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麥勝梅:聖地牙哥之旅

2017/5/12  
  
本站分類:旅遊

【歐華作協專欄】麥勝梅:聖地牙哥之旅

郵輪依然以優雅的姿態徐緩而行,再多一個小時就到聖地牙哥港口,蔚藍的天空,湛藍的海水,正煥發著一股海洋的氣息,彷彿在告訴我,聖地牙哥是一個美麗的濱海城市。

1.碼頭、航空母艦、世紀之吻 

郵輪駛入港灣時,滾滾的海濤正為了承載輪船而繁忙,此時的大海,猶如溫柔的慈母展開雙臂迎接著自遠方歸來的遊子。郵輪終於在碼頭泊停了,郵輪上的旅客開始為了上岸而忙碌。遊伴和我不急於下船,特意走到郵輪最高一層的甲板上眺望。 

碼頭停泊著許多船隻,單桅、雙桅帆船或汽船,林林總總,讓人目不暇給,除了商船、豪華遊輪,遠處還有航空母艦,原來美軍在聖地牙哥市設有海軍基地、海軍陸戰隊、和海岸防衛隊, 難怪有人稱聖地牙哥為「海軍航空兵的誕生處」。再仔細一看,發現靠著大街的那一端,竟然停泊著兩艘名船,一艘是西班牙古戰船,和另一艘則是建於 1863 年的商船,這是傳說中鼎鼎大名的「印度之星」(Star of India),遊伴見了喜出望外,趕緊用長鏡頭把這兩艘船都攝入鏡頭內。

左邊是古色古香的西班牙古戰船,左邊是鼎鼎大名的「印度之星」.JPG
●左邊是古色古香的西班牙古戰船,左邊是鼎鼎大名的「印度之星」

聖地牙哥是一個陽光充沛的城市,暖和的早晨讓我感到十分輕鬆和舒適。之前在溫哥華還在穿的外套,在聖地牙哥是派不上用場了。聖地牙哥是我們遊輪行程的終站,老同學羅霖基和他美麗的妻子,大清早便開車來到碼頭出口處接我們,於是我們開始另一段新旅程。 

老同學說,人既然已到了碼頭,就好好看看“中途島號”航空母艦吧。 

車子只開了幾分鐘便到了中途島博物館(USS Midway Museum),這個全美排行25名之內的博物館是美軍第一艘以中途島為名的軍艦,它在1943年開始建造,1945年下水,1992年退役,1997年除籍。2003年海軍將“中途島號”捐贈給民間組織,改裝為博物館艦。博物館在2004年6月於加州聖地牙哥開放。 

在這之前,坦白說我從沒聽過“中途島” 這個地方。中途島是指太平洋中部的一個小小群島,它包含較大的沙島(Sand Island)與較小的東島(Eastern Island),及一些礁島,陸地面積不過5.2平方公里,距檀香山西北2100公里,和離日本橫濱2800公里,就因為它特殊的地理位置而得名,並因二戰時爆發的美日中途島戰役而聞名世界。 

關於“中途島號”航空母艦的戰績,有這樣的記載:“中途島號”在韓戰期間擔任攻擊航母;之後參與了大陳島撤退,協助陳島上居民的撤離。這裡要說明一下,大陳島與一江山島是1949年後中華民國軍隊退守的島嶼,1955年1月18日,中共解放軍突擊一江山島,失去一江山後,由於一江山島是大陳島的屏障,中華民國政府決定主動撤離大陳島。1965年後,中途島號多次前往西太平洋,參與越戰,並在越戰結束前夕,西貢淪陷時在越南外海參與了名為「常風行動」的撤僑任務。伊朗人質危機及兩次伊戰爭期間,中途島號均曾到波斯灣戒備,並在戰爭後期為科威特油船護航;1980年菲律賓發生政變,在阿基諾夫人的請求下,美國派中途島號等到菲律賓外海警戒,最終迫使政變流產。1992年參與了海灣戰爭,空襲了入侵科威特的伊拉克部隊。 

作者與她的遊伴在中途島號母艦前拍照留念.JPG
●作者與她的遊伴在中途島號母艦前拍照留念

我從遠遠處便可見到甲板上飛機一架架排列著,如果沒有導覽,我想我分不出什麼是戰鬥機、運輸機和偵察機。由於航空母艦很大,所以參觀時需要三、四個小時才盡興。 

在“中途島號”航空母艦旁邊的有一座巨大的雕塑,它那股浪漫氣息實在太有吸引力了,我幾乎是急不可待地要拍張照片留念。繚繞著我的心思的還有雕塑的名稱:「無條件投降」(Unconditional Surrender),為什麼無條件投降呢?塑像中那個熱烈的吻,準是一個老掉牙的故事,不就是水手和情人之戀嗎? 

