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走了下去,像是走進一個叫做愛情的深淵。--《可不可以,你喜歡的是我》

2015/2/26  
  
本站分類:創作

我慢慢走了下去,像是走進一個叫做愛情的深淵。--《可不可以,你喜歡的是我》

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暗戀,最後總是自己一個人開心、一個人甜蜜、一個人幻想,
然後再一個人難過、一個人苦澀、一個人幻滅。

GIRL'S DIARY
我慢慢走了下去,像是走進一個叫做愛情的深淵,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未知中摸索,只能扶著名為暗戀的欄杆,
秉持著喜歡他的心情,一步一步尋找出口,
可是誰也不知道,當我走到了盡頭,會不會有那個人。

BOY'S DIARY
如果愛情必須做了一個決定之後才能真正屬於自己,
那暗戀就像是一片毛玻璃,我站在這裡,只能看見另一面的她模糊的輪廓,卻永遠也看不清楚。
總要打破玻璃才有辦法看透一切,可是我害怕受傷,寧願維持原狀看著她美好的彩影。

兩人第一次見面在學校的某棵大樹下,自此,男孩種了一棵小樹,把它比作自己的愛情那樣呵護照顧;女孩每天從社群網站上關注著男孩愛樹的心情,最後兩人發現自己暗戀的人也正在暗戀著自己。從目光的追隨、成為朋友,一直到最後的終成眷屬,暗戀那樣酸中帶苦、苦中帶甜,心情起伏的煎熬與不安用日記的方式仔細的紀錄下來。

 

內容試閱

收藏他,是一種習慣
5月12日,晚上10點19分。

  我在電腦前,盯著推特上一則又一則的新聞。哪個明星跟誰在一起,哪個地方有什麼感人的故事,哪個國家又跟哪個國家吵起來……這些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還找不到他的消息。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從這些五花八門的凡塵俗世中尋找他的身影,漸漸成為我的習慣。而這習慣,究竟是好是壞,我自己也分不清楚,只是單純的……習慣就這樣找尋他這片淨土,我這麼想著。
  只是這樣,而已。
  『今天雨下得好大,我的小樹有沒有喝飽?』
  頁面刷新,我才看見一張盆栽樹的照片,還有他拉著淺淺微笑的大臉。難怪一直找不到他的狀態,原來才剛發而已。
  我握住滑鼠將游標移到『回覆』上輕點,打個笑臉發出,然後將這珍貴的狀態收藏起來。好像把他握在手掌心裡一樣,每收藏一個『關於他』,就多知道一個他,讓我好有成就感。
  這也是一個習慣,收藏他。
  『Rainy Day……Like it ^ ^』
  我在鍵盤上打著,像是回覆他似的,放了張早上對著窗戶拍的雨滴相片,發出。
  其實我並沒有期望他會回覆我,因為他沒必要、也不會知道……咦?
  『Me, too.』
  回了?
  我盯著螢幕,幾乎不敢相信。反複刷新了幾次,那條回覆依舊穩穩的在那裡,頭香的位置。
  過沒多久才從呆滯中反應過來,像是中了頭獎似的,我收不起臉上的笑容,撲到床上抱住枕頭滾了好幾圈,滿腦子都是……
  他回我了、他回我了、他回我了……

****

  他是李映軒,我一直暗戀的人。
  從升上大學開始,從跟他同班開始,從他的自我介紹開始……從,我知道他是李映軒開始,就一直好喜歡他。
  而我,我是程奕微,今年19歲,大學一年級。

想著他,就不會累
5月13日,早上8點37分。
  我在捷運上,往學校的方向前進。通勤的兩個小時車程,現在才剛過四分之一。
  車廂內的人不是低頭滑著手機,不然就是沉沉的陪周公下棋……而我,手上拿著筆記本,望著窗外,想他。
  想著終於熬過周末,想著終於可以見到他,即使只有下午的體育課才會見到面,但那也知足了。
  今天的天氣與昨天不同的出了個大太陽,這樣也好,最近撐傘撐得煩了,鞋子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也倦了,希望一整天都是這樣暖暖的,像個春天。
  把筆記本闔上,我有些睏,雖然每次坐車都會這樣,但今天卻不太一樣,理智不讓我睡著,因為還想繼續想他。我低著頭看著前方站著的人們那些五顏六色的鞋子,左前方穿著皮鞋頂著大肚皮的上班族、正前方穿著帆布鞋的年輕人、右前方……
  我試著咬住唇不讓自己笑出聲。
  那人穿著一雙夾腳拖,一隻腳丫子在鞋上搓呀搓的,時而光著踩上另一隻腳,這個動作重複了五、六次,車停了,他換了個位子,繼續搓。
  很噁,大概大家都會這麼想。
  如果映軒也這樣,我還會喜歡他嗎?我很不自覺的想到,但馬上又甩開這樣的想法,因為他不會這個樣子,我知道的,他很愛乾淨。

