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時未公布的精彩大結局首度完整曝光。--《薔薇鄰人》

2016/10/17  
  
本站分類:創作

連載時未公布的精彩大結局首度完整曝光。--《薔薇鄰人》

城邦POPO原創市集連載多項排行榜超人氣冠軍,感動大結局首度公開完全版!
浪漫派甜心教主凝微X人氣大手繪師妍舞,傳說網路名作--最終珍藏版!
首刷限定贈送:40P甜蜜別冊外傳一本、【花前蝶舞】珍藏紙海報一張!

我不勇敢,只能離開風給予的溫柔,降落到……
降落到,薔薇花海。

若不是遇見那位鄰人,花雪築不會明白自己有多需要他。
那一天,他在一小片汪洋中以目光擁抱了她。
她的確迷惘,甚至只看見那兩人在她眼中徜徉。

另一個他是一陣風,是安全的避風港,隨時都在那裡等著她。
但,那位鄰人卻是海中浮木,讓她用盡全身的力氣,只為接近那朵不為她綻放的花。

「明明就一臉快哭的樣子,為什麼要堅強?」
「但你叫我勇敢。」
「勇敢地不堅強。」他說。
我沒有抱他,卻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脆弱都在擁著這個人。
「薔薇大哥,這些話是你說的。」
你說,花蝴蝶累了可以不飛。
「那以後,如果心情不好……」
他目光似水,「就來敲門吧。」

香氣溫和又甜度恰好的青春愛情故事,溫柔展開--

立即訂購《薔薇鄰人》

 

內容試閱

章一 不勇敢
薔薇大哥:

你說,我要勇敢地放棄逞強,所以我才想不勇敢地去依賴一個人。
這樣的不勇敢,會不會也是一種幸福呢?

01
「我們還是分開吧。」他說。
我安靜地瞅著眼前的男人,他注視我的目光飽含痛苦,告訴我,他還愛著。明明深愛,卻不再繼續。
「……為什麼要分開?」
「跟妳在一起,我很快樂。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妳會唱歌給我聽,我想去哪,妳就陪我去哪。甚至,妳還煮了一桌讓我朋友都驚嘆的滿漢全席。我喜歡這樣的妳,這麼完美的妳,為我做了這麼多的妳,可是……」
他目光在那一刻停止流轉。
「可是,妳從來都不需要我這個人。我需要妳,但妳不需要我。」
思索幾秒,我抬眼,彎起不留痕跡的微笑:「嗯,那就照你的意思吧!」
沒給他反應的時間,我轉身,背對他離去。
「……妳對感情果然很乾脆。」在走下階梯之前,我聽見他瀕臨崩潰。
「這不是稱讚啊!傻瓜。」我勾起嘴角,卻沒有笑意。
回到教室,朋友一看見我回來,便全部湊了過來:
「雪築!情況怎麼樣?」
「分手了。」
「果然分手了啊!我之前就覺得那男的很囉嗦,老愛纏著妳。」
「阿飛,他是雪築的男朋友,不纏她纏誰啊?」小紫笑著推了阿飛一把。
阿飛轉頭望著我,笑說:「反正妳這麼正,又這麼受歡迎,一定很快就有男人追,不用擔心。」
「別捧我了,你還是想辦法脫離單身吧!」我笑他。
最後一堂課結束後,我騎車回外宿的房子。後來下起雨了,我抬頭,彷彿也感覺到誰的眼淚輕輕鑽過心頭。
其他人都急忙將雨衣穿上,但我沒有。
站在門前,我從半濕的口袋掏出鑰匙圈,卻發現大門的鑰匙不見了。原來鑰匙圈已經壞了,有幾把鑰匙從斷開的金屬環掉落,遺失在回來的路上。
是他送的,情人鑰匙圈。
我木然地呆立。
「轟隆──」
突然一道驚雷,劃破我身後的天空。雨勢變大了,蠻橫的雨滴打在我的背上,傳來一陣冰透的冷意。
「好痛。」我伸手擋住被雨水攻擊的後頸。
好痛。
我忽地睜大雙眼。
彷彿有什麼比雨勢更猛烈的事物,在這一刻侵蝕了我。我哭著,顫抖著,強忍的悲傷讓我無法呼吸。
「嗚……」
失去了你,我好痛。
「每一次,都是這樣……」
我喃喃自語,任憑淚水自指間的縫隙流下。
「每一個人,都說這種話……」
付出了這麼多,一句「妳不需要我」就把我整個人給打碎。
悲傷的重量化作雨水,從陽台落進地板上。我坐在那片小小的汪洋,感覺自己也溺了水。雨滴聚成一道細流,慢慢從我的眼前滑過,往隔壁間的大門流去。
然後,靜止。
門輕輕地開了──
我抬起朦朧的雙眼,朝像是一線曙光的門縫看去。
「妳……」開門的人輕輕出了聲。
我看著那抹高瘦的身影,沒有回話。
那個男人走了過來,在我旁邊蹲下身。我抬眼,在望進他深沉雙眸的那一瞬間──
聞到了濃郁的薔薇香味。

