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微光

2023/11/24  
  
本站分類:創作

生活的微光

夜間11點53分,萬籟俱寂。

 

太太在隔壁房間,傳來陣陣交談的聲音。她正與姊姊講述最近姪子家庭的狀況,以及姪女身體因遺傳疾病惡化該如何跟外勞溝通照顧問題的情形。我的心因躲避而縮顫著。

 

我想著我的哥哥、三個妹妹、我的媽媽和我的兩隻貓。

 

我的二妹在二十幾歲,正值青春年華就車禍過世了,她與當時正結交的男友騎著摩托車被一輛卡車橫腰輾過。男友倖存,而她沒能逃過這劫。

 

我想著我的哥哥正在大陸不知道哪個城市中,尋找資源,聯絡人脈,意圖實現他從年輕時代養成的浪漫主義情懷而升起的高遠理想,將兩岸文化歷史連結起來,讓因時代巨輪滾盪出的離散沙塵,能有沈澱,聚斂,整合,理清,並再調和、修復,而能走上合一的路途。

 

我的小妹在她開設經營的老人安養中心裡,正照顧著十幾個員工,二十幾個老人的生活與生命。她是那家安養中心的老闆兼工友。我的母親最近也住進了其中,成為一位被照顧者。她在近半年裡,總共跌倒了3次,每次都摔得頭上腫起大疱,臉上瘀青。最後一次把大腿骨給摔斷了,進醫院手術開刀治療。

 

就這樣,她一出院就直接住進了我小妹開的安養中心。妹妹時不時會在line裡傳些媽媽在中心裡的視屏給我們看,媽媽從滿臉瘀青一副嚇人樣,到皮膚紅潤。從不吃不喝,插著鼻胃管,到一身清爽,坐在輪椅上自己端著碗吃麵叫我們開心的樣子。

 

我知道小妹得照顧這麼多老人,再加上自己的媽媽,實在是辛苦至極的事。因為我們的媽媽是這世代的奇人,今年99歲,個性倔強,只要她不想做的事,就絕不輕易順從別人的勸說、要求與迫使。吃飯是最大的問題,在跌倒以前,她就已經不吃東西,只偶爾喝幾口我妹妹伺機慫恿她喝的營養飲料或安素奶。所幸這次媽媽因著跌倒出院後而順便住進了妹妹的安養中心,妹妹就近的照顧,讓媽媽身體恢復得比跌倒以前更好些,算是因禍得福,並讓我們兄弟姐妹略感安慰的地方。

 

不過,妹妹表示,媽媽是非常難照顧的老人,可以說是她全院中最難照顧的一位。她說她覺得很奇怪,為何院裡所有的老人都很願意吃飯,就只有我們的媽媽不願吃,也極難勸吃。她所傳來媽媽吃東西的視屏,都是她在極大耐心的忍耐與高度技巧的誘使之下,才偶爾勉強出現的動作。想到這種情境,我心頭又不免一顫。

 

我的大妹一家都住在美國超過了三十年,她曾在幾個月前從美國趕回來幫忙照顧老媽。那段時間,也把她給累壞了。當然,也受了不少的氣。主要是從媽媽來的,這個傷是她從小媽媽就很自然地把她當成手邊唯一可無意識地責罵與使喚的對象,而從沒有給予她正面的鼓勵與肯定所造成的。我一想到她在成長中所承載的性格壓抑與心理創傷,就難免要為她感到極度的揪心與哀憐情緒。

 

她為了照顧她兩個外孫女,跟先生可算是完全的付出。疫情期間,他們夫婦不但把做好的食物開車送到女兒女婿的家門口,然後再把上次用過的碗盤收回家中清洗。如此,度過了蠻長的一段時間。後來女兒女婿因房租的壓力而搬回來跟他們一起住,他們的房子裡一時塞滿了東西,幾乎沒有走路的空間。於是妹夫在院子裡搭了一個儲藏間,擺放雜物。接下來,大妹與妹夫每天在忙的事,就是整理房間,希望能理出一點空間來可以走路和做事。

 

而我家的兩隻貓,經常有爭鬥與口角。當此事發生時,兩隻貓因著爭寵或爭地盤,會在地上扭打撕咬,姊姊貓會對弟弟貓發出如野獸般的怒吼聲,那聲音也會讓我心頭為之一顫。尤其在吃過飯後,牠們變得異常躁動,好像吃了興奮劑一般。牠們會馬不停蹄地在我家三十坪屋裡來回追逐,奔跑聲如噠噠的馬蹄。從客廳衝進臥室,再從臥室衝進客廳。牠們會一蹬躍上我的床鋪,然後以床為踏板,直接彈跳至我的書桌上,以致把我桌上的文件與文具撲散開來,弄得凌亂不堪。然後又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從我書桌上跳到床上,然後一蹬又飛回客廳,消失無蹤。

 

我在看完股市資訊,研究了YouTube提供的財經知識,點掉幾個line的訊息,回應一下幾個認識與不認識的FB朋友坡文點讚之後,就會點開AI軟體,欣賞來自世界各地用AI創作的影像作品。剛開始,每次都看得我瞠目結舌,目不暇給,像進了迷幻世界。後來,覺得所有作品都大同小異,有老調重彈,缺乏新意的感受。

 

思想至此,我覺得生活有時像兩面刃,叫我們只能接受,不能說好說歹。但我們是有主權可以選擇用什麼態度去看事物的。說到這裡,我想起我特別喜歡超現實的作品,雜揉不同文化元素的作品,以及突梯滑稽的作品,它給了我另類的眼光,在這充滿離散、壓抑和不幸的世界裡,可以用更高的視野看自己、性格、恩賜、命運和歷史。它們好像即時的微光,能點亮我的生活。

老人與魚.jpg

(圖 井迎兆)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