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A. D.患者最貼近的自我剖析。--《追著太陽跑 ,一頭栽進去用力戰勝自己!》

2016/11/30  
  
本站分類:創作

S. A. D.患者最貼近的自我剖析。--《追著太陽跑 ,一頭栽進去用力戰勝自己!》

「S. A. D 季節性情緒失調(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 S. A. D.)也稱為「冬季憂鬱症」,是一種感情或者情緒上的失調症狀。大多數的S. A. D.患者在一年中大部分的時間都有良好的健康狀態,只有在北半球的冬季或南半球的夏季會感到憂鬱徵狀。雖然熱帶地區S. A. D.存在的例子很少見,但是在北緯三十度以北或者南緯三十度以南的地區,S. A. D.顯著存在。──節錄自《維基百科》」

「那麼粗枝大葉的我、那麼熱情開朗的我、那麼樂於散播歡樂與笑聲的我……怎麼會成了S. A. D.患者?
我必須尋找一個讓自己快樂的方法,一種讓自己的心靈電池重新滿格的充電途徑。我審視著過往人生中最嚮往的是什麼?──旅行」

他住在全球最適合人類居住的都市──溫哥華,總是對生命充滿熱忱,總是爽朗大笑,卻成了S. A. D.患者。
一段追著太陽跑的旅程,從開車可抵達的小城小鎮,到搭飛機航向北緯三十度以南的國度;從一望無際的歐肯納根沙漠、艷陽高照的奧索尤斯、壯麗驚豔的哥倫比亞冰原、牛仔奔馳的卡加利、充滿法語區風情的蒙特婁、帶著濃濃英倫色彩的維多利亞……一路尋訪到馬尼拉的西班牙古城、花之島與神之島的峇厘島……
跑遍陽光燦爛城市,在一次次的旅行中反覆看到了萬物存在的價值;逼迫自己咬緊牙關走出大門,也要跨越自己的內心深處!
啟程吧!儘管再害怕也要勇敢,為自己找到生命的太陽!

立即訂購《追著太陽跑 ,一頭栽進去用力戰勝自己!》

 

內容試閱

(北緯)49° 1' 56 " N (西經)119° 28' 5" W

【奧索尤斯紀行】
Town of Osoyoos, BC, Canada

第一次向某位洋同事聊到我的「冬季憂鬱症」時,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地說:「去吧,去一趟歐肯納根沙漠!看看陽光普照的河
川與峽谷,在綠洲小鎮基隆拿或奧索尤斯住一陣子,你會沒事的!」
原來,
她也曾是個S. A. D. 的過來人。

提到北美的沙漠區,許多人想到的可能是墨西哥北部的吉娃娃沙漠(Chihuahua Desert)、美國西南部的索諾蘭沙漠(Sonoran Desert),或是南加州的莫哈維沙漠(Mojave Desert)。但是鮮少人知道,在寒帶北國的加拿大, 居然也有一大片灌叢草原的歐肯納根沙漠(Okanagan Desert),它就位於許多亞洲人所熟知的「卑詩省(British Columbia)」。
這片沙漠就在奧索尤斯湖(Osoyoos Lake)與歐肯納根湖之間,早期的原住民稱它為「Nk'mip」。它是省內最炎熱乾燥的地區,也是全加拿大降雨量最低的區域。夏季午後的氣溫可高達攝氏四十多度,而沙漠中常出現的仙人掌、山艾樹、響尾蛇或黑寡婦蜘蛛,在這片北國的沙漠中也隨處可見。
奧索尤斯的居民原屬北美原住民的一支部落,因此這個發音奇特的地名當然也是原住民語,其含意為「水域變窄處(The Narrowing of the Waters)」。

