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懸疑 × 浪漫愛情,本土懸疑愛情小說新高峰!--《陌生的新郎》

2017/6/20  
  
本站分類:創作

驚悚懸疑 × 浪漫愛情,本土懸疑愛情小說新高峰!--《陌生的新郎》

「偏僻幽靜的山中小屋,
陳庭瑜身上的衣服凌亂,呼吸因不安而急促。
她的雙眼被人用白布遮掩,看不見四周,手腳也被麻繩捆綁。
她感覺一雙濕熱的手緊掐著自己脖子,
臉頰、雙唇被人強吻,胸部被粗暴揉捏。
她嚇得用盡力氣扯開嗓子大叫……」

  大學剛畢業的陳庭瑜,與男友許維仁於瑞士旅行時,遭人綁架至山中小屋,被剛巧目擊綁架經過的留學生梁啟賢所救。回台灣之後,她與許維仁分手而與梁啟賢交往。七年後,為了面對過往的陰影恐懼,她與梁啟賢決定重返當年的綁架現場。在旅行途中,梁啟賢向她求婚,正當她以為終能克服恐懼邁向幸福未來時,前男友許維仁卻突然出現,警告她小心梁啟賢。
  許維仁挑起她一直相信只是美好巧合的疑慮。她深愛梁啟賢,選擇相信未婚夫,然而在旅途期間對方卻不時喚起她過往的陰影。她愛他卻又對他感到害怕,開始懷疑自己離不開梁啟賢,究竟是因為愛?還是恐懼?而她最愛的未婚夫,究竟有何不可告人的祕密......

立即訂購《陌生的新郎》

 

