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彼得‧杜拉克與大前研一的分析預測!--《兩岸社會趨勢大預測,下一個三十年》

2017/1/25  
  
本站分類:創作

打破彼得‧杜拉克與大前研一的分析預測!--《兩岸社會趨勢大預測,下一個三十年》

彼得‧杜拉克在《下一個社會》一書中曾提到中國在十年內將會分裂;日本趨勢學者大前研一提出「M型社會」,指出日本中產階級將逐漸消失。然而,這樣的論述是否適用於台灣與中國?

本書作者長年研究華人社會,深入瞭解華人特殊的政治、經濟、社會與民族性,提供一個不同於許多趨勢分析家的觀點分析。包含中國是否在未來一、二十年內產生分裂?中國經濟何時將超日趕美?兩岸統獨爭論何時休止?兩岸的民族主義是否將被全球化經濟瓦解?本書提出一個又一個論理依據,全面預測兩岸社會的各種發展趨勢,供關心兩岸與華人發展的讀者思考。

立即訂購《兩岸社會趨勢大預測,下一個三十年》

 

內容試閱

【預測三:華人不會形成M型社會】
  日本趨勢學者大前研一提出M型社會,指出日本中產階級將漸消失,而中產階級消失以後所形成的整個經濟基礎將產生變化,這樣的論述對於世界四大經濟體之一的中國合適嗎?適用於台灣嗎?華人的經濟發展背後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他們希望什麼樣的生活品質?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形態?華人的未來發展競爭是什麼?面對的全球壓力又是什麼?有機會創造怎樣的契機?又將改變些什麼?
  中國在未來三十年並不會有如大前研一所說M型社會經濟形態產生。原因是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狀況和日本並不相同。在日本房貸是很大的壓力,但在現在的中國及未來三十年內,對中國的中產階級來說,仍然企求擁有一間房子,這種需求不但是實質的,更包含心理需求因素。

[中國擁有特殊形態的經濟體]
  中國的經濟體其實是一個相當特殊形態的經濟體,這個特殊形態的經濟體來自於廣大的土地管理、眾多的人口資源、特殊的政治發展背景及整個民族生活經濟形式的融合。
  在中國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單位,都有黨支部及書記,而中國政府也是自秦始皇以來最能有效下達中央政府政令的政權,而此有效下達中央政府政令的過程,亦使得北方話越過長江以南、錢塘江以南;越過珠江甚至到達西南方。因此偌大的中國,每一個地方的老百姓都能夠使用北方話語系統,而且認知北方話語系統是大家溝通的語言,這是中國語言和上下溝通工具上,最重要且最大幅度的開展成效所在,這也是中國未來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中國的地理形態並不等同於西歐,表面上中國的地理形態和蘇聯以外的西歐看似相似,事實上不然。由於語言的單一化,再加上各地方言系統各自發展卻不影響語言統一,使得中國的民族關係和地理關係形成一個既統一又各自得以自主活動的網絡,更形成都市人口和鄉村人口得以交互彈性發展的便利條件。這樣特殊形態的經濟發展,讓中國即使處於經濟危機也能善用農村經濟及農村人口,並得以度過危機,順利轉化經濟發展進程。
  縱觀整個中國幅員關係,事實上是相互依存的。中國大部分的省份是內陸省份,內陸省份的資源是不能和沿海省份相提並論。中國現今的六大經濟區,分別是大連瀋陽、北京天津、青島濟南、長江三角洲、廈門福州、珠江三角洲六大經濟區,再加上上海澳門。中國實際上已經成為世界四大經濟體之一,在不久的將來還會超過日本經濟體,其實若以華人合論,更早在日本之上。
  中國的幅員如此廣大,現今已發展的經濟區僅僅只在大約六、七個省份的所在地,佔大陸的國土面積和人口發展比例僅在十分之一以下,其他的十分之九的區域難道就自絕於那十分之一以下嗎?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國擁有龐大的內需市場,再加上龐大的勞動力,以及龐大的社會資源、國土資源、林業資源、農業資源可作為交互運用,還有許多城市的經濟發展未來前途無量。