這個在沙漠中偏僻的部落,經歷過百年前與歐洲毛皮商人的貿易交流,以及卑詩省的「新金山」淘金時期,才漸漸帶動了沙漠小鎮的繁榮發展。現在的奧索尤斯已經是處處充滿酒莊、果園、葡萄園、渡假酒店與高爾夫球場的渡假區了!
這些年來,我進出歐肯納根沙漠不下七八次了,但還是第一次將行駛路線改為從加西海岸向東行駛,先造訪奧索尤斯後,才朝北方跨越沙漠與峽谷,前往我所熱愛的綠洲基隆拿(Kelowna)與蜜桃地(Peachland)。
雪季過後的初春,我們從溫哥華出發,途經菲沙河谷(Fraser Valley),穿越過一座座依然白雪皚皚的雪山後,開始朝著沙漠的邊緣前進。這麼多年了, 我依然會被車窗外變化萬千的景緻驚艷與感動,看著針葉林參天的寂寞公路, 霎時轉變為雪山環繞的山路,又變換成充滿矮叢與仙人掌的黃土荒漠,在不到半天的時間裡,就看盡了大自然與四季變幻的奇景。
我們大約下午三、四點抵達奧索尤斯,從充滿冷氣的車內一打開門後,一股燥熱的空氣迅速爬上皮膚的每一吋毛細孔,不過很快也就習慣了那種乾燥與高溫的環境,甚至還不斷催眠自己,這種宛如SPA 乾蒸房的感覺,才有渡假的Feel 嘛!

在這座總人口不到五千人的鎮上,由於陽光、沙地與先進的引水系統,造就了近二十間酒莊與酒廠的興盛,也成為卑詩省冰酒與葡萄酒的著名產地之一。其中又以Nk'Mip Cellars Winery 最為知名,也曾在我的推理小說《熱層之密室》中特別介紹過。
它是北美第一間由原住民所經營的酒廠,所生產的葡萄酒卻一點也不含糊, 無論是白比諾(Pinot Blanc)、黑比諾(Pinot Noir)、霞多麗(Chardonnay)、雷司令(Riesling)、梅洛(Merlot)與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這間原住民酒莊全都一應俱全。
我們的第一頓晚餐就在這座酒莊的露臺上,一邊欣賞著牧溪(Rancher Creek)的美景,一邊品味著他們在2013 Jerry D. Mead New World International Wine Competition 獲銀牌獎的白比諾,然後享用酒莊大廚Chef McNulty 菜單上的「菲沙河谷煙燻嫩鴨」。不過那菜名還真是讓我有些疑惑,難道真是從菲沙河谷抓來的野鴨嗎?
第二天的行程,我和友人們除了參觀沙漠文化中心,還玩了一趟不曾體驗過的「走騎沙漠」!說實在,那和我心目中的景觀有點不太一樣,因為那裡並沒有層層疊疊的沙丘或海市蜃樓,大多是充滿仙人掌與山艾樹的黃土地;而我騎的也不是什麼「哭泣的駱駝」,而是一匹愛噴口水的暴牙小棕馬。

