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體現中國現代詩歌藝術技巧!--《中國現代詩歌欣賞》

2017/3/28  
  
本站分類:創作

全面體現中國現代詩歌藝術技巧!--《中國現代詩歌欣賞》

本書透過上百首中國現代詩歌的解讀、分析,總結中國現代詩歌閱讀與欣賞的基本原則,從情緒特徵、理性思維、語言節奏等幾個主要的方面歸納中國現代詩歌的歷史個性,形成對中國現代詩歌理解和研究的基礎。全面把握新詩文體特徵的基礎上,精心選擇近百首經典作品,通過對具體作品的鑒賞和分析來提出基本的理論觀點,融理論建構與作品賞析於一體,深入淺出,文字生動流暢。
所有理論與方法均是根據新詩自身的歷史和審美特徵、從欣賞新詩的專門需要出發來提煉和組織的,拒絕簡單套用一般文學理論和其他專門文體的閱讀經驗,注重理論創新與實踐性的緊密結合,具有很強的針對性,方便教學和實用!

立即訂購《中國現代詩歌欣賞》

 

內容試閱

◆緒論 中國現代詩歌與當代中國讀者的需要

  詩歌是靈魂的記憶,是我們與世界的私人聯繫,它刻寫下我們面對外部世界時留下的傷痕、苦痛、歡樂和思考。只要人類還與動物存在區別,只要人類還有靈魂,只要我們還有希望、憧憬和激情,還有生活的打擊留給我們的孤獨、絕望和感傷,詩歌就將繼續伴隨我們,她是我們最執著、最忠誠的知音。一首詩記錄下的可能是我們某一時刻的心情,但一個民族的詩歌歷史,留下的則是一長串民族精神的腳印。一部詩歌史就是一部民族思想史。正因為如此,艾略特才說:「沒有任何一種藝術能像詩歌那樣頑固地恪守本民族的特徵」。
  我們今天是否還需要詩歌?答案是肯定的,因為我們靈魂的河流始終還在流動。只是它可能越過河床,流向其他方向:面對生活對靈魂的擠壓,有人熱愛上帝,也有人熱愛人民幣的「詩意」和魔力;面對心靈的創傷,有人遺忘,也有人瘋狂。這就是今天的中國現代詩歌能不面對的「問題」─人們似乎不再需要詩歌了,這個最忠誠的知音如今也似乎帶上了一層難以識破的面具,讓人不敢輕易信任。
  我們的靈魂依舊需要詩歌。現代詩歌今天出現的問題,人們也許會拿出各種各樣的解釋,但是我們都不能忽視一個現代靈魂和詩歌之間出現的斷裂,現代詩歌的危機,從某種意義上說其實是信任危機,人們需要的是一座走向詩歌的橋樑。這正是本書力圖解決的問題。

◇第一節 中國讀者已不需要詩歌?
  詩歌語言的凝練,它的想像製造的廣闊空間,它充滿音樂性的節奏韻律等等,它的這些魅力依然存在嗎?現代詩歌是否依舊忠實於我們民族的精神歷程?它是否依舊聆聽我們靈魂的震動?在我們需要撫慰的時候,它究竟說了些什麼?難道現代詩歌真的從一開始就選擇了一步步遠離我們?或者,所有問題都不是,而是讀圖時代的中國讀者的確拋棄了詩歌?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有必要先簡要回顧一下現代詩歌本身的艱苦旅程。

