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原創奇幻唯一指標。--《點翠師--金車奇幻小說獎傑作選》

2017/6/7  
  
本站分類:創作

台灣原創奇幻唯一指標。--《點翠師--金車奇幻小說獎傑作選》

西式奇幻(《魔戒》、《哈利波特》、《冰與火之歌》)X中式玄幻(黃易《尋秦記》、霹靂&金光布袋戲)的本土繼承者──就在這裡!
台灣原創奇幻唯一指標──金車奇幻小說獎.得獎傑作選系列堂堂登場!

溫亞〈點翠師〉
金、鎏、燃、鑄、華,是天下珠寶匠師的等級區分。華匠師地位崇高,受四國追捧。但當靈國相隔五十年又出了個「巫女皇后」,其大婚之日所戴鳳冠,卻是只有「點翠師」才能鑄成。何為點翠師?無人知曉。
帝后大婚之日在即,甫升任華匠師的錆羽卻陷牢獄之災,唯一的希望是成為點翠師,為心愛的人獻上點翠鳳冠……

彭靖文〈窗戶城市〉
窗戶城市的人們終其一生居住在自己親手建造的房間裡,由於人們很少出門,所以大部分街道形狀奇特、到處都有死巷。儘管如此,人們並不在意道路的狀況,因為他們是透過窗戶與外面聯繫的。有的房間擁有將近十扇、有的數十扇或數百扇窗,每扇窗裡的風景都截然不同,然而,時間刻度卻分秒不差......

蕭逸清〈第四號龍〉
「每個人總有一天會變成屍體。」
蓓麗卡把西洋劍插在地上,眼光掃過眾死囚。
「不過我能提供給你們,最為糟糕的一種方式。」
一隊即將被處死刑的邊境傭兵,被交付了最不可能達成的任務——獵殺核魔龍。在核法女騎士與青蕈法師的監視下,傭兵隊長骸烈格帶著隊員深入毒宙界,尋找傳說中毀滅舊世界的核魔龍。
伴隨黑暗陰謀的這一趟旅程,將以無人能預料的方式結束……

迷雅〈夢騎士〉
造夢國裡的夢精靈迷雅,負責為人類男孩英雄的夜晚織夢;然而精靈女孩最大的快樂卻是來自於男孩的白日夢。白日夢裡男孩化身神駒騎士,經歷種種奇幻。
精靈女孩不願只是看著男孩的夢,她將自己寫進男孩的夢中。
男孩因精靈女孩的介入,夢境與現實似幻似真;而違反了造夢國守則的精靈女孩,渾然不知自己正慢慢消失…。
一個一個夢一個一個故事,彼此纏繞,層層展開。故事不會結束,夢才剛剛開始……

立即訂購《點翠師--金車奇幻小說獎傑作選》

 

