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開生面的時政與社會批評之珍貴史料。--《求幸福齋隨筆--民初報人何海鳴的時政評論》

2017/9/4  
  
本站分類:創作

別開生面的時政與社會批評之珍貴史料。--《求幸福齋隨筆--民初報人何海鳴的時政評論》

何海鳴,曾任《大江報》副總編輯,文學「鴛鴦蝴蝶派」重要人物!

《求幸福齋隨筆》出版於一九一六年,是民初奇人何海鳴的作品,他亦官亦民,允文允武。創辦過《愛國晚報》、《民權報》等報紙,並擔任《大江報》、《庸報》主筆,也曾參與辛亥革命和討伐袁世凱的戰役。本書集結近百則小短文,內容包含:針砭時政、國際局勢分析、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情、戲曲評論、中西名人祕聞。抒發作者對時局與往事的所思所感,構成別開生面的時政與社會批評之珍貴史料。本次絕版重出更重新點校、分段、增加小標題,便於讀者閱讀。


「夫婦制度誠屬不良,在中國不自由之結婚其結果也,非男子壓制女子,則女子壓制男子,憑其智力互為主奴,魚水和諧殆同虛語。……」──〈夫婦制度誠屬不良〉

「將來大戰之後,國界問題究能打破否?此尚不能預言。然有可以斷定者,將來必有國際法廷能操絕巨之勢力以裁判國際上之衝突,不許有殘暴之行為,且此法廷乃較海牙平和會高出數倍,可斷言也。……」──〈國際法庭將來會產生〉

立即訂購《求幸福齋隨筆--民初報人何海鳴的時政評論》

 

內容試閱

【男女教育要平等】

  戴天仇言,現今世界科學發達似尚遲滯者,良以男子家累過重,讀書之時間乃為謀生之時間占去大半故也。苟女子能獨立謀生,則男子對於家庭之責任稍輕,謀生之時間可分其半加入讀書之時間,而世界科學必益發達矣。此言自是名論,雖然,此又非男女教育平等不為功。曩見張漢英女士言,女子參政須先以教育平等為前提,而初等小學尤須普及,小學生之名額當與男小學生相等,尤為切要之言。元人諺語謂人欲娶妻而未得者曰「尋河覓井」,已娶而料量家事者曰「擔雪填井」,可見有家室人之苦。晚近女子競文明、尚奢華,為之夫者擔雪益多,填井猶不易,女子且揚言於眾曰男女不平等,冤哉!

------

【夫婦貴相知心】

  人之相知貴相知心,友朋亦然,況屬夫婦。故英小說家有言,世之怨偶不在年貌之不合,而在心性之不一。雖然,此僅言其不一也,如在中國,乃猶有甚者。女子無學,偶儕於通人,以彼劣習慣、劣根性與常識常理相搏戰,眼光不同,所見各異,勝之不武,爭之無味,然偶一放弛則又不可收拾,似此而言室家,非故作昧心之苛語,蓋直是與野人偶耳。罪過,罪過!

------

【上海婦女新裝扮】
  
  乙卯春海上歸來,萬憂叢集,言念國事更屬可悲,人詢予何悲?乃萬緒千頭不能自傾其肝膈。人又戲詢黃浦停驂凡三閱月之久,耳聞目觸亦有可喜之事否?予少思之,應之曰有。蓋自其大者言之,救國儲金,人民自宣其力以救國,且自知其有主人翁之天職之資格,可喜也。自其小者言之,上海新劇發達,遠勝當年,其內容亦大可觀,亦可喜也。此外尚有一妙語,則近來上海婦女新裝束,屏其高可遮耳角、足障面之衣領勿用,而易以扣頸之短領,其上且附以白花空心欄杆,袖亦如之,其下則著西式長裙,著小蠻靴,乃與歐美裝束同一風韻,真可喜也。

------

【對袁世凱之評價】

  甲寅秋,劉某上書與徐世昌論政,中有句曰:「叛二百餘年之天子謂之曰忠臣,叛二年餘之總統謂之曰亂黨。」又曰:「滿清有可亡之道,項城非亡清之人。」其言短俏,一時革命黨、宗社黨均比之漁陽三撾而稱頌之,袁政府為狀頗窘。章行嚴於《甲寅》雜誌中形容其狀,亦有句曰:「政府聞之狼狽而不敢辯,勉強發一令、逐一士而大露色厲內荏之狀。」又曰:「偶遇清流正士,偶加駁詰,轉若所為,鄰於妾婦求掩不遑。」質之當時確有此象,惟袁氏之出,革命黨當年實有同意,今日似未可以復辟之邪說攻袁。但斷章取義如忠臣亂黨之語,尚是半句公道話。千百年後,宗社黨之言論惟此可傳耳。

