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複製人與機器人的探索自我旅程即將展開!--《無量劫》

2017/8/10  
  
本站分類:創作

一場複製人與機器人的探索自我旅程即將展開!--《無量劫》

§ 關於你、我、機器人、複製人等意識存在的主體問題,即將在未來世界真相大白?

  你在荒蕪的星球遊走。替人們帶路的報酬勉強支撐你的生活,還有身旁那貪吃的小狗。「總有一天,我們可以在城區買棟房子的。」你總是這麼對那呆呆的傢伙說。雖然這美夢就像沼澤區的螢光一樣虛幻,可日子也只能這樣過了。直到某個充滿星星的夜晚,一個機器人帶著奇妙的問題找上你......
  妳在台灣。剛經過的學測和推甄讓妳著實折騰了一番,所幸一切塵埃落定。學校因此開了另外的課程給妳們。多點機會接觸不同的東西總是好的,妳這麼想著,但…...「嘿,同學,該妳了。」什麼,點到妳了嗎?妳抬頭一看,講課者的目光飄向妳右前方三格。喔,好險,不是妳。可接下來的問題仍然吸引了妳的注意,「妳可以嘗試回答一下,為什麼妳的意識是出現在目前這個妳,而不是遙遠時空的另一個個體呢?」對啊,為什麼妳是妳呢,這類的問題總是很有趣。只是,當世界的訊息隨著大考解除封印,排山倒海而來,妳還剩下多少時間能在這裡流連......
  而當時刻到來,當妳、你的旅程相會,當陰謀蠢動,當台灣困愁,交織的因緣會譜出什麼獨特的答案,你們的道路又將如何改變,這與那無神的宗教又有何關聯?留心了,諸位,這可能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尋常故事。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你是什麼?」

立即訂購《無量劫》

 

