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貼近犯罪現場的警察辦案故事。--《想逃?沒那麼容易!--看現代犯罪偵緝如何實踐三十六計》

2016/11/3  
  
本站分類:創作

最貼近犯罪現場的警察辦案故事。--《想逃?沒那麼容易!--看現代犯罪偵緝如何實踐三十六計》

☆繼《是誰讓屍體說話?──看現代醫學如何解讀《洗冤集錄》》後,
鑑識科學、刑事偵查的「古今對照」系列書最新力作!
☆官兵捉強盜、警察捉匪徒!不只是體力,也是智力大考驗!
古今計策與技術或許不盡相同,掌握「人心」卻是千古不變的制勝關鍵。

全書以古代三十六計為主軸,除了說明每一計策的中心思想與古代應用的著名戰例之外,並搭配該計謀在現代犯罪偵查實務上的處置作為,讓讀者明瞭古代智慧在現代警方的應用狀況。
隨著歹徒不斷學習,精進做案技術,犯罪偵查工作也要隨著時代不斷演變,但核心脫離不了「人性」的範疇,三十六計就善用計策,突破各種人性弱點,解決偵查上面臨的問題。作者以自身在警界服務的豐富資歷,蒐集從警過程中相關經驗,將驚險的破案過程,化成一則則生動的警察故事,與讀者共享。

立即購買《想逃?沒那麼容易!--看現代犯罪偵緝如何實踐三十六計》

 

內容試閱

第三計 借刀殺人

▍計謀釋義 
  《三十六計.勝戰計.借刀殺人》原文為:「敵已明,友未定,引友殺敵,不出自力,以《損》推演。」意指作戰的對象已經確定,但朋友的立場還不確定,便要誘導朋友去消滅敵人,避免消耗自己的力量。這符合《易經‧損卦》所說的:「調換我和朋友利弊」的精神。
  「借刀殺人」計名出自明代汪廷訥的戲劇作品《三祝記》,該劇述說北宋范仲淹的政敵想利用西夏兵殺掉范仲淹的故事。它的中心思想是:利用外部的力量解決敵人,自己完全不必出力。此計是封建時代,官員之間為了消滅不同陣營的敵對勢力所使用的政治權術之一。用在軍事上,主要體現在善於利用第三者的力量消滅對手;或者利用、製造敵人內部的矛盾,使一小部分敵人變成友軍,代替自己消滅主力敵軍。「借刀殺人」就是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讓別人幫自已出力。同時,「借刀殺人」也可以驗證友軍的忠誠―當敵方動向已明,便千方百計誘導態度曖昧的友方迅速出兵攻擊敵方,視友軍的意願,便能清楚知道他對自己的態度了。

▍古代戰例 
  春秋時期,鄭桓公襲擊鄶國之前,先派出間諜打聽到鄶國有哪些有本事的文臣武將,有可能在兩國的戰爭中為鄶國效力,對鄭國不利。接著鄭桓公煞有介事的把這些人的名字寫成了一張名單,當眾宣布若順利打下鄶國,將分別給這些文臣武將加官晉爵,還將把打下來的鄶國土地分封給他們。
  擔心鄶國內部不知道自己的大動作,鄭桓公還十分慎重的在城外設下祭壇,將他預擬的鄶國臣將名單埋於壇下,對天盟誓,表示一定會說到做到。鄭桓公這樣公開宣示要收買鄶國文臣武將的行為當然傳到鄶國國君的耳裡。他一聽到這個消息,怒不可遏,沒有查清楚自己的大臣是否真的跟鄭國有勾結,便一味的責怪臣下想要叛變,一口氣便把名單上所有賢臣良將全部殺害。沒有輔國臣將的協助,想當然爾是鄭國輕而易舉地便滅了鄶國。

