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近代中國風起雲湧的大歷史。--《武昌風雲--劉玉林傳》

2017/8/4  
  
本站分類:創作

見證近代中國風起雲湧的大歷史。--《武昌風雲--劉玉林傳》

一個因家道衰落而身處窘境的武昌少年劉玉林,因禍得福,與洪門結下淵源;
其後受到當時最高統帥蔣介石以「百折不回‧移孝作忠」激勵,奮勇作戰。
一生歷經辛亥革命、軍閥割據、中日戰爭、國共內戰,以多重身份穿梭於國共兩黨之間,
其子劉樹森親自為父作傳,翔實記載一生見聞,見證近代中國風起雲湧的大歷史。

立即訂購《武昌風雲--劉玉林傳》

 

內容試閱

【各逞機心】
  1939年8月至9月,為防止共產黨在敵佔區利用民眾的抗日熱情發展武裝力量,國民黨第九戰區統一收編了湘北、鄂南、贛北的大小游擊武裝且分別給予建制和番號,全部劃歸湘鄂贛游擊總指揮部領導,任命樊松蒲為總指揮。此後,軍令和政令逐漸趨於統一,各部之間的爭鬥也明顯減少。形成合力後的各縱隊、支隊抗擊日軍的戰鬥力逐漸增強,但對共產黨在鄂南地區繼續開展抗日救亡活動也形成了很大的障礙。
  日軍陸軍主力第十一軍憲兵司令部仍設置在武昌城內。因日軍急欲西進和南下,鄂南的戰略地位更顯得重要。日軍第四十師團和偽湖北省政府、偽省保安司令部、偽武昌縣政府決定對武昌縣境內及周邊地區的抗日地方武裝,實行以武力征討為輔和以收買、策反為主相結合的策略。
  因各地方武裝為保存實力和急欲擴大勢力,彼此之間明爭暗鬥時有發生。日偽決定以此為契機,以高官厚祿和物資利誘來加大策反工作的力度。
  自1939年5月起,各偽縣政府將策反計劃具體實施,派出甘心附敵之人充當說客秘密地與地方武裝的首領私下接觸。
  成渠、馬欽武、周筱山、吳為正、徐少華等人是日偽政權的重點對象和目標,他們都在暗地裡接受過日偽軍的糧餉、藥品和各種軍需物資。
  日軍和偽政權為達到目的而機關算盡,一方面對這些地方武裝施以利誘收買,一面又派諜員把他們與日偽勾結之亦真亦假的消息廣為傳播。
  湘鄂贛游擊總指揮部和國民黨武昌縣政府、大冶縣政府奉第九戰區和省政府之命徹查此事。成渠為掩蓋真相不僅派人暗殺了來調查核實的大冶縣縣長,還派部隊假冒日偽軍以武力吞併了鄂南專署保安隊。
  第九戰區派員以軍委會特派員的身份來核實取證。成渠見事情即將暴露而兇相畢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暗中派人襲殺了特派員和軍委會的諜報員。
