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率突破七萬超人氣小說,暑期強檔上市!--《離你最近的地方》

2017/7/25  
  
本站分類:創作

點擊率突破七萬超人氣小說,暑期強檔上市!--《離你最近的地方》

因為虛偽而在一起的兩個人,交換彼此心裡的祕密。
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拋下面具,做回最真實的自己。

我問,「有誰知道你是這種雙面人?」
他搖頭,「當然只有妳啊。」

總是帶著暖男形象,不會拒絕任何人要求的法律系系草──溫皓穎,
認識第一晚宿醉他家,竟然告訴我一切都是他維持出來的假象?
在眾人面前一副被我欺負的樣子,單獨兩個人的時候就把我吃得死死,
還會露出他這貼心暖男不該有的邪魅微笑,說出「當然,妳這麼欠調教。」

他這個人究竟是怎麼樣呢?
說是心機,有時候又滿溫柔的。

「妳怎麼一直盯著我看?」
「其實你很虛偽吧?」我說,卻看到他再一次愣住。
「怎麼說?」溫皓穎微微勾起嘴角,這表情更加確定了我的猜想,覺得他肯定和表面上不一樣。
我聳聳肩,「不知道怎麼說。」
「妳想說的是,我其實很惡劣嗎?」他站起身,朝我走過來。
溫皓穎站定在我的面前,微微彎下腰,吐出來的氣息打在我臉上,我沒有閃躲。
「是啊,我很惡劣。」他說。

──我們習慣偽裝所有,偽裝得太久才遺忘自己的真心到底在哪裡。
  吶,男孩,放下你的面具,把真心給我吧。

立即訂購《離你最近的地方》

 

