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能把這些砂石卸下, 那麼你的心從此就會輕鬆無比了。 --《心靈深處》

2015/4/17  
  
本站分類:創作

假如你能把這些砂石卸下,  那麼你的心從此就會輕鬆無比了。 --《心靈深處》

珍藏在侯太太心靈深處的豐富寶藏,隨著闊別十二年後的再度相聚,是否又因觸動了那最敏感的神經而起了變化?十餘年前一份表嫂和表弟之間若有似無的曖昧情愫,因為戰事的變化戛然而止,從此侯太太就保守著那段時光的美好養分而本分生活著,然而期待了多年的重聚,帶來的竟然皆是人事全非的感嘆,心中珍貴的寶藏一夕之間也成了讓人心傷的砂石……

本書收錄〈心靈深處〉、〈痴聾〉、〈雨中愁〉、〈織手如冰〉等十一則短篇小說,故事中善於捕捉人與人之間情感的細膩變化,使讀者能充分感同身受,而大時代動盪的捉弄,也為天下的有情兒女帶來無限的遺憾和悵然。

 

內容試閱

〈心靈深處〉

洗得雪白,漿燙得硬挺,發散著肥皂香味的桌布鋪上了吃飯桌;十雙象牙筷,十副細瓷的湯匙和小碟子也已四平八穩地擺在每一個座位前面。桌子當中一瓶淡紅色的劍蘭,開著燦爛的花朵,幾片肥大苗壯的葉子陪襯著,顯得花朵更加嬌豔。
侯太太站在桌旁巡視著。她偏著頭,左手托著右肘,想了半分鐘,走到酒櫃面前,打開櫃門,取出四隻高腳的玻璃酒杯,放在兩個主客和男女主人的位子上,然後走到廚房門口,吩咐下女阿花做菜。
回到臥室,她看見丈夫已穿著整齊了。
「你還不快點打扮,客人馬上就要來了。」侯先生對妻子說。
「自家表兄弟,又不是外人,我也不必怎樣打扮,很快就會好的。你去看看孩子吧!看他們穿好了沒有?」
侯先生走了出去,侯太太坐在梳妝桌前,把頭上的髮夾子通通取下,讓一頭黑髮瀉在兩肩上,鏡中的她,頓時變得年輕了十幾歲。她拿起髮刷刷著頭髮,突然有了就這樣披散著頭髮,作少女扮的念頭;但是,這念頭只像電火閃過一樣,隨著就消失了,她對鏡苦笑一下,依舊把一頭濃髮挽起,在後腦鬆鬆地結了一個髻。
她天生麗質,從來不需敷粉,只淡淡的塗上口紅,就不再用其他化妝品。她走到衣櫥前面考慮著,穿什麼顏色的衣服好呃?噢!對了,穿那件杏灰色的吧!他是喜歡雅淡的顏色的呀!
侯先生又進來了。
「噢!你穿得太樸素了,難道你不想在那位第一次見面的表弟媳面前炫耀炫耀你的美麗嗎?」他和妻子開著玩笑。
「笑話,一大把年紀了,還炫耀什麼美麗?再說,美麗也不是靠衣服襯托出來的呀!」她淡淡地笑,在耳朵上和衣襟上又點綴了一副綠色的耳環和同樣的胸針。鏡中的她,雅麗得如同一朵出水的白蓮。
門鈴響了,孩子們搶著去開了門,又搶著來報告:
「爸爸媽媽,香港的表叔表嬸來了。」
她對鏡子看了最後的一瞥,嘴邊掛著矜持的笑容,隨著丈夫走了出去。
站在客廳中那個高高的男人就是他,濃眉下一雙閃亮的眸子,和當年完全沒有兩樣;只是,人彷彿長高了一些,也胖了。
「表弟,歡迎你們來!我因為帶著孩子不方便,早上沒有去接船,太對不起了。」侯太太走上前去,伸出手來和侯先生的表弟趙毅相握,然後又問:「這位就是表弟妹吧?」
「是的,這就是芷英。」
「表嫂,您好!」趙毅身邊那個嬌小玲瓏,打扮入時的少婦,也親切地和侯太太握著手。
「她們就是小芷和小英吧?多可愛的一對姊妹呀!看來比照片要漂亮得多哩!」芷英的身旁還站著兩個小女孩,於是侯太太又彎下腰去逗她們玩。
阿花送上了茶,孩子們也把兩個小表妹帶去玩了,兩對夫婦,坐下來開始聊天。侯先生和趙毅對坐著,侯太太和芷英並排坐在一起;她們是第一次見面,可談的話不多,幾分鐘以後,她們就幾乎是完全緘默下來,只在諦聽著兩個男人的談話。
「表弟,這些年來你真攪得不錯呀!年輕英俊的香港名律師!哈哈哈!」侯先生大聲的說著,也大聲的笑著。不知怎的,侯太太對丈夫這種自以為很風趣的言辭,不但一點也不欣賞,竟相反地,她感到有些憎厭。
她微微皺著眉在打量兩個男人。年逾不惑的侯先生,身體開始發福,頭頂也開始禿了起來;因為胖,本來並不大的眼睛現在顯得非常小,嘴唇也似乎變厚,這些因素,使得他的外形看來有點愚笨和庸俗。
當然哪!歲月無情,趙毅也變了。他不再是當年那個瘦削的,羞澀的男孩子;他是個高大壯碩的成熟男人,臉上帶著驕傲而滿足的表情,是的,他有足以自豪的地方,他是個名成利就的律師呀!
「表哥,你們不是也挺好的喔?你已升了主管,表嫂這麼賢淑美麗,四個孩子又那麼可愛,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趙毅微笑著說。如炬的眼光很快地掃射了侯太太一眼。
「是呀!我也很幸福,但是,看到你們,總不免有後生可畏之感。」侯先生真心的嘆息著,也許是有感於自己外形的變化太大吧!
「得了,表哥,你別倚老賣老好不好?」趙毅嘴邊的微笑變成嘲弄式的了。
「表弟,難道你真的看不出我們老了?十二年了呀!」侯太太插嘴說。
「真的?我們已分別了十二年?讓我算算看:三十八年我和你們在上海分手時是唸大二,」趙毅沉吟,一面數著手指頭,轉向他的妻子說:「我們是不是在四十二年結婚的?」
「瞧你這個人!連哪一年結婚都忘了?當然是四十二年啦!小芷今年不是七歲了嗎?」芷英嘴裡雖然笑罵著,但一雙眼睛卻是含情脈脈地望著丈夫。
「噢!原來我的女兒都已七歲了,怪不得你們直叫老,我也覺得自己老了呀!」趙毅吊起了半邊嘴角,半認真半開玩笑地說。
侯太太很失望,因為她以為趙毅會說:「不,表嫂,你一點也沒有老,還是和十二年前一樣。」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