內容試閱

第二屆.優選〈點翠師〉/溫亞

巫塔祭祀的大鐘敲了三響,渾厚卻高昂的金石之聲一波一波地向外迴盪,這一刻,靈國的百姓不約而同停下手邊的工作,昂首閉眼沉浸在莊嚴綿長的鐘聲中。
許多人從未聽過如此悅耳的聲音,瞬間五感為之籠罩,心裡不自覺湧出感動歡喜之情,而曾經聽過這鐘聲的老人更是情不自禁流下了淚水―
隔了五十多年,上神終於再次賜給靈國一個神聖的巫女皇后!
天祐靈國!天祐吾皇!
百姓們紛紛跪下祈禱,感謝上神。隨後是一連串的笑聲悅語,在上神賜福的這天,辛勤的靈國百姓們都忘記了他們的工作,食肆酒肆的老闆大方地供佳餚美食,街邊歡宴,青春少艾吟歌躍舞,即使落下了綿綿細雨,也澆不熄他們的熱情和喜悅。
從官道上奔來的疾疾腳步聲突兀地劃破了這慶宴的氣氛。
穿著飄逸的黛青色深衣的少女疾走在可供車馬馳行的大道上,木屐在青石路上奏出如歌的清脆響聲,飛濺的雨水染深了裙襬,曲裾邊緣若隱若現的禽鳥刺繡也為泥水蓋住了大半。
在車馬停駛,大道上充斥著普天歡慶的人們中,少女沉著的表情和奔走的樣態顯得格外醒目,然而越發大的雨聲掩蓋了她的異樣,即使有擦肩而過的人們注意到了她的倉皇,轉眼也讓遞來的酒水轉移了目光。
不多時,少女便從官道轉入工匠群聚的街坊小巷中。
靈國國都鶉火城階級嚴明,以皇族、巫者,以至宦官、百姓、工匠、商人等自內向外分布,聚落為圓,街道為方,不同階級的大小方圓交錯,一重又一重,根據不同階級,居所劃分鮮明。大道簡潔、小道複雜,自高空俯瞰鶉火城的街道巷弄,竟宛若一朵流動的火焰。
比起外界的喧囂,本該各種器聲交雜、人聲鼎沸的工坊卻是寧靜,總是少不了學徒們來來往往的街道,更是空無一人,別說是師父們的喝罵聲了,此時位於鶉火城中第四重城的工坊聚落竟是杳無人煙。然少女彷彿全無所覺,只一意地趕往第四重城的底處―那是皇城中占地最大、建築形制最為肅穆的工坊,也是皇家御用珠寶匠坊,重翠坊。
和第四重城外圍不見人影的空曠截然不同,重翠坊裡裡外外擠滿了人,甚至連寬敞的院中都無法容納,許多人不惜淋著雨,也佇立在院外不時向內探頭探腦。奇怪的是,這麼多人不約而同保持了安靜,即便他們的臉上掛著焦心和不耐,卻沒有人吭一聲。
「阿兄!」
少女撥開人群就要往內擠,立刻給人拉住,示意禁聲。
「蘭芷姑娘且慢,妳阿兄正著緊,可勿擾了他。」攔了蘭芷的人並非重翠坊的工匠,而是身分低微擠不進院中、附近工坊的學徒,他情急之下拉了蘭芷的衣袖,又怕褻瀆了她慌忙地放開,只囁嚅地說,細若未聞。
眼前這約莫只有十二、三歲的小姑娘,容貌嬌美、氣質高華,雖常著色澤淺淡的深衣出入匠之居,但匠人學徒們心裡明白,蘭芷姑娘的身分高貴,非他們一般小民所能觸及,連她口中時常呼喚的「阿兄」,也不能與之比擬。
在靈國,只有平民或者階級卑下之人才會投身工匠行業,即使是為皇家服務的匠師也不例外,而只要選擇從事為匠,階級甚至比平民更低一等,除非能力出眾,能成匠師,要不一般百姓不願屈身這個行業。
蘭芷根本沒注意到學徒的話,不耐煩地皺著眉,卻仍好聲好氣地說:「我真有急事找阿兄……」
蘭芷話未完,重翠坊中傳來震耳的歡呼聲,蘭芷與那學徒頓時朝內看去。
學徒一愣,後與外院圍觀之人興奮大喊:「成了!成了!錆羽過了考驗,我四重城又出華匠師了!」
他們是那樣熱烈地擁抱、歡笑,對同伴的成就感同身受地榮幸和驕傲,他們的喜悅歡騰與四重城外慶祝巫后現世的百姓如出一轍,然而這兩件喜事放在一起,又是多麼可笑的悲哀……
蘭芷靜靜地看著四周洋溢歡笑的人們,這樣想著。
她呆滯且面無表情地站著,像個木娃娃,跳躍揮舞的人們不能影響她分毫。她站著看著,在仍下個不停的雨中,流下了眼淚。
朦朦朧朧,重翠坊中年輕的男子被簇擁著走了出來,成功升級的狂喜在他英俊的臉上張揚。蘭芷哽咽地呼喚著他:「阿兄。」
她的聲音太破碎,一連喚了好幾次,錆羽才在喧鬧的雨景人群中注意到她。
「蘭芷?發生何事?怎哭了?」錆羽擔憂地問。
雨下得這樣大,怎麼也不撐把傘?錆羽看著渾身濕淋淋、頭髮衣服都貼在身上的蘭芷,不禁蹙眉。
蘭芷沒有感覺,盯著他恍然地開口:
「阿兄,怎辦?阿姊她是皇后了。」
錆羽聞言,臉色瞬間煞白。
金、鎏、燃、鑄、華,是天下珠寶工匠師的等級區分。
一名普通的工坊學徒,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晉升為最低等的金匠師,縱然天分過人,能夠繪製出精美首飾樣式,能夠鑄造精細別緻的珠寶,若缺少了必要的天賦,不能為珠寶首飾注入靈魂,充其量也不過是畫匠、模匠罷了。