內容試閱

【Chapter 2 - 妳的本質是最好的】

  隔天起床宿醉的情形並不算太嚴重,隱約還記得昨天發生的事。
  靠,昨天!
  如果有時光機,我真想回到昨天狠狠揍自己一拳。
  到底在幹嘛!
  「妳起來啦?」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我跳了起來,才發現這不是我的房間。
  我滿懷戒心的看著他,「你……」
  應該是已經預料到我會說什麼了,他擺擺手,「絕對沒有。」然後還小聲咕噥一句:「跟昨天一點都不一樣。」
  雖然他說的很小聲,但還是逃不過我的順風耳,「你說什麼?」
  「沒、沒有啦。」
  「快說,我昨天晚上還有做什麼嗎?」嚇到差點心臟病發作,我上前揪住他的衣領,面對這樣的我,驚嚇到的就變成了他。
  該不會昨天霸王硬上弓了人家?
  他舉起雙手放在頭旁邊,露出投降的姿勢,「真的沒有啦……啊,那個!」忽然想起什麼似的,他張大嘴巴。
  我瞪著他,意思是要他快說,而他也能理解,馬上回答:「就是一些妳心裡的話啊。」
  我心裡的話?我心裡有什麼話?
  該不會我喝醉之後,一直不停地叫眼前這個人男神吧?雖然是不醜沒錯,但是如果昨天的醜男不在他旁邊,男神也只不過是凡間的普通帥哥。
  「我……說了什麼?」有點害怕聽到答案,但我還是硬著頭皮問了。
  凡間的普通帥哥對我微笑,本小姐才不會被迷惑,他漂亮的唇緩緩開闔著,「妳就是太虛偽了。」
  我頓住,「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妳不用一直這樣偽裝著自己。」他說,我傻愣愣地看著他,除了莫名其妙還是莫名其妙,「妳昨天喝醉之後睡著又醒來,一直自言自語著不能這樣也不能那樣。我知道那些其實都是妳想做的事,是最真的妳,但妳一直在壓抑它。」
  他的話流瀉進我心中,瞬間,某些回憶的片段突然湧上我心頭。
  「曉恬,不能那樣。」
  「曉恬,妳沒有爸爸,所以要比別人更努力。」
  「曉恬,妳這樣做,可是會害品牌形象受損的。」
  「曉恬,媽媽叫妳吃什麼就吃什麼,要是身材走樣妳說這一季該怎麼辦?」
  「曉恬,照我說的做……」
  「曉恬……」
  「蔚曉恬……」
  我想跟朋友玩但是不行、我沒有爸爸所以我要比以別人突出才不會被瞧不起、品牌是母親的,但不知何時已有部分落到我肩頭上、我不想做這些,我想要有自己的人生……
  媽媽。
  「你懂什麼?」我不帶情緒的平穩聲音陌生得連我自己都不認得,他的笑意有一剎那凝在嘴邊,卻在我還來不及看清之時又再度恢復那樣的輕鬆。
  「我懂。」他摸摸我的腦袋,好像我是他的寵物還是女兒,「真正喜歡妳的人,會喜歡妳的全部,而不是妳偽裝出來的部分。」
  我嘆口氣,伸手揮開他,「你還不知道這世界有多恐怖。」
  「就是因為很恐怖,所以遇上可以接受全部的妳的人,才更該珍惜不是嗎?」
  像是花花跟左蓉嗎……
  「那萬一他們都不是呢?」我反問,要是真正的我嚇到其他所有人,該怎麼辦?這機率可是很大的。
  他沉思了一會,就在我以為我終於考倒他的時候,他冷不防開口,「我應該會是。」
  哈啊?
  這個我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說他可以接受真正的我。
  會不會太好笑?
  我冷笑出聲,很是不以為然,他卻說,「我昨天看到的妳,是還可以被接受的啊。」
  還可以接受?
  「喂!你這人是怎樣啊!」我對他怒吼,而且好像不是第一次,但這次面對我的怒吼的他,居然笑了出來,「妳看,是真正的妳啊。」
  我嘆了口氣,這傢伙,我現在是中了他的計?
  雖然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說不定,不,是一定,他一定是一個心機鬼。
  暫時先放棄與他爭執,我這才發現我好像遺漏了某個重要的東西,「我好像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溫皓穎,我的朋友都叫我皓穎。」
  我決定叫這傢伙──原本是我心裡的男神然後一直降級成「這傢伙」的男人──溫皓穎,連名帶姓的那種。
  這麼難搞又奇怪的人,怎麼想都不會是我的朋友……吧?當然也就沒有親暱稱呼他的必要。
  「哦,對了,昨天跟剛剛,對不起。」檢查了自己全身上下,發現他真的沒對我怎樣之後,我還是摸摸鼻子,跟他道歉。
  「沒差啊,小事而已。」
  這是我第一次察覺,他的雲淡風輕比起我的情緒顯得我有多麼不成熟。
  他大概沒有我的那些可能是多餘的顧慮,還相信這世界上會有人無條件接受我這個充滿缺點的人。
  「你是什麼系的?」我猜,是心理系?哲學系?宗教系?
  這麼神奇的人,我猜的肯定八九不離十。
  溫皓穎笑了一下,我有種奇怪的預感。
  「法律系。」
  哦,是的。
  這原本在我心裡就已經被貼上「奇怪」標籤的男人,現在被改成「超級奇怪」了。
  哪有律師這麼陽光正向還相信這世界真美好的?
  「大一?」
  「大一。」
  這樣就還說得通,可能還沒見識到這恐怖的世界吧。
  我不禁開始為他擔心,要是他畢業了成為律師,他要怎麼接受這世界?
  那時候我還沒發現,我正為一個幾乎可以算是不認識的人擔心東擔心西。
  可能我的表情不小心透露了某些思緒,溫皓穎在我問他話之前就自己告訴我,「我本來是理組的人,因為我爸爸最近幾年身體差,要我回家接事業。」
  咦?所以他也不是不了解律師工作的人啊。
