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淺顯的話語詮釋經典之理,印證於日常生活。--《李憲鳴(雲子)用玄學談智慧的啟發》

2017/1/16  
  
本站分類:創作

以淺顯的話語詮釋經典之理,印證於日常生活。--《李憲鳴(雲子)用玄學談智慧的啟發》

玄學與儒學為中華文化的主要思想,儒學以四書五經為主,主要用於生活;玄學則以老子《道德經》為主,主要用於自性。李憲鳴(雲子),師承老子思想,融合玄學與儒學,並將兩者學說合而為一。期盼藉由自然的玄學定律,教導讀者依循培德、修道的心,將人的生活意識裡一切印象拋棄,回歸重拾自性的清靜,不再受限於人性思維,而沉淪於人生苦海之中。

本書以作者自身所悟,透過淺顯易懂的經典之理與讀者分享,包含仁心、善念、崇尚自然、無私無欲、知足等結合知識與常識的經驗短文分享,期許讀者從心開始播下智慧的種子,從新學會生活的藝術,讓忙碌於生活的現代人開始簡單生活。

立即訂購《李憲鳴(雲子)用玄學談智慧的啟發》

 

內容試閱

【物以類聚】
  我們人出生是命,是四方形的,人是陰命陽運,運是圓的,今天你出生在這個家庭,那是你的命,早就註定好的。運是運作,運好的話就會碰到好的事情,一般來講要改變命運其實是要改變運,用你的命改變你的運,要去創造自己的生命才能夠改變自己的運勢。
  要如何才能有好的運氣呢?「物以類聚」同類相應、互相影響,於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希望遇到善知識、善眷屬、善友、那麼就應當先端正自己的身、口、意,如此才能得到善知識、善眷屬、善友的圍繞、提攜與幫助。
  我們人體本身就是「氣聚」的個體,如果能將外在好的「氣息」齊集於一身再加以「行運」將不好或老舊的氣運轉送出,使身體常保如新,刺激我們人體的細胞活化,必能吸納好的「氣息」,「氣場」也能吸收好的運勢與運氣,感染到好運氣使你的家庭圓滿、事業亦能一帆風順。

【不進則退】
  修道者不能滿足於目前修為的現況,必須每天都要精進,不能離開修道,一旦滿足於現況而離開,便會不進則退,永遠停留在原地,無法回歸於道。時間是不等人的,不要因為滿足而怠惰了。
  你要行功也要了願,要修道也要佈德,最重要的是要培德,要把我們的德性培養好,這樣才會有好的德性。
  我們修道不要受影響而終止了修持,不要讓自己有藉口想休息而暫停了修行,修持是不能停歇。再忙碌也要修持,不要因為環境因素中斷了。


【奉獻、回饋、不求報】
  隨時隨地心存感恩,以心力、體力、財力與智慧來做一切的奉獻。
  奉獻的時候,態度是恭敬的,而不是以施捨心來付出,否則便會自以為是施恩者,產生了自以為了不起的心態,認為自己做了很多功德,而且一心期待對方回饋,這是不知慚愧。
  相反地,接受布施或服務的人,則要把對方當成恩人,感念他人的恩德。也就是彼此都存著奉獻、供養、感恩與報恩的心,一方以感恩的心奉獻,另一方以感恩的心來接受。


【念頭】
  人的欲望想在心裡面則稱為「念頭」,各位不要小看自己的念頭,當念頭升起時會牽動身體內五臟六腑的五行,內五行開始運轉,同時我們的念力會反應於宇宙之中的舍利子,而舍利子與宇宙的五行之氣相通結合,再由日月運作,好的念頭便成就好事,不好的念頭則成就壞事,人的念頭在一念之間,我們要培養好的念頭,因為好念頭能夠通天徹地,與外五行之氣相呼應,人的內五行無法與外在五行相通時,那體內的物質會滅亡,而我們的生命也會滅亡。


