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集權力於一身的袁世凱為什麼要稱帝?--《袁世凱家族文化評傳》

2017/7/18  
  
本站分類:創作

已經集權力於一身的袁世凱為什麼要稱帝?--《袁世凱家族文化評傳》

▍已經集權力於一身的袁世凱為什麼要稱帝?
▍袁世凱憤然抗爭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條》,為什麼最終卻又接受?

在晚清政壇中,袁世凱始終是個腳踏實地的實幹家,中國近代的許多重大改革都與他關係密切,如創建新軍、廢除科舉、興辦教育、開埠通商等等。袁世凱的一生數次經歷了跌落起伏,施行洪憲帝制是他一生中的最後一步棋,也正因為這至關重要的一步改寫了中國歷史,也將袁世凱以及袁氏家族送入到萬劫不復的深淵。然而袁世凱的一生,正處於中國社會步入痛苦變革轉型期的初端,他所走的每一步,都可以理解為當時中國人需要面對的困惑與迷茫。究竟因為哪些原因讓袁世凱走上帝制這條路?而袁氏原來屬於農耕家族,由於特有的文化特徵,到袁世凱這輩成為聲名顯赫的官宦家族,家族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通過項城袁氏這個特殊家族的百年歷史更可以瞭解當時中國人的生存環境。本書從袁世凱家族文化入手,不僅描寫了袁世凱備受爭議的一生,也描寫了以他為代表的袁氏家族的文化淵源。


「我死了,為日本去一大敵,看中國再造共和。」
──袁世凱臨終遺言

立即訂購《袁世凱家族文化評傳》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從秦波村到袁寨】

  十九世紀中葉是河南項城袁氏家族的第一次崛起。以袁甲三為代表的一代名臣名將聲震中原大地,宛如天空中升起的新星一般熣璨奪目。袁保恒、袁保齡、袁保慶、袁保中……晚清政壇上聲名顯赫的這些名字,竟都出自於河南項城袁氏家族!而根據史志書記載,當時的河南項城是一個交通閉塞、土地貧瘠的小縣城,生活條件惡劣,每當夏季大雨滂沱之時,蜿蜒流過的沙潁河就會氾濫成災,老百姓生活慘遭肆虐。這裡的經濟文化也十分落後,「城中僅有二、三十家店鋪」。
  貌似貧瘠落後的一個小縣城裡竟能陡然間升起熣璨奪目的群星,著實會讓人感到意外。然而,綜合考察項城袁氏家族成長的人文地理背景,一切又都在情理之中。
  中原大地是一片具有深厚歷史文化底蘊的土地,無論是有著三千多年歷史的殷墟安陽,還是七朝帝鄉洛陽,或者是七都古都開封,都書寫著這片土地的厚重與神奇。中原地域遼闊,人口眾多,地方特色濃鬱,民風民俗千姿百態,豐富多彩。這些習俗積澱了中原大地的風土人情和文化生態,在浸潤一方百姓心靈的同時,也演繹著中原地帶古老而又獨特的文化魅力。
  如果不是袁世凱,這個家族會像許多中原耕讀世家一樣,保持完美的世代耕讀、勤勉持家的名門望族形象,千秋萬代為人們所稱頌。人們會將項城袁氏家族的生活方式當作古代人詩意棲居的一個良好例子:豪門旺族的子弟們上馬打仗下馬讀書的浪漫場景,很容易引領現代人的內心皈依寧靜和自然。
  因為袁世凱,這個家族變得奇異而特殊,始終像是籠罩在雲山霧海中的神祕景致,給人留下撲朔迷離之感。
  因為袁世凱,這個家族被送上時代大潮之頂峰,連袁世凱老家的項城人也跟著沾光。有民謠云:「會說項城話,戴花掛刀騎洋馬。」雖說民謠有誇張成分,袁世凱鐵腕當國,並沒有循私情提拔幾個項城老鄉,但是項城人當年在皇城根下的風光體面仍是有口皆碑的。
  還是因為袁世凱,這個家族被埋入谷底深淵。民國史上那些如雷貫耳的名字,在歷史書上只是概念和符號,而在這個家族成員的私人記憶庫裡卻是一個個栩栩如生的活人。歷史上某個時刻的雪泥鴻爪,在他們的講述中存活下來,像一隻隻蝴蝶標本,枯萎了,卻依然殘存美麗;或者像一塊塊浮雕,凝固成永恆的瞬間。生動得觸手可及。
  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不是獨立的,身上不可避免會留下家族文化的投影。友善和諧的家庭環境,嚴格有效的家庭教育,以及勤勞儉樸、勇毅剛強、知書達理、同舟共濟等耕讀文化的基本元素,都是奠定一個人將來處世待物、為人治學的重要根基。一個人的器識和格局,從本質上說,首先必定是來自於他的家庭。
  那麼,誕生了一代梟雄袁世凱的河南項城袁氏家族,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家族文化背景呢?
  據《項城袁氏家集》記載,袁氏的始遷祖是袁持衡,從汝南郡遷徙而來。袁持衡只有一個獨兒子,名叫袁膺舉,是個讀書的種子。他有兩個兒子,名字都取得相當雅致,一個叫袁抱月,一個叫袁步月。人生最遺憾的事莫過於──詩意的抒情往往扛不過世俗的鍛打。抱月步月兩兄弟長大成人後,遭逢到一場百年難遇的大水災,袁抱月跟隨他人逃難去了南方,從此杳如黃鶴,斷了音信。袁步月帶著妻子和兩個兒子袁學詩和袁學禮,遷移到永豐南十三華里的秦波村,砍了幾棵樹,挨崖壁邊搭了個窩棚,臨時安頓下來。
  家族史料上這樣描述當年的情景:秦波村人煙稀少,周邊十幾里地沒有村落,且地勢低窪,雜草叢生。袁氏一家,就在這裡墾荒種糧。農閒之時,父子三人到野外蒿草中,撿取野鴨蛋補食用不足,生活十分艱難拮据。