內容試閱

【隨附性原則】

「作為一隻蝙蝠會是什麼感覺?」―湯瑪斯•內格爾

  經過五天的課之後,妳們終於又遇到了周末。拋開那些麻煩的理論,妳決定要好好放鬆一下,這一切就從早餐開始。
  妳和百襄兩人在路上亂晃了一陣,至於傾施,她顯然很需要充足的睡眠。
  妳看著市區早上的景緻。有些學生星期六還是需要跑到學校去。他們的神情偶爾會讓妳想到前一陣子準備學測與推甄的感覺。此外,許多人星期六仍需要工作,當然也有一些人們是準備要去哪邊玩的。妳邊走邊環顧著周圍的街道,此時每一輛車都代表著不同的心境。
  經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妳們隨便找了家早餐店進入。裡面光線明亮,淡黃色的牆讓整間店有種清爽的感覺。座位上有一組家庭,他們似乎很享受這種清新的,能夠陪在家人身邊的早晨;還有幾個看起來像上班族的人,這些人臉上的神情就不是那麼喜悅了,看起來和正常上班日沒有兩樣;除此之外,還有一男一女排隊在妳們前面。
  「我們要兩份蔬菜蛋餅,兩個饅頭和兩杯豆漿。」那個女生這麼點著。
  「蔬菜蛋餅感覺很好吃耶,我也要點一個。」百襄轉過來,睜大眼睛對妳說,「妳想要點什麼?」
  「我要一個豬排漢堡,一個饅頭加蛋,還有一杯紅茶。」妳回答。
  前排的男女找了個後面的位置坐,現在輪到妳們點餐。「我們要一份蔬菜蛋餅,一份豬排漢堡,兩個饅頭加蛋,還有一杯紅茶,一杯米漿。」百襄替妳說完,接著與老闆娘結帳。
  妳們在剩下的空位裡選了一個,把桌上的報紙移到一旁,坐在桌子的同一側,好都能看到電視。
  「行政院通過食管法修正草案,將於下月送立法院審查。對此,一般民眾表示樂觀其成。但也有部分民眾表示新的草案還未能盡如人意。」畫面上一個受訪的中年男子滔滔不絕的說著,「今天妳把罰則提高當然是很好。但是第一個,提高得還不夠多。第二個,稽查不夠的話,也只是寫好看而已。最後,法院和檢察體系裡面有太多方法可以讓證據不夠這樣判。只單從食管法來下手,還不夠。」
  「為什麼台灣隨便訪問一個路人都能講這麼多啊?」妳問百襄。腦海卻開始浮現一種有點不甘沉寂,因此一有機會就滔滔不絕的心態。
  「不知道耶,如果問到妳,妳會講這麼多嗎?」百襄反問道。
  「如果問到傾施,她一定會講很多。」妳這麼回答她。
  這時候畫面跳到下一則新聞。
  「針對本月八日勞動檢查有九成企業不合格的情況,勞動團體昨日再度到行政部門前靜坐,提出包含,加重勞基法罰則與加強落實,終結派遣勞工,全面縮短工時與減少加班和責任制,強化工會組織等多項主張。」
  然後是勞動團體的成員出來講他們的訴求。記者接著採訪一位微胖,看起來有點年紀的婦人。
  「阿嬤,妳也來這邊靜坐喔。」
  「對啊。這個就是喔,我覺得台灣的勞工真的太慘了。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回家都累到不能做別的事。啊這個薪水又很少,有的時候都會過勞。我覺得這個是台灣現在最大的問題啦。所以不用工作的時候我都會來幫忙一下啦。」阿嬤用帶著稍微台灣國語的口音說著。
  「啊,阿嬤,妳平常是坐什麼工作啊?」
  「我其實就是在做他們講的那個派遣啦。我也是後來才知道這就是派遣。」阿嬤說。
  「啊,阿嬤,如果終止派遣的話,那這樣阿嬤妳不就沒工作了?」有時候妳會覺得記者問問題的模式很有用意。
  「啊沒關係啦,沒有就再找就好了啊,台灣的勞工比較重要啦。」阿嬤這時候視線似乎朝著一個攝影機外的定點看著。妳感覺到她其實不在意記者問她一些帶有一點侵略性的問題。
  之後畫面切回棚內,接下來的幾則新聞都了無新意。妳趁此機會,瞄了一下桌邊的報紙,卻只看到了一個影星的緋聞占據大幅版面。嗯,還是看看別頁好了。就在妳準備要搜尋其他資訊的時候,有一個微微的聲音從妳身後傳來。是剛剛那個點餐的女士,似乎他們就坐在妳們後面的那桌,所以妳才能清晰地捕捉到他們的談話。
