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橋大學,與傳說中的霍格華茲魔法世界有什麼關係?--《那一年,我在劍橋揭下佛地魔的面具》

2016/10/18  
  
本站分類:創作

劍橋大學,與傳說中的霍格華茲魔法世界有什麼關係?--《那一年,我在劍橋揭下佛地魔的面具》

「哈利……哈利……」腦海裡浮現魅影般的呼喚,我止步再細聽,那一聲聲的召喚,似是隱藏在不遠處潺潺的水聲裡。我再度邁開腳步,沿著越來越清晰的聲響,足跡被勾來了康河邊。


「一個臺灣的哈利波特,闖蕩於走過八百年歷史且仍然不斷在撼動世界的魔法學校。」──李開復(創新工場CEO)
「本書中帶出的,不只是深入淺出的英國歷史掌故,更是一個身處劇烈變動時代的八十後年輕人,對生命的探索歷程。」──徐言(東森集團國際戰略發展中心CEO)

如果劍橋是一所魔法學校,你有沒有想過……
劍橋的禁忌森林在哪裡?劍橋的新生戴上「分類帽」後,都過著哪些的學院生活?擁有八百年歷史的劍橋大學中,又怎麼會有魔法世界人人聞之色變的「佛地魔」呢?

劍橋宛如《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充滿了迷人挑戰與神秘趣聞。透過本書那遊記式的細膩筆觸與魔法般的俏皮文字,跟著魔法世界的引路人──多才多藝的校友許復走一回劍橋,挖掘這座魔法大學城的文化趣聞、揭下佛地魔的神秘面紗吧。

立即訂購《那一年,我在劍橋揭下佛地魔的面具》

 

內容試閱

【魔法世界的引路人Welcome to the Magical World】

下一班開往劍橋的「麻瓜快巴」(National Express)還有將近半個小 時才啟程,我在售票口旁的點心舖點了一杯拿鐵,從背包裡掏出上飛機前買 的小泡芙啃了起來。同班機的旅客大部分都散了去,子夜時分,靜謐得連自 己的呼吸聲都顯得多餘,即使我已經盡量把咀嚼泡芙的聲響壓到最低,喀吱 喀吱的,還是引起了一位落腮白鬍子老伯的注意。

「看起來很可口,」老伯結了帳,點起剛買的雪茄,走到我旁邊坐下, 「這些泡芙是哪裡買的?」
「臺灣買的,」我其實有點無聊,想知道正在享受吞雲吐霧的他會怎麼 在泡芙和雪茄之間做出抉擇,「你要不要吃一點?」或者,我可以看到他一 面抽雪茄一面吃泡芙的滑稽模樣。
「不了,我正在抽這個。」他笑著指了指叼在嘴上的雪茄,是個老江湖 無誤。
「你是臺灣人呀?我愛死了你們的夜市,去了一次,到現在都還記得蚵 仔糕的味道。你來倫敦念書?」老江湖其實頗友善。
「是蚵仔煎啦。」我不容許故鄉小吃承受這種被改名的汙辱。
「呵呵,對對對,是蚵仔煎。你要去倫敦的哪一所大學?」
「我要搭兩點四十五那班巴士,去劍橋。」
「哇,我遇到一位劍橋大學的新生!你是哪座學院的?」他的眼神亮了 起來,音量也放大了一些。
「彼德學院。」此刻的我,對劍橋大學特有的學院概念仍然模糊,而對 自己被分配到的學院,大部分的想像也多半來自於那張學長傳給我的、手機 存了大半年的學院大門照片,以備報到時迷路用。
「你好幸運,可以進入劍橋大學的創始學院!我曾經在皇后學院(Queens' College)當過一年的訪問學者,離你的學院走路只要五分鐘!」他顯得相當興奮,「我告訴你,我最喜歡大學活動中心旁邊的那座水閘,位置大約在彼德學院和皇后學院中間,那裡也許不是劍橋最美的地方, 不過……」老伯語帶玄機,「那裡隱藏了一些祕密。」

我還來不及問怎麼從彼德學院走到水閘處,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使得我們的對話被迫中斷。

接起手機的白鬍子老伯簡直變了一個人,並不只是他的英文變成了讓我聽得相當吃力的腔調,老伯原來和我說話時那副斯文學者貌,更瞬間變成了音調提高八度還穿插著因不斷大笑而不時破嗓的有趣模樣。