不,這座高7.62公尺、重13噸的雕像,還真的不是我想像的水手之戀,而是一個「擁抱和平」的雕像 (Embracing Peace Statue) 。 

話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本終於在1945年8月15日宣佈無條件投降,紐約民眾紛紛走上街頭歡呼勝利,一片歡騰的人海,據說有幾十萬人聚集在時代廣場歡慶。那個情景是難以想像的激動,在慶祝活動中,一個美國大兵隨興親吻了一位穿白衣的女護士,這一瞬間被生活雜的攝影師Alfred Eisenstaedt拍下來,成為歷史性的畫面。每年8月15日,都有數百對男女在時代廣場會重演「勝利日之吻」,以紀念二戰的結束。 

話又說回來,我眼前的「擁抱和平」雕塑是2007年正式落成,雕塑家Seward Johnson自稱他是根據攝影家維克多·約根森Victor Jorgensen拍攝的所創作的。究竟誰是原創攝影者也許不太重要,也許有數百個攝影家都在拍這個鏡頭,可是,它叫人著迷之處是,都是傳達了愛、浪漫、和平的真諦。

DSC07201.JPG
●「擁抱和平」的雕像

2.聖地牙哥海港村 

沿着聖地牙哥海邊走,我不停地往著大海边看,映入視野中的海景比想像中更遼闊。海水,波浪式地浮動著,它從不眷戀過往,浮動彷彿是它唯一存在的意義,水清澈明亮的,卻又見不到底,多麼地深奧的海水呀!我喜歡看到風平浪靜的畫面,尤其是那無數的波紋在金黃色陽光照耀下粼粼發光,那麼柔媚,但卻又一望無際,讓人感覺到自已多麼地渺小。 

年輕時候喜歡脫了鞋子在沙灘玩水,遇到大海浪衝上岸,總是不禁驚呼起來,深怕被潮水捲入大海,然而每次到海邊弄潮,卻感到無比的快樂。過了中年,愈來愈少到海灘玩水弄潮,卻特別喜歡在海濱看日出,觀日落,或駐足欣賞潮起潮落,領悟大自然的美好。 

不遠處就是海港村(Seaport Village),除了美麗的海景,天際邊又有哥羅娜多大橋Coronado Bridge的點綴,景色真的是美極了!清風徐來,海鷗引路,漫步在海港村是一種享受。空地上的綠樹茂盛,給徒步小徑添上幾分綠意,人的心情隨著愉快起來,這裡是遊客最佳漫步的地方。驀然,我視野被一座半插在水中的黑木屋擋住了,它的孤芳自賞讓我多看了兩眼。它不是普通的木屋,而是一間名符其實的海濱餐廳,不起眼中卻又輕輕抹了一分夢幻的色彩。 

海港小村環境幽雅,內有幾間精緻的商店、咖啡店和餐廳,還設了兩座噴水池,十分美觀。印象深刻的是,我們走到一間房屋前,看到那裡掛了很多不同款式的吊床,給人一種休閒的感覺,我不知道多久沒有坐著搖吊床了,一時童心大發,到吊床上坐一坐過過癮,好笑的是,還請遊伴替我拍下坐在吊床上一張照片留念。

3.卡布裡洛國家紀念碑  

接下來我們要遊覽的景點是卡布里洛國家紀念碑(Cabrillo National monument),它位於加利福尼亞州聖地牙哥的洛馬半島(Point Loma Peninsula)的南端。從碼頭開車到那裡需要約半小時的車程,來到這裡的旅客可以瞻仰首先登陸加州海岸的葡萄牙探險家卡布里奧的塑像,和鳥瞰聖地亞哥灣的美景。 

DSC07178.JPG
●聖地牙哥海灣景色

聖地牙哥城市的歷史,要從西元1542年說起。那年六月27 日,西班牙航海家卡布里洛(Juan Rodriguez Cabrillo)指揮了三艘船艦由墨西哥Navidad出發,往北邊探尋未知的地域,他立下意志為西班牙拓展更多土地。 1542年9月28日他們登陸了加州的洛瑪角 (Point Loma) , 洛瑪角在卡布里洛眼中是一個非常美好的港灣, 他給它取名為『San Miguel』,『San Miguel』就是今天的『San Diego』。卡布里洛被認為是歷史上第一個在美國西岸登陸的歐洲人,為了表揚他行者無疆的冒險精神,美國在此地豎立著卡布里洛的銅像紀念他。其實卡布里洛的身世一直是一個謎,這位英雄一直被認為是葡萄牙人的驕傲,葡萄牙政府還特別捐贈一個高4.3米、重6400公斤的巨型他的銅像給聖地牙哥,但是不少歷史學家卻認為他是西班牙人。

