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都是需要爭取的權利。--《紅色史褶裡的真相(三):文革紅血·遺老紅態》

2016/11/9  
  
本站分類:創作

悲傷都是需要爭取的權利。--《紅色史褶裡的真相(三):文革紅血·遺老紅態》

叢書集結作者二十年發表的「紅色」主題,縱向展示中共滴血針腳,具體剖析紅色謬根。叢書史料經歷時間檢驗,滴珠折光,具備各項參考價值。
第三冊進入黑色文革,赤禍漲頂,述往思後,真正千萬不要忘記!二十世紀全球兩大巨災——馬列赤潮、德國納粹。無論時間跨度、災難深度,馬列赤潮均在納粹之上。而全球赤災,中國為烈,「學費」最巨,國史「不能承受之重」,至今透發陣陣霉酸,紅色縛繩還在纏礙國家走向現代文明。
麵包、情戀、革命、內訌、死亡、冤屈……斑斑紅跡,紅事墜繫紅根,紅冤栓連紅謬,紅色醜陋真正「少年不宜」。

立即訂購《紅色史褶裡的真相(三):文革紅血·遺老紅態》

 

內容試閱



文革乃國史「不能承受之重」,血滴尚鮮,痂疤未結。再述四例文革細事:一、1968年一位八歲滇女「現反」陪綁法場,當了十年反革命。1979年,她對人說:「我是在童年就低下頭的,這頭不好揚起來呀……」二、文革初期,醫院不收治黑色出身者,就是收治,也組織紅色病人批鬥黑色病人。 三、衡陽鐵路中學一女教師,將「毛主席万万歲」誤寫「刀刀歲」,立淪「現反」,判刑20年。四、遼寧阜新東方紅機械廠一調皮青工,將車間時鐘從16點悄悄撥至17點,工人以為到點下班,青工以「破壞生產」定罪反革命,判刑15年。
毛澤東率中共造反進城,開朝之威使他一言九鼎,隻手禍國。文革首惡,還有第二人麼?還能賴上「美蔣反動派」麼?劉少奇也是被自己架設的赤色邏輯所打倒。1945年4月28日,「魯藝」為中共七大獻演歌劇《白毛女》,次日傳達首長意見:地主黃世仁要槍斃(不槍斃就「右」了)。要求判黃世仁極刑的正是劉少奇。文革初期,528人龐大工作組進駐清華,112名清華幹部打為「走資派」、16名教授淪為「反動學術權威」、50多人「牛鬼蛇神」,高帽遊街。7月3日劉少奇在家聽了王光美、女兒劉濤的彙報,指示―
要把蒯大富當活靶子打!要把蒯大富他們一派搞成少數,批判了他們才能鞏固工作組的地位。資產階級不給我們民主,我們也不給他們民主。
劉少奇滿懷階級義憤槍斃黃世仁、不給蒯大富民主,毛澤東也用階級義憤不給他民主。文革終於使相當一批赤士覺醒,意識到「走錯了路」。1978年長沙,紅青右派劉賓雁(1925~2005)―
如果反右不可避免一定要發生,一個中國知識分子最好的命運,就是當一名右派。(按:可避免當左派而充任幫兇打手。)
社會永遠存在私心臟用的小人,中共不提供從土改到文革的「階級鬥爭」大氣候,他們又如何折騰得起來?中共自封「偉光正」,竟整出比「萬惡舊社會」還萬惡的文革?文革不僅調動人性的缺點―嫉妒、怯弱、自私、陰暗,還調動人性的優點―忠誠、虔敬、無私、勇敢。紅色信徒還真以為「替天行道」,打造一個紅彤彤的新社會。後人很難想像「偉大毛時代」的種種荒謬,無法理解那一條條極左邏輯。因此,檢討文革的社會根鬚與歷史原因,不僅為送葬赤禍應有之義,亦為總結災因必須之工程。
中共當然明白文革的「意義」,劉少奇、賀龍、彭德懷,張聞天、陶鑄、李立三、李達、陳伯達、林彪……「無產階級革命家」再演作法自斃,太反諷太醜陋,只能封堵「憶舊」,寄望時間―集體遺忘,以火化成淡化。不過,畢竟網絡時代,無法封堵境內外澎湃浪濤,中共已不可能回到隻手遮天的毛時代―隨心所欲「做歷史」。大批文革遺老遺少,人還在心未死,還有力氣與他們擺事實講道理。一位少年女志願軍(英語向美軍喊話),後上北師大,文革時懷孕,被一女教師狠踢腹部,生下智殘女,傷痛終生,禍及後代,能「放下」麼?
為了七千萬罹難同胞,也為了提醒後人。天安門廣場必將矗立赤災紀念碑,刻上波蘭馬丹涅克納粹集中營萬人墓上那行字:
「我們的命運是你們的警鐘」

大陸人文環境仍很惡劣,普世價值還是「資產階級謬說」,馬列主義尚未去魅,最基礎的民主自由尚未築基,危險濃度仍未散去。薄熙來進了秦城,文革幽靈卻還在神州大地遊蕩。

〈七律‧文革赤飆〉
紅旗未引天堂近,地獄卻隨革命來;
兔死狗烹五嶽舊,天傾地陷四維歪。
簪纓盡散詩書棄,風雅全失孔孟埋;
妻鬥丈夫子鬥父,開天闢地第一災。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