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歷史者,能造成一國之人才。--《民間文學的整體研究》

2015/3/5  
  
本站分類:創作

神話、歷史者,能造成一國之人才。--《民間文學的整體研究》

民間文學的研究,是國學的一部分。科學的、詩學的研究各有所長,本書的最大特點,即在於透過系統而整體的研究,勾勒出中國民間文學源遠流長的歷史與發展。

全書分為四輯,從不同的體裁和不同的角度對民間文學做出解析和論說:第一輯為「傳說與故事」,主題涵蓋眾人耳熟能詳的傳說、神話、人物,如伏羲、牛郎織女、鍾馗、八仙傳說、曹娥傳說、長城傳說等。第二輯為「史詩與歌謠」,討論了《亞魯王》、《黑暗傳》等史詩,並以地域與主題為分類,詳細分析了如晉北、嘉善、呂家河等民歌。第三輯為「現代性與方法論」,在現代研究理論的框架下,探討了民間文學研究領域的現況。第四輯為「傳承與傳承人」,強調「傳承」的傳統及「傳承人」的角色之重要性。

 

內容試閱

漫話八仙傳說

八仙傳說是中國民間流傳最為廣泛、最具傳奇性、家喻戶曉的人物傳說之一。這八個傳說人物是:鐵拐李、漢鍾離、呂洞賓、張果老、藍采和、何仙姑、韓湘子、曹國舅。這些人物原本都是道教人物,因此我們說這些傳說屬於道教人物傳說、仙人傳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全國民間文學普查中搜集到的八仙傳說所涉及到的流傳地區有:遼寧、山西、山東、河北、河南、浙江、福建、廣東、陝西、江西、湖南、湖北、四川、雲南。可以斷言,這組傳說在大半個中國都有流傳。
一、發軔的時代和社會背景
八仙傳說最早發軔於唐宋,而最終形成於元明,是一個淵源流長、在千多年歷史途程中流傳不衰的傳說。它的產生有其社會歷史背景。
唐宋時代,封建王朝崇信道教,廣詔天下,訪求道經,編輯道藏,興建宮觀,道教一時興盛起來。春秋戰國以來的中國大地,一直處於亂世,戰爭頻仍,民不聊生,民眾沒有出路。方術思想、求仙思潮勃然興起。至唐宋時代,這種社會的記憶和現實社會狀況,成為八仙傳說應運而生的沃土。八仙這八個放蕩不羈的仙人形象被民眾塑造出來,給在苦悶中的社會和民眾提供了一種幻想中的出路,於是,很快在民間被認可和接受。
元代道教中以王陽明及其弟子丘處機為代表的全真派異軍突起,他們把儒、釋、道融於一爐,修改道教的教義,既在民間發生了相當的影響,又深得皇帝金宣宗的賞識。八仙傳說的意旨,與全真派的教義頗有吻合之點,為傳說的流傳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時代契機,故而傳說得以在元、明兩朝得到發展興盛。
元、明兩朝,特別是元代雜劇中創造了令人難忘的八仙形象,深入人心,對於八仙傳說的流傳和承遞起了很多作用。如元雜劇《呂洞賓三醉岳陽樓》、明代小說《三寶太監西洋記演義》、明代《列仙全傳》中,都寫了八仙,但這些作品中的八仙人物還沒有定型。到明代吳元泰的小說《東遊記》問世,我們現在認同的八位仙人才最終定型了。
通俗小說之外的另一條渠道,就是大量的民間傳說的產生。八仙這些人物的行跡通過老百姓口口相傳的八仙傳說使其從文人創作返回民間,進入市井和鄉村,從人民生活中攝取一些情節和思想,從而逐漸人化、人性化、世俗化,帶上了世俗的生活特色和普通老百姓的人間情感,成為社會生活的「另類反映」。生活在極其狹窄的農耕條件下的農民以及初級的市井階層,天然地希望過上優越的生活,他們常常生活在幻想和憧憬中,如恩格斯在《德國的民間故事》書中所說的,他們把故事中的豪華宮殿想像成自己的住室,把故事中美麗的公主想像成自己的妻子,八仙傳說的流行也一樣,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老百姓的理想和願望。
二、八仙形象的特點
八仙傳說是一個龐大的傳說群或傳說叢,由八位神仙組成,每位神仙都有自己鮮明的形貌和個性特徵。八仙形貌的各異和個性的突出,在口頭文學中別出一格,其神奇性的審美傾向,適應和符合民間敘事體裁作品的特點和要求,易於為生活於狹窄的生存空間裏的農耕文明條件下的小農民眾所樂於接受和廣為傳播。
鐵拐李:是民眾最熟悉的八仙形象。他的形象是蓬頭垢面,坦腹跛足,倚杖而行,一臉乞丐相。他的行跡特點是行乞濟人。關於他的傳說,既有成仙之前的,如〈鐵拐李還鍋〉、〈鐵拐李偷油〉等,更多的是成仙之後雲遊四方的,樂善好施、同情民間疾苦,如〈鐵拐李贈藥〉等。
漢鍾離:他是道教全真派「北五祖」之一,他的形象特點是,憨實強壯,料事如神,度人成仙,除暴安良。