【聖人無常心】
  聖人已是子午抽添、卯酉沐浴的成道者,聖人沒有常人的行為,無常心,當念起時馬上就能念滅,因為這樣才不會傷到身體及細胞。當起了歹念時,要用「常心」處理,不然的話,沒有傷害到別人,反而殘害自己的眾生,自己的眾生就是我們的細胞,聖人無常心,才能念起念滅,所以不能累積怨氣,不能讓念頭殘害了我們的生命。
  聖人沒有世俗之人的想法,一切以百姓之心為心,沒有自我,為眾生著想,但是眾生還是眾生,眾生會拿著聖人的心來做自己的事,把自己當作聖人一樣。聖人是以眾生為前提,而眾生則是以自己為前提。一個修道者明白宇宙之間所有的奧祕,又能夠利用宇宙奧祕的能量來成就自己,就能夠成為聖人,成聖之後要利用本身的道行功夫來利益於眾生,處處為眾生著想,一言一行皆是為了眾生,而不是為了自己本身著想,一定要清者自清,將不好的念頭全部清除,沒有自我利益的觀念,這樣才能夠教導眾生行善。
  人之三寶是「精、氣、神」,我們須做到:「非禮勿言、非禮勿視、非禮勿聽。」一、非禮勿言:「沒必要的,我們則不要多說,因話多會傷『氣』。」二、非禮勿視:「不該看的,則不看,因傷『神』。」三、非禮勿聽:「聽多了會傷『精』。」我們須守住自己的精氣神。《莊子•齊物論》裡有此一句:「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大言炎炎是指自然界的能量。詹詹即喋喋不休,因不知要守住本身的精氣神,與形而上轉為形而下的能量。當形而上的能量轉為形而下要補充於體內時,如只顧著喋喋不休,則能量將無法進來,且耗弱自身的精氣神,因話多則傷氣。「精氣神」是我們的大丹藥,當你耗散「氣」時,就是在消耗你的「神」,耗弱你的精華,也同時在耗弱你的生命。因此,須避免因無聊去東家長西家短,造就各種是非,但如果是正當的言語,該表達的仍須表達,只是我們不講「無益之語」。
  教導眾生成道,要用宇宙不變的真理以及自然的厚德來教導,真理只有一個而且是不變的,不能用旁門左道教導走捷徑,老師說過修為、修持是一輩子的事,從現在開始到死亡都是要走修為這條路,沒有捷徑,且要一步一腳印的走。


【心安】
  人是好奇心很重的動物,有窺視的心態,在好奇心使然之下,往往會死於好奇心。我們在誘捕動物的時候,都是在利用動物好奇心的特性,才能夠誘捕到動物,「飛娥撲火」,點一盞燈,飛娥就會往燈火飛過去,修道者不要有窺視與好奇心的心態,不要自認自己心很正,不會受影響,但是往往都會受到影響,而且影響很大,所以不要用窺視的心態來看待這個世界。
  如果因為好奇心而窺視,你永遠得不到你想要的,因為看到的只是表面,當我們明白「正道」時,則要登堂入室了解究竟,才能得知其中是光明?還是黑暗?但是在了解時要保持清明的心態,不受汙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自身清明遇到清的,頻率便會相同,遇到濁的頻率不同,就得趕快離開,不要因為好奇心而繼續留下,那受害的會是自己。
  人心不足蛇吞象,心猿意馬,這是人的垢病,也是因人的感官而起非分之想,看見或聽見別人所擁有的,自己也會想要擁有,但是彼此生活環境的不同,所擁有的也會不相同,在目前的環境當中儘量不要有其他非分之想,如果是想要創造自己的生命,這是很好的事,但如是想要創造自己的欲望,不管是金錢,物質的欲望,或是其他的欲望,則會消弱自己的生命。
  「禍莫大於不足」禍端起於不知足,所以我們要知足常樂,不知足會生煩惱心而無法快樂,每天都在想很多的事情,相由心生,心裡想什、想要什,皆會由臉上反映出來。沒辦法成就時,卻一直處心積慮想要成就,這樣會產生不必要的災害,禍害遺千年,我們沒有能力得到的就不要去做,要量力而為,不然的話,不自量力時會產生弊端,而這些弊端會造成災禍,不管是對自己或是對別人都是一種災禍。不走正道而選擇走旁門左道,會禍害自己,古代的一些帝王為了要延年益壽、長命百歲,利用旁門左道煉藥丹來服用,結果反而殘害了自己的身體,也有暴斃死亡的,如王陽明就是死於毒物。修行者要真實、踏實,守人倫大道,認理歸真,不要在形象中捉摸,任何一個法門修行要達到成就,必須以「心安」為基礎,如果捨離心安則是非道,心安的法則就是要努力做到無悔、無恨之地。修道的成就是需要時間的歷練與磨練,不要走旁門左道的捷徑,「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需要自己一步一腳印力行,修為的成就是要靠自己努力的。


