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詞家個人命運與心靈歷程之走向。--《金代中期詞研究:國朝文人之情感意涵及創作心態》

2017/5/4  
  
本站分類:創作

透視詞家個人命運與心靈歷程之走向。--《金代中期詞研究:國朝文人之情感意涵及創作心態》

本書首要說明金朝中期總體環境發展之相關背景,並以王寂、趙可、劉仲尹、王庭筠及趙秉文等五位重要國朝文人詞為剖析對象,探索於金代中期之特殊環境中,詞人內心生活之多樣的、變化的情態及心理律動。全書將悉體文人自我情懷與興會雅意之涵泳作為立論基礎,以透視詞家個人命運與心靈歷程之走向為導引,進而探索群體共有之心態結構;層層遞進,由點至面,將微觀分析與宏觀審視結合,建構金代中期詞人創作心態之脈絡,使中國詞史之拼圖得以更加完整。

立即訂購《金代中期詞研究:國朝文人之情感意涵及創作心態》

 

內容試閱

第一章 緒論
金代,乃十二世紀初,由完顏阿骨打入主中原,立國稱帝,而後逐步確立王朝之統治體系。夏承燾、張璋編選《金元明清詞選•前言》曰:「按照傳統的分期觀點,金朝並不是嚴格的歷史斷代的標志。金朝是我國的一個兄弟民族―女真族在北部國土上建立起來的與南宋對峙的區域性政權。」因而此一時期,形成中國文學史上一個特殊環節。蓋綜觀金代文壇,前有全盛宋詞,後有新興元曲,處於兩股強大文學潮流之夾縫中,一般咸認為,「詞」至金朝已難有長足進展。故有視金詞為北宋詞之遺響,或南宋詞之旁支,抑或是宋代文學之附庸者,甚至清•吳衡照《蓮子居詞話》即認為:「金元工於小令套數而詞亡。」然實際上,宋、金詞有顯而易見之不同,況周頤《蕙風詞話》曰:「南人得江山之秀,北人以冰霜為清。」鍾振振〈論金元明清詞〉曰:「金詞與南宋詞雖皆胚胎於北宋,但破稃之後,卻日見歧變,長成為各具豐姿的植株。」是以在時代環境之遞變下,就整個金代而言,其於政治、社會、經濟、文化等方面,與漢民族所產生之碰撞與融合,莫不牽動文人們之思想情感與創作心理,發而為詞,則風致獨特,自成一格,洵有深入探討之必要,冀能藉此確切掌握金源百年詞心與發展變化之趨向,進而勾勒出中國詞壇之完整樣貌。
第三節「情感意涵」之生發及「創作心態」之構成
創作,是文人們表達情緒變化與記錄心理活動之特殊過程。《荀子•解蔽篇》曰:「心者,形之君也,而神明之主也。」唐•孔穎達《禮記•大學疏》曰:「揔包萬慮,謂之為心;情所意念,謂之為意。」然此「心」,何以為「神明之主」?何以能「揔包萬慮」?而此「意」,又如何被情所牽繫?主要可從兩方面探究之:
壹、「情感意涵」之生發
常言道:「人是感情的動物。」因而「情感」之於人,可說是一與生俱來之本能,往往內蘊於心,而體現於外;其之生發,精妙隱微,須深體意涵,方能洞悉精髓:
一、心理體認
《禮記•禮運》曰:「何謂人情?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人之情感,天之性也,乃創作主體內在原始之心理活動。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而「物」之所以能打動人心,在於心理感知之作用。晉•陸機〈文賦〉曰:
遵四時以歎逝,瞻萬物而思紛。悲落葉於勁秋,喜柔條於芳春。
又梁•鍾嶸《詩品•序》曰:
至於楚臣去境,漢妾辭宮;或骨橫朔野,或魂逐飛蓬;或負戈外戍,殺氣雄邊;塞客衣單,孀閨淚盡;文士有解佩出朝,一去忘反;女有揚娥入寵,再盼傾國:凡斯種種,感蕩心靈,非陳詩何以展其義,非長歌何以騁其情?
故不論四時物候,抑或人事遭遇,皆是啟動人們心理感受機制之樞紐,藉以產生各種意念思維,凝集不同之情緒狀態,所謂:「情動於中」者也;其心理體驗之內容與自我認知之過程,使創作主體蓄積豐富充沛之情感能量,自然而然引發創作衝動。
二、感覺反應
梁•劉勰《文心雕龍•明詩》曰:「人稟七情,應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人情「應物」而感於物,是以「感物」,乃創作主體對「物」之凝神觀照與親身體驗;而「吟志」,則為個人內在感覺之揣摩和反應。《詩經•大序》以「言語」、「嗟嘆」、「詠歌」、「手舞」、「足蹈」等層層遞進之外顯方式,來反映人們經由意識官能體察客觀事物,所產生認識與理解之心理歷程。宋•楊萬里〈答建康府大軍庫監門徐達書〉曰:
我初無意於作是詩,而是物是事適然觸乎我,我之意亦適然感乎是物是事,觸焉,感焉,而是詩出焉。
文人內心因應外物而有所感悟,自覺興起喟嘆情懷,以相應之行為舉措及深沉之理性思維,釋放情感經驗,領會情意內涵,而藉精鍊之語文藝術,具體實踐創作意圖。
蓋「情感意涵」是進行創作活動之基石,亦是文人們吟詠情志之指標。洪子誠《作家姿態與自我意識》一書曰:
人的感情(如托爾斯泰在論述時所提到的焦急、生氣、憂鬱、痛苦、害怕、歡樂、失望、昂奮等等)不僅是文學創作所描寫的對象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作家創作過程的驅動力量,而且也是作家對自己的產品的預期效果。創作過程中的感知、體驗、想像與藝術形式的創造等,也無不為感情活動所伴隨,並不斷由它所催化,所激活。文學創作對人自身和外在世界所達到的理悟與認知,無不以感情為基礎,並以人的豐富、生動的感情活動作為理悟與認知的中介。
故「情感意涵」之生發,為傳動人類精神信念之主導力量,不僅概括個體潛在獨特之思想情緒,賦予作品生生不息之生命與靈魂,更締造文學永恆不朽之價值。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