呂洞賓:據《列仙全傳》載,他是唐代士人,三舉進士不第,是個落魄的文人。山西芮城永樂宮的純陽殿裏的壁畫〈純陽帝君仙遊顯化圖〉中有五十二幅連環圖畫,畫的是他從降生到成仙度人的過程。他是道教「北五祖」之一,被稱為呂祖。他的故事很多,涉及的內容十分廣泛,是一位風流瀟灑、正直善良,又疾惡如仇、富有人情味、具有文人氣質的道士。傳說中的呂洞賓,鍾南山修道後,遊歷各地,是個多才多藝,放蕩不羈,醉酒行俠,鍾愛女人的「俠仙」之輩。三戲白牡丹的故事不脛而走,曲盡其意地渲染他的風流韻事,活脫脫地展現出一個突破世俗觀念、超凡脫俗的呂洞賓。
張果老:久隱中條山,甘居山野,來往於汾晉之間,長生不老,懲惡揚善,濟貧扶困,是一位樂觀樸實的老農形象。他的故事與農村聯繫較多,散發著濃厚的泥土氣息。
藍采和:天宮赤腳大仙脫胎降生。破衣爛衫,墨本腰帶,夏天衣衫裏加棉絮,冬天穿著單衣臥雪,一腳著靴,一腳跣露,手搖大拍板,醉酒踏歌,乞討於市。聞空中有笙簫之聲,便乘鶴騰空而去,來無蹤,去無影,真可謂飄飄欲仙。
何仙姑:唯一的女性仙人。十四五歲遵照夢中神人指點,食雲母粉身輕不死,一日遇鐵拐和采和,授以仙訣,能預知休咎,能每日飛返山谷,採摘野果奉養母親。是一個聰明、善良、機敏、潑辣,而對勞苦大眾抱著同情之心的女性。關於她的故事〈何三姑升仙〉、〈何大姑的半大腳〉等描寫了她的形象。
韓湘子:傳是韓愈的侄子。素性不凡,厭繁華、喜恬靜,刻意修煉,潛心奇術。在傳說中,常為書生形象,卻不戀仕途,為農民爭地,為漁民解困,與龍王鬥智,敢於戲弄皇帝。
曹國舅:因痛恨其弟作惡,辭別親友,入山修道,被鍾離、洞賓引入仙班。他的特點是悔罪修道。如〈呂仙化度曹國舅〉、〈曹國舅悔罪升仙〉等。
三、八仙傳說的價值和意義
八仙傳說滲透著濃重的道教的羽化升仙、善惡報應的思想,原本是道教傳說,這是沒有疑問的。但在其流傳中,八仙傳說逐漸形成一個龐大的傳說群,由於其所反映的懲惡揚善、濟困扶厄、不畏權貴、不嫌貧賤、同情弱者、樂善好施等的思想,而受到下層老百姓的喜愛和接受,在老百姓中發揮著很大的思想和道德影響,同時又因為其中所包含的道教思想,也符合統治者的利益,故而也得到封建王朝的拉攏。在其漫長的流傳過程中,不但為農民群眾所接受,而且被他們所改造,逐漸擺脫了或弱化了道教教義和教規的羈絆,逐漸趨向生活化、世俗化,充滿了人情味和世態相。八仙傳說中的仙人們,雲遊人間,不畏權貴,不嫌貧賤,不慕名利,不拘禮教,這些特點都反映了老百姓在亂世所遭遇的痛苦和願望。
這些傳說在反映現實的社會生活的時候,塗抹了一層浪漫主義的色彩,從而增加了想像力和神祕色彩。如著名的〈八仙過海〉傳說,八個仙人過海,各拋出自己的仙器,鐵拐李扔下鐵拐,在水上變成了一隻獨木舟,漢鍾離扔下自己的扇子,而他自己坐在扇子上漂流而去,張果老投下了紙驢。何仙姑扔下了竹笊籬。呂洞賓扔出了簫管。韓湘子放下了花籃。曹國舅擎起了玉板。他們熙熙攘攘地向著海島漂流而去。然後,是他們與東海龍王的一場難解難分的惡戰。四海龍王水淹龍宮,八仙搬來泰山填了東海。八仙大獲全勝,龍王與八仙結下了深仇大恨。卻給老百姓長了志氣,添了希望。
八仙傳說在某種程度上體現了中國海洋文化的一些特點。飄揚過海尋求樂土的思想,固然曾經是皇帝尋求不死之藥的目的地,也是中國人征服海洋的一種理想。在撰於戰國時代的《山海經》中就有《海外經》四種,說的就是海外的自然和人文圖景。民間故事中也不乏海龍王的富麗堂皇的宮殿的描寫,海龍王的女兒與凡人小夥的婚姻(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有學者名之為「苛富救貧式」故事者,其實那只是一種狹隘的民俗學的視角而已),不也反映了普通老百姓的理想嗎?徐福東渡,固然是受到秦皇的派遣,去海外求不死藥,但同時不也包含著探險海疆的希望嗎?八仙傳說寫八仙過海,到東海龍王的疆域,與龍王的蝦兵蟹將展開較量,其最初的意願不過是「想到海上去轉一轉」,並不是要發動一場掠奪性戰爭。這種中國式的海洋文化,與西方的海洋文化迥然不同,古希臘神話中的特洛伊戰爭是因爭奪美女海倫而起,北歐艾達中的遠征寫的是海盜行為,也顯示著海盜文化的濃重影子。中國的八仙傳說,充滿了歡快的氣氛和人生的樂趣,顯然與海盜文化不可同日而語。
這些傳說,在今天仍然具有積極的認識價值和欣賞價值,已被確認為珍貴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國家和地方的保護。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47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