------

【第三章 清末新政第一人】

  小站練兵締造中國新軍
  這裡名叫「小站」,如今聞名遐邇,但是當年卻是一派荒蕪的景致。小站地處天津市郊東南,兩條小溪河―馬廠堿河和月牙河緩緩流過,潺潺有聲。金戈鐵馬的歲月已成為歷史,戰馬的嘶鳴聲以及士兵們的操練口令也早已消失在塵沙荒草中,化作了意猶未盡的聲聲歎息。
  十九世紀末,袁世凱接替胡燏棻,在小站督練新建陸軍。
  天津小站練兵,改變了中國封建的舊軍制,建立起了一支由近代軍制和裝備編制的新建陸軍,開啟了中國軍隊現代化的先河。小站也因此成為當時中國最先進的軍事基地和北洋軍閥的誕生地,並由此產生了北洋政府,出現了一批近現代史上的風雲人物,其中包括四任民國總統(袁世凱、馮國璋、徐世昌、曹錕),一任臨時執政(段祺瑞),以及九人十七屆政府總理。
  建立一支現代化的軍隊,一直是中國人的夢想。
  光緒六年(一八七五),在慈禧太后的授意下,李鴻章派淮軍將領周盛傳率軍七千餘人,由安徽奔赴天津,鎮守大沽要塞。光緒六年(一八八○),這支軍隊調往小站練兵,稱「自強軍」,設有七個營盤──盛字營、傳字營、正營、老左營、後營、前營、副營。周盛傳在小站練兵達十八九年之久。光緒二十年(一八九四),中日甲午戰爭爆發,清廷調自強軍赴前線與日本軍隊作戰,戰敗,全軍覆沒。
  甲午戰爭慘敗是中國人的一場惡夢。從惡夢中醒來,那段恥辱的記憶久久纏繞著每一位國人,變法革新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當時的現狀是:舊式綠營和八旗兵已處於崩潰邊緣,改練新軍已成為大勢所趨。晚清棟梁張之洞率先倡練江南自強軍,簡稱南洋軍。其後袁世凱接手北洋新軍的操練,在晚清和民初的政治舞臺上,「北洋軍閥」遂成為國人老少皆知的一個名詞。
  在袁世凱接手小站練兵之前,清廷派長蘆鹽運使胡燏棻在此訓練定武軍,胡聘請德國人漢娜根擔任教官。袁世凱上任後的第一個動作,是將四千人的北洋新軍擴充為七千人。隨後組織了「新建陸軍督練處」,請老朋友徐世昌擔任總參謀,唐紹儀擔任總文案,又請北洋武備學堂總辦蔭昌推薦軍事人才。蔭昌推薦了武備學堂畢業生王士珍、段祺瑞、馮國璋、梁華殿四人,梁華殿到小站後不久,一次夜操中失足跌落河中溺死,其餘三人都被委以了重任:王士珍為工種學堂總辦兼工兵統帶,段祺瑞為炮兵學堂總辦兼炮兵統帶,馮國璋為步兵學堂總辦兼督練勞務處總辦。隨後王、段、馮三人得到「龍」「虎」「狗」的綽號,被人稱做「北洋三傑」。除了「北洋三傑」外,袁世凱還從兩方面物色軍事幹部,一方面繼續在北洋武備學堂搜羅人才,另一方面提拔了一些忠誠於他的老兵老將。
  袁世凱是一個性格複雜的人物。從這一時期的表現來看,袁的政治立場並不鮮明,他經常掛在嘴邊上的一句話是:「欲使中國變弱為強,自以為練兵為第一件事。」在袁看來,中國積弱已久是因為缺少一支能打硬仗的軍隊,於是練兵應是國家的當務之急。無論新派舊派,只要練兵強國他就支持。正是因為這麼一種態度,他很快成了各方政治力量都能接受的人物。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20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