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不容錯過的日本文學大師,七篇不可不讀的大正時代經典。--《恩仇之外:日本大正時代文豪傑作選》

2017/5/16  
  
本站分類:創作

四位不容錯過的日本文學大師,七篇不可不讀的大正時代經典。--《恩仇之外:日本大正時代文豪傑作選》

短短十五年的大正時代,日本文壇有如盛開的櫻花;
從反自然主義到新思潮,無數文學家在此綻放自我。

四位不容錯過的日本文學大師,七篇不可不讀的大正時代經典。

日本耽美派代表作家│谷崎潤一郎
本書收錄了新浪漫主義文學家谷崎潤一郎的早期成名作〈刺青〉,透過其對頹廢情感與女體神祕感的描繪,刻劃出了一位試圖在醜惡、頹廢、怪異與恐怖中尋求官能之美的作家意象。

日本短篇小說之神│芥川龍之介
這位與愛倫坡、莫泊桑齊名的鬼才作家,在其短短三十五年的人生中,寫下了一百五十餘篇小說,作品如《羅生門》等多次入選為日本和臺灣的中學課本教材。本書收錄他另一篇早期成名作──用極端筆法描述藝術與權力間糾葛的〈地獄變〉,以及其晚年受基督教影響的代表作〈南京的基督〉。

芥川賞及直木賞創辦人│菊池寬
菊池寬是與芥川龍之介同為新思潮派代表作家,創辦了日本文壇赫赫有名的《文藝春秋》。他的歷史小說影響了近代日本文學,更影響了彼岸的魯迅。本書收錄他展現人道精神的歷史小說代表作〈恩仇之外〉與諷刺人心表裡不一的寓言小說〈投水自盡搭救業〉。

與夏目漱石齊名的軍醫文豪│森鷗外
本書收錄了大正時代早期與夏目漱石齊名的文豪森鷗外的兩篇歷史小說:〈高瀨舟〉與〈山椒大夫〉。前者是森鷗外針對貪財與安樂死等爭議議題的反思之作,後者則是作者試圖透過一對姐弟被販賣為奴的故事來討論「人的價值」,並曾被日本名導溝口健二改編成同名電影。

立即訂購《恩仇之外:日本大正時代文豪傑作選》

 

內容試閱

〈地獄變〉節錄/芥川龍之介著 ‧ 祁淡東譯


一提起地獄變屏風,我眼前就不禁浮現那歷歷在目的可怕景象。
雖然同樣是地獄變,但拿良秀所畫者與外頭的畫師相比較,首先是構圖不相同。在整個屏風的一個角落,畫著十殿閻王與其隨從及部屬的形貌,然後是一整面的凄厲的大火,掀起要將劍山刀樹都融化般的漩渦。除了冥府役人身著唐裝而有點點黃藍色在其中以外,任何一處都是猛烈的火焰色彩,其中四散的黑煙及飛揚的火星,有如卍字般地狂舞著。
單是這樣,運筆的氣勢已經夠驚人了,再加上那些被業火焚身而輾轉痛苦的罪人,幾乎沒有一人是此前類似的地獄畫中所曾見過的。這是因為良秀係以上自王公貴族、下迄乞丐賤役,將各種身分的人們都描繪了下來。其中包括參加朝政的束帶公卿、身著五重衣的年輕侍女、身掛念珠的念佛僧、腳踩木屐的準武士、著長衫的女童、手持冥錢的陰陽師―如果一個接一個地數下去,那將沒完沒了。總之,是各色各樣的人們被捲入烈火濃煙之中,在牛頭馬面的獄卒肆虐下,像被大風吹散了的茶葉般,紛紛向四面八方奔逃。頭髮為鋼叉所捲起、手腳捲曲如蜘蛛般的女人,應該是神巫之流者。而胸膛遭短矛刺穿,如同蝙蝠般倒吊著的男子,應該是掌握權力的有司。此外,有遭鐵棍猛打者、有遭千鈞磐石壓制者、有遭怪鳥嘴喙所攻擊者、有遭毒龍顎齒啃咬者―,罪罰亦配合著形形色色的罪人,而各有所不同。
然而,其中最特殊、最醒目、最悽慘的的一幕,是掠過像獸牙般的刀樹頂上(在刀樹的樹梢上已有許多落在刀尖上而貫穿胴體死亡者)的半空,朝下落下的一輛牛車。地獄的風由下往上吹,在車簾內的是一位身著綺羅盛裝的仕女、與身等長的頭髮在濃煙中飄散著,她反仰露出白頸,顯現窒息般的痛苦,她的神情加上燃燒中的牛車,讓人腦中不得不感嘆焦熱火焚地獄的責苦。在這麼寬廣的畫布上所呈現出的恐怖,完全來自一個人嗎。看了畫中人物,耳底似乎自然傳來淒厲的叫喚聲。這真是一幅已達出神入化的傑出之作。
啊,就是這幅畫,就是為了這番描繪,才會發生如此駭人聽聞的事情。若非如此,良秀又怎能畫出這般活生生的地獄苦難景象呢。此人完成這幅屏風的代價,是遭逢失去性命的悲慘境遇。也就是說,這幅畫中的地獄,正是本朝第一畫師良秀本身日後所墜入的地獄。……
大概是急於交代這幅珍貴的地獄變屏風的來龍去脈,我的講話的順序是有些顛三倒四。不過接下來,我要將話題轉向接受指示描繪地獄變之後,良秀的相關發展。


