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快樂地吃飯

2017/9/15  
  
本站分類:創作

【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快樂地吃飯

自從到了麵包房,杏子的人整個都變了。從之前的渾身上下都要打扮得閃閃發光才出門上班,變成了連指甲油都不再塗了。當然,淡妝和口紅還是必要的,只是,連梳粧檯上那一長排裝了各種香型的香水瓶,也蒙上了灰塵。從一個冰冷的充滿電子和金屬的世界,她掉入了只有麵粉和糧食的世外桃源,在那裡,根本不需要什麼香水,剛出爐不久的各式麵包,散發著來自小麥、大麥、蕎麥、斯佩爾特麥以及芝麻、罌粟籽、葵花籽、南瓜子、麥片等等果仁被烘培後的香味。它們和現磨的咖啡香混合在一起,讓你好像躺在了一個高而鬆軟的麥秸堆裡。渾身的神經都為之放鬆下來。習慣了穿整套西裝和高跟皮鞋的杏子,現在幸福地拖著一雙白色的軟底塑膠拖鞋,腳趾自由而輕盈地在拖鞋裡面活動著,在木制的地板上踢踢踏踏,如同在家裡一樣。 

她以前沒想過自己竟然會到麵包店,並且一去便喜歡上了那裡。沒有讓眼睛發酸發漲的電腦螢幕、沒有讓人惱火的各類諸如報損、催貨或者欠款賴皮的電話。有的只是人們在你面前充滿了食欲的眼睛和我要、我要、我還想要的欲望。是一份很開胃的工作。早知道她真應該早一點來到這種地方。每逢朋友問起,她總是如此感歎。說這是一種能讓人獲取生命原動力的地方。 

然而就在這樣的地方,她也工作得像一個拯救人類空間站裡的義工。還記得最早被她”搶救“過來的一個人,是一個年過六十,脾氣很差的女人。這個女人第一次給杏子所留下來的印象,就像個潑婦。首先,因為她的舌頭有一點大,所以口齒不是很清楚。其次,可能是因為口齒不清楚給她所帶來的自卑,讓她對別人的聽不懂特別地冒火。那天,她要訂的是10個蕎麥小麵包。眾所周知,蕎麥是深色的。口味不去說它,其顏色有點像是黑麵粉。烘焙之後,顏色更深,呈深棕色。然而,這個女人,偏偏用一根大舌頭對了杏子說要淺色的。“我要10個淺色的蕎麥小麵包。”杏子楞了,回答說:“蕎麥都是深色的。”蕎麥不是精白麵粉。怎麼可能烘焙出淺色的。這個女人覺得杏子聽不懂她的話,便發脾氣了。等到為她將預定的內容登記入冊,杏子問她要電話號碼的時候,她更加地火冒三丈。說:“我從來不給別人我的電話號碼的。”杏子在肚子裡面罵到:“你當我是同性戀看上你啊?怎麼自我感覺那麼好?”嘴巴裡面卻指著登記本解釋說:”您看,這裡明確地印著,預定者必須留下電話號碼。“於是,對方便只能壓低了聲音,像報密碼似地把電話號碼報出。 

看她那副偷偷摸摸告密的模樣,杏子忍不住想,怎麼現在還有這樣的自戀狂,以為別人會對她的電話號碼有興趣。不要說13位的電話號碼,你根本就無法靠聽一遍就默記下來,即便是有對她的號碼有興趣的人,怎麼人家那麼巧會在此時此地等著她?不過這一切就好像是配合默契的舞臺劇。對方說得神神秘秘,杏子也就記得哆哆嗦嗦。像是記下了一個開金庫的密碼。然後,對方又強調說:”要淺色的。“杏子也就自動配合了。用筆大大地在登記簿上標明:”淺色“兩字。女人見了滿意地走了。到了來領小麵包的那天,杏子卻犯愁了。店裡哪裡有她所要的淺色的蕎麥小麵包啊? 

只能在深色之中,胡亂地挑出10個。心想,你們就替我去充當了那:”淺色“擺。還不知道那女人會怎麼罵法。七上八下地有點怕看見那女人走進來,心想,最好還是等自己下班後再來吧。然而,那女人還偏偏就在杏子下班前來了。 

娘娘駕到——傳十個淺色的蕎麥小麵包!杏子一看見她的身影進入門來,耳朵裡面,就造出一聲響雷。趕緊彎腰拿出包得鼓鼓的紙口袋。小心翼翼地遞過去。對方問:”是淺色的?“杏子硬了頭皮說:”是!“還隨即跟了句:”淺得不能再淺!” 女人很欣慰也很開心地打開紙口袋看了一眼——杏子脖子一縮準備著她噴口水——結果卻是,那女人像看自己剛出生的嬰兒那樣,一眼看了,就喜歡上了。她露出了笑容,說:”很好!“ 

從那以後,女人便每週都要來兩三次。每次都要找杏子給訂10個淺色的蕎麥小麵包了。杏子將這女人的舞臺已經走得熟門熟路,兩個人見面如同唱雙簧:

”您好!“

”您好!“

”我可以為您做什麼?“

”我要預訂”

杏子熟練地寫上對方的名字。這是已經不需要再問的了。

“預定什麼?”

”10個蕎麥小麵包。“

”淺色的。“杏子乾脆替她說了。

”對。“

”電話號碼?“

女人也變得很配合,輕聲報出了一串數字。杏子頭也不抬地麻利記下。女人放心地如狐仙般飄出門去。 

看著她的背影,杏子陷入了沉思。原來這個女人要的並不是世上無法找到的,真正淺色的蕎麥小麵包。而是一份接納和被承認。不知道她是如何生出這種荒唐的念頭來的,然而,經管她的念頭顯得很荒唐,可是荒唐的念頭既然生出來了,也是需要得到被承認和有可能被實現的快樂的。這個女人,在別的麵包店一定都被當成是神經病,只有在杏子這裡得到了這一份承認,所以她每次都來找杏子。杏子給她的感覺就是這全世界也找不到的10個“淺色”的蕎麥小麵包是麵包房替她特製的,別人都得不著。而杏子則覺得可以讓一個人吃得開心這是最重要的。至於邏輯可以忽略不計。 

這個女人從此也再沒有了脾氣,每次都是笑嘻嘻地進來又笑嘻嘻地出去。杏子的同事見每次她們都要對暗號似地叫上一聲”淺色的!“說:“這人有病,難道你沒有發現嗎?”杏子回答:”有病的人也需要快樂地吃飯。“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