▍警界與匪鬥智之「借刀殺人」篇 
  臺灣的詐騙犯罪是目前最嚴重的治安問題之一。由於媒體的關切,加上警方大力掃蕩,大多數以臺灣人為主的詐騙集團,他們的電信機房已經轉往國外,也改以境外發話方式,詐騙全世界各地的華人,形成另類的「臺灣之光」;留在臺灣的則多半只有犯罪流程中最末端的提款車手。
  車手就是受詐騙集團上游唆使,持著蒐購或是騙來的提款卡,至各地提款機提領詐騙所得的嫌犯。除了以提款機提取,也有詐騙集團在騙取當事人信任後,直接派出車手假冒檢察官或書記官,至被詐騙民眾家中詐取現金的情況。根據行規,這類車手大約可以分得詐騙金額的二―五%作為佣金,若以一天可提領一百萬元的不法所得來計算,則車手最少有新臺幣兩萬元的進帳。這麼高的報酬率,吸引許多不想努力工作的人鋌而走險。也因為進入的門檻低,許多年輕、不愛讀書、翹家輟學的少年搶著當車手。警方除了偵辦詐騙案件外,也特別留意轄內可能有犯罪之虞的少年去向。

▍偵查小知識
☆《刑法》上所定之詐欺罪,係指嫌犯以不法之手段或詐術等方式,取得被害人之財物或財產上之不法利益。而所謂「詐術」乃指以「欺騙」之方法,使人陷於錯誤而為交付,從而取得本人或第三人所操有之財物。所謂之「詐術」,所施用之方法無明確之限制,如以驅鬼代人治病、詐取財物;律師承辦民刑事訴訟、詭稱法官需賄、吞沒入己,或虛設公司行號、詐取貨物及貸款等,或以招攬民間互助會,再偽稱其他人得標詐領會等等,均屬詐欺之行為。是以詐欺犯罪當為財產性犯罪,究其發生原因除嫌犯惡意設局詐騙被害人、或乘其精神未能辨識,而乘機詐取財物外,另一方面又有被害人本身因貪圖暴利,而誤陷嫌犯所設計之騙局使然。現今詐騙已走向團隊作戰方式,詐騙集團之犯罪分工細密,演化成境外Call客集團、境內車手集團及地下洗錢集團等三種模組,警方打擊查緝通常僅能查獲單一犯罪模組,如境內車手集團,在「量刑低、獲利高」之誘因下,極易再生,周而復始,重複犯罪。而詐騙集團常藉「工作輕鬆、高獲利、量刑低」等理由,吸收車手犯案,因車手並非詐騙集團核心成員,常能獲取飭回或交保,且犯罪所得認定要件嚴苛,詐欺罪獲利豐碩,無法產生刑罰威嚇效果,國內車手已有「年輕化、累犯化」趨勢,將成為惡性循環,國內詐欺犯罪已有紮根發展趨勢。

☆根據《警察偵查犯罪手冊》規定,為確認犯罪嫌疑人,可實施被害人、檢舉人或目擊證人指認犯罪嫌疑人,應依下列要領為之:(一)指認前應由指認人先陳述犯罪嫌疑人特徵;(二)指認前不得有任何可能暗示、誘導之安排出現;(三)指認前必須告訴指認人,犯罪嫌疑人並不一定存在於被指認人之中;(四)實施指認,應於偵訊室或適當處所為之;(五)應為非一對一之成列指認(選擇式指認);(六)被指認之數人在外形上不得有重大差異;(七)實施指認應拍攝被指認人照片,並製作紀錄表附於筆錄;(八)實施照片指認,不得以單一相片提供指認,並避免提供老舊照片指認。