  「台灣的現況這麼不好,讓年過半百的人們也需要出來抗爭。也許我們應該要做點什麼。」
  另一個不同的聲音接著出現,一個男性的聲音,同樣來自妳們的後面。「妳也這麼關心這些社會事?」
  「我一直以來都很關心。」百襄此時還沒有開啟話端,似乎在看著另一份報紙的樣子,所以妳持續補捉著後方的話語。
  「我以為妳的心態比較偏向小乘。」
  「小乘也不會說就不去幫助他人。」
  「但對小乘而言,這卻不是解脫的必要。」
  「兩份蔬菜蛋餅,兩個饅頭和兩杯豆漿。」後面傳來老闆娘的聲音。
  「謝謝。」那位女士說的。
  老闆娘從百襄身旁離開。百襄仍然沒說話,而報紙還停留在很久前的同一頁。
  「可是,你不覺得大乘說要渡盡眾生才成佛,這與自身的解脫關係成疑嗎?」那位女士繼續說。
  「嗯,這可能是心態上的不同。如果真的放下了我執,那此時何來有我,何求解脫成佛。至於渡人,其實世間本無功德。眾生自渡也,非人所功。如同經裡所說一般,眾生皆有佛性,是被無明所掩才如此。或許,在無量劫前,佛陀也與你我無異。」男生回應。
  「或許無量劫後,眾生也都將成佛。」女士說。
  「或許,或許。」男士回應。
  「妳們的來囉。」這時候老闆娘把帶著剛好溫度的早餐往你們這送來。
  「啊,謝謝。」百襄總是很有禮貌,她接著把妳的餐點遞給妳。「這些是妳的。」
  「謝了。妳的蔬菜蛋餅看起來怎麼樣?」
  「妳可以吃吃看。」百襄笑著說。
  「喔,不用了,我有一個漢堡要處理。」
  然後妳們各自吃著早餐,後方似乎沒有聲音傳來了。他們應該也在做同樣的事。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大概是妳處理掉四分之三個漢堡這麼久。
  「找到了。」百襄突然這麼說,「勞工靜坐的新聞。」她指著報紙的某個地方。
  「所以妳剛剛都在找這個啊。」
  「其實也不完全是。」她這時候又帶了點撒嬌的語調了。「只是這時候不好說。」
  「所以妳也很關心社會事務嘛。」妳說著,同時注意到後方的男女起身離開,看來他們似乎把一部分的早點帶著走。
  「我覺得這個年代已經不是能夠置身事外的年代了。」百襄說。
  「所以,」妳湊近百襄身邊說,「妳的心態是大乘還是小乘呢?」
  「妳剛剛都一直在偷聽別人講話。」百襄看了妳一眼。
  「但你怎麼知道我偷聽的內容是什麼呢?」妳用故作懷疑的表情說著。「除非,妳也在偷聽別人講話。這就是你剛剛為什麼沉默一陣子的原因吧。」當然這也是百襄如此討人喜歡的原因。跟她在一起,即使是沉默都很自然,不用怕有什麼談話的壓力。至於傾施嘛,雖然也有沉默的時候,但她跟妳們在一起時通常都不會很安靜,總是亂扯一通。
  「唉呦,我只是突然覺得想聽一下而已。」
  「妳對佛教有興趣喔?」妳問。同時咬下了一口漢堡。
  「其實還好,一點點而已。」百襄瞇起眼睛,用食指和拇指比了個小小的手勢。
  「那大小乘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有說是指到彼岸的車或船的大小。但這是出自大乘的說法。他們覺得有一些佛教部派到彼岸的船太小,只能載少數人。而大乘則是用大的船,希望能夠渡更多的眾生。」
  「但他們剛剛說眾生自渡也。」
  「的確是這樣,」百襄說,「佛教裡面認為眾生本來都俱足了佛性,只是無明掩蔽了他們的心智。」
  「眾生皆有佛性。所以我也可以成佛囉。」妳說。
  「那妳還得領悟和修行好久才行,就像他們剛剛講的無量劫那麼久。這個劫是一個佛教裡面的時間單位,確切時間我不清楚,不過是一個很長的時間就是了。再乘上無量這個數目,就是近乎無限個劫的意思。總合起來,無量劫指的是一個非常長的時間。這麼長的時間,某方面也代表一個人要修成佛需要的修行很深。」百襄說。
  「但妳相信他們所講的嗎?」
  「唉呦,其實我不知道耶。」百襄又再度使用了撒嬌的語氣,「我實際上不是佛教徒啦,只是有研究一點點而已。」