從那之後的五、六個月間,良秀沒有進入府邸內,專心一意地進行屏風的繪製。像他這種疼愛子女的人,一旦埋頭作畫,就變得完全無心於和女兒見面,這真可算是不可思議啊。前面提到過弟子所做的描述,一旦啟動,良秀就會像被狐狸附身一樣。不,實際上當時的風評是說良秀之所以能在畫壇上揚名立萬,是因為曾向福德大神立下過誓約。至於證據嘛,你只要在他專注於繪畫時,從陰暗之處悄悄地窺視,必定能看見許多神靈附著的狐狸,不僅是一隻而已,而是一群群地在良秀的前後左右。因為這樣,他一旦開始作畫,一切都處於忘我的地步,而且不論晝夜都關在房子裡,極少見到外面的陽光。―特別是在畫地獄變屏風的時候,這種狂熱更是前所未見。
這裡所要說的並非指大白天放下四周遮陽板,在高腳燈台的火光下祕密調製繪畫顏料,讓弟子們從公卿的便服到平民的狩衣,穿上各種服飾,然後一個一個仔細地描繪下來。―因為幹這種事,不單是畫地獄變屏風,只要是作畫,平時他就是這麼來著。而且不僅於此,當他在畫龍蓋寺的五趣生死圖的時候,曾經故意在倒臥路旁而一般人不敢正視的屍骸前悠悠地彎腰蹲下,臨摹眼前已經開始腐爛的面容跟手腳,甚至連毛髮都分毫不差地描繪下來。究竟這種熱中到了什麼地步,可能還是有人無法體會。現在若要詳細道來,時間也不夠,針對主要的部分,大概可以舉出以下的例子。
良秀的一名弟子(就是前面提到過的那位),有一天正在調製顏料的時候,師父良秀匆匆走到他身邊。
「我想午睡片刻,可是最近我常做惡夢。」由於這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所以弟子並沒有放下手中的顏料。僅禮貌地答道:「是嗎。」
接著良秀的臉色有些落寞地說:
「是這樣子,我要你在我午睡時,坐在枕邊。」
語氣中帶有央求的意味。弟子雖然對師父關注夢境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但由於這也不是什麼特別的請託,所以就答應了。良秀還憂心焦慮地說道:
「你就進來吧,若是還有其他弟子要進來,就說我睡了,不要讓他們再進來。」
裡面就是良秀作畫的房間,由於門窗都關著,白天也像夜晚般,屋內燃著昏暗的燈火。還僅僅是以細枝沾著燒焦的炭所構製成草圖的屏風,圍成一圈豎立著。說到良秀,他以手肘為枕,就像似一個疲憊不堪的人,只消須臾便進入夢鄉。然而過了不到一時半刻,在枕邊的弟子耳中,開始傳來難以言喻、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最初還只是聲音,一會兒之後,逐漸變成說話的聲音,就好像溺水者在水中的呻吟地說著話。
「什麼,要我去?去哪兒呢―到底去哪?去地獄,炎熱地獄。―是誰,你是誰―到底是誰?」
弟子不禁停下顏料的調製,驚恐地偷偷瞧著師父的臉,他那皺巴巴的蒼白臉上,滲出豆大的汗珠,乾枯嘴唇在大開之下,可以看得見口中稀疏的牙齒。在他口中,似乎有線在牽動著,而且不停地轉動著,原來那就是他的舌頭。斷斷續續的講話聲,就是從這個舌頭所發出來的。
「會是誰呢―噢,原來是你。我也想到應該是你。什麼,要來迎接?所以要去,去地獄。在地獄―我的女兒在地獄著等我。」
此時,弟子的眼中有朦朧的怪影,像是從屏風的表面走下來似地,這種感覺令他心裡發毛。他於是拉起良秀的手,拚命地搖著。可是師父仍在夢境中自言自語著,要他張開眼似乎並不容易,於是弟子一發狠,將放置在身邊的洗筆水一股腦地潑向良秀的臉上。
「我等著你,就坐這輛車來―坐這輛車,到地獄來―」這麼說著的同時,良秀的喉嚨好像被給掐住似地,發出呻吟聲,終於張開眼睛。接著,像似被針刺般地慌忙地坐了起來,好像那些異類怪形的東西仍留在他的視網膜般地,有好一陣子還顯露著可怕的眼神,並且張著嘴望著天空,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好了,你先退下吧。」良秀以冷淡的口吻說道。弟子知道此刻若有所違逆,必然會遭到嚴厲責罵,所以匆匆離開師父的房間。來到屋外見到陽光,才感覺有如惡夢初醒,鬆了一口氣。
這位弟子的遭遇還算是好的,大約在一個月之後,這次換成其他弟子被叫到裡面。良秀仍然是在昏暗的油燈下,嘴裡咬著畫筆,突然轉身面向弟子開口說:
「要煩勞你了,請裸著身子吧。」由於師父經常吩咐做各種事,所以弟子不疑有他,很快地脫下衣服,赤裸地站著;良秀卻皺著眉頭說:
「我想看看人被鏈條綑綁住的樣子,要暫且對不住你,照我的話做吧。」嘴上這麼說,但手上卻是毫無客氣的意思。這位弟子是位健壯的年輕人,原本就是拿筆不如拿大刀般利落,但看見良秀的樣子,也不禁心頭一震。很久以後當他提起這段經過時,還不斷訴說「我懷疑師父發了瘋,會不會想要殺了我呢。」不過當時的良秀對於弟子愚魯地做不出他想看的動作而感不耐。他兩手拿著不知何處找出來的細鐵鏈,一面叮噹叮噹地響著,一面飛快地撲向弟子背後,不顧弟子的反應,將他的雙手反扣住,然後用鐵鏈一圈一圈地纏住,接著毫不留情地拉扯鐵鏈的一端。由於用力過猛,弟子的軀體重重地摔在地上。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