第三十一計 美人計

▍計謀釋義  
  《三十六計.敗戰計.美人計》原文為:「兵強者,攻其將。將智者,伐其情。將弱兵頹,其勢自萎。利用禦寇,順相保也。」意指兵力強大的,就要攻打他的將帥;將帥明智的,就打擊他的情緒。將帥鬥志衰弱、部隊士氣消沉,他的氣勢就自己萎縮了。
  這就是《易經.漸卦》所說的:「利用敵人內部的嚴重弱點來控制敵人,便可保存自己的實力。」「美人計」最早被記載在《韓非子‧內儲說下》,韓非提到晉獻公獻美女給虞、虢兩國之事。它的中心思想是:採利誘或色誘來影響對方情緒、判斷力。勢力強大,將帥明智,這樣的敵人不能與他正面交鋒,在某一段時間內,只得暫時向他屈服。侍奉或討好強敵的方法分成三等,最下策是用獻土地的方法,因為這會增強敵人的力量,削弱自己,像六國爭相以地事秦,沒一個有好下場。次下策是用金錢珠寶、綾羅綢緞去討好敵人,這也不是什麼好辦法,因為當你增加了敵人的財富,像宋朝侍奉遼國、金國那樣,自己國家也會跟著變弱。獨獨運用「美人計」才是上策,因為這樣可以消磨敵軍將帥的意志,削弱他的體力,並可以放大他的部隊對他的怨恨情緒。

▍古代戰例 
  漢獻帝九歲登基,朝廷由董卓專權。董卓為人陰險,濫施殺戮,並有謀朝篡位的野心,滿朝文武,對董卓又恨又怕。司徒王允十分擔心朝廷出了這樣一個奸賊,不除掉他,漢廷難保。可是董卓勢力強大,正面攻擊,無人鬥得過他。董卓身旁有一義子,名叫呂布,驍勇異常,忠心保護董卓,更讓人難以下手。不過王允觀察到這「父子」二人,狼狽為奸,雖然不可一世,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弱點――父子皆是好色之徒。王允想到府中有一歌女,名叫貂蟬。這個歌女,不但色藝俱佳,而且深明大義。王允於是向貂蟬提出用美人計誅殺董卓的計畫。貂蟬為感激王允對自己的恩德,決心犧牲自己。於是在一次私人宴會上,王允主動提出將自己的「女兒」貂蟬許配給呂布的想法。呂布見這一絕色美人,喜不自勝,十分感激王允。第二天,王允又請董卓到家裡來,酒席筵間,要貂蟬獻舞。董卓一見,饞涎欲滴。王允又說要把貂蟬獻給董卓,老賊假意推讓一番後就把貂蟬帶回府中去了。呂布知情後大怒。呂、貂後來藉機私會,貂蟬按王允之計,持續挑撥他們的父子關係。王允後來假傳聖旨,召董卓上朝受禪。再讓埋伏一旁的呂布一戟刺穿老賊咽喉,國賊一除,朝廷內外,人人額首稱快。

