好了。」
  那是我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3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