匠師、匠師,少了一個「師」字,其身分地位懸殊不只一兩階級,人們的尊敬崇拜更有如雲泥之別。
在靈國,以及天地四方各國,如同不能為珠寶首飾注入靈魂的工匠不能稱之為「匠師」,沒有靈魂的珠寶首飾也不能稱之為「寶」,使用再華貴寶石打造的飾品,沒有靈魂,上位者是不會使用的,最後只能淪為官吏抑或商人之流配戴。
更有甚之,高官宦者莫不爭相出價,只為能得匠師所出珠寶,以作為身分地位的象徵。
因為,匠師所鑄造的珠寶,能夠結合自然之力,喚醒寶石礦物的精華;因為匠師所鑄造的珠寶,能夠提升激發貴族血脈裡的靈力。
只有能打造有「靈」珠寶的工匠,才配做匠師,一旦晉升匠師,階級躍升兩級,等同官員;最高等的華匠師堪比貴族,四方各國不惜以重金高官許之挖角。
錆羽自小便立志做華匠師。
他出身卑微,比工匠不如,他是一重城出生的賤民之子。
一重城在鶉火城的最外圍,一堵堵聳入雲端的高牆將他們和鶉火城的人們隔了開來,鶉火城多數人並不願意承認一重城,視一重城人為惡瘤、臭蟲,是壯闊富麗的鶉火城的恥辱。
錆羽便是生長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無可遮蔽之屋簷,無可飽暖之衣食,他們只能依靠高牆內丟擲出來的殘餚剩飯過活。
縱然因為早早被挖掘了天賦,錆羽年紀尚小就離開了一重城,記憶深處卻依舊記得那些畫面,那些衣衫襤褸倒在破牆下的人們,那些爭奪牆內拋出殘羹時惡狠狠的眼神。
害怕再回到那樣的生活,也因為他賤民之子的身分從未被掩飾,不願忍受鶉火城內人們輕視不屑的目光,錆羽向來比誰都刻苦。從進入四重城最高等的工坊做一個跑腿的小學徒開始,他抓緊每一個學習的機會,死皮賴臉地跟在匠師師傅身邊,學會如何控制天賦的「靈力」,進而打造最完美的精品。
錆羽一心一意要出人頭地,只要獲得匠師的稱號,他就能夠改變自己的命運,也不再有誰會記得他一重城的出身。
錆羽往後坐倚在重翠坊一角,為防祝融,打烊後的工坊都有專人輪班熄燈滅火,此時錆羽抬眼望去,一片闃黑,只有十五明亮的月光斜斜透入,勾勒出場中打磨器具的輪廓。
繁華轉頭空,對飲只寂寞。
錆羽執起酒壺就口一飲,壺中早已空空如也,他拿高酒壺晃了兩下,見再也倒不出一滴酒液,隨手往地下拋,匡噹一聲,先是撞上了幾個散落的酒壺,撞碎了幾個缺口,最後滴溜溜地轉了幾圈,殘缺的壺口對外盛著月光,就此沉寂。
難以想像,不過兩三個時辰前,這個地方是多麼地熱鬧,而他又是多麼意氣風發。
他在重翠坊幾個大師傅的注視下,將金摻雜些許銀融為合金,以鉗拉出極細的金絲,過程極快力道極其均勻,金絲細若髮,飄揚在火光下只看得到一絲光芒。掐絲拉絲對錆羽來說,已是非常熟練的反射動作,只見他快速地將金絲纏繞在雙手間,竟不需要任何工具輔助,反覆擰編纍形,最後焊接在髮簪胎體上,蝶形逐漸完整。
倘若專注盯看錆羽指尖的動作,必可看見他觸碰金絲的左右手,分別散發出微乎其微金色與紅色的光點,而足以令人驚嘆的是,經他雙手編織而成的花絲,熒熒閃耀,竟不須再經拋光打磨,便由裡透外展現出高貴的光芒―
這就是天賦之人和普通工匠的差別!
錆羽可以感受到手下金絲的脈動,自他的手指潛入他的血液之中,直達他的五臟筋脈,跟著心臟跳動,像是一股暖流,滋潤他全身上下,再由另一手手指回到了金絲之中,每一次的循環脈動都讓漸漸成形的金絲更加耀眼,也使錆羽感覺到自體內深處形於表的忘我舒暢。
從他學會了花絲的技巧,學會了如何體會金屬寶石中的脈動,他便深深愛上這種相互磨練的快感。他賦予了原不起眼的礦物石頭華美的一面,而它們給予他力量改變了人生。
錆羽選擇了藍寶石鑲入蝶腹,紅寶石鑲入蝶翅纍金留出的底座,綴以珍珠,並以打薄的玉片鑲入以蝶身為中心延展出的小翅膀,和紅寶石大蝶翅的外圍雲紋中。他的動作細膩,眼神溫柔,像是在做一件稀世珍寶般的神聖。
錆羽眼神茫然,像是又回到不久前那場考驗,雙手緩緩舉起,不意發現右手仍緊握著那支讓他成為了華匠師、備受重翠坊大師傅們讚賞的金纍絲蝴蝶面簪,在僅有一絲月光的照拂下,仍然擁有溫潤動人的光彩。
只有能使珠寶首飾煥發靈光,並擁有冶金、鎏金、燒藍、花絲、寶石鑲嵌等工藝的大匠師,才被尊為「華匠師」。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10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