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校園推理社團菁英大集結!--《發條紙鳶--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徵文獎傑作選》

2017/3/14  
  
本站分類:創作

全台校園推理社團菁英大集結!--《發條紙鳶--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徵文獎傑作選》

精選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2005、2007及2012年等前三屆推理徵文競賽作品,共十三篇。以最貼近學生生活的校園推理、日常之謎為創作大宗,無論是力扣解謎之鑰,或者洋溢想像力和奇想,雖或透露著年輕創作者的「未熟」的氣息,但也更容易感受到書中具備他們獨有的直率、勇氣和熱情。

〈舞台上的密室〉舞台突然陷入一片黑暗,當燈光再度亮起時,女學生胸口上的水果刀,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Taking Action〉連續的校園偷竊事件,引發出另一場不可收拾的竊盜犯罪。
〈高中時代〉改編的電影「情節」、回憶中的「故事」,究竟「真相」為何?
〈我邂逅了那個少女〉二手書店裡兩本相同的書籍,是誰選擇了較貴且舊的那本?
〈食屍鬼〉廢棄的倉庫中,銀白月光映照出滿布地板的血漬、噁心的液體與屍體!
〈墮天使〉一件密室殺人案件,所有線索均指向一位遭遇瓶頸的推理小說家,兇手到底是……
〈藝術在命案之前〉一樁校園中大型裝置藝術遭破壞,一位外校學生的屍體出現在校園附近河邊,兩者有何種關連?
〈聞臭師〉嗅覺判定員,俗稱聞臭師,要如何運用過人的嗅覺解決市民的陳情案件?
〈對不死者的復仇〉我要如何對不會死亡、不會受傷的不死人進行復仇?
〈薦逐客書〉連鎖超市店長的e-mail與兇手的日記將一一揭開一位超市常客該死的理由。
〈兩分錢幣〉一項失傳的祖傳魔術,除了手法外還隱藏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發條紙鳶〉放風箏的孩子、上緊發條的伊卡洛斯、屍體與不在場證明……李組長眉頭一皺,在黃昏晚霞的渲染下,真相即將揭曉。
〈都是他們惹的禍〉一封匿名信件,碰上一群好管閒事的「疑難雜症通通OK社」社員,一場青春洋溢的解謎之旅就此展開。

立即訂購《發條紙鳶--台灣校際推理社團聯盟徵文獎傑作選》

 

