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德國大選──沉默螺旋效應

2017/10/3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德國大選──沉默螺旋效應

德國大選結果最終出爐,基民盟、基社盟姐妹党仍然維持議會最大黨團的地位,但是也經歷了慘重的損失——32.9%的得票率比2013年的上次大選大跌近9個百分點。尤其是基督教社會聯盟(CSU),在選舉前的民意調查高至48%,而結果慘敗至38.8%。

CSU是德國巴伐利亞州的一個政黨,在聯邦層面該黨和其姐妹党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基民盟)在聯邦議會共同組成一個黨團。作為聯盟黨,基民盟並不會在巴伐利亞和基社盟競爭公職,基社盟只在巴伐利亞參選,而基民盟在其他的聯邦州分參選。CSU黨自1957年在每次巴伐利亞州議會選舉中所得票數均過半,因此得以獨自組成州政府。

為什麼調查研究和選舉結果差距如此巨大?

調查研究作為一種方法,有它的弊端:忽視了對特定個案和特殊群體等“點”的內容結構的深入研究。不科學的抽樣方式,不明確的調查總體,缺乏代表性的樣本,有可能使研究報告中用來得出結論的眾多資料失去意義。由於某部分調查員長期對統計資料弄虛作假,追求樣本數量,再加上一些商業調查公司的低劣表現,致使各種調查的公信力下降。因此,調查研究的執行機構的聲譽,對調查研究的結果的可信度產生重要影響。

最根本的原因是民意調查中,民眾往往說謊。右翼民粹政黨選項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縮寫為AfD)雖然選前各方都預測會明顯壯大,但是該黨首席候選人威德爾表示,這次的選舉成績甚至超出了自己的預期。接近13%的得票率使得這一成為僅次於聯盟黨和社民黨的第三大黨團。

1982年,連續擔任五任洛杉磯市長的非裔布萊德利(Tom Bradley),代表民主黨角逐加州州長。在選前的各種民調中,他都是大幅領先,許多選民告訴民調機構的提問人員說,他們可以接受黑人當州長,甚至在大選當天的“出口民調”(民調機構人員在投開票所外直接詢問投完票的選民,其所中意的人選)中,被抽樣問到的選民們也都滿口“種族不是問題,能力才是關鍵”。

開票結果卻是,布萊德利落選,大敗給其共和黨的白人對手杜克美堅(George Deukmejian)。這顯示了許多選民在面對民調時,選擇了隱瞞他們的真實想法,他們對民調撒了大謊。後來的政治學者,將這“選民向民調隱瞞其種族思想(偏見)”的現象,稱做“布萊德利效應”(The Bradley Effect)。

沉默中偽造的多數

德國著名傳播學家伊莉莎白•諾艾爾-諾依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1916-2010)提出沉默螺旋理論(The Spiral of Silence)。沉默螺旋理論指出,如果一個人感覺到他的意見是少數時,他比較不會表達出來,因為害怕被多數的一方報復或孤立。

一個具體的人,如果他處於“少數人”的位置上,一般不願公開表達自己的觀點,因為他怕暴露自己的“無知”,怕被人家攻擊,因為按人類慣例,往往是多數代表正確。處在“少數人”的他,為了不冒犯多數,而被批評和孤立,在公開場合他往往採取“沉默”的態度。然而,社會上每個具體的人都象他這樣想,都保持沉默,那麼,“沉默”就在這些自認為是“少數人”中“螺旋”,這樣循環往復的結果是,錯誤地認為“少數”(實際上是多數)的人都三緘其口,而真正的“少數”被襯托為“多數”,這個 “多數”實際上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少數。

 “多數”偽造成功。

你為了跟大家一樣,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保持沉默。人採取沉默,其實就是表達了一種“同意”。英國哲學家湯瑪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在1650年發表的《The Elements of Law》一書中就指出,人保持沉默時,往往表示了認可。但是,霍布斯卻沒有看到人性的普遍弱點,人怕被孤立、人怕被理解為“無知”、人害怕失去,所以,在沉默中表達的“同意”,是一種“偽同意”。

根據選後分析,基民盟、基社盟姐妹党8%的選民結果投票給右翼民粹政黨選項黨,而這些人在民意調查時“偽同意”支持基社盟。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9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