  第九戰區下達命令,由湘鄂贛游擊總指揮部司令樊松蒲率部隊剿滅成渠部。成渠為保全自己,遂於1940年公開投降日軍。為讓成渠死心塌地為大東亞聖戰賣命效力,日偽軍決定由南、北兩個方向同時行動,對梁子湖區進行掃蕩。
  由於成渠、熊彪、馬欽武、周筱山、徐少華等部相繼投降日寇,鄂南的局勢呈現惡化,敵我雙方的力量對比趨於平衡。日偽對武昌縣境內丘陵地帶和湖區及縣境接壤地帶掃蕩的次數增多,對老百姓的生命和財產安全構成了更大的威脅。
  偽湖北省省長何佩容、偽鄂省保安司令葉篷及石星川、陶敦禮等人彈冠相慶,在偽省府禮堂接見了成渠、馬欽武、熊彪等投降歸順的民族敗.類。偽省長何佩容、偽鄂省保安司令葉篷兌現了對歸順之人官升一級的承諾,成渠授銜為偽國民政府陸軍中將和兼任鄂南保安司令;馬欽武、熊彪被授以少將軍銜;對其他歸降之人分別被授以上校、中校軍銜。
  日軍第四十師團長天谷直次郎等日軍將佐出席了授銜儀式,天谷直次郎中將代表第十一軍司令部厚賞歸降之人。
  眾日酋和汪偽大漢奸們頻頻舉杯,為以華制華的策略馬到成功而互致慶賀。天谷直次郎更是興高采烈,一直視為心腹之患的湖區水域現在卻因形勢逆轉而雲消霧散,他彷彿看到那載滿糧食及生活物資的大車正排列成行且源源不斷地運往各個據點之內。在他們看來高官厚祿和金銀財寶確實比大炮更具威
力,不戰而屈人之兵和因糧於敵乃是《孫子兵法》中精髓中的精髓。若能擴大戰果,平定戰略要地鄂南的勝利曙光已呈現於眼前。
  馬欽武部號稱有三千人槍,近二年來一直盤踞在大屋陳、甯港、烏龍泉鄉一帶,對日軍攫取烏龍泉之鐵礦資源頗具威脅。因馬欽武部的歸順於日軍的經濟掠奪大為有利,天谷直次郎才會力排眾議,儘管馬欽武有虛報兵員冒領糧餉之嫌,仍破格授予少將軍銜以示籠絡。
  成渠所部確有四千人槍,成部的戰鬥力在眾地方抗日武裝中數一數二,成渠的歸降讓天谷直次郎如獲至寶,恰似三伏天喝上冰涼的酸梅湯十分愜意。成渠所部活動於梁子湖東南隅之保安、沼山、東溝、太和、舒安等地,此一帶進可攻、退可守,至為重要的是直接威脅到靈鄉、大冶、金山店、銅山口和銅錄山的鐵礦和銅礦的開採及冶煉的安全。
  天谷直次郎對成渠青眼相看有求必應,不僅為成部設在月山島上的兵工廠送去了車床、刨床、銑床、磨床、發電機及工具、模具,連各種型號的無縫鋼管和火藥都是無償奉送。 
  成渠得此援助無異於為虎添翼,由原來僅能生產漢陽造步槍和刺刀、大刀的手工作坊,一躍而成為能製造輕機槍、重機槍、迫擊炮及各類子彈的兵工廠。成渠部的兵員又得以擴充且裝備精良,戰鬥力更令人側目。