內容試閱

【第三章、恐懼】
[3-1]
  火車車廂外,山巒在雲霧的飄動下露出山頭,山頂白雪在陽光下反射著光芒,使外頭景色有些刺眼。
  陳庭瑜疲倦地靠在窗邊,骨盆腔和腿部的舊傷疼痛不已。兩人在飯店裡洗完澡吃過早飯就出門準備前往蘇黎世。她感覺梁啟賢急著想離開楚格,也不好拒絕。
  此刻他坐在她身旁,望向車窗外,表情恢復原先沉穩溫和的神態。她透過車窗的倒影望向梁啟賢的臉,感覺此時未婚夫的表情和先前因氣憤而冰冷的神情判若兩人。她不懂為什麼對方當時會如此憤怒,事後他也沒再提起為何發怒。
  真的只是生氣我自己跑出去嗎?陳庭瑜不安地思考著,擔心偷偷會見許維仁的事情被發現。她冷靜一想,無論如何,都必須理清梁啟賢身上的謎團,在確定對方的意圖之前,她還是可以放心愛他。至少她希望如此。
  她下定決心,回過神時卻發現梁啟賢的倒影正直盯著自己看,不禁嚇了一跳。他握住她的手,緊緊一掐,隨後拿起放在腳邊的背包,翻找出一片鋁箔包裝的藥錠放在她眼前。
  「這是胃藥,妳拿去吧。」
  「嗯?」她茫然望向他。
  「我看妳表情不太好看,手心又流汗,是不是不太舒服?」他溫柔微笑,「我看到妳在我洗澡時翻過我的背包。」
  「我……」她說不出話,頓時覺得未婚夫的笑容溫柔得可怕。她當時這麼做是為了確認許維仁的說詞,但她還沒在梁啟賢的背包裡找到藥,對方就洗好出來了。那時梁啟賢沒說什麼,她以為對方不知道自己翻了他的背包。
  此時火車剛停站,她望著車窗外的站台,一瞬間思考該不該下車。
  「拿著吧,不舒服還是要吃點藥。」他握住她的手,硬是將藥塞進她手裡。
  一對中年夫婦上車坐在他們面前,對他們露出微笑,她只是點頭,但見到有人來心情放鬆不少。她認不出來他們是哪一國的人,現在這時間搭乘火車,大多是旅客。
  然而他似乎沒注意到對面的人,逕自靠向前吻了她的唇。他很少會在外人面前做出親密的舉止,這讓她很吃驚。
  「Are you newly- married couple?」那對夫妻露出親切的微笑,問他們是不是新婚夫妻。
  「We will be married soon. She is my fiancée.」他笑著舉起陳庭瑜的手,向他們展示她手指上的鑽戒。
  「How lovely couple you are! Congratulation.」外國夫妻的丈夫伸手和他們握手恭喜。他露出燦爛得意的笑容,但她卻顯得生澀不安。
  「We got married for about sixteen years. When she was thirty-one, she was pregnant, and then we married. Now we have three kids, one boy and two girls.」那丈夫繼續和他們聊天,談及自己與妻子認識的經過。他妻子則拿出手機,翻開照片給他們看。兒子最大,兩個女兒最小的看起來大約十歲,笑容甜美可愛。
  「How many kids do you want?」妻子盯著陳庭瑜問她希望有幾個孩子。她頓時不曉得該怎麼回答,面露愁容。
  「She haven’t ready to be a mother.」他代替回答,摟著她的肩膀,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她感覺自己的臉要融化了,在她茫然不曉得該如何回答時,腦海閃過的是不孕的英文該怎麼拼。她靠在他的肩膀上不說話,她對他的恐懼被更深層的陰影所包覆,此刻她仍覺得沒有任何人可以比梁啟賢更加深刻瞭解自己的痛苦。
  蘇黎世距離楚格不遠,將近半小時就要到站。梁啟賢起身去廁所。她坐在原位,對面的夫妻突然向她搭話。
  「Are you OK? You look uncomfortable.」他們感覺她臉色很差,開口關心。
  「I have a stomachache.」她按著腹部,索性照著自己的謊話繼續裝病演戲。
  「Do you have any medicine?」他們問她有沒有帶藥。
  她拿出先前梁啟賢給她的胃藥,那對夫妻突然皺眉。
  「May I have a look?」那丈夫說道,示意她讓自己看看手上的藥。
  她不疑有他,把藥交給對方。
  「It’s not the medicine for stomachache.」對方搖搖頭,否認那是胃藥。
  她聽見回應,驚愕地從對方手中拿回藥,翻看上頭的標示但上頭都是德文,她看不懂。梁啟賢跟自己說這是胃藥,怎麼可能不是?
  「But it......」她晃了晃頭,懷疑是不是對方看錯。
  「I am a doctor, I know what these medicines doing for. Who give you that?」那丈夫拿出名片,證明自己是醫生,隨後翻過藥片仔細觀察,並詢問究竟是誰給她藥。
  她心想對方沒必要欺騙自己,如果他真的是醫生,這些藥一定有問題。而她又該不該趁梁啟賢不在時向他們求助,但她應該說什麼?說她未婚夫疑似是七年前涉入綁架案,綁架自己的人?
  「What these medicine doing for?」她問他們藥真正的用途。
  「These are sleeping pills, for severe insomnia.」
  她聽見回答頓時毫無反應。
  那人做出睡眠的動作再次向她解釋那藥實際上是安眠藥。她並非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所以才愣住,而是因為發現她在盧森那幾天陷入昏睡真正的原因,不禁說不出話。