內容試閱

【發條紙鳶】/菜民
  放學時間。
  夏末的午後總是充滿溽熱與微風的纏綿,在這城市裡圍繞人們打轉著。國小的門口停滿轎車、機車,還有安親班的娃娃車,等待他們甜蜜的負擔。
  「小書掰掰!」從四年甲班的教室走出來後,大家都跟柯立書說再見。但走出校門後,只見柯立書自己一個人走回家。成績優異的小書,在班上人緣也不錯,回家的路上就他孤零零的實在說不過去。但像是隔壁的阿呆,每天放學後都要去補珠算心算;小美的媽媽焦急地在校門口踱步,只因為怕小美跟小書多聊幾句而耽誤了跟鋼琴老師約好的時間。唯獨小書沒有這些煩惱和負擔,但卻也讓小書狐疑,為什麼只有他不用上補習班、才藝班?
  「媽媽我回來了!」走了十分鐘,終於回到家裡的小書,乖乖把書包放好,拿出今天的作業,「趕快寫完就可以到河邊去放風箏了!」
  剛從工廠下班的媽媽正在廚房裡準備晚餐,相依為命的母子倆住在不起眼的出租小矮房。昏黃的燈光讓小書功課寫得有點吃力,不過他還是努力而專注將它們給完成。廚房裡淡淡的油煙味,讓小書覺得很安心。
  「媽媽我寫完了!我要去放風箏了哦!」牆上的鐘輕敲了五下,不過媽媽似乎沒有仔細聽,因為老舊抽油煙機的聲音實在太大了。小書來到廚房,再告知媽媽一次,「我要去放風箏囉!」
  媽媽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一手拿著鍋鏟,「啊,小心一點哦,不要玩到太晚,注意安全啊!」
  每個傍晚,是小書最開心的時候。當其他同學們都在才藝班裡學著書法、小提琴、繪畫……小書則是拿著風箏,沿著小學後面的小路,一直走到河岸邊,那裡是他的祕密基地呢。因為沒有其他小朋友會跟他搶。
  把風箏攤開放在地上,小書熟練地一手把線高高舉起,確定風向後,開始逆著風向前跑。夏日午後的西南風讓人微醺,小書奮力地直往前衝,享受與風箏競速的感覺。慢慢的,淡黃色的風箏正脫離地心引力的束縛,往天空飛去。回頭望了望,這才發現,原來遠處也有人在放風箏呢,天空中的兩隻紙鳶,靜靜打著初次見面的招呼。小書看著跟夕陽中的風箏,覺得風箏好像要被夕陽吃掉了一樣,飛得好遠好遠哦。老師有說過一個伊卡洛斯的故事,如果太靠近太陽可是會被融化的唷,就會像沒有上緊發條的玩具一樣,「咚」地墜落哦!這樣,還是不要讓風箏飛太遠好了……想著,小書稍稍握緊了風箏的線,想要把它拉下來一點。不過今天的風還真是喜歡跟小書惡作劇呢,風箏還是賴在橘黃色的晚霞裡不肯下來。
  「啊!」突然一陣強風吹來,小書反射性把風箏線收回了一點,卻因此讓線和風箏脫離了!風箏隨著強風,最後墜落到河的對岸。小書有點慌了,「怎麼辦!我要過去撿嗎?可是繞過去的話要好大一圈,這樣一定會來不及回家的……」想到這裡,小書的淚水都快從眼眶漫出來了。
  這時小書聽到背後有人踏著草地走近他。「弟弟,風箏飛走了?」是一個看起來斯文的大哥哥。他是剛才天空中另一面風箏的主人嗎?
  「要不要我去幫你撿回來?」
  小書心想,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了。這個陌生的大哥哥,應該不會是什麼壞人吧?不過老師有說,不要隨便和陌生人太靠近,不然就會和伊卡洛斯靠近太陽一樣,很危險哦。
  「呃……我……」
  「掉在哪個方向啊?從這裡實在看不太清楚……」話還沒講完,陌生的大哥哥正打量河的對岸。
  「不然這樣好了,哥哥這個風箏先送給你,你趕快回家吧!天色也晚了,你看,都已經五點半了唷,不要讓媽媽擔心!」原來大哥哥的手上也拿著一個風箏,小書這時候才注意到。
  小書有點擔心地看了看錶,再抬頭看了一下陌生的大哥哥。「可是……老師說,不可隨便接受陌生人的禮物耶……」
  「哈哈哈,不用擔心啦,哥哥不是壞人,不會怎麼樣的啦。我只是也喜歡放風箏,我家有很多風箏哦!沒關係啦,快快,弟弟趕快回家吧!」陌生大哥哥催促著小書。
  小書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把風箏收下來。「大哥哥謝謝你!你明天還會來這裡放風箏嗎?」
  「嗯,如果我有空就會過來哦!好啦,快回家吧!掰掰!」
  這個大哥哥看起來人還不錯,明天一定要好好謝謝他!小書心想。他仔細看看這個風箏,感覺有點髒髒的,但是看起來還算新。回家先把它洗一洗吧!
  「媽媽!我的風箏飛走了!」小書一回到家,趕緊跟媽媽報告這個悲慘的事。
  「咦?那你手上這個風箏是哪來的?你不會亂拿別人的東西吧?」媽媽看著這個陌生的風箏,疑惑問道。
  「是一個大哥哥說要給我的啦!他看我風箏飛走了,就把他的風箏給我。他說他家裡有很多風箏,給我一個沒有關係。」
  「唉,不是跟你說過嗎?不要隨便收人家的東西!算了,下次看到他,可要好好謝謝人家哦!好了,快洗手吃飯吧!」
  
  + +
  吃飽飯,小書拿起他新得到的風箏,決定把它洗乾淨,然後晾乾,這樣看起來應該就會跟新的一樣了吧!小書把風箏拿到浴室的洗臉台,扭開水龍頭。風箏的布面沾了一些泥土和草的痕跡,看起來像是在草地上磨過。說不定是在河岸那裡弄髒的。風箏線聞起來有奇怪的味道,但一時也想不起來。「好奇怪哦,大哥哥不是喜歡風箏嗎?怎麼會把風箏弄得這麼髒啊?」
  這時候,媽媽恰巧從屋外回來,晚餐後的夏夜是街坊鄰居八卦訊息交流的好時機。「小書啊,你在幹嘛?晚上還拿著風箏做什麼?」
  「我在幫風箏洗澡啊!它看起來髒髒的,想說把它洗乾淨……」
  「不是跟你說過嗎?用水要用在真的需要的地方!你明天去河邊跑一跑,風箏還不是會髒掉?好了,風箏給我,你快去洗澡。」
  「可是……」小書一時也想不到什麼理由反駁。於是剛才本來要洗風箏的那些水,只好拿來洗臉囉。
  