  ◇一、中國現代詩歌運動遠離了讀者?
   新詩,這一術語的運用最早見於胡適的〈談新詩〉(1919)一文,指的是與古典舊詩(即文言律詩)相對立,用白話而非文言,用自由體而非格律體創造的詩歌,有時也稱白話詩。
   五四新詩是文學革命最初的實踐領域。無論我們今天怎樣看待這一場革命,我們都不能否認五四知識分子在面對當時的國家、民族和個人狀況時所承受的靈魂陣痛。傳統詩詞的「鏡花水月」,空靈的「意境」,它的淡遠的感傷、憂愁已經難以描摹中華民族在脫胎換骨中的撕裂感,它對宇宙人生和社會前景的痛苦的思索,必須要有新的方式來適應胡適所說的「高深的思想和複雜的情感」。於是才有了胡適於1920年出版的、現代文學史上第一部新詩集:《嘗試集》,才有了同時期劉半農、周作人、沈尹默、康白情、俞平伯、傅斯年等人的早期白話詩實踐。它也許是稚嫩的,但它是一個新的充滿希望的生命。伴隨郭沫若詩歌創作的崛起,新詩迎來了「開一代詩風」的時代。《女神》等作品所體現出的強烈的自我意識、狂放的自由精神和個性主義的詩歌觀念,其形式方面的「絕端的自由、絕端的自主」都使得新生的自由體詩傳達出那個時代的人們追求新生活的豪情和破舊立新的決心。然而,對有著深厚的詩歌文化背景的中國讀者來說,自《詩經》時代開始,詩歌的韻律感就已成為我們的一種心理積澱、一種集體無意識,他們對新詩在形式上的不拘一格、汪洋恣肆不可能不產生一種陌生感和本能的抗拒。當中國新詩在自由體的道路上繼續探索時,以聞一多、徐志摩為代表的「新月派」(前期)於是提出了「新詩格律化」的要求。聞一多提出的音樂美、繪畫美、建築美的「三美論」,戴望舒提出的「內在音樂美」等概念,在詩歌外在規範和內質兩個方面開始第一次考慮傳統詩歌欣賞方式在新時代尚可延續的生命力。聞一多的〈死水〉、徐志摩的〈再別康橋〉等作品中或鏗鏘或優美的旋律,現代派詩人戴望舒的〈雨巷〉中意境的營造與節奏的協調都給幾代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我們似乎又回到了古典詩歌那清淡而恬靜的「丁香一樣的憂愁」中去。但是正如戴望舒當時所受到的批評一樣,他們或多或少與自己內心的傷痛,與民族的呻吟、吶喊這一時代深處的聲音之間存在某種程度的游離。直到艾青及「七月詩派」、穆旦及「九葉詩派」的創作崛起時,中國現代詩歌才開始漸漸走向成熟:艾青的憂鬱和深沉的情懷、穆旦的理性和豐富的痛苦以及馮至冷靜中激烈交鋒的對生命和時代的沉思……正是他們的創作,讓我們在一種與古典詩歌迥異的述說方式中看到那個時代的特有的生活萬象,聽到整個民族內心繁複的聲音。如果我們今天依然對現代詩歌有些隔膜的話,那也首先應該考慮一下這種聲音本身的複雜性,考慮一下處於中西文化對撞、古今文化嬗變以及家仇國恨等各種力量作用下的人們的心靈顫動,只有如此,我們才能真正瞭解這些聲音織就的深邃的樂章。
   以上回顧可以看到,現代詩歌的誕生和發展都是不斷適應人們的需要的,並且和整個民族一起,一直在走一條現代化的道路。這種現代化自然是伴隨人類社會現代化的步伐而出現的。現代詩歌按袁可嘉的觀點來看,至少在正反兩個層面上表現了詩自身的變化。其一,「在反對的方面,現代詩否定了工業文化底機械性而強調有機性」。其二,「在肯定的方面,現代詩接受了現代文化底複雜性、豐富性而表現了同樣的複雜與豐富。」
   古典詩歌強調「詩言志」,強調詩的社會性,而現代詩歌無論是從肯定方面還是否定方面,都釋放出豐富的資訊,呈現出一種複雜性和豐富性。古典詩歌重視清晰的畫面造就的「意境」,而現代詩歌已越來越重視「意象」的非常的組合;古典詩歌就已經存在大量空白,具有跳躍性,而現代詩歌則更注重意義的空白、時空的跳躍、意識在瞬間之中完成的各種轉換;古典詩歌重格律,現代詩歌則更重視詩的情緒律動,語言的押韻平仄已不是詩歌音樂性的惟一體現。總之,從詩歌自身的形態所發生的變化來看,現代詩歌主要是以哲理性、象徵性和意象的非理性化組合等與古典詩歌不同的方式來實現對現代生活的深度表現的,這不僅順應了現代社會複雜的精神流動,而且也同樣適應了這個時代讀者潛在的需要。
   因此,中國現代詩歌並沒有遠離我們民族的內心生活,儘管它也經歷了嚴重的挫折,即使這一挫折本身也是與民族生活的磨難共生共振的。朦朧詩遠離我們了嗎?沒有。今天的詩歌遠離我們了嗎?也沒有。在我們的傷口急需要撫慰的時候,當我們認真思考自身、真實面對,而不是回避自己和整個民族靈魂的時候,我們不但聽清了,而且理解和感動了,因為這就是來自我們內心的和我們置身其中的時代深處的聲音。
那麼,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呢?
  ◇二、讀圖時代的讀者不再需要詩歌?