  和許維仁擔心的事一樣──梁啟賢在她的食物裡下了安眠藥。那天他叫的客房服務、她喝的水,全部都經由他的手。
  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那對夫妻,只是抓起背包,拿著桌上的藥開始在車廂內走動。她的危機意識告訴自己,必須在梁啟賢回來前躲起來,不能讓對方找到自己,在抵達蘇黎世時,先一步下車逃離對方。
  車子急速行駛,陳庭瑜已經穿越了五、六節車廂,她的步伐因為骨盆的舊傷而走不穩,一旁的乘客面露困惑看著她,她慌張望向外頭的景色,不曉得多久會抵達蘇黎世。她不敢想像梁啟賢回到原位找不到她時會怎麼樣?
  她已經答應過他不會再獨自行動。如果被他逮到,他會做出什麼事?
  她穿越一節節車廂,強行打開車廂與車廂間厚重的門,努力使喚雙腳移動,不停往後頭走,直到最後一節車廂,才找了個空位坐下。她趕緊拿出手機,想起許維仁給她的紙條,正想取出來時, 卻到處也找不到。她努力回想紙條最後去了哪裡,想起和許維仁道別時,她將紙條塞進了外套口袋裡,回到房間看見一臉冰冷慍怒的梁啟賢,她為了安撫他,橫跨在對方身上,脫下了外套。
  她趕緊翻找背包,找出外套,但外套口袋裡卻沒有許維仁的連絡資訊。紙條早已消失不見。
  她茫然呆望著手機,想起許維仁說過他一年半前遇到洪珮雯,於是趕緊撥電話給友人,但電話響了許久沒人接,只好語音留言。
  「珮雯,我是庭瑜,麻煩妳幫我找許維仁的聯絡資料,妳應該有,對吧?事情很緊急,拜託趕快回覆。」
  她掛斷電話,發覺火車的速度減緩,車長廣播就要抵達蘇黎世了。
  「拜託妳跟我走。」許維仁的聲音不斷傳至腦中,她好後悔沒跟對方走。
  她知道梁啟賢已經在找她了,就算沒看見,她也有預感。
  在陳庭瑜拿起行囊逃離時,那對外國夫妻一臉狐疑彼此對看,心想是不是做了什麼讓陳庭瑜不開心的事。不久梁啟賢回到座位,卻不見未婚妻。
  他面露微笑詢問對方。
  「I think your fiancée need to see a doctor. She got the wrong medicine.」丈夫開口告知他陳庭瑜拿了不對的藥。
  梁啟賢挑眉坐下對他們微笑聳肩說:「She’s a silly. Always makes mistakes.」
  他一點也不慌張,望著車窗外明媚的景色。他堅信她跑不遠,也相信她不會真的拋下自己,就像今天早上一樣,她終究還是會選擇回到自己身邊。
  火車抵達終點站,車掌用廣播提醒所有乘客下車。
  陳庭瑜抓起背包一股腦兒地往下衝。她不敢四處張望,也不敢看梁啟賢是不是在找她。眼看閘門就在眼前,她伸手掏向口袋,赫然發現她身上沒有車票,因為車票是在梁啟賢身上。
  「Miss, where is your ticket?」一旁的站務員發現她有些異狀,上前詢問。
  她心想掏錢補票出門,然後趕快找個地方躲起來,想辦法連絡上許維仁。
  這時,身後一雙手從背後抱住她,她嚇得差點叫出聲,回頭一看許維仁竟然站在她身後。
  他拿出兩張車票交給站務員,站務員幫他們刷卡開閘門。
  正當陳庭瑜心想為什麼許維仁出現在車站時,對方已經牽起她的手開始向前走。
  「走這裡。」他悄聲說。
  蘇黎世車站很大,他領著她不停往前跑,眼角瞥見梁啟賢,他停下腳步,躲到牆邊,雙臂抱住陳庭瑜,用身體擋住她。她很驚恐,將身體蜷曲在他懷裡。
  她感覺口袋裡的手機在震動。她很害怕,不曉得該不該接。
  「別接。」許維仁接過她的電話,硬是拔掉電池才還給她。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蘇黎世?」她仰頭望著他,露出淚汪汪的臉。
  「我聯絡到珮雯,她知道妳後天要搭飛機,我猜測你們可能前往蘇黎世,所以就跟著搭上火車。」
  「對不起,你說的沒錯,他給我下藥,讓我睡著。」她說著靠在他懷裡哭泣,「我早該跟你走。」
  他心疼地掀開她的瀏海親吻額頭,柔聲安慰:「放心,我在這裡。」
  他摟著她的肩膀,盡可能將她的臉藏在自己懷裡,兩人就像一般的情侶相互擁抱,走出車站。
  火車抵達蘇黎世的時間是上午十點五十分,而梁啟賢離開車站是十一點半。他發現到處都找不到陳庭瑜,他的口袋裡還放著陳庭瑜的車票,她沒有車票還能去哪裡?她說過不會再拋下自己單獨行動,不是嗎?他從未料到陳庭瑜會真的一去不回。
  梁啟賢拳頭緊握,他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深刻感到焦慮。他問了車長,詢問火車上是否還有人沒下車,他找不到他的未婚妻,心情很焦慮。
  站務員和車長都確認過了,每節車廂和廁所都沒有陳庭瑜的身影。
  他很難過,他真的很愛她,對他來說,陳庭瑜是他現在唯一擁有的一切,是他生存的意義。不曉得為什麼對方三番兩頭跑不見,難道幾小時前,她對他承諾的愛是假的嗎?要是她不再需要自己了,他該怎麼辦?
  站務員協助他廣播,但他知道這麼做沒效,陳庭瑜不會來站務室。他走出車站,望向四周的高樓,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皺縮的紙條,上頭寫下了一排電話號碼──是早上他和陳庭瑜歡愛時,自她口袋中掏出來的紙張。
  他將紙條收進口袋裡,往市區的方向移動。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3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