【諜網密佈】
  日偽政權的警察局、偵緝隊、便衣隊在武漢三鎮上緊鑼密鼓地搜捕抗日份子,為維護和鞏固漢奸政權不遺餘力。
  1941年4月25日,在漢口堅持地下鬥爭的原漢口特別黨部主任委員林尹及部分委員先後被捕,原漢口特別市黨部的工作處於癱瘓狀態。
  因有陳立夫與何成浚等黨國要員保薦,國民黨中央組織部任命原中統鄂南調查室主任袁雍為漢口特別市黨部主任委員。
  胡亦愚任湖北省臨時參議會參議員。
  國民黨湖北省省黨部行文,任命劉先志任國民黨湖北省武昌縣黨部書記長。
  鑒於原市黨部全軍覆沒的經驗教訓,袁雍決定:由黃煥如兼任書記長,領導漢口辦事處的情報工作;陳鵬兼任中統局鄂南調查室主任一職;漢口特別黨部在武昌縣與大冶縣接壤地區設郊外辦事處;各位委員輪流進入市區,利用各種關係打入偽組織,爭取偽政權內的工作人員為新組建的漢口特別市黨部效力。
  1941年秋至1945年8月,漢口市黨部郊外辦事處輾轉遷徙於湖泗、羅橋等地。袁雍對這一帶極為熟悉,且又有武昌縣國民自衛大隊第四區隊在暗中保護,郊外辦事處在一定程度上求得了相對的平安。
在經歷了營救玉林的行動後,趙君勵和馮雲卿有了更進一步的接觸。見趙翻譯官有幾次話到嘴邊欲言又止,馮雲卿心知肚明,這老趙一定是想收回那些在寧家巷宅院裡被拍攝的風流照片。
  馮雲卿微笑言道:「趙兄但放寬心,那天晚上冒昧闖入貴宅驚擾鴛夢,實乃不得已而為之。其實相機裡並沒有膠卷,鎂光燈空閃了幾下只是虛張聲勢而已。洪門素以道義為重,挾人之隱私而行敲詐威逼之卑劣手段決非英雄本色。好朋友當患難與共推心置腹,焉能以私欲微利而不顧及江湖道義?」
  1939年9月第一次長沙會戰時,日軍第六師團被調往湘北作戰,趙君勵留在武昌城中日軍憲兵司令部內供職。
  馮雲卿在武昌城後長街為趙君勵購置了一幢房產,送去了一個眉清目秀的女孩專門服侍梁麗英,另派去了一個老媽子在趙家職司炊事。趙君勵琴棋書畫樣樣皆能,馮雲卿常去趙宅與之紋枰論道。因情趣相合,二人結為通家之誼。於談天說地之中各類情報源源不斷地流進了雲鶴堂風雲壇,馮雲卿在篩選後再讓聯絡點將相關情報傳遞給玉林。[注:趙君勵後成為中統華中調查室情報人員。]
  趙君勵從司令部諜報隊翻譯官李文清處得知,日軍和皇協軍在佔領區各地及各支抗日隊伍中都安排了情報人員和設有秘密聯絡點。李翻譯官說那些吸食鴉片者和賭徒、嫖.客都是人.渣,為了弄到錢連自己的祖宗都可以出賣。共產黨鄂南中心縣委在葛店夏家榜村召開擴大會的情報,就是該村的潑皮混混胡二
狗子向葛店據點密報的。在村裡開會的共產黨人幾乎被一網打盡。李文清講各區各鄉中都不乏這種潑皮無.賴和好吃懶做的二流子,各據點皆餌以厚利把他們收為諜員和坐探,若有風吹草動,那種人便會急不可待地跑到據點裡去邀功請賞。正因為情報準確,葛店、華容、廟山、段店等據點的駐軍又採取了一次聯合行動,在共黨獨立第五團第三營從白馬洲向季家畈轉移的途中設伏,當時擊斃了40餘人並俘獲營長熊輝祥等20餘人。
  這幾年來,武昌縣國民自衛大隊師出必捷且平安無險,與玉林所掌控的情報網資訊準確且回饋及時大有關聯。在確定與張記貨棧聯絡的人選問題上,玉林冥思苦索仍未有良策。而今在敵佔區內諜網密佈,諜員相互滲透各為其主,敵中有我、我中有敵之事讓人防不勝防。基於以下幾方面的原因,更讓玉林難以決定:1、上級嚴令自己深度潛伏以待時機,故絕對不會再增派人員來擔當此任。2、按組織之規定未經上級批准,自己不得私自發展任何下線人員。3、按以往之約定,張記貨棧不得派員來與自己接觸,只能在秘密聯絡點進行情報交接。4、按秘線紀律之規定,自己絕對不得公開真實身份,更不能親自去聯絡點傳遞情報。
  玉林打算啟用自己的親屬來完成此項任務,遂按家庭成員之個人情況逐一權衡後,決定由自己的老母親來擔任與張記貨棧傳遞情報的聯絡員。
  母親廖氏已年逾花甲,這類小腳老太婆在鄉間村落裡比比皆是,在路上行走也不致於會引人注意;這幾年家中之人在梁子湖畔輾轉遷徙,母親對這一帶的鄉鎮村莊已相當熟悉,以走親戚為由且持有良民證應無大礙;母親雖不識字卻深明大義,且懷著國仇家恨,絕不會因顧及個人的性命而供出自己的兒子;母親精明能幹且記憶過人,往往在聽人口誦幾遍後便能熟記於心,轉述寥寥數百字應無錯訛;書寫之重要情報力求簡明扼要,藏於隱秘之處諒能平安送達。
  至為重要的是讓母親牢記接頭暗語和辯明示警訊號,要教會她在遇到緊急情況時該如何應對和儘量能做到全身而退。老母親果然不負所望,傳遞情報均能準確及時,已具備交通聯絡人員的合格素質。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