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蒂七十後這三年來的生命之觸動、顫慄與思索。--《大寒流》

2017/9/30  
  
本站分類:創作

落蒂七十後這三年來的生命之觸動、顫慄與思索。--《大寒流》

「《大寒流》詩集分成四輯,輯一即是主題詩之大展,與集名相同就稱為〔大寒流〕,佔去全書一大半篇幅,是落蒂七十後這三年來的生命之觸動、顫慄與思索,是盪開小我肉體的苦痛,以此苦痛去碰撞、去繫連大我社會的災厄。輯二〔武界傳奇〕及其後的〔飛升與沉落〕、〔失落的地平線〕輯,則是四處遊歷後的自我撞擊,從金馬外島、日本到大陸昆大麗的域外感,是離開臺灣母土彷彿離開現有肉體的靈魂撞擊,或許不能以遊客的身分進入這批詩作,不能以單純的旅遊詩看待這些詩中的遊思。
落蒂的詩縱橫這世界,我們也進入他的詩世界縱橫而行吧!」──蕭蕭

立即訂購《大寒流》

 

內容試閱

[大寒流]
大寒流竟從內心吹來
面對著熱鬧的人群
閃爍的廣告明星眼眸
客滿的飲食文化城
排隊搶票的某歌星演唱
我的煩憂只隔著一道短小的牆
從網路抓來的世界各地資訊
看著各國爭先恐後的向榮
彷彿墜落到蠻荒邊城
坐在千里黃沙的土地上
看著躍馬長嘶的敵騎
漫天烽火燎原燒起
而人們偏偏無感的划拳行酒令
任大寒流在室外呼號
酒酣耳熱中
大老鼠已在暗巷排水溝中猖獗
防水閘門早已破損
大海逆擊倒灌誰也來不及奔逃
      ──《秋水詩刊》一七○期,二○一七年一月。

==========

[危城]
兩隊人馬開始叫囂前進
在汽車與汽車之間衝撞
奮勇向前中似有某種因素在支撐
即使渾身流滿血也不懼怕
強力阻擋的盾牌鐵絲網也被衝破
這種畫面世界各地都常演出
仍有人遠遠的冷眼旁觀

有人大喊衝啊 那一點點柴薪
如何點火過冬
有人追悔啊一張珍貴的名畫
在衝撞中變成廢棄物
一排排竹梯探向平房屋頂
一陣亂石流彈掃向店面玻璃
小貓小狗向街尾暗巷奔逃

冷霜落在無辜人們心上
生活困難指數上升破表
到處都是兩邊罵聲震天
紅眼其實也認不出敵人或自己
只見一片天昏地暗飛沙走石
只有疲憊是公道伯
讓兩邊暫歇一會兒
仍然有長遠的戰爭
永無止盡的開打
      ──《秋水詩刊》一七○期,二○一七年一月。

==========

[悲傷十四行]
那蟬鳴給誰聽
而我耳內多年來早有蟬鳴
仔細再聽又似響自遠方森林
也似混雜市聲

從未有過的頹喪
觀看歷史的長河
或亂世或太平一路都走過
而今竟只能雙手合什
跪在佛祖大殿前

驟雨的夜晚
遠方傳來多恐怖的災難消息

沒有人敢拍胸保證誰的人生可以無憂
沙漠能出現綠洲啊
不毛之地也能收割稻谷
      ──《創世紀詩雜誌》一八○期,二○一四年九月。

==========

[虛浮的夢]
你的詩裡有一大片風景
遠山之外還有一朵朵浮雲
浮雲之外另有一串串你的夢
山腳下有一條溪流
流著千古以來詩人的心聲淚痕
每一代每一代的行人
都只有匆匆走過
對這些篇章
彷彿和看到那些風景
那些浮雲一樣
是你虛浮的

      ──《乾坤詩刊》七六期,二○一五年十月。

==========

[那人]
那人的腸胃
一直咕嚕咕嚕的告白
別說是久不聞肉香
就是一碗白米飯的滋味
已有好長一段時日未碰上了
腦子一直嘟噥
為何仍留戀那一畝荒田
未收成已久的空空口袋
也掀起一陣風的訕笑
遠方也一直有一種聲音
說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早該揮揮手
告別這困居的田園
那人終於讓細小的影子
消失在
地平線上
      ──《乾坤詩刊》七六期,二○一五年十月。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