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4年,有史可載的第一名中國婦女梅阿芳,抵達紐約。--《金山謠──美國華裔婦女史(增訂版)》

2015/3/25  
  
本站分類:創作

1834年,有史可載的第一名中國婦女梅阿芳,抵達紐約。--《金山謠──美國華裔婦女史(增訂版)》

本書尋求全面再現「華裔婦女在美國」的歷史,以補充美國史研究與婦女史研究中的空白。作者分析概括自19世紀中期以來華裔婦女的移民模式,考察研究中國移民婦女適應環境、採納當地習俗、生存奮鬥的策略,突破傳統劃分方法,重新定義美國華裔史的分期。

書中採用「新種族」的研究方法,並引用大量美國移民檔案資料、人口統計數據、原始檔案文本與照片、中英文早期報刊資料、口述訪談與問卷調查資料等原始資料。原簡體版獲美國福特基金出版獎(中華美國學會「中華美國學叢書」,中國社科出版社1999),被中國各大學美國學、華人華僑研究、婦女研究專業採用為經典教科書,也為學術界廣泛引用。

增訂版更新原版中的相關詞語、內容、原始資料與文獻參考書目,加入作者與其他美國華裔研究學者自2000年以來的最新研究成果,增加兩個全新章節與三篇附錄,並新增照片20幀,全書一共收錄48幀珍貴歷史照片、資訊圖表17幅。

 