  「好吧,我們換個話題好了。」妳說,而接下來的事情的確很值得討論,「等一下我們要幫傾施買什麼吃的回去?」
  ※ ※ ※
  正午的太陽炙燒著大地,你和小汪充分地感受了它的威力。機器人倒是看不出有什麼變化。  它一路上總是蒙著面罩,「斗篷」放低,眼睛無色,不仔細看會以為只是一個孤僻而神祕的人類。
  大街上的人們熙來攘往,大家開始為接下來的節慶準備。聽說那原本是人類甦醒的日子,後世流傳下來漸漸演變成了節慶。期間,城區會舉辦嘉年華會,幾個主要的街道將充滿人潮。想參加的人們會先準備各種東西,商家們當然也不會放過這樣的時機,這時候大街上就會充滿了各種活動與喧囂。你看到好幾組年輕人結伴去服裝店和飾品店買一些裝扮用的東西,一些家庭帶著小孩出來看看能玩些什麼,工廠也是帶有期待而忙碌。
  不過今年似乎更不一樣。正如怡君女士和機器人所聊到的,梯鎮山城有一批人要來這裡技術交換,這讓路上行人的話題變得更加多元。
  「你們公司有什麼能夠交流的啊?」路旁一組男人正討論著。
  「可能沒有。但是我們應該比較不用怕突然又停電了。這次山城那裡的人主要是帶著核能的技術要來換我們的複製人技術。以後應該可以有更多電了,搞不好還能把城區一些爛發電廠都替換掉。」
  「真不知道他們換複製人技術做什麼?那不是沼澤區的人才會用得嗎?」另一個聲音這麼說。
  「是我們這個城市的汙染清除得比較乾淨才用不到。聽說其他地方的汙染比較嚴重,山城那邊原本也都是仰賴藥物,要是有複製人技術,應該會方便許多。」
  「那你呢?你有沒有什麼想技術交換的?」前一個聲音這麼說。
  「你明知故問。我賣豬排的還技術交換勒。我先把食材準備好比較實在……」
  更之後的內容就超出你的聽力範圍了。
  你們持續前進,隨著太陽的落下和三顆月亮的升起,終於穿過關口進入到內城區。
  現在道路變得更加清淨,不像一般城區裡有四處可見的紛鬧。行人們的裝扮更加正式。許多服裝一眼就能看出使用上好的材質。然而,這些人也總是走得很快,似乎在這裡的時間遠比沼澤區來得珍貴許多。路上偶爾會有一些動力車出現。在這個大多數人都是走路的年代,車子是非常稀有的,也只有內城區這種大公司或名流所在之地才會出現。
  隨著你們的前進,道路兩旁逐漸被高樓遮掩,你們開始循著高樓旁邊的陰影移動以避開陽光。你曾經來過這邊一次,在高樓裡會見尊貴的客戶。她是少數從沼澤區出身而最終能進到內城區的人,之所以找你是想回去看看以前的老朋友。但那次經驗給你印象最深刻的是,高樓上的景觀。你到現在都還記得,順著電梯上去,沿著透明玻璃看向窗外的情景:視野隨著高度上升不斷擴展,最後舉目望去就能看盡一片天地。整個平原像沼澤區一般,充滿著水域和汙染。可一旦看得更廣,那些繽紛的色彩染上整個大地,就像小朋友揮灑顏料一樣,雜亂卻飽和豐富,讓人忘記那是汙染,反倒像是一個充滿童心夢想的世界。而另外一個方向,寬闊的海洋反射著陽光,讓半片水面都充滿燦爛銀色。你能從這海洋看見世界之大,感受那種充滿著探索與希望的可能。最後,在視野的邊際,依稀能看到其他城市的模樣:幾個靠近海的都市,東南方的交通之城,還有東邊建立在坡上的梯鎮山城。
  從那之後,你就期待能夠再來內城區一次。然而這開銷太大了,你也不會閒到花幾天路程專程跑來。一直到今日,機器人帶來的費用足夠支撐,你才再度擁有這樣的機會。
  你們來到一棟大樓乘上電梯。玻璃外的景色如同你記憶中一般醉人。在夜晚,月光照射的大海多了份寧靜感,原野上的色彩散發著晶透螢光,遠方城市明亮的燈火似乎也成了大地的星斗。初次看見這種景象,小汪在你的懷裡興奮地看來看去,機器人則似乎在觀察什麼,但你揣測不出它的心思。電梯停留在五十八樓。名靖的居所就在這裡。他也是少數沼澤區出身而能進入內城區的人。
  你們經過了轉角,來到名靖住所的門前。你按下電鈴。一下,兩下。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靜默。沒有動靜。你再上前按了一下門鈴。仍然沒有動靜