  + +
  隔天放學,小書繞到河的對岸,想去找找他昨天飛走的風箏是不是還在那裡。可是河邊有好多警察。「咦?為什麼警察要在那邊?我的風箏呢?」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小書偷偷跑到警察附近探頭探腦,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哈囉,小弟弟,這裡今天不能來哦!先回家不要讓媽媽擔心。」一位警察叔叔笑著輕摸小書的頭,用身體擋著不讓他看。
  「哦……那警察叔叔你們有沒有看到我的風箏?昨天我的風箏飛走了,好像掉在這附近耶……」
  不知為什麼,警察們交換個眼神。「小弟弟,你的風箏長什麼樣子?」
  「就是一個淡黃色的風箏,上面有皮卡丘的圖案,只是它有點舊了……」小書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站在小書面前的警察沉思了一會兒,「那,小弟弟你先回家吧,我們再幫你找找看哦,回家路上要小心哦!」邊說邊把小書趕離河岸。
  看來今天沒辦法放風箏囉,今天也沒看到大哥哥。小書心想。看這個樣子,該不會有什麼奇怪的事件發生吧?回家問問媽媽,她說不定會知道哦。
  「我回來了!」
  「今天怎麼那麼晚才回家?不是說放學後就要趕快回來寫作業嗎?」
  小書這才發現,自己為了找風箏,完全忘記要先回家寫完功課才能出去玩這條家規!「啊,媽媽,我今天是繞去找昨天的風箏啦,可是河那邊有好多警察耶,媽媽妳知道那裡發生什麼事嗎?」小書趕快把焦點轉移到這件事情上,免得又挨罵了。
  「這……小孩子不要問太多。對了,聽好了,最近不准去河邊放風箏,知道嗎?」媽媽看起來面有難色。
  「嗄!為什麼?那我功課寫完以後要做什麼?」小書完全沒想到,自己放學後的樂趣就這麼突然被剝奪!「不能放風箏,那我要做什麼啦!」
  「好了好了!別鬧了,你先趕快去寫功課,今天你也玩夠啦,明天你再看小美或阿呆他們有沒有空,一起去公園玩吧。」說完,媽媽轉身進廚房去。
  「……」小書拿出作業,開始寫生字練習。什麼嘛,小美和阿呆都要去上才藝班啊,沒有時間陪我玩……
  小書看了看昨天大哥哥給他的風箏,髒髒的還沒洗。大哥哥今天會去放風箏嗎?
  
  + +
  「欸!昨天我馬麻跟我說一件超可怕的事耶!」一大早的打掃時間,小美神祕兮兮卻又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邊掃地邊湊向阿呆和小書。
  「啊,是什麼事啊?」阿呆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拿著竹掃把在同樣的地方揮著。
  「阿呆你這樣哪叫掃地啊!你看你把我剛聚集在一起的樹葉都弄亂了啦!討厭鬼!」小美看到阿呆的呆樣,忍不住想拿掃把敲他幾下。
  「好啦!小美妳說什麼事啊?這麼恐怖的的樣子?」小書很好奇。對於一些古怪恐怖的事情,他總是特別感興趣。
  「昨天我上完鋼琴課回家的路上,我馬麻開車載我經過河堤那邊,看河岸下面那裡圍了好多的警察哦!我馬麻就下去問發生什麼事情,結果你們知道嗎?」小美嚥了一口口水,「那裡居然發生了可怕的殺人事件耶!」
  「哇!是柯南演的那種殺人事件嗎?」小書興奮地叫了起來。「難怪那些警察叔叔昨天不讓我去那邊,我媽媽這幾天也不讓我去那邊玩!」
  阿呆看起來一副驚嚇的樣子,「嗄!好可怕哦,以後都不敢去那裡玩了啦!」
  「不會啦!那小美,妳馬麻還有打聽到什麼消息嗎?」
  「嗯,她說警察叔叔說,有一個人被勒住脖子,倒在河岸的草叢那邊哦!就是草比較長的那邊啦!不是我們之前會去玩的那邊哦!」小美驕傲地把她所知道的情報都告訴給好奇的小書。
  「哦!聽起來好可怕喔……可是害我想要回家後去那裡看看耶!柯南不是都會到案發現場找線索嗎?我們也可以跟柯南一樣,去案發現場找找看,你們說好不好?」
  阿呆還是重複掃同樣的地方,但看起來帶了點焦慮,所以揮動的頻率更高了。「這個……不太好吧?雖然我今天不用去珠算班……」
  「這麼巧!」小美高興叫道,「今天小提琴老師也剛好請假耶!她說我今天可以不用去上課唷!那我們一起去嘛!好刺激耶!」
  阿呆看小書和小美都那麼熱血沸騰的樣子,自己可不想被當作膽小鬼!
  「唔……好吧……走就走!」
  