  我越來越搞不懂眼前的人,完全,「好吧,那你告訴我幹嘛?」
  「感覺妳想問啊。」他說,聳肩。
  想反駁他,我卻發現自己好像還真的沒辦法反駁。
  是啦,要是他不說,我也會問。但我是不會承認的。
  「你這樣告訴我不怕我對你不利嗎?」
  我已經搞不懂這個人到底是太過樂天還是心機得看起來很樂天。
  聽見我這麼說,溫皓穎笑了開來,「不會啊。」
  「哼。」
  這聽在旁人耳裡怎樣都像是賭氣又撒嬌的聲音從我嘴裡跑出來,就連我自己也嚇一跳,這不是我會做的事情啊,蔚曉恬妳在幹嘛?
  於是我別過頭,走出他的房間。
  他的腳步聲跟在我後面,我走在前頭,一個反客為主的概念。
  「妳生氣囉?」溫皓穎在我身後問,我沒理他。
  拜託,我沒有生氣,請趕快忘掉我剛剛那個莫名其妙的「哼」!我在心裡吶喊。
  現在的我,只想找個洞鑽進去
  「不要生氣啦。」他語調很軟,有一瞬間我幾乎以為自己毫無妨備的陷進去了他的溫柔。
  不行,蔚小姐,志氣。
  所以我還是定在原地,動也不動。
  溫皓穎嘆了口氣,走到我前面,我本能的想跳開,他卻拉住我的手。
  「看在我那天幫妳提東西的份上,和好吧?」他笑著。
  我卻驚訝的抬起頭直視著他,他與我四目相交,我這才發現,他就是那天在百貨公司門口救了我一命的男人。
  「是你!」
  我不禁感嘆這世界,還真是狹小。
  「小姐,請問妳需要幫忙嗎?」溫軟有禮的嗓音在我頭頂響起,還沒等到我吃力的抬頭,男人就蹲在我的面前。
  他帶著墨鏡,手上提著美國潮牌的紙袋,不算太黑的皮膚在太陽的照耀下彷彿閃閃發光著,他一身簡單的白色T恤搭配刷破牛仔褲跟素色帆布鞋,就像是在幫手上的提袋代言。
  「呃,嗯。」我那時不禁慶幸著自己有戴墨鏡,應該不至於太容易被認出來,現在想想當時真是白慶幸一場,因為對方根本完全認出我了。
  男人──溫皓穎──一手就將我買的那些東西拎起來,他站了起身,而後又回過頭來,顯然是發現了我的困境,伸出手。
  我藉他的手施力終於離開涼椅,但還是搖搖晃晃的,他配合我的步調,沒多說什麼。
  待我們終於移動到路邊,溫皓穎攔了輛計程車,把我扶進去之後把那些東西也塞進去。
  「自己下次小心。」他說,然後關上門,直接離去。
  當我回過神來,才發現我忘記跟他要名片也忘記問他的名字,這下我去哪找人感謝?
  面對這樣的一個人,我想不感謝都難。這樣一個,願意停下腳步幫助陌生人的人。
  那時候的我,真的沒有想到世界竟是這樣小,小到我現在就在這個曾對我伸出援手的陌生男人家裡。
  「是我啊。」溫皓穎露出潔白的牙齒,我沒認出他這事應該還算在他的預料之內,他沒有表現出其他不同神情。
  反而是我,仔細想想還真的覺得超級不好意思,撇除昨天晚上以來對他所做的各種沒禮貌行為──雖然有部分是他應得的──現在恩人就在我面前,我卻毫無意識還對著人家大吼大叫。
  「所以妳不生氣了?」溫皓穎問,我搖搖頭,本來就沒在生氣。
  我看了一下手上的錶,已經是下午了。
  就算他是這麼好的人,我還是不該在別人家打擾這麼久,於是我向他問了我的東西放哪裡,提起包包就要開門。
  「等等!」誰知道,這個人就在此時不知道是獸性大發還是怎樣的,竟想把我抓住,他伸出手要攔我,我尖叫一聲之後把門拉開。
  但我在打開門之後就後悔了。
  左右鄰居都是我們學校的大學生,樓梯間放有小沙發,有幾個人坐在那裡,全都轉過頭來看著從溫皓穎家跑出來的我。還有一些聽見我尖叫而跑出來的學生。
  我愣住三秒與所有人對望,直到剛剛想抓住我的手把我拖回去,然後用力關上門。
  「我……」我左右張望著不敢直視他的眼睛,這下好了,所謂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大概就是這種情況吧。
  溫皓穎挑起一邊的眉毛,該死的帥,「妳猜猜,今天晚上八卦能夠傳到哪裡去?」
  「對不起……」真的,為什麼只要在這個人面前,我就一直一直不停的做出一些低能事?
  見我這樣道歉,溫皓穎連忙揮手表示他不是這個意思,感覺有點緊張。
  明白他真的沒有生氣,於是我的惡趣味又上來了,我低著頭,「可是這樣會害你被你女朋友誤會……」順便打探一下帥哥的情狀況,可以將情報賣給左蓉。
  「沒有啦,我沒有女朋友。」
  呃?長這麼帥沒人追?
  「可是……」我還是裝作很可憐的樣子,低著頭。
  「我是怕妳被誤會啦。」溫皓穎無奈地笑了,我透過眼角餘光瞥見他的笑。
  然後,心想反正都已經被看見的我們,在眾目睽睽之下一起走出了溫皓穎家的公寓。
  有不少男生對著他發出疑似野獸的無腦嚎叫,惹得我白眼連連,還好我有在包包裡隨身攜帶墨鏡,只是這溫皓穎是住在熱帶雨林是不是?還是這根本是一群暴民?
  「我送妳回去吧。」他隔著大門對著屋內嘆了口氣。
  我在心裡發誓再也不來他家,「不用了,我認得路。謝謝。」只想趕快走人。
  他的鄰居們簡直比平時問題超多的媒體記者還讓人抓狂。
  「那妳路上小心哦,過馬路要記得看車,不要給陌生人電話……」
  「停!」見他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我伸出手擋在他面前,「我知道,我跟你一樣年紀。」
  「智商感覺不是吧。」
  「你說什麼?」我咬牙,伸手拉了他耳朵,殊不知這個舉動引來了透過窗戶偷看的眾人一片驚呼。
  我惱怒的跺腳,沒跟他說再見就離開他家門。
  果然我們不能低估人類這種生物的八卦心態。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