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法瑞邊界的伏爾泰城堡故居:歐洲的客棧』法國楊翠屏

2021/11/21  
  
本站分類:創作

【歐華作協專欄】『法瑞邊界的伏爾泰城堡故居:歐洲的客棧』法國楊翠屏

法瑞邊界的伏爾泰城堡故居:歐洲的客棧

 『大人,伏爾泰必須被關在一個永遠沒有筆墨和紙張的地方。其精靈頭腦,此人足以推翻一個國家』1732年通知

最高法院大法官達格松 (chancelier d’Aguesseau,1668-1751,) 信函

 『樂園』(1755-1760)

 話說1753年伏爾泰從普魯士回來之後,無法在巴黎長期居留,因他是朝廷不受歡迎人物 (persona non grata)。考慮到日內瓦的銀行、容忍、及不受查禁的印刷業,他選擇在此城置產定居,把其宅第稱為『樂園』(Les Délices)。原以為瑞士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但其戲劇被查禁,日內瓦的牧師勸告他不要發表有關宗教的作品。在『論風俗』(Essai sur les Moeurs) 一書中因嚴厲判斷卡爾文 (Calvin,1509-1564 ),而激怒日內瓦居民。

 『費內可敬的老人 歐洲的客棧主人 』(1760-1778)

 為保有其精神獨立,他須另覓居所,在離日內瓦四公里的費內 (Ferney) 小村,倘若法國這邊有問題,他可快速到瑞士避難。1759年2月,把一12世紀碉堡廢墟重建成一座城堡,伏爾泰因多方投資而致富。1760年他入住,人生最後二十年就在此城堡度過。在這期間總共書寫了6000封信函,與整個歐洲保持關係。與菲得烈二世、俄國女沙皇凱薩琳二世 (亦稱為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II,1729-1796 )及瑞典、丹麥、波蘭三國國王通信。還有來自各國各地的訪客:王公貴族、作家及仰慕者。通信及訪客使他儼然成為歐洲的客棧主人 (l Aubergiste de l’Europe)。外甥女丹尼斯夫人 (Madame Denis)是城堡女主人,他的秘書,管理小教堂的神職人員,私人醫生皆與他同住。於此表演他的戲劇,他也會充當演員。

 『伏爾泰 村落王公爵爺

 很有生意頭腦和實際生活經驗,他把費內村莊文明化:排除沼澤的水,建造房屋,一座劇場,甚至一座教堂,植樹,使用改良的播種機,成立人工牧場及發展畜牧業。設置一個韖革工廠,製造被引入宮廷的長絲襪,及讓法國大使引以為傲的手錶。免除不受歡迎的鹽稅,大家歡呼他為恩人。本來僅有150人的村莊,在他過世時增至1200名有用的人口。

 『回去巴黎

 1778年,巴黎當局允許他回去觀賞他最後一齣戲劇公演。他到處受到熱烈歡迎。但年歲已高,因攝護腺癌五月三十日在友人家中逝世。

 『今日城堡

丹尼斯夫人賣掉費內城堡,城堡幾度易主。1999年被法國政府購買,2015-2018年斥資9百萬歐元大肆整修。2018年5月31日馬克宏總統主持開幕典禮,他說:在宗教橫行與政治人物暴虐當時,伏爾泰代表自由精神。此種對抗排斥異己,灌溉了啟蒙時代的思想及我們的共和國。

費內於伏爾泰辭世100周年改為費內-伏爾泰。

我們於2021年11月8日參觀此城堡,地下室正展覽『書寫歷史 伏爾泰與國王』(Ecrire l’Histoire: Voltaire et les rois),展示伏爾泰與歐洲朝廷的關係。

在城堡漫步之際,我不禁憶起蘇格蘭傳記作家包斯威爾 (James Boswell,1740-1795)尚未成名時,在瑞士與盧梭 (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會面後,持著伏爾泰海牙一位好友的推薦信,未預告地來到城堡,無法與他單獨對話。礙於日內瓦城門下午五點關門,他不得提前離去。隔日憑著他事先傳遞的一封機智、詼諧的信,提出的特殊問題引起法國啟蒙時期天才的注意,他們在客廳中單獨討論一小時半。包斯威爾愉悅地在伏爾泰的屋簷下寫信給父親及朋友,略記與伏爾泰的對談。包斯威爾千方百計想與伏爾泰交談的故事令我莞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