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紀代表詩人之一碧果又一經典詩集!--《吶喊前後--後現代詩選集》

2017/5/2  
  
本站分類:創作

創世紀代表詩人之一碧果又一經典詩集!--《吶喊前後--後現代詩選集》

碧果單刀直入的後現代主義創作──
詩的語言,甦醒於直覺的潛意識之中,而後,蛻變為意象詞語。


「碧果的詩是『獨一無二』,別人絕對模仿不了的詩人,他的詩在意象的塑造上,真正的做到令人出其不意,防其不備的驚人效果!
 碧果的不變與堅持,早在孟樊與沈奇的評文中說過。孟樊說碧果是超現實主義中碩果僅存『孤獨的老狼』,沈奇則說當年加盟超現實主義的詩人,大多是借道而行,一種策略性運作,只有碧果是從生命內裡作了認同,是終成為自己的藝術歸趨。縱然孤獨成曠野中千山我獨行的一匹狼,他依然是堅持到底。——這就是他的風格。
 他自己也說『我的執著如一,清醒如一,使我在黑中看見黑之光亮,看見碩大無朋的黑之花朵。』我們會發現在詩表現上的這種獨特性格正是他被人尊敬與被人敬佩的一面。
 而碧果近年作品,且更趨向『單刀直入』的『後現代主義』的創作。碧果的作品並非是『不食人間煙火』,而是『宏觀的』,融入宇宙大千。只是他不太情願活在眾人的掌聲中而已。」──詩人.詩論(評)家 向明

立即訂購《吶喊前後--後現代詩選集》

 

內容試閱

■後記:詩我之我詩的自述

詩,是什麼?什麼是詩呢?
我認為詩是以自我意象的私語而表現的文類,語言是有些獨特,故而使讀者與評論者,產生迷惑與求解的困境。但我對這些評論,從不應對回應。因為,他們說得天花亂墜,我始終有我的堅持,寫我特有的,也是我「文」、「白」喜用的語法「之」「乃」等字,在邏輯的範圍內,來戰勝可意述的說白。
對於我為何一生忠於詩的創作。因為,詩是我的生命,詩是我的人生。
說白了,對我來說,寫詩是一種「癮」。其原因,詩人在創作時,可跋扈地差遣、役使語言文字在美的意涵內,體認黑白、橫豎、加減深淺的存有。嚴肅辯證美醜,縝密運思,豢養美的風景,莊重地游藝大千,邏輯地行俠仗義。也就是過這種「癮」,我投入上世紀五十年代,造山造河的詩的懷抱。
有關我寫詩的風貌,從始至終,我不願模仿前人,或同儕詩友,更不願後人來模仿我。至於,我的詩作,不被多數讀者所喜愛或接納。這件事,我從不刻意去考慮。不過,詩是許可曲解與誤讀的文類,以及批評毀譽的文章論述。但希望撰寫者絕不可涉獵到作者的人品與尊嚴,願與之共勉。並且,希望方家學者,多多導正。
我現在詩的創作基石準則,就是面對當下的境況,將人、事、地、物的真實風貌,傾吐內心的真心話敘述出來,即可稱之為「後現代」的作品。但切記絕不自欺欺人。更要杜絕虛假與矇騙。其次,是詩壇有時把我歸類為「達達」、「超現實」或者「後現代」的派別、主義,我毫無意見,只要不妨礙我創作,我都不加可否。

──聯副,二○一七年三月七日;〈我們這一代:二年級作家之8/我的自述〉。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