  + +
  河岸一邊的蘆葦輕輕在暮色中搖曳,另一側幾個孩子難得輕鬆地嬉鬧。有幾面風箏在彩霞裡悠遊。
  「就是這裡!昨天我馬麻說警察叔叔他們就是在這裡發現屍體的唷!」小美興奮地當嚮導,帶著寫完作業的阿呆和小書到河岸邊。
  「唔!真的耶,我昨天要來找風箏的時候,也是在這裡呢!你們看,電視上不是都會看到案發現場有這種黃色的塑膠條嗎?把現場圍起來不讓人家進入!」小書看起來一副熟練的樣子,有模有樣繞著封鎖線周圍打轉。
  不過似乎看不出什麼端倪。重要的證物,當然都被警方拿回去調查;現場的情形,想必警方也已經做足了蒐證、拍照。但小書他們仍樂於玩著他們的偵探遊戲。
  「奇怪怎麼都沒有血跡啊?案發現場不是應該都會有很多血嗎?真失望……」在蘆葦中繞轉了一下,小美對於沒有發現任何新的情報感到有些落寞。
  「那……」阿呆終於說話了,「我們可以不要在這裡玩嗎?反正該做的事情警察叔叔們應該都做過了……我們到河對面那邊去好不好?」
  「說的也是耶,阿呆你好聰明!走吧走吧,我們去放風箏好了!小書你不是有帶風箏來嗎?」
  「可是……」看著一下子就見風轉舵的小美和對案件沒興趣的阿呆,小書也拿他們沒轍。
  
  + +
  警局裡,專案小組的會議剛開完。
  李組長眉頭一皺,若有所思漫步走向停車場。
  死者的發條錶停止的時間是在下午五點三十分,那……就代表著遇害的時間嗎?經過打鬥而掉落的錶,常理來說這樣推論不算有錯。更何況法醫的驗屍報告也指出,遇害的時間也的確在那附近。但,這該不會是兇手故布疑陣?但根據死者家屬的證詞,死者因為是大老闆,非常注意時間,手錶總是一秒不差呢。但當時河堤那邊,鮮少有人經過,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另外,通聯記錄顯示,在下午五點三十分的時候,死者也曾經接過電話,但卻沒說什麼就被切掉了。難道當時兇手還在旁邊?或是死者還活著?
  想到這裡,李組長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快鎖起來那般。
  李組長扭動一下鑰匙,引擎聲迴盪在警局地下室的停車場。輕輕踩著油門,慢慢駛向回家的路。
  「唷,阿呆今天在學校過得好不好啊?」李組長一回到家,看見坐在客廳看電視的阿呆,深鎖的眉頭總算獲得一點紓解。
  「啊,爸爸回來了!我今天不用去上珠算,所以就跟小美和小書去河邊玩了耶!」阿呆看起來很高興,「我們還放了風箏哦!」
  李組長一聽,眉頭又再度皺了起來。「阿呆啊,爸爸昨天不是就跟你說過了,最近不能到河堤邊去玩的嗎?怎麼又不聽話了?」
  「沒有啊,爸爸你又沒有跟我說……」
  李組長這才想起來,原來自己從補習班接阿呆下課時……是那時說的。看來阿呆已經累得睡著了吧。當時滿腦子都是這起絞殺的案子……
  「哈哈,那沒關係,今天就算了,你玩得開心就好!但是記得哦,明天不准再到那邊去,知道嗎?」
  阿呆轉頭回去盯著電視螢幕,「……明天要上水彩課,沒辦法去玩啦,爸爸不用擔心……」
  「……」李組長一時語塞。他第一次聽到阿呆說出這樣的話,實在有點驚訝。自己到底都給孩子些什麼了呢?
  「阿呆啊,來,爸爸剛買的便當哦,趁熱吃吧。」他把便當拿出來,放在客廳的桌子上。「對了,你要不要跟爸爸說一下,你們今天在河邊都玩了什麼啊?」
  阿呆拿起筷子,夾起便當的炸雞排,咬了一口。「唔嗯,因為小美說她馬麻說河邊有可怕的殺人案件,所以她和小書就拉著我一起去探險……可是我覺得很可怕耶,後來我們走了五分鐘到對面的河岸那裡放風箏!那裡的草沒有那麼長,就可以跑好遠好遠,讓風箏飛好高好高!」
  李組長好久沒看到阿呆這麼高興的表情了。但……
  「這就是我跟你說不要去河邊玩的原因啊!好了,快吃吧。」
  聽到自己兒子提到了這案子,他又再度陷入了沉思。
  
  + +
  奇怪,那個大哥哥昨天今天怎麼都沒出現啊?小書疑惑著。
  「媽媽,今天玩得好開心哦!小美和阿呆終於有時間跟我一起玩了!」因為過度興奮,小書在晚餐時間不小心跟媽媽透露了違規的事實!
  媽媽臉色一沉,「我不是說過最近不要過去那裡嗎?怎麼講不聽呢?你再去那裡玩,我就把你的風箏沒收!」
  「噢……好啦。」難得可以分享祕密基地給好朋友們知道耶。算了,明天小美和阿呆應該也沒空吧,我自己再去找新的祕密基地玩吧……小書想。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