   當下中國詩歌所受的「冷遇」的確是一個事實。因為我們至少可以看到幾種「遠離」的情況:有人說,當下人們的生存方式越來越趨於現實,伴隨人類的文明進程,人們對物質層面的需求也更繁多,並且層出不窮,市場製造產品的同時也製造著人們不斷變換的欲望。而詩歌是一種不關乎吃穿的東西。也有人認為,今天這個時代,由於科技的進步,傳媒的發達,加之人們快節奏生活的需要而成為一個「讀圖時代」,網路、報紙、廣告宣傳以及影視,它們不僅提供了人們需要簡便快捷的感觀資訊,而且也同時佔據了人們的業餘的娛樂休閒生活。還有人說,從當代流行歌曲的創作來看,其鋪天蓋地的創作已代替了人們對詩歌的需要,等等。
但我們仔細分析就會發現,以上各個方面與詩歌之間並不存在根本的衝突。物質需求的變換和滿足並不能代替靈魂的平和與充實,快感不等於快樂,幸運不等於幸福,虛榮與光榮也相去甚遠。財產、名譽、地位並不能消泯一個現實的悲歡、苦痛和他對外部世界的思索,這是兩個不能互相取代的領域,但常常被人們混淆和遺忘。因此,讀者對詩歌的需求並沒有消失,只不過由於這種需求與詩歌之間的溝通問題而一方面處在潛在的地位,另一方面這些需求也被另外的藝術形式在某種程度上「分流」並在某些層面上被其替代。
   在這些替代形式中,當代歌(詞)曲的詩意保留最為明顯。搖滾樂的宣洩和吶喊直擊著人們靈魂深處的苦悶,描繪著人們掙扎的痛苦形狀以及面對未知前途時的憂傷和迷茫:〈一無所有〉的執著、「指南針」樂隊的痛苦和對現實生活的質問、〈夢回唐朝〉的歷史回憶和對現實的諷喻、〈姐姐〉的心酸和孤獨、〈垃圾場〉的責罵、〈鐘鼓樓〉的「天問」等等。20世紀80年代的校園歌曲和90年代的校園民謠作為「誠意音樂」的另一部分,同樣給我們留下了極為詩意的回憶。羅大佑的〈童年〉、〈光陰的故事〉,高曉松〈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等等,以一種情緒記憶和特有的意象深深喚起人們對年少時期的回憶,青春期淡淡的感傷,年少時莫名的憂鬱。而一般商業性的流行音樂作品,其中同樣不乏優秀之作:〈白天不懂夜的黑〉,〈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牽手〉的溫馨、〈狼〉的孤獨和執著、〈朋友〉的真誠……更是細膩地刻畫了愛情、友情等心理的各個層面,春雨般撫慰著人們的心靈。
   有的歌詞飽含情感的張力,思想尖刻、冷峻,甚至是詩歌也有所不及的。張楚的「孤獨的人是可恥的」,僅一句就足以表現一個時代人們的精神狀態,人群之中那種荒荒之感湧上心頭;而洛兵的「生者依舊習慣地擦去淚水,逝者已矣,請返回你們的天堂」則字字於平靜中透露出人世的心酸和蒼涼。現代歌詞中的不少作品,某種程度上說,就是詩。
   當代歌(詞)曲的狀況說明,當代讀者依舊需要心靈的安慰,需要在詩歌中找到靈魂的回音,需要詩歌對現實生活的思考和對人生問題的解答。但是否歌(詞)曲作為一種詩意的保留形式將會完全取代詩歌的存在?對於這個問題,簡單說來,答案是否定的。因為,這是兩種各具特點的藝術形式,都存在對方力所不及的地方。
寫到這裡,實際上我們已經比較清楚的注意到,詩歌今天面臨的問題,一個最為重要的方面就是欣賞,欣賞才是詩歌和讀者之間的橋樑,而一旦欣賞成了問題,我們就無法消除橫亙在現代詩歌和讀者之間的屏障。
那麼,今天的詩歌欣賞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狀況呢?

◇第二節 欣賞的問題
  從藝術心理學角度看,「欣賞,是基於欣賞經驗的,欣賞主體通過欣賞經驗去發現、判斷物件的藝術價值,並通過欣賞經驗在欣賞中能動地創造藝術價值。在這個過程中,欣賞經驗也就進一步得到豐富與發展。」這種欣賞心理,在文學理論上被歸納為一種文學接受過程,經過讀者的接受,形成審美物件並實現作品的價值。這種接受過程,可分為文學接受的發生、文學接受的發展與文學接受的高潮三個階段。
  欣賞經驗是我們進行文學欣賞的前提。這裡的經驗,既包括一個人的生活、情感、思想的經歷,同時也包括文學閱讀和接受的經歷以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文學接受方式、路徑。前者來自於我們現實的生活,而後者則來自於我們的文化培養─前人經驗的繼承和發展。中國不僅是一個詩的國度,同時也是一個詩歌鑒賞的國度。幾千年來,詩歌與每一個古代文人的現實生活息息相關,不僅創造了無數的作品,同時在詩歌理論和欣賞方面也形成了十分深厚的文化傳統。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