[中國人民擁有超大彈性的經濟操作空間]
  中國的經濟體制及中國人民能操作的經濟槓桿,是複雜且盤根錯節的。因為中國大陸幅員廣闊,各地區的生活及經濟消費形態迥然不同,而且差異極大。因此人民的生活方式及經濟都可以彈性運用及選擇。舉例而言,在北京一個收入普通的中產階級,雖然每月結餘所剩不多,卻可以規劃不錯的家庭旅行。這個收入普通的人,如果選擇到全國城市排名前三十位的成都市旅遊,全家人在成都居住一個月,才僅僅需要人民幣一千塊,若再含括居住、飲食及交通費,也才僅需約兩千元即可。試問,全世界哪一個國家可以擁有這種生活品質和彈性經濟操作。
  中國土地資源的換算經常瞬息萬變,尤其是透過廣大的農村,能產生許多意想不到的資源和擁有感。由於城鄉差距大,中產階級在經濟及資產的運用彈性很大。舉例來說,在大城市的人們要購買一間普通價位的房子,負擔可能比較重,但如果離開城市五十公里外,就能購買一大間房子。因此,對中國人來說,短時間內房貸不會是構成生活壓力的絕對原因,而這也不會成為讓中國大陸中產階級消失的主因。

[大陸教育只有競爭憂慮而無經濟壓力]
  而在教育上,中國大陸的中產階級並沒有不敢結婚或不打算生兒育女的問題,因為中國早就實行一胎化,生兒育女對他們來講是零或一的差距而已。而人們養育孩子的條件也和其他的發達國家社會不同,他們可以動員家裡的老年人力協助養育子女,家庭的人力資源調度和其他西方社會、日本社會甚至台灣社會都不盡相同。
  中國人甚至不用擔憂孩子未來的教育費用。對他們而言只有未來發展及競爭的憂慮,而沒有教育費上的擔憂。在現今的中國社會,仍普遍存在著某些村落或鄉鎮傾全村送一個孩子上大學的故事。他們能有辦法克服經濟上的困難,最怕的是沒有未來或沒有成就發展的機會。只要能掌握未來、掌握成就的良機,他們可以傾一切能力全力以赴。因此,類似日本M型社會中產階級消失的條件,未來三十年內在中國是不適用的。
  中國的中產階級以自己為座標,重視的是當下和短暫的未來是不是能改善,有沒有機會往上爬,他們想要掌握美好的未來,卻缺乏看清國家的未來或國際未來的視野和格局,再加上整體社會環境的混沌及缺乏各種精確統計,身為國家螺絲釘的中產階級,自然無法跨越宏觀,弄清整個國家未來發展趨勢。

[西方的景氣及經濟理論不全然適用於中國]
  中國人其實並不相信西方所預測的景氣循環和景氣理論,他們覺得景氣循環及理論數據變動預測,卻未必適用於華人社會或各經濟區預估,他們反倒注意所有來自四面八方的機會和條件。因此,許多西方式的經濟理論和模式套用到中國總是行不通或不夠準確,許多西方經濟學家或大師往往必須修正自己的理論,以解釋中國變化莫測的經濟發展。
  那麼,中國的經濟理論模型為何?什麼單位或什麼人建構了中國的經濟理論?到目前為止,我們並未見到一個優良的中國經濟理論被建構,原因是沒有一個清晰的量化數據能清楚的提供給經濟學家們來運用及論述,呈現及掌握的只有模糊的模型和形態。
  另外一個困難是,經濟學家除了掌握經濟要項和經濟發展脈絡外,還必須充分瞭解中國人獨特的處身哲學及獨特的意識形態,才能深度瞭解中國人的經濟行為。因為人的經濟行為不可能離開人的思想,當人們的思想不同,其經濟行為也會稍微或澈底改變。
  簡單舉例,阿拉伯人的經濟行為跟日本的經濟行為相同嗎?答案當然是不一樣。這就是為什麼西方模式的經濟理論套用在中國會不適用。唯一有可能提出對中國適用經濟模式的地區,可能是來自香港或台灣,但是這些地方卻沒有出現大師級的經濟學家或中國景氣預估專家。
  中國的景氣問題牽扯到許多可以彈性運用的區域經濟,各個區域經濟裡也無法從屬於同一經濟結構的景氣循環,這無關政權的統一與否,而是因經濟的活動方式雖為連鎖,但效應卻可能極其緩慢,致使各地景氣循環不一致,難以同一景氣理論來推論全部區域經濟發展。
  正如上海、深圳的景氣,無法和武漢、重慶甚至長沙的經濟景氣相提並論,也沒有任何經濟學家敢論定在上海發生的經濟事件或經濟狀況會同樣的在杭州或武漢、長沙、重慶、西安上演。各區域經濟的發展並無命定性,合理的經濟學訓練也不敢肯定各區之間有絕對的命定關係,除非將意識形態戳破作為經濟學信仰才有可能。

