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散文)

2017/1/9  
  
本站分類:生活

雜記(散文)

      備註:

      (1)、本文創作於2006年夏天,於2008年3月刊登在由廣西省南寧市創辦的月刊《紅豆》。

      (2)、本文選自2005~2008年創作的散文選集《會有天使替我守護你》,原文不叫“雜記”,為了順利地發表而改為了“雜記”。

 

      花兒,無心地綻放著;鳥兒,無心地歌唱著。年華似水,魚兒又長大了些,柳條兒又抽絲發芽了,春天來了。

      清晨裡吹吹風,黃昏時散散步,週末裡踏踏青,邀你同行!Let’go!

——題記

 

一、春晨

西安3.jpg

      春天的一個早晨,一碗粥,一碟鹹菜,一根油條。

      坐在三樓餐廳臨窗位置,向下望去,心曠神怡:綠樹紅花暢快地呼吸;片片向上、瑩潔俏麗的皎皎玉蘭在晨風中愈顯清雋靈秀,素雅的幽香沁人心脾;楊柳輕舞,長長的稀疏的倩影倒映在人工湖靜靜的水波裡,更顯俏麗;早起的鳥兒清唱著,意氣風發的青春人兒奔跑著歡笑著,空氣中彌漫著生命的味道;太陽金黃色的光澤正一點一滴地浸透入純淨的藍空,心情亦隨之明朗起來。

      晨風拂面,所有喧囂在瞬間退至遠方,所有的煩惱消失無蹤,喝一口粥,氣定神閑,怡然自得。突然想起了五柳先生的躬耕、東籬、南山、竹屋,多麼幸福大智的人兒呀。

      如果說這座繁華的都市里還有“閑雲野鶴”的話,除卻老人與孩子,就是我們莘莘學子了,還有和我們一樣視城市如田野,在壟上陌間讀書的人。

      嗚呼,慶哉幸哉!

 

二、黃昏散步

西安2.jpg

      想像自己是一縷花香,在晚風中綽約;感覺自己是一抹黃色,在晚霞中淒迷。

      興許平日裡的笑容太多,掩蓋了內心深處的憂傷;興許平日裡的聒噪喧嘩太多,點燃了心底對靜寂祥和的渴望。每到黃昏,腳總會不由自主地承載著身體四處遊蕩,看看野花野草,拂拂柳條喂喂小魚,或者,什麼也不為,只是走走。

      一直相信美到極致是自然。在大自然中我是很和諧的一員,很鮮活的一個,在散步中,我的心總有著前所未有的至臻完美,甚至,像回到了家,心靈有了皈依。把一曲鳥雀的清唱塞滿衣兜,把一簇綻放的水花簪在衣襟,把一枝翠綠的新柳繞于脖項,我是甚至願意與一陣狂風、一場暴雨相逢,去追風,去捉雨!

      人們常說,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不敢苟同。世界瞬息萬變著,飄落在你眼前的每一顆雨滴,都有可能孕育著彩虹的美麗,更何況生生不息的生物?辟如修遠大道,今日玉蘭櫻花綻放,明日連翹爭春,柳絮紛飛,興許後日便花謝花飛,落英繽紛了。時時花色草姿不盡相同,日日心緒情調亦不同。物非人非矣,徜徉於此,豈能無風景?散步,即為捕捉風景。

      不論什麼樣的黃昏,你看見的一個或遠或近地踟躕著的身影,那,興許就是我。

 

三、愛上西安

      老實地說,當初填報我們大學的時候是在對她完全無知的情況下過來的。出生于煙雨江南,小橋流水,靈秀精緻的習以為常,讓我無比嚮往粗獷豪放、博大精深的北方文化。

      很慶倖,這個抉擇是絕對英明的,我選對了!

      從心底裡愛上了西安這座有著長長圍牆的古城。書院門,碑林,太白路,粉巷,下馬陵,小寨,回民街。深街窄巷都是風情萬種。很悠閒的地方,與我內心的節奏一致。

      愛上西安,愛上她那雙曼妙靈巧的手,竟做出如此美味的吃食。風味獨特,香醇可口的羊肉泡;皮薄佐汁香濃,餡嫩含湯,輕咬一口直冒油的賈三灌湯包,餘香不散,肥肉不膩瘦肉無渣的樊記臘汁肉,粉蒸肉柿子餅,玫瑰八寶鏡花糕,還有油茶麻花……似乎雲集了全國各地的美食精英,實令嗜吃如命卻又減肥若渴的我又愛又恨,流連不已。

      愛上西安,愛上這裡的人。西北民風粗獷,稀釋了小市民那種卑微細膩的氣息。不計較,不多事,不勢利。是很好的摯友,永遠不離不棄的那種,一輩子的。想起了許巍張楚鄭鈞,想起了賈平凹路遙黃建國,除卻敬佩還是敬佩。

      張琳老師有句話很經典:“西安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文化。”沒有太多精雕細琢的溫柔,可那雄渾粗獷的線條,那堅厚深沉的氣度,是無法以刺繡之手雕鑿的。

      黃風可以浩蕩,黃河可以傾瀉。西安更像一位參透世事的老人,懷抱一顆平常心,超然面對身外的瞬息萬變。來到西安,就像漂泊多年的遊子回到了久別的故里,擲地有聲的秦腔讓流浪的心從此釋然思定。

      愛上西安。

西安.jpg

 

       如果覺得本文對您有用,請轉發。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

      郵箱:shigewangguo@163.com

      個人微信公眾號名稱:作家周成功子阳佳乐

      (二維碼如下)

5.png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2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