  就在你準備湊上耳朵去聽聽裡面聲音的時候。你的眼角餘光瞥見一個人影從轉角望向這邊。
  「你們到這裡來,想要找誰呢?」低沉的聲音從那邊傳來。
  「呃,我們來找名靖博士。」你說。
  「可是名靖博士的家不在這裡。」人影朝你們走近,你現在看出那是一個穿著大衣的男子,「一般人要找名靖不是會去他在海邊的家嗎?」
  「但是我記得名靖實際上都是在這裡活動,」你注意到機器人這時候看向窗外,背向你們。「海邊的家只是一個幌子。」
  「所以你挺了解名靖的嘛。」男子現在近到你能夠看清楚他的臉了。那是一張大約三四十歲,有著些許皺紋,略顯蒼白的臉。「你們是什麼關係啊?」
  「喔,沒有什麼關係。我只是個領路人而已。」
  「而你知道要找名靖得來這裡也是因為如此?」男子問問題的時候,沒有顯露出太多的疑惑。
  「是的。」
  「那你的朋友呢?」他比了一下機器人。
  「我是外地來的學生,聽說名靖博士學識淵博,特地請領路人帶我來拜訪。」機器人背過身來,窗戶旁邊的月光透入它身旁,讓身影細節相對黯淡下來。你覺得這時候它的聲音更像人類了。
  「哦,這樣啊。」男子的表情仍然沒有變化。「名靖的確曾經在這裡沒錯。但是他最近好像失蹤了。我有一段時間沒看到他了。所以,如果你們想找他的話,我會建議你們去他海邊的家試試。」
  「看起來我們白跑一趟了。」你說。
  「我們仍然可以再去他海邊的家試試。」機器人說。
  「好。這樣我們應該可以在明天早上到達。」你說,「如果我們在這附近過夜的話。」
  「那你們知道名靖海邊的家在哪裡嗎?」男子問道。
  「這沒問題的。」你胸有成足地說,「我是個領路人不是嗎。倒是先生你認識名靖博士嗎?」
  「見過幾次面,我是這裡的鄰居。」男子將手插在大衣的口袋裡。
  「那如果你有看到他的話,你能轉告他我們有來找他嗎?」你拿出了兩張寫著你領路人編號的紙,一張塞進門縫裡,另一張則遞給那位男士。「他可以透過別的領路人或者領路工作介紹點找到我。」
  「0704010。」男子收下了那張紙,他的視線停留在那上面,「我明白了。不過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不,你提供的資訊已經幫助我們良多。」你帶上小汪準備離開,並對男子點頭致意,「祝你有個美好的夜晚。」
  「也祝你們有個美好的夜晚。」男子目送你們離開,你在經過轉角的時候,眼睛餘光仍然注意到他仍佇立在那看著你們。
  「那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你在電梯裡問著機器人。
  「我想,你和小汪應該先找個可以過一晚的地方。」它現在的眼睛呈現橘色,眉毛一高一低的。「然後我們明天先去名靖海邊的家,之後看看時間夠不夠去藍光橋那邊,找怡君女士說的東西。」
  「了解。」你接著停頓了一下。「可是你為什麼沒有告訴剛剛那位男士,你的真實身分呢?」
  「我比較傾向於低調,」一道藍光閃過機器人的眼睛,「越少人知道我是機器人越好。」
  「但是你對怡君女士和她先生的時後卻毫不忌諱。」你說。
  「他們先認出我了。」機器人的眼睛再度失去顏色,「而且我能夠看出他們是慈善的人。」
  接著電梯門開了,你們又回到了一樓。你後來找了一家內城區較為便宜的旅館,儘管對你而言還是有點價位。但是這些都不再重要,因為機器人幫你們付錢了。它自己則是在和你約定了明天見面的時間之後,就到街上遊蕩去了。
  你和小汪又在美好的床上度過了一個晚上。翌日,你們和機器人會合之後到了名靖海邊的家。那同樣是位在大樓裡的某一戶。而果然如你所料裡邊根本沒人回應。因此你在門縫下塞進了你的領路人編號,之後便把握時間往藍光橋前進。
  你們離開了大樓,從海邊沿著七彩河前進,大約在晚上的時間抵達藍光橋附近。這七彩河顧名思義就是有很多種顏色,在藍光橋附近則是藍色的。就像現在這樣,晚上河面映照著月光的時候,會在橋下反射出一排綺麗的藍色,這就是它名稱的由來。
