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老婆是最好的裁縫

2017/4/25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老婆是最好的裁縫

這件衣服對我、對我的家庭來說意義非凡。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我在廣州中山大學讀書的時候,省吃儉用,我有一個奇怪的想法和做法,即每次我使用剩下的硬幣,扔進一個鐵罐,積存到我畢業時,罐子滿了。

有一天,我帶著沈沈的鐵罐子和甜甜的張申華(那時的女朋友、現在的妻子)上街,到廣州的南方大廈。用這些硬幣我給申華買了一雙黑色皮鞋,給自己買了一塊布。南方大廈賣布櫃臺的阿姨看著我傻呼呼的樣子,一邊數硬幣一邊責罵我:“你幹嗎積存到現在?這麽多硬幣,要我數到何時?”

阿姨再次看一下申華,她似乎悟出:這小夥子不錯,積存硬幣給女朋友買布做衣服。

“嘿,我有女兒,嫁你這樣的小夥子,不錯!”阿姨笑著繼續數錢。

阿姨錯了,我不是好心人,這布料是給我自己買的,而且還得麻煩女朋友親自為我裁縫制作成衣服。 

老婆最了解老公的身體,不管哪個部位,所以,老婆親自裁縫制作的衣服自然合身,合身得十分自然。自然合身的衣服穿上去就很自然、很舒服。申華說,男人的衣服領子要挺、袖子要直,這樣男人穿起來看上去具有雄心壯誌、魅力無限。 

將近40年了,這件衣服一直伴隨著我,過去在中山大學天天穿,現在不舍得穿。我走南闖北、從亞洲到歐洲,不知道搬家多少次,該扔的都扔了,不該扔了也扔了,可是,這件衣服一直緊緊地貼身貼心,直至永遠。 

年青的時候,老婆最了解老公的身體,是量身裁衣;人到中年,老婆最了解老公的身體,是量身裁食。現在經濟條件好了,老婆不用大熱天冒汗為我裁縫衣服了,可以到商店買。人到中年,肚子不該大的,慢慢地大起來了;智慧應該高的,不高,倒是血脂慢慢地高、血壓偷偷地高。天下最好的裁縫這回換崗位了,不裁衣服,裁糧食:每天中午給我安排一小塊黃瓜、一些芹菜、一小片面包。 

“這飯盒怎麽這麽輕?”

“因為你的身體太重!” 

一個家庭,不管再小,從戀愛到結婚,從成家到事業,夫妻兩人肯定磨合出一個核心價值系統。再小的家庭也是一個系統,我以前說過,老公是無限公司的老板,責任無限。一般來說,家庭無限公司這個老板制定家庭總方針,也就是塑造家庭核心價值。 

我的家庭核心價值比較強調傳統:父子有情、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但是,我們又加入現代化的價值觀。我們夫妻絕對平等,我們父子絕對平等。在我兒子十八歲以前,我們父子可能80%是“朋友關系”,只有20%是“父子關系”。兒子十八歲以後,我們父子更多的是“朋友關系”。我很喜歡做兒子的朋友,既交換蘋果也交換思想(註1)。我更喜歡做老婆的衣服,為老婆擋寒、給老婆溫暖。 

家庭成員越磨合,家庭核心價值就越明顯。老婆不但最了解老公的身體,也很了解自己老公的思想,所以,老婆這個裁縫要裁老公的“身體”,更要裁自己老公的思想,時不時要敲老公的腦袋,讓老公緊跟形勢、與時俱進,傳統與現代價值不能割裂。人,不能閉門造車。 

我們知道,每個家庭有自己的核心價值,每個社會當然也形成了一整套的價值體系,我們每個人都意識到自己人生的責任,我們於是不知不覺地推動著社會的文明進化。 

在此意義上,老婆這個裁縫,責任無限大,這個裁縫要全方位提供服務,不但要裁衣、裁食、裁思想,還要“裁人”。 

(註1):英國人喬治•蕭伯納 ( George Bernard Shaw 1856-1950) 說 :“你有一個蘋果,我有一個蘋果,交換之後,還是一人一個蘋果。你有一種想法,我有一種想法,彼此交換之後,我們每個人就有了兩種想法。”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