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家/華沙感言

2017/6/16  
  
本站分類:創作

【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家/華沙感言

我站起來要離開,新任會長麥勝梅說:“各位,第一個文友要告別我們回家了。”那是下午三點鐘的時候,飛機起飛時間是下午五點。從用餐的餐廳到華沙蕭邦機場需要半個小時,走出餐廳,我以為會有的士,可以揚手招呼,等了十分鐘,沒有任何狀況,我只好回去餐廳請服務員,用我的手機為我預訂計程車,因為我不懂波蘭語,溝通不是很方便。 

進入蕭邦機場後,波蘭服務員為我辦理登機手續,我看了登機時間是五點半,覺得不正確,波蘭服務員看到我的疑惑,主動解釋說飛機晚點了。波蘭航空公司不是百分之百可靠,半年前預訂飛往華沙的航班是上午十點,起飛前一個月通知我,因為人數太少該航班被取消,合並到晚上起飛的航班,所以我與文友相聚減少了半天的時間。 

晚點就晚點,只要能飛回德國就行,那裏有我熟悉的語言和生活了三十年的地方。我這個人不愛出門,一個最根本的原因是不懂當地語言,怕迷失方向。 

在候機室裏迷迷糊糊,思想混亂和變化不定的狀態中,我想起楊允達大哥的詩歌:

  飛機在臺北機場降落的感覺真好
  因為我又重返青少年成長的老家
  飛機在武漢機場降落的感覺真好
  因為我已回歸七十年前的出生地
  飛機在巴黎機場降落的感覺真好
  因為我已回到塞納河畔自己的家 

德國真的是我自己的家嗎? 自從我2014年從政以來,德國媒體稱呼我為 Der Deutsch-Chinese You Xie (德籍華人謝盛友) ,我真的很在乎德國人對我的在乎,我非常留意過,沒有一個媒體稱呼我為 Der Chinesisch-Deutsche You Xie (華裔德國人謝盛友) 。可能我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心胸狹窄。 

飛機在美茵河畔法蘭克福降落,廣播通知和電子屏幕顯示,火車出發時間晚點一個小時。我自己也莫名其妙,在法蘭克福聽到火車延誤的消息,心裏並沒有感到緊張和慌張,可能是由於在熟悉的語言環境裏,可以“無師自通” ,內心少了一份擔憂。 

德國佬說“Pack ma's! ” ,是說“我們回家”的意思,字面的本來意義是“把我們打包起來” ,我們就像包裹一樣被打包起來,德國人使用了很形象的詞句。自從歸主名下以來,我盡可能避免使用“回家” (nach Hause)“在家”(zu Hause) 的詞匯,出去開會與朋友告別後,我經常說“我到我老婆那裏去” 。不管在飛機上或者坐火車,或者“在家” ,我都是在路上。 

那天晚上聽楊岡(筆名: 青峰)夫婦的戀愛故事,很感動,我感動得只問一句: “你們禱告時用中文還是法語?” 青峰回答是用中文,不過他說這是第一次被問到的問題。 

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創會會長趙淑俠大姐說,華文作家的故鄉是中華方塊字。她認為“在文學創作的過程中,哪怕寫的是悲劇情節、是流淚,也是幸福的。在異國的復雜的文化和語境之下,我們一直在住在國主流文化與華族文化相互的對流間找尋融合,堅持文學創作而無悲情。我們對別人的文化是仰望而尊重,對自身所擁有的華族文化驕傲、眷戀,清醒檢討而絕無自卑或自貶。”在她看來,分布在海外各地的華文作家,有兩個共同點:其一都有完整的中華文化背景;再就是受到一些住在國文化的熏陶,以致在思想和生活面,既不同於母國的本土作家,也不同與僑居國的作家。而是具有一種聚中國儒家思想,揉和西方基督教文明的特質,並習慣以兩種特質的混合觀點來看人生、看世界。

趙淑俠的話可能有一定的道理,至少於我而言,盡管我在德文日報上寫專欄,至今我還沒有弄明白,為什麼我在議會裏罵人不像用漢語罵得這麼痛快? 今天看來,與血液裏的漢字有關。漢字穩定,不但穩固著歐華作協這個大家庭,還穩固著中華這個大民族。

波蘭西面與德國接壤,德波的恩恩怨怨,不是一部小說就可以寫完的,也不是我們這代人可以讀懂的。波蘭重要的地理位置以及地形,導致歷史上連年的戰火紛爭,導致幾個世紀以來波蘭的版圖一再更改。

歐洲與中國的面積差不多,但歐洲分裂成多個國家;中國卻始終能夠統一,文字的差別看來是主要因素。地域遼闊,山阻水隔,使居住在各地的同一民族語言產生變化,波蘭語德語等拼音文字非常依賴“語音”,當 “語音”產生變化後,修改文字符合“語音”是很自然的,加上拼音文字修改容易,造成歐洲的語文一路增多,語文有異則造成民族分裂,所以歐洲分裂成多個民族;而漢字依賴“字形”,對語音的依賴不顯著,且要修改漢字有一定難度,是以雖然中國各地區的漢語方言有異,但文字始終一樣,防止了民族分化。歐洲各民族歷經多次被征服及強制同化,但卻沒有因此融為一體,反而分化出更多民族。

漢字是中文作家的“家”? 我問你,我問他(她) ,我問我自己。

謝盛友(曾用名:謝友),1958年出生於海南島文昌縣,中德雙語專欄作家,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班貝格民選市議員,基督教社會聯盟黨中央委員

 

【文友回應】

★瑞士 朱文輝:盛友兄這篇「家」感言寫得擲地有聲,字裡行間道出了我們海外華文作家落身跨坐於文化原鄉和語境異域兩椅之間,如何尋求心靈安身立命的歸宿;理性與感性的交融,織出一幅影像清晰的浮圖。謝謝好文分享,我珍藏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