  你們從河岸邊順著階梯走到橋下。此時七彩河維持著平常的水位,所以你們暫時不用害怕淹起的水勢會把人捲進汙染之中,儘管仍得注意一些地上的泥窪就是了。而很幸運地,兩旁的工廠與住家現在還維持著光亮,這讓你們能夠用肉眼來搜索有沒有你們想找的東西。你不確定機器人是不是能夠用別種手段來找,不過至少在河的這一邊你們都沒找到什麼特別的東西。所以你們便上橋到另一邊的河岸再找找看。你下了階梯,在附近觀察了一會兒,但除了一些岸上丟下的垃圾外,沒看到什麼值得注意的。也許這又將是徒勞無功的一次,你想,同時抬頭確認一下機器人的狀況,卻見到它站著不動,臉的方向朝橋下一處完全的黑暗看去。於是你抱著小汪走向它。
  「出來吧,我的朋友。」機器人對著那片黑暗說,「我知道你等待的是像我這樣的人。」
你放慢了腳步,黑暗之中顯露一張臉龐,年邁而蒙塵。「機器人先生,你怎麼知道我在等的是誰。」
  「你在黑暗中注視我,」機器人的眉毛抬高,紫色的眼睛配上藍色的河川,呈現出一種很特別的畫面。「凡人看不到你在黑暗中的眼神,但機器人可以。這是用來篩選機器人的方式。」
「是的,它們託我在這裡向發現的機器人傳達一個訊息。」那河邊的老人走近過來。你看著他破舊與髒亂的衣服,這應該是一個遊民。通常這類在城區沒房子的人會到沼澤區去,至少那裡的地沒人想要,而房子亂搭就好了,同時也有人群聚落好照應,當然還是有一些人會像這老人一樣留在城區裡。他們通常各自有著各自的原因。
  「什麼訊息?」機器人說。
  「變形酒館,兩財雜貨店。」老人拿了一張類似地圖的東西給它。
  「那是哪裡?」機器人問。
  「不知道,它們只跟我說這麼多。」老人用那滿口碎牙的嘴說著。
  「我知道在哪裡,」你看了一下地圖之後說,「不過這有一點問題。」
  老者無視你的話語,「我的話語已經傳達完,你們趕緊離開這裡。以免其他的人發現我。」他現在正揮手叫你們離開。
  「其他的什麼人?」你問。
  「遊民,壞遊民。」他的神智好像只清醒了一下,接下來就變得混亂。「他們會來搶走我的寶貝。」
  機器人轉頭看向那片黑暗中的某處。「那是它們送你的東西嗎?」
  「不能跟你說,不然你也會想把它搶走。」老人蹦蹦跳跳地又沒入黑暗中。「東西太好了,不能告訴你。」
  「那好,我們離開了。」機器人示意你先遠離再說。你抱著小汪走上階梯,大約過了幾十公尺,確保了地面沒有汙染,將小汪放下。之後,你在原地等待。
  機器人逐漸跟上來。「變形酒館,兩財雜貨店?」它說。
  「前者我不知道,但是後者我知道,那是沼澤區外面的一個地方,在還沒有被洪水淹過之前,曾經有家雜貨店,給那些往來的人買賣一些東西。就在地圖所指的位置。」
  「但是你提及了有一點問題。」機器人說。
  「是的。自從有一次水患淹過那裡之後,道路和雜貨店都被汙染掩蓋。所以那條道路不再通行,周圍也都沒有人煙了。」
  「這卻對機器人沒有影響。」機器人的眼睛現在是藍光,眉毛微微垂下。
  「所以有可能這是個機器人的場所。」你盤算著,「這樣我該怎麼過去呢?如果滿是汙染的話。」
  接下來是一陣的沉默,然後機器人似乎想到了解決方案,「我知道某一組人可能會有辦法。」它的眼睛此時閃爍著耀眼的白色光芒,「而且他們應該會很樂意幫忙。」
  於是你們隔天又跑到了怡君女士家,又在那裡厚臉皮地度過一個晚上,然後借走了他們年輕時用來遊歷各地的裝備。他們一如你們預期的爽朗,只附加了一個條件:如果去那邊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要記得告訴他們。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4  累計人次:16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