【生命的可貴】
  伏羲氏創立八卦時,他相信一切的「有」來自於「無」,目前所有的一切皆自於「無」,「無」即是「宇宙」,亦是虛空境界,天下一切的物類都來自於虛空境界。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陰陽交合產生了萬物,所以天下有形的物類皆是非純陰純陽,「天下萬物生於有」當中的「有」是指「質」,所有有形的物類即是「質」都是生於有,人的肉體、動物、植物、礦物都是「質」。我們的「靈性」是虛空境界中五行靈子的精華,生於「無」,靈子結合了我們的肉體帶動身體的神經系統,靈合於質再接受上天的能量,靈能質合起來才能夠成為動物,而人是最高級的動物。
  人在早晨醒來時即會有念頭的產生,開始阻礙宇宙能量,人在一天二十四小時當中只有沈睡時才能夠補進能量,我們在沈睡時是一個「弱者」,此時是在補充白天所消耗的能量,也在延續我們的生命,但是沈睡時補充進來的能量是很有限的。「弱者」亦是「靜」的意思,能量會產生智慧,所以人越靜智慧越高,智慧越高欲望就會越少,但是我們一動念便會將宇宙的能量阻擋住。
  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健為「乾」,宇宙的運作即是「乾」,人的肉體是順生,地球創造的生命屬於陰,吸收宇宙陽剛之氣進入到人體,這是「陽息陰」,而陰在動時則是「陰消陽」陽氣會被阻礙並消耗我們自身的陽氣,所以我們要成為弱者靜下來,讓宇宙能量進到身體補充我們所需的能量,前面有提到人需要的能量有兩種,一為食物的熱量,一為外來宇宙能量(陽剛之氣),陽剛之氣可以讓我們的細胞活絡起來。我們要利用靜坐的「靜」把所有的念頭斷念掉,讓自然界的能源、能量補充進來,但是當我們靜下來時,內在的念頭依然是動個不停,所以老師有說過要「收視返聽」,保持靜,去除意念,念頭越少智慧則越高,因為虛空境界的智慧會補充給我們的智慧,並不會因為沒有念頭、欲望就沒有了衝力與智慧,像以前的高僧、聖人先賢皆有很高的智慧,因為他們會找時間「靜」下來吸收宇宙能源、能量轉換成智慧,可見「靜」是很重要的。
  《莊子•達生》篇中:「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以為;達命之情者,不務命之所無奈何。養形必先之以物,物有餘而形不養者有之矣;有生必先無離形,形不離而生亡者有之矣。生之來不能卻,其去不能止。悲夫!世之人以為養形足以存生,而養形果不足以存生,則世奚足為哉!雖不足為而不可不為者,其為不免矣!」大意為:「通達生的真義的,不強求生所不可求的事物;通達命運真諦的,不強求命運所無可奈何的事。養身必先賴於物質,物質用之不盡,而形體必有衰亡的一天;保有生命必先不使脫離形體,可是有的人形體在而生命卻已亡失了。生命的來臨不能拒絕,生命的離去亦無法阻擋。可悲!世人以為保養形體便是保存生命;然而保存形體果真不足以保存生命,那麼世間的事還有什麼值得去做的呢?雖然不值得做,卻不可不去做,這樣去做便不免於累了。」
  人為了生活、家庭、事業及一切的總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斷地在消耗生命,卻沒辦法讓自己的肉體及靈性用道,反被道所用。「道」是自然界的運作,我們要運用自然的能量來補充自己,人要生存要延年益壽,一定要有食物的熱量與宇宙的能量,所以我們除了依循自然的運作之外也要知道攝取自然的能量。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