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寫作療癒自己。--《勇敢,來自疼痛:--位表演者面對躁鬱的赤裸告白》

2015/4/30  
  
本站分類:創作

以寫作療癒自己。--《勇敢,來自疼痛:--位表演者面對躁鬱的赤裸告白》

我的文字,是最真實的我。
以前如此,而今亦然。
回顧最當初書寫的動機,童童只是想對自己說說話而已。想誠實的和自己對談,想誠實面對情緒的每一刻轉折,想在文字的記錄當中找到自己的問題癥結。當無法開口陳述的時候,透過文字能夠更貼近心靈。也許童童用這種方式解讀自己,也用這種方式救贖自己,更用這種方式慢慢瞭解自己,進而幫助自己。
本書最後附有五篇「憂鬱症答客問」,是以作者的個人經驗做為分享基礎,希望對讀者有所幫助。

 

內容試閱

勇敢,來自疼痛
這兩天,身體的不適似乎到達顛峰。
長久未犯的劇烈頭痛捲土重來,每每我嘶牙咧嘴地忍耐頭頂爆裂似的痛楚,還要分神太陽穴暴跳如雷的疼痛。痛楚是可以被習慣的,一旦習慣了劇烈的疼痛,那麼當痛楚變得輕微,就要感謝天地如此厚待自己。我的頭疼老毛病一直依賴這樣粉飾太平的心態,只要別讓我疼出眼淚,就千幸萬幸的感謝上天恩寵。
而這兩天重現江湖的老毛病,逼使我重拾止痛藥。我已經學會不讓自己承受過多疼痛,一旦藥物能夠幫助我減少疼痛,就要將那些痛楚交由藥物來處理消化。更何況,我還得同時忍受其他的病痛。
是的,其他的病痛。
我的病痛從來不是單一純粹,前陣子開刀的傷口不知怎麼突然感染而再次出膿。今天下午到醫院回診,當醫生揭起覆蓋在傷口的紗布,在場的醫生護士和我一共三個人,同時倒吸了一口氣。
「怎麼突然變得這樣嚴重?」醫生盯著不斷流出膿汁的傷口,有點驚訝傷口怎麼突然就惡化了。
護士呆在一旁,竟然也忘了得去拿乾淨的紗布先替我拭去那些狂奔而出的膿血。而我,身上掛著流有膿血的傷口,只能尷尬的笑著說,也許我的體質就是這麼糟糕,才會這樣不斷復發吧。
躺回診療床,醫生再次使用長條藥用紗布使勁塞入我的傷口。我咬著牙還是忍不住喊痛,卻只能抓緊了薄薄的床單告訴自己忍耐。
「這次不等傷口完全癒合,絕不讓你停止回診,」醫師半帶警告的對我說,「一定要讓你完全康復才行啊!」
頭痛加上胸乳的疼痛,還不夠多。真正讓我灰心氣餒的,是昨天夜裡開始的胃痙攣。斷斷續續的疼痛,讓我整個人綣縮在沙發上,冒出一身冷汗。原本以為吃壞了肚子,可是想想近日內,除了早餐和晚餐,似乎自己並沒有太多進食。胃部的疼痛其實無法讓我思考太多,因為整個人捲成一顆球狀物的樣子,腦袋真想要思考些什麼都很困難。
這樣也好,該痛的一次都給痛完整了,該病的一次都給病完整了,應該就能讓上天知道我有多麼忍讓。
既然都已經這麼忍讓了,上天啊,偶爾你也讓我嚐嚐無病無痛的滋味好嗎?頭痛加上胸乳膿血,這次還讓腸胃炎也一併來攪局,其實真夠殘忍。
不過,我沒那麼容易被擊垮,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勇敢的。
雖然這些勇敢,來自疼痛。
瞧,我現在不就能夠同時忍受這三種痛楚加諸在身上,還能書寫出這篇文字嗎?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