------

【談婚姻制度】

  夫婦之制,自來稱正室曰夫人、側室曰如夫人,有作《如夫人解》者力闢其說,其文曰:「如夫人三字實如意之夫人之謂也,顧名思義,位在夫人上。古者娶妻須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娶矣,不如其意者往往有之,於是乃欲更娶一如意之夫人,故此名非貶詞也。」其言新穎,大為一般姨太太揚眉吐氣,於義當否非所敢知,予亦弗敢認可其說,使天下所謂一品正夫人者群起而詈我。惟如意二字頗足研究,古詩有曰:「人生貴適意。」又凡人之初生,其始必為一男一女,在耶教中目之曰亞當、夏娃,彼亞當、夏娃所居之地美其名曰極樂園,極樂即適意之謂,足見人生以男女共處為至適之事。然最初之男女無夫婦之制也,浸假而男女漸多,其結合不能如最初之單簡,於是男女互尋其偶以為偶,然亦無正室、側室之制,且並無婚姻之說也。
  治社會學者謂婚姻史之初期為掠婚時代,掠一女逼之為婦而自居為夫,是婦者不啻奴隸之名詞。後之帝王制禮以掠婚為不當,乃變之為求婚,故用媒妁而又須待父母之命,其用意僅在免掠且勿賤妻而已。後人誤解,定為禮法,取男子、女子之自由而共束縛之,男子掠奪出乎自由範圍以外,束縛以禮法似亦近理,然女子之不自由如故也,雖有納采及親迎之禮而為其夫者仍是不相識、不相洽之人,父母雖曰命之、送之,然與自貢其女於盜穴者何異?況文明日進,男子亦不至人人盡為強暴,而禮法反強納一雙不相識、不相洽之男女於一處,美其名曰夫婦,其暴可知矣。男子不甘其暴則娶如夫人,女子不甘其暴另覓情人,亦錫之曰如意君,是皆婚姻制度所種之惡果也。或曰此中亦有自由與不自由之分解,不可一筆抹煞。予曰美哉自由之名詞也,然自由亦即適意之謂也,但既稱自由,何必再贅以結婚之名詞耶?
  觀之西國,又有離婚之法,婚既可離,又何必結?論者曰離婚亦為正義,是又明明默許男女相處可合可離矣。既屬可合可離,是已無關重要,然律以夫妻又何為?況所謂人者動物也,既曰動,其情愛自應有動移,今日以如意而結婚,明日忽不如意,而此夫婦之制乃束縛之,是豈非大不如意乎、大不自由乎?雖有離婚之法可以少蘇其苦,然離斯離耳,又橫添許多手續使人不快,又豈非多事乎?故予頗敢取夫婦之制而並非之也。

------

【佩服德人之雄風】

  國人有世界眼光者,恒曰德國不可敗,德敗而英、俄勝,中國瓜分於將來議和時,一言便了矣。此說也,予信之,且予亦甚佩服德人之雄風,但必恭維德人將來執世界之牛耳,平心論之,中國未必見佳,而世界或更不堪設想也。故予雖信是說而不願國人依賴之,國人值此世界多事之時,無論英、俄、德、法均有其優美之點可以供我欽佩、貽我教訓、俾我得受感覺而奮然興起,徒希望一方面之勝利,冀以苟延殘喘,其言齷齪、其意卑劣也。

------

【英國與德國之戰】

  德人斥英吉利為鏗鏘之金錢而戰,又曰英當負此次歐戰首禍之責任,其言當否,非所敢知。然英吉利為偽君子,則予所深信者也。俄羅斯本一專制國,至今日乃不能不恃國民聯合之力以禦敵,是俄人苟立有奇勳者,將來固可向俄皇要求自由以償今日之勞績矣,故予頗謂俄人赴戰所得之價值較英亦為重也。質言之,今日之戰,英德之戰而已,一則強暴一則奸狡,一則真小人一則偽君子,欲求他日世界之和平,德當敗,英尤當敗,俄亦不可勝以長其專制之焰,惟有一法蘭西尚可恕耳。比利時以一小國乃為德之勁敵,其中德要害幾駕俄法之上,俾間接困英之計畫竟莫得而施,雖然,比固曰尊重其中立而禦強暴之侵其中立也,德縱有萬分無已之苦衷亦不能道出,故遂居強暴之名而不恤,是其中最苦者乃在德而不在比。當列日之戰,比橫當德軍進路,俾法國得以整理軍備、英師得以渡海、俄師得以入普,時至今日,德猶出東入西,疲於奔命,其苦亦可謂烈矣。然比利時立此奇勳且犧牲其邦土,天下後世猶不免評其為英之功臣而已,亦可歎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