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於國語日報兒童文藝版的各國神話故事。--《金蘋果惹的禍--世界經典傳說24篇》

2017/2/18  
  
本站分類:創作

連載於國語日報兒童文藝版的各國神話故事。--《金蘋果惹的禍--世界經典傳說24篇》

★ 穿越古今的神話故事 ★
★ 帶領你探索世界、遨遊各地風土民情 ★

一顆小小的蘋果怎麼會惹下滔天大禍?
美麗的向日葵為什麼總是跟著太陽轉?
帝王墳上寸草不生,卻獨獨長了一棵「妃子樹」?
河神為什麼發怒?越南「五色粥」是哪五種顏色呢?

古時候的人們,常常將天上的神祇擬人化,勾勒出各式各樣的神話。若是遇到戰爭、氣候異常等天災人禍,人們也往往把救難者和英雄人物神格化。這些故事經過口耳相傳,就變成了一則則神祕又美麗的傳奇。
本書集結24篇經典故事,分為「希臘傳說」、「臺灣傳說」、「中國傳說」、「世界傳說」四大篇章,從希臘神話、臺灣山林萬物有靈,到中國和世界各國的傳統故事,豐富精采!每篇故事除了經典主題和場景外,也以通俗的口吻傳遞深刻的教育意義,讓孩子從故事中周遊各國,領略各地風土民情,也讓閱讀更具趣味性、知識性和啟發性!

立即訂購《金蘋果惹的禍--世界經典傳說24篇》

 

內容試閱

[> 2 <]
太陽神與月神──阿波羅與黛安娜

  眾神之王宙斯長得高大英俊,但是風流成性,經常和美麗的女孩子談情說愛,不過,他娶了一個很愛吃醋的天后希拉。當宙斯和女神麗托談戀愛,麗托懷了身孕的消息,傳到希拉的耳朵裡,她氣得摔茶杯,砸花瓶:「哼,好個宙斯,又到外面拈花惹草!我是拿你沒法子,那就看我怎麼對付那個小妖精!」
  希拉氣呼呼的把麗托趕出奧林帕斯山,又派遣他的聖物孔雀飛到各地傳達旨意,禁止任何人收留麗托。
宙斯聽到天庭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知道東窗事發,他有點心虛,怕希拉找麻煩,便一走了之,暫避風頭去了。
  可是,因為大家都不願得罪天后,所以麗托走到哪裡,都沒有人敢收留。她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預產期快到了,還是到處流浪。她在曠野上呼喊:「宙斯,你在哪裡?我們的孩子快生了,你那個凶狠的老婆逼得我走投無路,你不能不管我呀!」
  風神把麗托的呼救聲送入宙斯的耳裡,宙斯畢竟是眾神之王,他怎能讓他的愛人和即將出生的孩子餐風宿露?他不想正面和希拉起衝突,於是在暗中和她較量。
  宙斯在愛琴海中找到一個遍地都是石頭,名叫狄洛斯的小浮島,既不屬於陸地,也不屬於海洋,是希拉管不到的地方。宙斯命海神從海底升上四根巨大的石柱,把這隨著風浪飄盪的小浮島穩住,讓麗托在這裡平安的生下一對雙胞胎兄妹,男的取名叫阿波羅,女的名叫黛安娜。
  沒想到,希拉在奧林帕斯山向下俯視,看到麗托不但活得好好的,還生了雙胞胎,她心裡明白宙斯已出面管這檔事,眾神不會再聽她的了,她只能恨恨的自言自語:「我要叫小妖精母子生活在恐懼之中。」
  宙斯前腳一走,希拉後腳就到了,她一下子變成可怕的怪物,一下子變成凶猛的野獸,故意吼叫著在島上走來走去,嚇得麗托母子連門都不敢出。幸好,這事很快被宙斯發覺,不然,麗托母子會活活餓死。
  希拉的很毒,宙斯已領教過多次,雖然他有最高的權位, 但希拉是天后,也是他的姐姐,凡事都讓她三分,是他一向的作風。為了避開希拉的監視,宙斯把麗托母子安置在一個很隱密的山上,這裡有果樹、蜂蜜和牛羊,他對麗托說:「這地方很安全,沒有人會來打擾,你安心在這扶養孩子吧!」
  「你要走了嗎?」麗托依依不捨的說。
  「是的,天庭有很多事等著我去處理呢!」宙斯很喜歡這對雙胞胎,他抱抱阿波羅,又親親黛安娜,臨走前他賜給阿波羅一輛黃金天鵝車,並許下諾言:「阿波羅是未來的太陽神,也是神諭的發言人,他將主宰光明、文學、藝術和醫藥。」
  「那……黛安娜呢?」麗托急忙問。
  「黛安娜嘛,以後再說吧!」宙斯一時想不起送什麼好。
  天庭事情多,宙斯很忙,很少來看麗托母子。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這一對雙胞胎長大成人了;阿波羅健壯俊美,黛安娜溫柔美麗。
  阿波羅常駕著天鵝車,有時打樹梢掠過,驚動森林女神: 「這少年長得可真俊哪!」有時由海面踏浪而來,引得海中仙女紛紛探出頭來:「哇……這年輕小夥子身體好強壯啊!」有時遊走天際,天庭的神族們心中都打個問號:「這是誰家的兒子?」
  宙斯看到時機已經成熟,便派人把雙胞胎找來,先收回天鵝車,再交給阿波羅一輛金光燦爛的日車:「現在起,由你掌管太陽。」接著又把一輛銀光閃閃得月車交給黛安娜:「月亮由妳來管,希望妳溫柔的銀光,普遍照耀著大地,海洋和天空。」
  當天后希拉知道這一對出色的新神族是麗托的兒女,雖然恨得牙癢癢,但是也只有羨慕的份兒了。