高4.3米的巨型卡布里奧雕像.JPG
●高4.3米、重6400公斤的卡布裡洛(Cabrillo)的巨型雕像

環繞著這座紀念碑的周圍還一座更大的國家公園,我們先到遊客中心繞一圈,遊客中心有個小的展示館,這裡陳列了一些當時航海使用的儀器及當時 Cabrillo 的相關資訊。然後便到懸崖頂去瞻仰卡布里洛的銅像, 這座巨型雕像果然非常壯觀,想到他們五個月長的海上艱辛奮鬥, 我不禁打從心底發出幾分敬意,同時也分享他們的興奮, 當想到他們登陸上很多當時鮮為人知的港灣和島嶼的時候。又想到他1542聖誕前夕為了營救被原居民攻擊的船員, 不幸絆倒在岩石上, 以致骨骼折裂 , 沒想到這個傷口引發嚴重發炎, 八天後竟然不治而死, 他逝世時才不過44歲, 真是英年早逝呀。 

卡布里洛國家紀念碑是很值得來遊覽的,到了這裡最令人心曠神怡, 就是可以居高臨下觀賞聖地牙哥的海天一色的景致,在晴朗的天氣時,還可以用望遠鏡直瞰到墨西哥邊境。到了冬天還可以看到鯨魚回流的景象。 

4.哥羅娜多酒店中的倩女幽魂 

聖地牙哥城市的哥羅娜多(Coronado)社區是美國最富有的社區之一。老同學知道我喜歡聽故事,特別帶我們去看當地一間鬧鬼的大酒店。 

話說有一座紅瓦白牆的旅館,叫哥羅娜多大酒店(Hotel del Coronado)。這家大酒店於1888年開業,它的豪華高雅很快被世界各地的人青睞,沒想到四、五年之後出現了倩女幽魂的傳說。 

對於鬧鬼的一些奇幻現象也真是令人費解,例如即使窗戶關閉,而窗簾卻仍在擺動,客人會聽到房內某處處傳出嘰嘰喳喳的聲音,或者看到凱特的幽靈一直在酒店的走廊出現,或站著在窗門處。奇怪的是,酒店經理人對這種傳說並沒有澄清的意願,還特別標榜說他們有兩間鬧鬼的房間,歡迎勇敢的客人去住宿。 

為什麼這麼多年了,凱特女鬼還是陰魂不散呢?聽起來有點懸疑。 

原來〝凱特〞是確有其人。據說在19世紀末期,有一對騙子夫婦叫湯姆和凱特·摩根。他們夫婦兩人經常預先設下的圈套,讓頗有姿色的凱特似經常引誘男子,然後讓湯姆假裝捉姦,然後來威脅男方賠償以便騙取大筆錢。 

然而在1892年十一月,凱特發現她懷孕了,她想安定下來過正常的生活,但是湯姆並不想改變自己現在的生活方式,他們發生了爭執。之後,湯姆再沒有露面過。 

凱特繼續在聖地牙哥的哥羅娜多酒店用假名“洛蒂·安德森伯納德“住下去。她執意在那裡等湯姆回來和她會面,但感恩節來了,沒有他的蹤影了。她找遍了其他酒店,但到處都找不到他。在此期間,凱特抱怨的她感覺自已身體不適,到後來的報告証實了她當時身體衰弱,她可能是墮胎了。 

沒多久之後,凱特被發現並陳屍於通向海灘的石階級那裡,她頭部中傷,這明顯是自殺。據說,凱特等待她失蹤的丈夫期間,她曾經在聖地牙哥買了槍。 

多年來,大家都認為她的死亡是自殺,直到1990年,一位謀殺專案叫艾倫·梅的律師,出版了一本「探究Hotel del Coronado酒店的鬼魂傳說」的書,他通過從凱特的死亡時間的記錄、她中傷位置和頭部中的子彈,証實最她並非自殺的,他最引人注目的論証,是指出她買的槍的子彈是不同於她頭部所中子彈的口徑。艾倫·梅最後得到的結論是說,凱特是被她的丈夫殺害。 

當年凱特入住的房間號碼是302,現在是3312。但這不是唯一的鬧鬼的房間。還有另一間3502房間也鬧鬼,這房間曾經是女傭的房間。3502間客房有自己的歷史。在凱特逗留期間,凱特和女僕可能成為朋友。據知凱特的葬禮的第二天,女僕便失蹤了。有一些猜測稱,湯姆·摩根也許也殺害了這女傭。所以這兩個房間都出現古怪的現象,例如燈光自動打開和關閉等和吹冷風等。在女傭的房間,一些物體四處移動。住在這個房間的客人需要很勇敢才能留下來過夜! 

不管是否真的鬧鬼,我總有杯弓蛇影和毛骨悚然的感覺,說什麼我是不願在那間鬼屋過夜的。 

然而,哥羅娜多大酒店的事業至今依然旺盛蓬勃,美國多位總統曾在這裡下榻,美國和社會名流和好萊塢明星都是酒店的座上賓,1920年代它曾被稱為荷裡活影城的平臺。 

每到一城,我總愛探聽當地一些文化歷史,這次的倩女幽魂故事姑且也算是吧,希望沒有把陽光燦爛的城市渲染成詭異的氣氛,聖地牙哥之旅讓我感到那般喜悅,那般賓至如歸。行筆至此,我覺得應該感謝老同學和他美麗的妻子,在短短的一天時間內,帶我們遊遍最值得去看的景點。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