聽說歐肯納根沙漠最美麗的時段,就是日出與日落的前後時分,欣賞著湛藍、粉紅、鵝黃或橙橘色的霞光,變化無窮映照在黃土地上,的確令人畢生難忘。
我們一行人跟著馬場主人緩步走騎在枯黃的草原上,看著帶點橙色調的峽谷景色,我的腦中並沒有「喜多郎」空靈飄渺的沙漠音樂,反倒響起了那種「黃昏雙鏢客」或「萬寶路」美國西部牛仔的雄壯口哨樂聲。尤其是看到峽谷環繞的山頭時,還會幻想強尼戴普所演的湯頭(Tonto)或獨行俠,會不會突然佇立在上面?
不過自從馬場主人隨口提及,大家還是要小心草叢裡的響尾蛇後,我這「恐蛇症」的死老中,從此就雙腳不敢落地了,心裡還不斷嘀咕:「為什麼派給我一匹腿那麼短的馬?」這樣我和地面根本就沒有什麼安全距離嘛!
他又附帶說明,許多人都認為聽到響尾蛇的「蛇環」聲響時,馬上離開它的警戒範圍不就沒事了吧?其實有些年幼的響尾蛇在尾巴未長出蛇環之前,並不會發出任何警示聲響,因此通常就是以劍及履及的迅速還擊呀!
當他講到這裡時,我這膽小鬼的雙腳早已快翹在馬背上了。
途中最讓我訝異的是,巧遇到幾隻荒漠裡的貓頭鷹!不過並不是佇立在樹枝上或住在樹洞裡,而是另一種在漠地挖洞穴居的貓頭鷹!它們最神奇的「才藝」,就是受到人類驚擾或野獸攻擊時,會發出一種酷似響尾蛇搖尾的警告聲響,以魚目混珠的山寨響環聲驅離入侵者,讓人不禁嘖嘖稱奇造物者的巧思。
當然,在日頭炎炎的荒漠騎完馬後,我們也沒有錯過跳進湖水中清涼一下,一邊享受著高溫下的陽光燦爛,一邊漂浮在冰涼的湖水上小憩。如果你喜歡釣魚,奧索尤斯湖裡還有肥美的鱸魚、鱒魚或紅大麻哈鮭魚(原住語: Kokanee),在湖邊釣魚與圍爐烤魚也是當地觀光客們熱愛的戶外活動之一。

當然別忘要釣魚之前,必須先到釣具行申請購買一張臨時釣魚證,因為在加拿大魚類被列為是保育物種,唯有原住民們才不需要申請釣魚證,畢竟這片土地本來就是他們祖傳的漁場與獵場。

此次跨越沙漠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前往蜜桃地,與早已在「歐肯納根湖國家公園」紮營的羅布森家族會合!對那個家族的友人來說, 露營就是他們每年春夏季的家庭聚會型態,因為在這沙漠綠洲的外圍,秋冬時常會因大雪而封路,導致無法自由進出漠外的城鎮。因此分散於夏日地(Summerland)和基隆拿,甚至是溫哥華的家族成員們,一到春夏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在兩地之間的蜜桃地野營。

看著大夥開著自家的露營休旅車,在素有「水怪湖」之稱的歐肯納根湖畔搭起大大小小的帳篷,男性們忙著升火烤肉,女性們陪著孩子游泳消暑,老人家們則聚在道格拉斯杉下閒話家常,熱鬧的陣仗就像一場森林中的園遊會。
卑詩省夏季時晝長夜短,每天早上四點多天色就已是魚肚白,直到晚上十點左右太陽才會下山,的確是個非常適合戶外活動的聖地。當夜幕低垂時,環繞在歐肯納根湖區的幾座綠洲城鎮,也亮起了稀稀疏疏的燈火,那些在水面上搖曳的波光倒影,美得宛若漂浮在湖水上一朵朵的荒漠之花。
那兩晚,在月圓的星空下,我們三三兩兩圍坐在營火邊聊天,看著月光寧靜地灑在平靜的湖面上,有時水面上幾乎沒有波光粼粼的閃動,只有一道銀白寧靜地躺在湖水中,彷彿就像通往原住民古老神話的水月之路!也難怪這種充滿神祕祖靈氛圍的景色,會流傳著那麼多雷鳥、狼人或山精水怪的圖騰傳說。
我們在國家公園的營區度過了一個很野味的週末,隨後也造訪附近的蜜桃地小鎮。那天小鎮突然湧入一大批騎著哈雷重機、手臂上佈滿刺青骷髏、身上穿著酷炫皮衣皮褲的「老爹和大嬸」,看起來挺像傳說中退休的「地獄天使(Hells Angels)」飛車黨。
說真的,在攝氏四十多度的氣溫下,看著老人家們硬是穿著充滿鉚釘的皮衣耍帥,汗水淋漓的我也不禁肅然起敬。從他們與友人的言談中才得知,原來這群身材走樣的「不老騎士」,是從加拿大中部的草原省份(Prairie),翻山越嶺長途跋涉來到西岸觀光,雖然陣仗看起來就像是要打劫這個沙漠小鎮,不過倒也讓我們大開了眼界,見識到許多經典的哈雷重機。
蜜桃地的「湖畔客棧(Gasthaus on the Lake)」,是當地人推薦我們用餐的德國餐廳,它也是一座充滿渡假風情的城堡主題餐廳。客棧由室內到花園全都是走中世紀風格,從餐廳內古老且巨大的石砌壁爐,到滿屋子的武士盔甲、盾牌、寶劍、旗幟或懸空的鑄鐵燭台,全都是店東之一的Jörg Hörath 多年來的古董收藏品,有些甚至超過百年歷史。

