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的名字命名之生物多達70種以上!--《亞馬遜森林探勘先鋒--徐畢克斯用科學寫日記,發掘全新物種》

2017/6/8  
  
本站分類:創作

以他的名字命名之生物多達70種以上!--《亞馬遜森林探勘先鋒--徐畢克斯用科學寫日記,發掘全新物種》

▍徐畢克斯(1781~1826),19世紀動物學先驅,以超越時代的科學根基撰寫《頭源學》,歌德譽為「顱骨學重要著作」,並深刻影響其科學見解,達爾文更將他的《巴西探勘之旅》擺於書房閱讀!
▍徐畢克斯,第一位探勘亞馬遜森林的動物學者,採集的動植物標本近萬種,並發現大量新種!

1817年徐畢克斯奉巴伐利亞國王麥希米連一世之命前往巴西探勘亞馬遜森林,當時德國科學家洪堡德(Alexander von Humboldt)雖然已經前往南美洲探勘,但區域僅限於西班牙殖民地,多半未觸及巴西,科學界對亞馬遜森林仍然相當陌生。因此,動物學家徐畢克斯與植物學家馬荻仕,兩人不畏艱苦、歷險無數,由南至北深入探勘了大部分亞馬遜流域區域,所採集的動植物標本近萬種,並發現大量新種。針對這趟旅程所寫的《巴西探勘之旅》,至今仍為研究巴西的重要文獻,達爾文的書房亦擺有這套旅記,足見徐畢克斯對後世學者的莫大鼓舞與影響。

立即訂購《亞馬遜森林探勘先鋒--徐畢克斯用科學寫日記,發掘全新物種》

 

內容試閱

【少年時期及求學經過】

  徐畢克斯一七八一年二月九日出生於德國法蘭肯區的賀悉城,家族世居該城,祖父約瑟為澡堂老闆兼簡易外科治療師,父親約翰亦在埃希河一帶的市鎮從事同樣職業,此外,據悉他亦擔任「市民代表」,顯然當時是位有名望的市民。
  徐畢克斯的母親法蘭西絲卡是義大利商人塔第納的女兒,而外祖母安納瑪利亞也是出生在葛爾拉的義大利人,有些記載顯示,徐畢克斯的義大利的遺傳讓他有副「急性子」,徐畢克斯的父親早逝,當時他才年方十一歲,家中共有十一個小孩,他排行第七,十一個子女只有四人存活,而母親則母兼父職,將子女撫養長大。
  徐畢克斯出生的房舍至今仍在,經整修後成為一小型博物館,瀏覽內部的展示間可得知許多徐畢克斯生平資訊,此住屋為徐畢克斯祖父所購置,現名為「徐畢克斯之家」,座落在賀溪城的舊城區,介於舊議會(目前為家鄉博物館)、舊堡及埃希河岸之間。
  徐畢克斯姓氏不僅因他本人而在賀悉城知名,在十九世紀該城尚有一家旅館以此為名,這是一家老式「客棧」,存放在教堂塔樓頂的一份一八四七年文件中曾提到,此外過去的賀悉城也以「徐畢克斯‧瑪格瑞特」姊妹以及她們的兄長「徐畢克斯‧史若許」而知名,他們均為徐畢克斯兄弟雅各的孫子,過去都住在「徐畢克斯之家」,後者經營徒步遞送業務,在地方頗有名氣,提供與邦伯格城間遞送服務,但雙方都無子嗣。
  徐畢克斯從小就天資聰穎,因此有機會接受神職人員教育,他的大伯父即擔任神職人員,還晉升至修院院長,一七九二年徐畢克斯完成邦柏格的教會學校學業,翌年就讀五年制文理中學,並取得在大學研習哲學之資格。邦柏格當時為具侯爵封號之獨立主教區,賀悉城當時亦屬其轄區,一七九五年徐畢克斯以十四歲之齡成為「奧福賽斯書院」的研習生,家境不佳的徐畢克斯得到供膳宿及免學雜費待遇,依校方規定受教育,研習科目包括物理、形而上學、倫理學、數學與邏輯,有些科目如今已非屬哲學領域,而成為獨立學科,雖然當時哲學理論基本上仍以亞里斯多得的著作為本,但新的思想潮流如康德與費希特的超驗論與唯心論皆為當時重要的探討議題。

