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2023/10/28  
  
本站分類:創作

散步

IMG_4763.jpeg

我每天都會出外散步,在我家附近的公園裡緩慢地踱步,是我爬梳內心思緒的一種方式。每次穿著鬆軟的球鞋,舒適的短褲,要踏上公園的石板走道上時,心情會立即鬆弛下來,像要享受一場心靈馬殺雞一樣。

 

在進入公園深處之前,必須跨過一座僅有非常稀薄的水在其下流過的小橋,再穿過一個涼亭和被綠藤爬滿的一座牆所包夾的一條小徑,經過了一個兒童遊樂區的小廣場之後,就會遇見一條溪流,裡面有大大小小的吳郭魚聚集,偶爾會看見一隻如排球大小般墨綠色的烏龜遊行其間,載浮載沉。水面的反光相當耀眼,當你靠近水邊想仔細觀看魚群時,如鏡面般白亮的反光,會遮住所有水下的景象,讓你一隻魚都看不到。

 

再往公園深處走去時,必須經過一個木頭棧道,那棧道有點窄,僅容一人通行。若剛好遇到兩端有人要交錯,雙方就必須稍微側身而行方能通過。有一次,我上了棧道,走了三分之一的距離後,棧道有個轉彎,我突然看見前方有個年輕人,牽著兩隻狼狗,停在距離我5公尺的前方,停在那兒不動,口中喊聲:「糟了!」

 

我們對看了一會兒,年輕人轉身緊緊拉著兩隻狼狗倒回他來的方向走去。兩隻狗有點拘謹又有點焦躁地地跟著主人走去。我見他們要讓我先過,就緩緩地跟在他們後面,不敢跟得太近,保持著5公尺的距離。年輕人拉著兩隻狗走到了前方一個有迴轉空間的地方。那是個方形的空地,木板地中間挖了個方形的洞,中間長著一顆有著極大樹蔭的樹木。年輕人緊緊拉著兩隻狗,轉身背著我,兩隻狗也被拉著頭朝外看著。年輕人用有點嚴厲又含糊的聲音,喝斥著狗。狗的躁動似乎被壓抑了下來。我便從那棵樹旁靜靜地走了過去,頭也不回地,走到棧道尾端,轉身進入公園的深處。

 

公園邊緣是個三面環山,一面是朝向住宅區的開口,在面向社區的開口處,另有水塘和樹林遮住了公園深處。而公園深處就是由一個兒童遊戲區和有運動器具的運動區,和周圍環繞一圈的步道所組成。其實空間不大,大約一個小學操場大小,四圍被遮天的樹林圍繞。在裡面散步,感覺非常隱密而寧靜。

 

我每天像個朝聖者慣例地來這裡打卡,然後繞著長型的圓圈步道踱步著。踱步期間會遇見來這裡散步的形形色色的人,多半以老年人為主。反身自省之下,我也已經是個老人。雖然如此,我的思想永遠比我實際年齡年輕。

 

在環形步道中,我常常遇見的人,有一個頭圓圓的,臉微胖的外國中年男人。留個小平頭,從我的直覺判斷,他是個在台灣工作,娶了個台灣妻的德國人,因為他的長相很像喜歡吃德國香腸的人。他的散步方向剛好與我相反,所以每繞一圈,我們就會交會而過。當我們擦身而過時,我會偷偷瞄一下他的表情,發現他並沒有注視我,可能認為我們是個不喜歡或害羞與人打招呼的種族,跟日本人一樣。其實我每次都有著與他正面交會,眼神相遇,然後互相喊聲:「Hi, How are you doing?」的期待。但經過多回交會,他都是眼睛向上眺望,口中念念有辭地,從我身旁掠過,我也就放心地,不再追蹤他的眼神。

 

公園邊有一個綠草地旁,我也會遇到一個遛狗的本省中年男人。他每次都牽著三隻狗來那片小草地上蹓躂。兩隻白狗,一隻黑狗,牠們會各自選擇一個位置,有站,有臥,有打滾的,分別散佈在草地上和周圍。而主人就站在草地旁,盯著三隻狗,在有人經過時,會向狗發出一聲命令:「靠邊!」狗也相當順服主人的命令,乖乖地向路邊靠著。

 

還有一對偶爾出現的老夫妻,他們總是夫唱婦隨,一前一後地走著。老先生身體還很健朗,穿個短褲,腳上套個拖鞋,走在前面。老太婆也是一樣的健朗,長得非常的樸實敦厚,臉形寬大厚實,像村裡務農的老婦,在老先生後面不時地會跟老先生叮嚀幾句什麼的。

 

那天,當我漸漸在走向他們時,只見老先生用拖鞋往地面上一跺,老太太從後方跟上來,喊了聲:「小心!」此時,我正好來到了他們旁邊。我定睛一看,老先生把腳從地面抬了起來,腳下露出了一隻大黃蜂,身體對折,壓在了一起,然後身體慢慢地從腰部張開了來。老夫婦確認那黃蜂不動了,然後轉身邁開步伐離開。

 

我離開時,驚魂未定地想著那大黃蜂的身體。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