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二十世紀中國知識分子思想歷程深具影響。--《烏托邦的幻滅--延安一代士林(簡體版)》

2015/3/9  
  
本站分類:創作

對二十世紀中國知識分子思想歷程深具影響。--《烏托邦的幻滅--延安一代士林(簡體版)》

延安一代,上承五四一代,大革命一代,下啟解放一代、紅衛兵一代,對二十世紀中國知識分子思想歷程深具影響。
本書以延安一代悲劇人生證示赤潮禍華巨大創傷,具體展現赤說如何領歪延安一代,以鮮活細節還原歷史實貌,剔選經典史料全方位駁斥馬列之謬。

 

內容試閱

結語

“領錯圖紙”既是中共的宿命,也是國人不得不接受的“社會存在”。中共萬水千山推翻國民黨,滿懷正義鋪展“最燦爛最科學”的馬列主義……然而,可歌可泣的革命並不等於“主義”的正確。軍政勝利了,所奉持的主義卻失敗了。如同尷尬的三門峽水庫─整一個設計錯誤的工程。
《大學》:“物有本末,事有始終;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馬列赤說顛倒本末,亂了“始終”,錯置“厚薄”,欲得正果─紅旗飄萬代,當然“未之有也”。祖先經驗豈能隨意“隻手打倒”?個體差異如何硬性拉平,何必視差別為仇敵?破壞人文生態的硬改造、強拉平,只能適得其反。
共產革命最糟糕的是“革”掉了人類承傳至今的經驗,否斥一切傳統,惟全新“紅色理論”才是真正寶貨。那麼,您的全新之說從何而來?
是否來自歷史檢驗?何以最美?何以正確?赤色革命者將這一論證推至“革命後”,以“來世”躲檢避驗,以未來為自己立論,滑過最初的質詢。以“來世”擋避今世檢驗,論證邏輯已同宗教。
看得很清楚了,共產赤說實為政治宗教耳,以未經歷史檢驗的“全新”藍圖吸聚徒眾,依靠暴力奪取政權,走的還是嘯聚山林的造反老路。惟一不同的是:這次有了一件新鮮的洋外衣─科學共產主義,號稱能夠一勞永逸地終極解決一切社會弊端。然而,“最科學的學說”不僅沒有帶來正面效應,反而帶來此前造反者不可能達到的破壞能量。此前造反者不過“彼可取而代之”,逆取順守,奪權後襲傳統循前規,轉“革命”為生產,很快回到傳統經驗。這次赤色革命,摒棄一切歷史經驗,從頭到腳全新、否定一切既有承傳,完全按照馬克思藍圖操作,用幾十年的時間、億萬人的生命搞一場“主義”大試驗,用火與劍強迫國人進入“共產”,再夾雜一系列個人權爭,大殺功臣、“運動”人民,闖下舊時造反者無法折騰出的巨禍,至今難以徹底送客“馬列”。
今天為禍日烈的“官二代”,當然也是封建大尾巴。李銳:“陳雲就說過,還是自己的子弟可靠。”一場天翻地覆、灑血千萬的大革命,到頭仍然“豆腐一碗”,能不受到最起碼的價值質疑麼?2011年,李銳老更明確地說:“共產黨則逐步蛻變成一個控制全體人民思想的黨,一個絕對不允許任何不同聲音存在的黨,一個徹底地反對人性、反對自由的黨。這個副作用在‘建立新中國’以後逐漸暴露無遺。”
雖然中共至今還在堅持“當年走社會主義道路是正確的,今天市場經濟道路也是正確的。”但兩個正確中只可能一個正確。“今上”炫耀的經濟起飛並不是靠“延安藥方”,恰恰靠放棄“延安藥方”,重走資本主義道路。所謂“‘當年’、‘今天’都正確”,當然是“司馬昭之心”。
中共如今以“歷史不可能走直線”卸責,但“不可能走直線”能夠成為“只能走曲線”的理由麼?總結歷史,當然只能用“直線”校正“曲線”,還能有其他尺規麼?階級學說捲簾之日,便是赤潮在華全面退落之時。馬列主義一被中共自己修正,市場經濟一復辟,也就是馬列原教旨運動在中國的正式終結。得不到經濟支撐的政治,當然不可能“萬歲”。連老農都質疑:“鄧小平說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解放前我們村原來就有一戶地主兩戶富農,已經是一部分先富起來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赤潮禍華,除了風雲際會等複雜的歷史原因,從文化角度,還是士林不清楚現代化的人文根柢為確立個權與價值多元化,馬列主義、國際共運則是反向的一元化集權。左翼士林之所以迅速接受馬列赤說,除了外敵環伺、日寇侵華等外因,主要的內因則是傳統文化過於注重倫理道德,崇尚自我犧牲,限制了對個人權益的認識,致使中國走向現代化時價值失偏,被馬克思主義輕易領走。五四士林無力揀選西說精華,“全盤西化”的背後乃是對西學的無力剔識。中共嘲笑人家“月亮外國的圓”,自己也是“月亮馬列的圓”,一轍耳。
延安一代當然明白:否定赤潮等於否定赤史。三四代中共黨人,一本正經帶着最深沉的“階級感情”,堅定慘烈地推行馬列赤說,末了發現捏錯圖紙,幹了大蠢事,還留下如此這般形格勢禁的“國情”─打左燈向右行,拖着一根赤色意識形態大辮子,還不知最後如何收場!
赤潮禍華,延安一代及其後人不幸“被紅色”、“被馬列”,至今仍不得徹底掙脫。為此,檢視“延安”腳印,查找走偏之因,甚為必要。此即本人之所以棄文就史,拿出最好一段人生歲月“把一切獻給黨”。
說到底,革命必須捏着正確圖紙。沒有洛克《兩篇關於政府的論文》(1689)提出民主立憲思想,明確天賦人權與社會契約概念,論證政府職能在於保護公民各項權利,即“政府守夜者理論”,美國獨立革命後,何以立國?傑弗遜憑什麼起草《獨立宣言》?黑格爾早就援引《新約》名言,一針見血剔析學界新流派一個擠掉一個的爭名現象:當你埋葬前人的時候,將要把你抬出去的人已經站在門口了。一味趨新實屬淺薄,世上也不可能有那麼多新東西,尤其經驗沉澱度很高的政經制度與人文思想。
中共至今不肯徹底認輸,不僅政治上抵制歐美,還想通過“理論創新”文化上抗衡西方。這種以維護政權為軸心的“政治努力”,當然是不可能完成的“歷史任務”。尤其將一黨專政粉飾論證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優越性”,故意抹煞一黨專政與民主自由的價值悖反,否認政治現代化乃國家現代化不可或缺要素之一,且居樞紐之要─只有政治民主才能既保證社會各階層成員的各項積極性,又保障現代化果實為人民享有。民主已成為現代政治的“道德世界語”。
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當然只能還是向西方學習的一個世紀,中西文化落差仍呈台階性。當寰內還在辯論私有財產是否“神聖不可侵犯”,西方已意識到物質財富只是幸福要件之一,和諧的人際關係才是更上位的幸福指標。他們認識到私有經濟儘管使人們獲得相應自由,負效則是人際衝突公開化,社會力量仍須壓制私欲中邪惡的一面。為此,深刻表現人際關係的現代派文學應運而出,歷經百余年調適,不僅西方現代文化獲得歷史性進步,整個西方人文環境也獲得實質性優化。西方對自身缺陷的認識,遠比我們對自身缺陷的認識自覺深刻得多。讀懂西方現代人文思想,大陸思想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畢竟,現代化不可或缺的基礎是思想現代化。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