內容試閱

前言

1820年,美國移民局記載了第一批抵美的華人。從此,中國學生、商人,特別是勞工源源抵達美國,直至1882年美國國會通過排華法令限制中國勞工,移美浪潮驟減。
中國移民婦女,雖然在人數上大大少於中國男性移民,也在同時期抵達新大陸。1834年,有史可載的第一名中國婦女梅阿芳(Afong Moy),抵達紐約。隨後,其他中國婦女也陸續到達美國。自梅阿芳抵美三載之後,已有1784名中國婦女居於美國,主要分佈於加利福尼亞、內華達、夏威夷和愛達荷等州。
1848年,大批金礦被發現於加利福尼亞州。從此,黃金的誘惑吸引了無數美國東北部的小業主、平民、失業者與冒險家開赴西部,挖掘黃金,也招致了大批移民從歐洲及亞洲飄洋過海,來美國實現黃金夢。黃金被發現的消息,也在19世紀50年代傳入中國。時值鴉片戰爭結束,中國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西方列強競相將其工業產品傾銷中國,導致傳統的自給自足的經濟崩潰,商人破產,手工業者失業,農民傾家蕩產。南方沿海省份,尤其是廣東、福建,首當其衝。內憂外患與凋蔽的經濟迫使大批廣東、福建的失業農民及手工業者,典賣家產,或以人身做抵押,購買船票,告別妻小,抵達加利福尼亞州。大部分抵美的華工都懷著到美國擺脫貧困、發財致富的夢想,視美國為黃金地。美國因此被廣東、福建移民稱為「金山」,首批華人聚居的加利福尼亞州聖弗蘭西斯科(San Francisco)也因而被稱做「舊金山」。
這一移民西部的美國黃金潮大大推動了美國西部的開發,使美國從東北部十三州逐步發展為橫貫北美大陸的國家,在美國西部史與美國經濟政治及文化史上都具有重要意義。
在黃金潮與美國西部開發時期(1840-1880年),由於西部生存條件原始艱苦,西部冒險家們多為單身男子。娼妓業由此應運而生,因此,以男性為主體的西部社會發展繁榮起來了。
黃金潮時期的西部娼妓,多為墨西哥裔、西班牙裔婦女,或生長於墨西哥、巴西和祕魯的法裔婦女,以及從美國東海岸來的白人婦女。早期中國移民婦女也被騙或被迫加入娼妓業,以賣笑為生。1870年,在加利福尼亞州的3526名成年中國移民婦女中,有2157名被列為娼妓。美國西部各州政府迫於新教教會(Protestant)婦女社團的抗議活動,自1870年始,通過了取締娼妓法令。其中最著名的為《佩奇法》(Page Act)。該法令規定禁止娼妓入境。自此,大部分中國娼妓從良,成為中國移民商人、業主、及勞工之妻。但娼妓業的罪惡與不道德仍然被美國政府及反華人士利用為通過1882年《排華法》(Chinese Exclusion Act)的藉口之一。該法有效地禁止了華工及其家屬入美。
但是白人勞工,尤其是加利福尼亞州的那些成功地迫使美國國會通過1882年《排華法》的白人勞工,仍不滿於該法的有效力。由於中國勞工勤勉吃苦,順從聽話,在美國白人罷工時,常被資本家僱用做為替補。美國資本家與種族歧視者更有意煽動美國當地工人對華工的不滿,以便從中漁利。在美國歷史上,白人工會一直被認為是推動排華暴力活動,迫使國會通過排華法令的主要社會力量之一。為了加強1882年排華法的效力,國會於1888年10月1日通過了《司各特法案》(Scott Act)。該法令宣佈所有返華探親的中國勞工的回返證明書(return certificate)無效,從而禁止了2萬名持有該證明的中國勞工重新入境。在該法通過以前,中國勞工的家眷還可以以前居民的身分入美,司各特法則有效地禁止了這些華人移民婦女入美。但中國商人的妻女仍可以以前居民的身分再次入境,與其丈夫或父親團聚。上述排華法令大大限制了中國婦女移民美國。因此,自1870年以來,中國移民婦女的人數保持在僅4000名左右長達近半個世紀。
在19世紀後半期與20世紀初期,做為洗衣店主、中餐館業者、雜貨店主、農夫、廚師以及勞工的妻子,這些早期中國移民婦女時常面臨生活的艱難困苦、當地白人的歧視與敵意,日日處於驚恐不安之中。她們的日常活動包括煮飯洗衣、帶孩子。除家務事外,生活在鄉間的移民婦女還要管理菜園,貯存蔬菜與水果,餵養家畜,下地種田;同時居住於城鎮的中國移民婦女則要幫助他們的丈夫管理洗衣店、餐館與雜貨店,終日辛勞。懼於當時美國社會的種族歧視與暴力排華活動,這些早期移民婦女的活動天地僅僅侷限於當地華人居住區域唐人街的陋室中。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期至戰後的一段短暫時期,美國政府與各界對中國及華裔的歧視與敵視態度開始轉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中國做為反法西斯的同盟國成員之一,進入同盟國四強的領導集團(其他三國為美國、英國與蘇聯)。中國軍民在中緬戰場的浴血抗戰,也引起了美國各界人士的關注與敬佩。中國與中國人的形象在美國人的心目中開始改變。同時,民主黨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又一向以開明激進著稱。在這一系列有利的內外因素推動下,羅斯福總統於1943年12月13日簽署《廢除排華法令》(Repeal of Chinese Exclusion Acts)的文件,宣佈自是日起所有排華法令無效。從此,排華法被一一廢除,有利於華人移民的法案被國會通過,中國婦女開始以軍人未婚妻、軍人妻子、戰時錯置人員(displaced person),難民以及美國公民妻子的各種身分進入美國。為獎勵包括華裔在內的在役與退伍軍人,美國國會於1945年至1950年通過一系列法令接納他們的外籍妻子入境。1945年12月28日,《戰爭新娘法》(War Bride Act)被通過。該法令規定美國在役軍人的外籍妻子(只要該婚姻在該法通過前或通過後30天之內生效)可以入境並有權申請成為公民。根據美國移民與歸化局(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Services)的年度報導,在該法令被實行的三年之內,約有6000名中國婦女做為軍人妻子被接納入境。1946年6月29日,國會又通過了《軍人未婚妻法》(GI Fiancés Act),允納美國軍人的外籍未婚妻入境。在該法實行的三年期間,有91名中國婦女被接納入境。
1948年的《戰時錯置人員法案》(Displaced Persons Act)與1953年的《難民救援法》(Refugee Relief Act)是美國國會針對中國大陸突變的政治局勢而通過的法令。1949年10月,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在長達28年的奮鬥中,終於戰勝了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奪取了全國政權。在此之前,不少國民黨的要員大亨見國民黨大勢已去,紛紛轉移資產,疏散子女到香港、台灣、美國和加拿大等地。在國民黨院外活動集團(China Lobby)的壓力下,美國國會於1948年6月25日通過《戰時錯置人員法案》,允許這些逃離中國的移民將其在美身分從臨時訪問轉為長期居民。約有3465名「被錯置」的中國學生、訪問人員、海員及其他人員運用該法成為美國長期居民。在同樣的政治背景下,美國國會又於1953年8月7日通過《難民救援法》,給予2000名持有國民黨政府頒發的護照的中國人入美簽證。截止到50年代,在美國的華人婦女數目已達40621名。
在此期間,越來越多的美國華裔婦女加入就業者的行列。移民婦女的就業機會一般侷限於無技術性的職業如縫紉、餐館招待業、家庭服務業以及其他服務性行業。同時那些在美國出生長大的第二代華裔婦女則大多有較高的教育程度,因而有機會進入職業婦女圈。一些傑出的第二代華裔婦女更成為作家、律師和學者。黃玉雪(Jade Snow Wong)出生於舊金山唐人街的一個中國移民家庭,通過自身努力成為一名陶瓷工藝美術家與作家。她將自己的成長經歷,特別是作為第二代華裔婦女所體驗的由東西方兩種文化衝突而引起的失迷、困頓的心路歷程,寫成自傳體小說《第五個中國女兒》(Fifth Chinese Daughter),暢銷一時,尤為第二代華裔婦女喜愛。埃瑪‧盧(Emma P. Lum)被任命為舊金山市的律師。譚金美(Rose Hum Lee)獲得了社會學博士,當選為芝加哥的羅斯福大學(Roosevelt University)社會學系主任,成為著名學者與社會活動家。一些傑出的華裔婦女如吳建雄博士成功地進入高科技領域,成為世界著名的科學家。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