****

同日,早上9點35分。

  提早到了學校,意外的有了吃早餐的時間,這麼想著肚子還真的有些餓了。
  走到餐廳裡找了間早餐店點了個雞排漢堡和冰奶茶,喔!對了,還附了一塊薯餅。別問我為什麼吃那麼多,因為我打定主意中午不吃了,省錢。

  「雞排堡餐好了。」店員響亮的聲音傳進耳裡,我上前拿了餐轉身想走,卻又被叫住。「奕微?」
  熟悉的嗓音讓我抬起頭,對上那雙溫潤如水的雙眼。是他……
  「現在才吃早餐啊?」
  「呃……嗯。」
  他拿起鴨舌帽再重新戴上,我看見了他剪過的新髮型,配上他有些傻氣的笑容……啊,心跳……好快……
  「吃飽一點啊,我先忙,下午見。」
  「好……」
  他笑著跟我揮手,我幾乎是逃跑似的奔出餐廳……怎麼辦?心裡面的小鹿快撞死了……

****

同日,下午4點45分。

  中午時下了大雨,現在只剩下絲絲細線飄在空氣中,我沒有帶傘,拉了帽子就直接步入雨中。
  今天因為社團活動要留校,其實我多想回家啊,剛才體育課打了兩個小時的桌球,也狂笑了兩個小時,還沒喝水,很渴、很累。朋友們都坐車回去了,我卻走在他們相反的方向,往餐廳走去,準備解決我的晚餐。
  故意繞了地下道,這個時間並不會有多少人往這走的。地下道通往餐廳,我一點也不趕時間的慢慢走著,大概是剛才玩得太瘋,現在才感覺精疲力盡。
  「嘿,你也來吃飯嗎?」有個人從後面拍我的肩,我回頭去看,卻沒看到人。「在這裡啦。」
  我轉到另一個方向,看清楚人後,退了好一大步……是映軒。
  「我有這麼可怕嗎?」他甩了甩被汗水沾濕的頭髮,笑著問。
  「沒有。」我搖著頭。他是不可怕,只是剛才離得有點近而已……那是有點嗎?他的臉根本就在我的臉前面啊……好像動一下就會親到他。
  「你頭髮上的水珠是雨水還是汗水啊?」他看著我露出帽子外的瀏海,沒有等我回答就自己接了下去。「反正你不馬上擦乾的話,是會感冒的。」
  「沒關係啦,等等就乾了……不是很濕。」
  「還是小心一點啦,感冒就不好了。」
  他是在關心我嗎?是吧?是吧?是吧?
  「你桌球打得還不錯。」他移開了視線,看著餐廳裡琳瑯滿目的食物,好像正在思考要吃什麼。
  「謝謝。」我拉下帽子,在室內戴著帽子,還是挺奇怪。「你也是。」
  「哪一天我們打一場吧,一定很有趣。」
  原來……他有在看我打球,那……會不會也發現我在注意他呢?
  「嗯,應該吧。」
  「什麼應該!是一定。」
  「一定……。」看他那個樣子,彷彿是真的想要廝殺一場,只是下一次體育課,他還會記得嗎?
  「奕微,你晚餐想吃什麼?」他一臉苦惱,好像一直不知道該吃什麼好。
  而我,卻是早就想好的。「鐵板麵。」我指著不遠處的轉角,那間我最喜歡的小店。
  「對喔,我都忘了那家……那家的麵超好吃的。」他眼睛一亮,拉著我跑過去。
  拉著我……他的手……拉著我的,手。
  「大嬸,兩份鐵板麵。」
  等到我反應過來,已經被他拉到小店前面了。
  「奕微,我等一下要去練球,沒辦法一起吃了。」他點完餐,接過我給他的錢,我那份的。「你外帶嗎?」
  「嗯,我等等要去社團。」
  「原來……你也有事啊。」
  點頭,我小心翼翼的不去觸碰他的手,但他卻毫不在意的一握,將找的零錢放在我的手心裡,然後順著他的手包住。
  碰到了……。
  我抬頭看向他轉過去的側顏,卻看不清他的表情。好像只有我會在意,這樣小小的接觸……是啊,同學嘛,這種接觸算什麼。
  「奕微,你的。」由於人少,餐煮好的速度也快。他遞給我其中一袋,笑是笑著,卻不知道在看哪裡。
  「謝謝。」我想是我自己不知道在看哪裡吧,完全無法正眼看他。
  「那我先走囉,社團活動加油!」
  他向我揮手,走在雨中卻帶著陽光般的笑容,今天的疲憊好像全被他吸走了……即使等一下社團結束,回家後還得繼續寫報告,那也會有精神的。
  想著他,就不會累。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