[> 11 <]
泰雅族傳說──河神發怒

  很久以前,在北港溪中游的泰雅族部落,有一位紋面的老婆婆曾經說過這樣的故事。
  從前,在泰雅族部落有個名叫庫奇的族人,他和太太有天早晨忙著把一小袋米、鹽巴和打火石,放進竹簍裡背在背上,又帶著番刀和弓箭,臨出門對三個兒子說:「我們要上山去巡視鳳梨園,順便打獵,你們三兄弟去把甘薯和芋頭都挖了吧!整好地要改播小米。」停一下又笑著說,「這回要多種些小米,準備多釀幾桶小米酒,給老大老二娶新娘宴客用。」
  兄弟倆互望一眼,傻笑著。
  「那我呢?」老三指著自己鼻子故意說,「我也十五歲了!」
  「嘿,好小子你想搶在哥哥們的前頭哇!」庫奇看著這三個黝黑結實的兒子,高興得哈哈大笑著走往村後的山林去了。
  三兄弟不敢偷懶,拿著鋤頭、籮筐等農具,由林裡唯一的小路走到村外的河邊。庫奇家有祖先留下的幾分地,有的在住家附近,有的在河邊,山坡上還有鳳梨園。由於北港溪河床有幾處地勢稍高,水淹不到,又方便取水灌溉,庫奇和其他的族人,相繼把這種河階地開闢成一畦畦不規則的菜園。
  高高的玉蜀黍,密密的瓜藤,大大的芋葉,幾乎遮住河中間那條清澈的溪流,很容易讓人誤以為是一片良田呢!夏日的陽光白花花的,三兄弟打著赤膊,整天辛苦工作,田邊的甘薯已堆成一座小山,豐收的喜悅寫在臉上;他們在落日的餘暉中,邊吃著就地烤得又香又甜的甘薯,邊說說笑笑,這時老三忽然指著遠方說:「哥哥,你們看,天邊的雲很紅啊!」
  「這……不是火燒雲嗎?」老二皺皺眉頭。
  「難怪天氣這般悶熱,可能有颱風。」老大想了想說,「我們早點回家吧!」
  三兄弟每人各裝一籮筐的甘薯,其餘的用芭蕉葉遮蓋,並在四周壓上石塊,然後背起籮筐走回村中。他們剛到家,晴朗的天空很快佈滿烏雲,天黑之後便颳風下大雨,那時還沒有電燈,村中一片漆黑,三人早早就去睡了。
  半夜,老三突然驚醒,他搖搖老大:「哥哥,雨越下越大, 爸媽睡在山上的工寮,不知要不要緊?」
  老大一骨碌的爬起來,聽了一會兒雨聲說:「風不大,應該沒問題,我倒擔心河水暴漲……」
  「這雨下得有點奇怪,好像從天上倒下來似的!」老二也被吵醒,「我出去瞧瞧好嗎?」
  「不,天色太暗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矇矇亮,三兄弟背著空籮筐冒雨衝到河邊, 把昨日未搬完的甘薯全裝進籮筐。這時混濁的河水節節高漲,眼看快漫上河階的菜園,老大和老二捨不得這一季的辛勞將化為烏有,快步跳下河階去搶芋頭。站在河岸上的老三急得大叫:「哥哥,危險哪!快上來……」
  然而,洪水的腳步更快,剎那間,淹過河階,漫上河岸,兩兄弟就這樣被滾滾濁流吞噬;幸好老三緊抱住一棵大樹,不久被族人救起。
  過了三天,雨停水退,庫奇和他太太從山上回來,看到兩個兒子死了,田地也流失,打擊非常大。他常到河邊哀悼兒子, 有回太疲倦,背靠著石頭打盹,矇矇中,聽見腳下的北港溪在吶喊:「請你們不要侵占我的地方,這是我的路,即使長草長樹, 種菜建屋,時間再久,我都認得我的路!」
  庫奇大吃一驚,睡意全消,他連忙向部落頭目報告這件事。這次的水災危害到人的生命財產,頭目正在發愁,聽了庫奇的報告,認為是河神發怒,他要求族人記取這次慘痛的教訓,不再濫墾,還給河流本來的面目,並要記住河流的吶喊。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7  累計人次:15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