------

【地中海上的初次歷險】

  一八一七年四月十日船隊從弟里雅斯特出航,但第二天就遇到大風浪,護衛艦「奧地利號」遭嚴重損害,因此該艦在羅溫則(Rovinj)下錨,以修復甲板的主要受損處,然後再駛往普拉港(Pula),以完全修復該艦損傷,停留在該港期間對徐畢克斯是個好機會,不僅參觀該港古代建築,也趁機瞭解鄰近地區。
  另一艘護衛艦「奧格斯塔號」受損情況更為嚴重,這艘船不久前才剛下水,但禁不起考驗,於是迂迴到亞德里亞海另一側,經多日修復後才停靠威尼斯海灣的喬治亞島(Gioggia)。當時威尼斯為奧地利領地,「奧格斯塔號」必須大肆翻修,因所有的桅杆、帆及救生艇幾乎全毀,兩位船長差點被送軍事法庭論罪,因此最後決定只派「奧地利號」繼續前往直布羅陀。
  但護衛艦「奧地利號」在馬爾他島的西方海面又遭遇風暴。當時航程遇到何種風險,我們無法推測,幸運的船長即時停靠瓦列他(Valetta)的港口,等待利於航程的順風,船隻因此未再受損,前一天在瓦列他港外剛有艘船沉沒。徐畢克斯則利用靠岸的機會造訪馬爾他島,從報告中我們發現,徐畢克斯與同伴們利用每個機會,上岸參觀名勝或進行動植物調查,並盡可能精確的紀錄,從氣象數據以迄栽種的水果。
  徐畢克斯被海洋發光現象所著迷,他蒐集海水樣本,用顯微鏡觀察發光的微小原生動物,並頗貼切的命名為Notiluca miliaris。他亦對之進行發光試驗,值得注意的是,當時仍認為海洋發光現象,係與船隻摩擦產生電流所致,或因惰性動物性物質,或發光的「蠕蟲」所造成;事實上能發生物性光的「蠕蟲」不少,最常見的為夜光藻(Notiluca)(第一冊三三-三四頁),徐畢克斯也觀察並描述浮游生物的垂直移動,這是現在海洋生態專家早已耳熟能詳的事。
  最後徐畢克斯與馬萩仕終於抵達了直布羅陀,「……海格勒斯(Hekules)之柱,見證古代最大膽冒險行動極限」。探勘隊全員應在此會合,「奧地利號」與「奧格斯塔號」應由此地共同橫渡大西洋。「奧地利號」的科學家利用停留的時間研究直布羅陀及附近地區岩石,徐畢克斯與馬萩仕皆詳盡的紀錄了直布羅陀主要的石灰礫岩與骨化礫岩。

------

【與熱帶的初次接觸】

  徐畢克斯及馬萩仕循著里約市的供水管到達水源地:水源地周遭環境讓里約熱內盧的一些有才氣的詩人熱衷嚮往,並以水精靈之歌來詠讚,這是他們給自己鄉都之合宜佳禮,我們經常不辭辛勞忍著酷熱來此地清涼一下,進行調查及戲水,在枝葉茂密的樹木下乘涼,對面遠處有一湖泊,我們的採集品有鳥類、昆蟲及植物,讓我們這些從北半球來的異鄉人陶醉其中,只有在大自然的靜謐中感受到愉悅,才會有那種難忘經驗,亦才能感知自己的福佑。
  《巴西探勘之旅》報告中有許多地方描述兩人對自然多樣的讚嘆,「初到這裏的博物學者,並不確知是否接觸更多的動物形態、色彩及聲音的多樣性」(旅記第一冊一六三頁),即便今日初到熱帶森林的人也會為之著迷,徐畢克斯及馬萩仕對體驗熱帶森林幾乎毫無準備,他們不似今日有照片或影片可參考,從家中臥室的電視就可一目瞭然,唯一可事前瞭解的即為旅行報告中的描述。
  巴西探勘之旅節錄(旅記第一冊第一六二-一六五頁):清早響起吼猴的咆哮聲,樹蛙及蟾蜍高低不同的鳴聲,以及蟋蟀與蚱蜢振羽及鳴叫聲,朝陽讓瀰漫的霧氣止歇,所有的生靈歡迎新的一日到來。黃蜂離開像鞋般大小從樹枝垂掛下的巢穴,螞蟻離開牠們用泥巴搭建在樹上的住所,出入均在自行開闢的路徑上,無所不在的白蟻亦復如此;最豔麗的蝴蝶光澤與顏色足與彩虹媲美,尤其是數量眾多的弄蝶逐花而飛,或在街道上覓食,群集在一起,在日照充足溪水清涼的沙質河灘旁,反射藍光的藍閃蝶、小灰蝶、蛺蝶、以及藍白色的斑蝶與體大翅膀上有眼紋的貓頭鷹蝶翩然起舞;鳥類亦穿梭於潮濕的山谷與灌木之間,振翅嗡嗡有聲的蛺蝶快速逐樹飛翔,最大蛾類-夜蛾,張著翅膀紋風不動的棲在樹幹上,等待夜晚降臨;成百成千的光澤亮麗甲蟲從空中飛過,像寶石般從植物的嫩葉或芬香的花朵飛躍而出;各種體形與色彩奇特的蜥蜴在林中爬行,具暗色斑紋的有毒或無毒蛇類,光澤比花朵的蠟質還耀眼,從闊葉、樹洞或地上躦出來曬太陽,盤繞在樹上伺機捕獵昆蟲與鳥類,今後這些將是我們每日例行的接觸。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