[他國的錯誤評估是中國發展的最佳保護傘]
  而其他各國則可能因為採信他們的經濟學家對中國的誤判而錯估中國的實力及市場,從錯估到正確的認知則可能要花費超過三十年以上的時間,因此,這樣的誤判和錯估,就足夠使中國有效發展並且繼續強大。而中國人即在求勝當下以戰養戰,從中換取下個階段的安定。
  在這樣的戰略格局下,擁有十三億以上巨大人口的華人社會,下一步的經濟發展會是怎樣?預估下一個華人社會可能是呈現數以億計的作戰單位,其所建構出的新經濟體形態,可能交錯合縱連橫,並結合企劃行銷和交互關係綿密操作,目標是追求發展和穩定。

[台獨等意識形態將在新經濟中逐漸消融]
  在這種新經濟意識形態下,任何政治意識形態遇到這種追求穩定和利益為導向的經濟形態,都會被溶解掉,其中也可能包括台灣的獨立運動。
  因為未來華人社會的發展逐漸開放,社會及國家不可能再回到像過去能穩固封閉式意識的封閉式狀況,隨著社會及華人間愈來愈形開放的人際及經濟互動,許多東西就被利益關係所溶解。人們會先站在個人利益作考量,只有絕少數人會站在他者利益,但就政治社群來說,自我利益正是其發展核心,因此各種意識形態可能逐漸自行消融。

[中國普遍存在不同於全世界的新中產階級]
  所謂M型社會理論中指出,在那樣的發展下社會有八成人口屬中低收入。我認為日本大前研一是以一種島國的思考和西方性的小國思考來評估所謂的中低收入。所謂小國是以人口來作為相對應的思考方向。吾人應確切知悉中國大陸的經濟思考是以個人為座標,這種標準使得每個人以自己為經濟發展核心。
  中國人民並不需要和全國做比較。例如,在成都生活的個人,其貨幣所能換得的生活享受及獲得的悠閒富足,根本毋需和上海外灘的金錢生活去做對比。因為那毫無意義。即使在上海花費了十倍百倍的經濟代價,也不見得能擁有在成都的悠閒和富足感。
  在中國,不同的城鎮有不同的經濟標準,人們的生活標準及經濟階級劃分也無法和日本或其他國家相同。在中國,不同的收入在不同的居住地方,生活品質和享受也截然不同,這使得中國存在了不同於全世界的新中產階級。

[中國未來三十年不會形成M型社會結構]
  正因為中國普遍存在著新中產階級,而這些新中產階級的財富是隨著其所在的城市而有不同的標準。因此未來三十年中國不會形成M型結構。中國的每一個經濟區,就要有一個新的經濟思考和景氣理論,而這些經濟區彼此之間又是互相連結,互相流動。最重要也最特別的是,每個城市又都有廣大的農村作為後盾基礎,這也衍生了中國與眾不同的社會經濟發展形態。
  如果中國在未來三十年內不會進入M型社會,而全世界主要發達國家都進入M型社會。這意味著什麼呢?即中國和全世界將會形成特殊形態的互動關係。相較之下,中國的中產階級將富極度高的戰鬥力,並使社會或區域經濟更加蓬勃發展。這對中國是極為有利的。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7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