▍警界與匪鬥智之「美人計」篇 
  以綽號「阿布拉」為首的游姓慣犯所組成的竊盜集團,一直是轄區警方頭疼的人物。游嫌竊盜時擅長團隊行動,且認為生活就是要享受,平常即以不法所得賃屋於高級住宅區內,出入亦以高級出租車代步,且約莫三個月即更換一次車輛,行蹤不定,難以有效掌握。由於游嫌平常賃屋於各高級住宅區,因此大略知道這些高級住宅區的保全特性、住戶生活狀態,竊盜目標多選定下午時段受害人出門喝下午茶,或因自行開設公司,午後必須進公司處理事務的高級住宅住戶。在住戶工作或喝下午茶時,游嫌三人一組,有人專門拆卸門閂,有人專門把風。等順利破壞門戶入屋後,三人搜刮財物的分工也默契十足。為避免失風,此集團每次進入住宅行竊,時間總計不會超過五分鐘,難以被發現,所以多次犯案,無往不利。
  夜路走多,終究遇到鬼。某次該集團駕駛租用車輛在目標區附近繞行觀察下手對象時,因行跡太過可疑,遭到巡邏員警盤查。員警見車內有竊盜工具,要求嫌犯下車受檢。但嫌犯拒絕下車,開車衝撞員警,遭到員警開槍反制,並加以逮捕。但因拒捕過程未造成員警傷亡,且無法找到被害者前來指認可疑之贓物,故三人最終仍獲法院交保候傳之處分。不過警方趁著搜索其車輛時,從嫌犯記事本、購物發票等內容,大致推測出嫌犯的生活習性、喜好的異性類型,還有線上遊戲帳號等資訊,並利用遠端監視系統的車牌監控功能,大致掌握了嫌犯可能落腳處。
  由於竊盜案移送,需要有贓物、指紋或是DNA等直接證據,否則難以說服法官作出有罪判決。但面對狡猾的嫌犯,要在現場採獲相關證物,或是直接查獲銷贓管道,確實困難。如果要將三人定罪,最直接有效的方法,莫過於在他們竊盜過程中當場緝捕。
警方決定辦案方向後,因已知悉嫌犯線上遊戲帳號,故決定透過線上遊戲,誘使集團掉入警方設下的「美人計」中。
  原來警局內正好有位女警,平常就有玩線上遊戲習慣。加上該員原係在外工作一陣子後,才通過特考,加入警察陣容,舉手投足間既無警察的嚴肅感,也符合嫌犯喜歡的異性類型。由於生性謹慎,女警臉書資料也從不洩漏自己的警察工作內容,反而都是吃喝玩樂的照片,給人一種富家女的錯覺。因此偵察隊長請該女警協助在線上遊戲中有一搭沒一搭的與嫌犯攀談,引起嫌犯的注意。兩到三個星期後,嫌犯果然主動向該女警要臉書帳號。女警第一次假稱不方便,藉以卸下嫌犯心防,至嫌犯第二次要求加好友,女警才提供帳號給該嫌犯。由於女警臉書內容多為出遊玩樂吃喝的照片,因此嫌犯並未起疑,反而被女警的美麗姿色所吸引。
當嫌犯提出見面邀約時,偵察隊長指示女警前兩次故意以朋友結婚要當伴娘或是身體不適為理由婉拒,還假意傳訊息向嫌犯致歉。嫌犯第三次要求見面時,女警為表歉意,要求請嫌犯喝下午茶―女警與嫌犯的互動完全模擬男女交往初期的過程狀況,嫌犯在完全不設防的狀態下一步步落入警方精心設計的陷阱。喝完下午茶後,女警藉故先行離開。同時間,外圍支援警方即順利掌握到嫌犯目前使用交通工具的車牌號碼,並立即透過各路口監視器影像,確認嫌犯最新租屋處所。女警與嫌犯見面後,在網路上假裝與嫌犯互動更為熱絡,讓嫌犯產生正在與女警談戀愛的錯覺。女警也在互動的過程中蒐集對方的生活習慣以及推測嫌犯下次可能犯案時間。
  果其不然,主嫌最近一周雖仍主動回覆女警網路上的問候訊息,但即時回覆的情況少了,警方研判嫌犯可能正忙著在尋找下一個作案目標,因此透過勤指中心,將嫌犯所駕車輛的車牌設定為警示車牌,只要經過每一設置辨識車牌的路口,就主動發送訊息告知警方嫌犯的下落。某日下午,警方發現該車輛於某區域內反覆繞行,研判嫌犯應該伺機觀察目標對象屋主出門,準備下手行竊。馬上調集人馬到現場埋伏。到達現場即見到嫌犯車輛停放於附近路邊停車格內,約莫半小時後,三名嫌犯從某豪宅區步行離開,警方立刻上前盤查,果然在他們身上搜出許多貴重物品與竊盜工具,因此將嫌犯帶回偵辦。同時間再透過路口監視器影像,確認嫌犯入侵的各戶豪宅,請管委會逐一清查門鎖遭破壞之住戶,確認被害人後,以準現行犯予以送辦。
  由於嫌犯係準現行犯當場被緝獲,加上被害住戶有兩戶以上,且失竊財物超過當時重大刑案標準―現金五十萬的價值,情節重大,因此警方於移送書上建請羈押,也順利獲得法院支持。後續警方利用羈押嫌犯期間,仔細搜索其落腳處;再利用隔離偵訊挑撥離間,讓嫌犯們狗咬狗,如此操作後,數起轄區內疑為該集團所犯下的重大竊盜案也就跟著一個個順利破案!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