「我叫馬克,在愛丁堡大學(Univrsity of Edinburgh)工作,蘇格蘭人,剛剛是我內人,她快要到了,我得出去等她。」掛上手機,老伯的學者魂瞬間又回來了。蘇格蘭人?果然和我猜的一樣。
「小兄弟,我很替你開心,因為劍橋的英格蘭人一般不算是最囂張的, 呵呵。好了,就此告別,好好享受你的劍橋生活,記得來愛丁堡找我玩。」他遞了一張名片給我,原來是位愛丁堡大學的教授。
「我叫哈利,我會寫郵件給你的。」此刻才猛然意識到,身為晚輩,竟然忘了在一開始時先主動自我介紹,可能有些失禮。
「很高興認識你,剛加入魔法世界的臺灣哈利,記得,一定要寫郵件給我!」他已經拎起背包走遠,不一會又回過頭來,「還有,幫我問候那座水閘!」馬克教授的熱情,確實在他告訴我來自蘇格蘭的那一刻印證了其合理性。至於他說的水閘處,到底隱藏了什麼祕密?腦子裡想像的水閘運轉聲嗡嗡響起,暫時蓋過了我的其他思緒。



●第一次聽到他的名字
下了巴士,清晨五點不到,我在星光熠熠相伴下,花了好長時間總算一步步穿過了劍橋魔法世界和麻瓜世界的分界─派克草原(Parker’s Piece),真正進入巫師們的時空,開始找尋彼德學院的所在。捧在手上的Google Map非常好用,從一道道在暗濛濛夜裡昏睡著的學院大門前經過,我很快就找到了那盞為我點著的燈。

「我的手快斷了,」我一面喝著守衛大叔拿給我的可樂,一面看著堆在一角自己大包、小包的行李說。

「每年一個個小傢伙,一到這兒的頭一句話不是抱怨手斷就是腳殘,誰叫你們現在還是麻瓜,呵呵。」大叔說,「我看到你的照片,就猜你是哈利波特遺失在中國的雙胞胎兄弟,難道不是嗎?把你的眼鏡換成他那種的,明天就去換,呵呵。」
「我的祖父母從中國移居到臺灣,我是在臺灣長大的。」我略糾正了他一下。

「好啦,臺灣小哈利,我叫查理,不過你覺得我是不是很像海格?」海格(Rubeus Hagrid)是哈利波特故事中,霍格華茲魔法學校裡一位個性憨厚的騎獸飼養課教授,身材超大,有著半巨人族的血統。查理看上去約莫五十來歲,又高又胖的身軀確實很像霍格華茲的海格,但是劍橋大學彼德學院的這位海格無疑是個狡獪無比的傢伙。

「我告訴你,你會跟我成為好朋友,並不是每座學院的管理員都像我這麼親切,會在三更半夜親自開著燈等你到來,比如那些穿紫色衣服的傢伙。」他指的恐怕是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或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之類的部分守衛,對於觀光客不時會刁難一番,即使是大學內其他學院的學生,也很少看過他們的好臉色。

「海格,耶,海格,」從那一刻開始,及至今日我已返回亞洲後的通信往來,我幾乎已經忘記了查理的全名,「你是英格蘭人、蘇格蘭人,還是愛爾蘭人?喔,還是威爾士?」老實說,頭一次見面,問這種牽涉層面甚廣的問題並不甚禮貌,但直覺告訴我此刻是個特例,海格會喜歡的。

「我是道地的英格蘭倫敦人,我告訴你喔,要理解蘇格蘭人的想法可不容易,愛爾蘭人的思考方式更難令人理解,你以後就會發現,呵呵。」
「你還沒說威爾士。」我開始覺得找他碴是件有趣的事情。
「你自己去一趟威爾士就知道了,祝你聽得懂他們說的笑話。」
「一定比你說的好笑。」
我和海格聊得挺投契,他年輕時當過警察,也混過幫派,現在在劍橋大學工作兼養老,但在我看來,他目前的生活重心絕對是以調侃學生為樂。不過,我現在要先說水閘的事。
「海格,我想去皇后學院附近的那座水閘,大學活動中心也在旁邊, 不是嗎?」這是我第一次正式對英國人使用那種他們習慣在句末加上的反詰語。
「你確定?現在那裡有很多鬼魂。」海格淡定地告訴我。
「我們的彼德學院有更多鬼魂?不是嗎?」彼德學院除了是劍橋大學三十一座學院中歷史最悠久的之外,也以豐富的鬼故事讓各學院望塵莫及,這部分我倒是做足功課。
「呵呵,當然,不過,在我的管理下,學院的鬼都乖得很,至於水閘那裡的鬼,可是完全不受控制的。」海格笑說。
「不管,我要去,請告訴我方向,從這裡過去明明很簡單,不對嗎?」
「小哈利,你很有趣,好吧,你從學院的大門口往左邊走,走到第一個十字路口停下來,就會有人告訴你。」
「誰?」這個海格實在太有意思了。
「佛,地,魔(Voldemort)。」海格用氣音緩緩地吐出了一個在魔法世界人人聞之喪膽的名字。
我想,我聽懂他的意思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8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