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層剖析錯綜複雜的國際裁軍關係!--《聯合國與裁軍》

2017/3/6  
  
本站分類:創作

層層剖析錯綜複雜的國際裁軍關係!--《聯合國與裁軍》

▍層層剖析錯綜複雜的國際裁軍關係!

《聯合國憲章》第1條第1項記載「聯合國的目的為維持國際和平與安全」,若想達成此一目的,核子武器是最大的課題。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國際社會關心的焦點也多半是核武問題。本書第一部為「裁減核武」,集中探討聯合國在核武議題上應扮演的角色,以及國際上廢除核武協商、全面裁軍交涉、日內瓦裁軍會議、核武不擴散體制等重要的裁軍主題。第二部為裁減「傳統武器」,1978年的聯合國裁軍特別大會上,各國強調應該裁減和廢除傳統武器,因此發展出後續規範非人道武器的《特定傳統武器公約》、全面禁止人員殺傷地雷的《渥太華條約》和禁止集束彈的《奧斯陸條約》,本部份探究這些裁軍條約的成立、原型、發展和現況。

立即訂購《聯合國與裁軍》

 

內容試閱

【第一章 為何不在聯合國裁減核武】

第一節 聯合國所扮演的角色

▍歐巴馬總統(Barack Hussein Obama)未提及聯合國

與前政府不同地,美國歐巴馬政府對於裁軍的態度更為積極。2009年4月2日,歐巴馬總統在倫敦與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達成協議,在《第一階段削減戰略武器條約(STARTⅠ,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START)》於同年年底失效前,將再度以裁減戰略武器為目標進行交涉。此外,三天後在布拉格的演說中,歐巴馬闡述新政府對於裁軍問題的方針,受到世界各國的注目與歡迎。其後,《削減戰略武器條約(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START)》完成協商,並於2010年4月8日完成簽署。
首先,歐巴馬總統表現出令人讚嘆、積極的決心,宣稱「作為使用核武的唯一國家,在道義上有責任採取行動」,並「明確且充滿自信地表示,美國將承諾追求沒有核武的世界和平與安全」;之後,歐巴馬總統特別強調下列幾點:(1)對於邁向沒有核武的世界,美國將採取具體措施;(2)為了終結舊冷戰思維,將減輕核子武器在國家安全戰略保障中的重要性;(3)鼓勵他國採取同樣的作法等。只是歐巴馬總統一方面表現出積極裁減核武的態度,另一方面卻也表示說,「在我有生之年,核子武器或許不會完全消失」,態度略顯慎重。
另外,歐巴馬總統也強調下列幾點的重要性,例如強化《核武不擴散條約(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 NPT)》,加強違反條約的查察與制裁,以及解決北韓核子試爆與伊朗發展核武等問題。最近NPT方面也出現一些問題,而歐巴馬總統將NPT的強化視為重要課題,此事值得給予高度評價。
但有關裁減核武方面,歐巴馬總統完全未提到聯合國。此外,各國政府的聲明或國內外的報導中,儘管對於歐巴馬演說表示歡迎,但就我個人的認知來看,應該沒有人注意到歐巴馬的演說不曾提及聯合國而加以評論。這一事實象徵性呈現出當前世界各國的認知,即世界各國似乎皆認為聯合國與裁減核武並無直接關係。

▍不知有核武的聯合國

然而,若從成立的目的來看,聯合國不應該與裁減核武無關。《聯合國憲章》第1條第1項明白記載,聯合國的目的為維持國際和平與安全,而要想達成這一目的,核武則是最大的課題。但從何時開始,又是歷經何種過程,讓聯合國不再是裁減核武的主要舞臺呢?
若重新回到原點加以審視,儘管聯合國與核子武器幾近同時誕生,但因為核武的開發乃是祕密進行,1945年6月26日為簽署《聯合國憲章》而聚集於舊金山的各國代表,據說也對此一無所知。雖然美國代表中似乎有極少數人知情,但應該也會閉口不談吧?換言之,在完全沒有意識到核子武器的情形下,標榜以維持國際和平與安全為目的的《聯合國憲章》就此被制定。
在廣島與長崎投下原子彈後,核子武器才為世人所知曉。但到1946年1月聯合國開始運作時,在短短數月間,對於核武的恐懼已經滲透到世界各地。
現在有關核武問題,多半傾向於強調如何限制其擴散。這是因為無論在現實世界或學理上,戰後的安全保障都以限制核武擴散為中心所建構而成。但當時原子彈剛投下不久,整個國際社會的氛圍與現在迥異。當時各國的心態應是不能再引起世界性戰爭,諸如核子武器等危險物不該存在,因為稍一不慎即可能導致世界毀滅,因此應儘早將其加以除去等等。
第一屆聯合國大會召開時,各國代表異口同聲地指出核武的危險性,並一致主張今後核能僅能用於和平目的。討論的結果,各國通過具有歷史意義的聯合國大會第一號決議,其中決定設置聯合國原子能委員會,其功能為對於原子能的和平利用及廢棄原子彈等大量毀滅性武器,提供具體對策。

▍聯合國的裁軍構想

為了達到維持國際的和平與安全的目的,《聯合國憲章》所設想的手段即是所謂集體安全保障與裁減軍備,其中又以前者為主。
從前的國際聯盟(以下簡稱為國聯)則恰巧相反,裁減軍備的份量占有較重的比例。國聯的集體安全保障主要建立在來自於第三國對會員國的攻擊,將其視為對全體會員國的攻擊,這有如多國間締結防衛同盟條約。但在聯合國方面,雖然並非將會員國間塑造成同盟關係,但在組織聯合國軍隊而行使強制手段這點上,聯合國比起國聯具有較強的整體性,且成為一種具有強制力的體制。只是,聯合國軍隊從未建立過。儘管至目前為止都僅止於紙上談兵,但就其構想而言,其實已較國聯時代進步。
另一方面,在裁軍問題上,國聯的原則是:各國將軍備裁減到維持國內秩序及國際協助所需的程度,亦即履行會員國義務時所需要的程度,其具體方案則由國聯方面擬定,至於各國是否採用,原則上由各國決定。然而,當方案一旦完成,任何國家要想拒絕,事實上應該頗為困難。國聯這一裁軍方式相當大膽,被稱為「普遍裁軍」。當時雖然已開始就此構想進行討論,但在未實現之前,世界就陷入第二次大戰,因此「普遍裁軍」的討論,事實上也就此結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7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