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宜諾﹒小風景 ﹒莉莉安娜】

2015/2/10  
  
本站分類:旅遊

【布宜諾﹒小風景 ﹒莉莉安娜】

【布宜諾﹒小風景 莉莉安娜】


我叫莉莉安娜。我永眠時26歲。那時我與丈夫簧在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四十公里附近的祖爾斯滑雪勝地渡假。簧三十一歲,是出生於布達佩斯的匈牙利裔。我們剛結婚。我們的旅程已經接近尾聲,我引頸長盼回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歸期,可以把旅途中所有好玩的故事與我親愛的父母親分享,還有沙布,我最心愛的狗狗它一定非 常想念我。夏天熱氣襲人,我出發前剛把沙布的毛給剃光。它非常的不高興,臨行前我四處找它,想抱抱它說再見,它還鬧彆扭躲到某處不肯出來。我不在乎,沙布 雖然有點任性有點頑皮,但它其實是一隻貼心而甜蜜的狗兒,它是我最要好最忠心的朋友。

我正收拾著行李簧走進房間,告訴我,外頭氣候非常惡劣,大風雪阻斷了所有道路,恐怕不能如期回去。聊了一陣我們睏了,鑽進棉被裡歇息。睡得迷迷糊糊之際, 被外頭巨響震醒,仿佛有些什麼往玻璃窗衝撞而入并不斷傾洒在我身上,壓得我透不過氣。我伸手觸不到簧,我明明記得他躺在我身邊。我只觸摸到冰觸摸到冷。我 知道是雪,我想我們居住的旅館遭遇了雪崩。

我听到簧的呼聲。他不斷喊著我的名字,但我看不見他。事實上我看不見週圍的一切。我只能把自己好好的裹在棉被裡,用棉被裡僅存的暖意維持我的生命氣息。大 家常如此形容:白如雪,但層層白雪堆積起來卻是無遠弗屆的黑。我在唸美術學校時最愛和朋友們一起惡搞,給事物塗上不屬於他們的顏色,例如給雪彩上紅色,把 樹葉繪成黑色,把天空塗上綠色。我的朋友們很有天份,我們常彼此為彼此畫像。其中一幅在我入殮后,懸掛在我的家族慕室裡:在那幅畫裡,我披著橘色披肩,手 持一朵橘色的瑪格麗特。

上帝讓花在畫中盛開,上帝要我在雪中凋萎。

簧的名字最後一次被提及是在我的訃聞裡。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我叫莉莉安娜。我永眠時26歲。永伴我的是我最要好最忠心的朋友,沙布。

 

------

莉莉安娜(liliana crociati de szaszak),與她忠心的的朋友沙布(Sabú, fiel amigo de Liliana)

1970年2月27日,莉莉安娜與丈夫簧在奧地利渡假,所居住酒店遇逢雪崩,簧首先被獲救;莉莉安娜則受困雪中數小時,被救出時生命跡象已很微弱,經送院 搶救后不治身亡。其父悲痛欲絕,僱雕刻家打造了與莉莉安娜體型身高模樣極度仿真的銅像,并以意大利文寫了一首詩,雕刻在銅像下,詩中不斷問上帝為什麼,為 什麼,為什麼,要將他最心愛的女兒奪走。

莉莉安娜過世的同年,愛犬沙布也接著病逝。其父於是鑄造了沙布的銅像,佇在莉莉安娜身邊,與之相依。

由於雕像過於栩栩如生,衍生了許多不同版本的傳說。有人說莉莉安娜過世同一日,沙布也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住家中嚥氣;有人說莉莉安娜雕像上的禮服是她的婚 紗樣式;有人說簧每夜都到墓園在莉莉安娜銅像的手中放入一朵鮮花… 眾說紛紜,成了瑞科雷塔墓園中一個謎般的淒美傳說。

至於莉莉安娜的丈夫簧;當瑞科雷塔墓園(Recoleta Cemetery)研究工作者於網頁上發表有關莉莉安娜的頁面,有人跳出來自稱是簧再婚所生之子,簧在再婚后兩年於睡眠中過世。當研究人員向其詢問是否有 任何莉莉安娜及簧的合照,又有另一個自稱是簧第二任妻子的女子翠西亞暴跳如雷的跳出來說他們所寫的一切都是滔天謊言要對他們提出告訴;所有莉莉安娜及簧的 照片都屬私人收藏,怎樣都不會對外公開…

另一個可信度比較高的說法,來自一個自稱是簧的老朋友的子裔:他說年僅三十一歲的簧在莉莉安娜過世后,一夜白髮,久久無法從創傷中走出,和岳父母生活了四 年。當初簧就是常光顧莉莉安娜父親所開設的理髮院而與佳人邂逅。(後有人再跳出來補充簧極度自責,不肯原諒自己無法拯救莉莉安娜)。之後簧和一個美麗的空 服員交往了十年 (再有人跳來反駁說這段婚姻其實沒有那麼長)。簧的最後一任妻子名叫比特麗姿,兩人育有二子。簧於十多年前在智利聖地牙哥過世,原因不祥。

但事實如何,也只有事實本身知道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6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路西    
路西
可憐的莉莉安娜~可怕的雪崩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