這間餐廳最富盛名的就是他們的「中世紀盛宴(Medieval Feast)」,只要你的生日或聚會的訂席人數超過十人以上,那麼他們就可為你舉辦一場古老歐洲的圓桌武士餐宴,除了侍者們會搭配主題穿上歐洲男女僕的裝束,餐廳也提供壽星與賓客們各類國王、武士、修士或宮女的Cosplay 服裝。

那種中世紀盛宴的排場,不但是賓主與貴客們被裝扮得有模有樣,就連大部分的餐點也完全使用古法烹飪。舉如餐前的湯品就是以老式的銅水桶,放在那座超大的古老壁爐內熬煮;主菜則是用一只超巨型的鑄鐵平底鍋盛裝,容器重到需要動用兩位精壯男子抬著上菜。

碩大的鑄鐵鍋裡滿是琳瑯滿目的德式香腸(Bratwurst)、烤豬(Roast Pork)、牛肋排(Beef Ribs)、燻豬肉(Smoked Pork)、炸肉排(Schnitzel)、雞/鴨/豬肋排(Chicken, Duck and Pork Ribs)。假如你是素食者或節食者,那麼對不起!這套中世紀盛宴並沒有太多的蔬菜水果,完全是遵循古老歐洲武士們豪飲暴食的豪邁精神,所量身訂作的「肉肉大吃會」。
當然,你也可以像我那樣,與朋友們幽雅的坐在戶外的德式花園裡,在豔紅的九重葛樹蔭下用餐。他們的菜單上除了有道地的德國啤酒與燒烤美食,也還是有許多符合大眾口味的美式餐點。在這荒漠綠洲的湖畔,能有這麼一間充滿古老歐洲風情的主題餐廳, 也算是慰藉了我那吃了好幾天野營BBQ 的五臟廟。
當我們抵達最終點的基隆拿後,便下榻於親友的湖畔花園別墅裡,地點就位於知名的「傳教山酒莊(Mission Hill Winery)」下方。對於從小就在水泥森林裡長大的我而言,一見到客房窗外是一望無際的水怪湖時,我心中那個穿著小蓬裙的「小女孩」,竟然興奮地雀躍不己,連續四天常會倚在窗邊盯著湖面端詳,期待真能拍到原住民傳說中那頭叫「歐戈波戈(Ogopogo)」的遠古龍王鯨。
不過除了水怪之外,親友屋後那片自家的果園與葡萄園中,三不五時也常會有鹿群、郊狼、浣熊、狐狸、紅腹知更……輪流現身,還有許多不知名的蟬鳴鳥叫,還真讓人有一種置身於白雪公主森林的錯覺。

這一次造訪基隆拿時,也發現這個寧靜的城鎮多了好些新居民或B&B 民宿,聽說有許多退休的夫妻檔賣掉了都市的房子,移居到這處沙漠綠洲,或許是乾燥的氣候與陽光燦爛的美景,讓這裡成為有錢老人家們退休後的渡假樂園!
如果你有計劃造訪加拿大,那麼千萬不要錯過奧索尤斯湖,與歐肯納根湖之間的這一片沙漠、峽谷與綠洲,在這片素有卑詩省水果籃的祕境裡,走訪大大小小的果園與酒莊,肯定能顛覆你對加拿大的刻板印象。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