02
對這個人的第一印象,我想應該是……
「先進來躲雨吧。」
他側著身看我。微亂黑髮襯托了他俐落的五官,一雙黑眸在濕潤的空氣中顯得朦朧,卻不減那奪人心神的目光。
「好……」好性感。
我瘋了吧?
走進他家,我聞到一陣清淡的香水味。我把濕透的娃娃鞋放在鞋櫃,小心翼翼地走過玄關,沒幾步就停了下來。
「我拿浴巾給妳。」身後的男人低聲說。
我回頭,望進他看不透心思的瞳裡,「……好,謝謝。」
接過浴巾的時候,我注意到他的手,就像琴師一樣漂亮。
這個人……會不會是藝術家啊?
我將頭髮稍微擦乾,跟隨他的腳步到客廳。他叫我隨便找地方坐,還為我泡了一杯熱奶茶。
環顧四周,牆角的四層櫃擺滿了各種彩妝用品,還有為數不少的香水瓶。正當我懷疑為什麼男人要用這些東西時,他已經將奶茶放在我的桌前,並對我輕輕微笑。
「妳喜歡哪些?」
什、什麼?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喜歡的話,可以挑幾瓶回去。」說完,他拿起一本書,坐在沙發上開始閱讀。
等一下,他不打算理我嗎?
一時找不到話題,我只好打量他。這男人看起來二十出頭,舉手投足散發一種優雅的氣息。略顯凌亂的短髮彷彿比夜還黑,在燈光下反射出柔順的光澤。
在我看得出神的同時,他抬起眼,將目光聚焦在我的眼底。
「不喝嗎?」
「什麼?」
「奶茶。」
我愣了一下,奶茶還冒著幾縷白煙。我連忙淺嚐一口,「謝謝,很好喝。」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會喝奶茶,這樣通常會讓我平靜下來。」烏黑的眼珠轉向我,「那麼,現在妳平靜點了嗎?」
「好很多了。」
「但痛苦還在,是嗎?」他凝視我。
我為他特別的說話方式感到困惑,但也不自覺被吸引,想和他聊更多。
「我……」我猶豫,不曉得該不該對一個初次見面的人說。
「發生什麼事了?讓妳坐在那裡淋雨。」
他低沉的聲線彷彿是種引信。
「我……我被甩了。」
握緊放在腿上的拳頭,我深深蹙眉。在那一小片汪洋溺水的感覺又回來了,明明只是浸濕我的腿,我卻覺得整個人都被它淹沒。
被一句「妳不需要我」淹沒。
「妳看起來不像。」
沒有得到預料中的反應,我抬頭看他,「什麼不像?」
「不像是會被甩的人。」
「這是什麼意思?」
他迷濛的雙眸瞇了起來,那樣自然地牽動一抹笑:
「稱讚的意思。」
我呆了一下,被悲傷侵蝕得一片死寂的心房又再度運作。
似乎覺得我的反應很有趣,他笑了起來,「喏,這給妳。」
「什麼?」有一瓶香水在他手裡。
「送妳的。」
「薔薇香水嗎?」
見我提起薔薇香水,他頗感意外。
「我、我只是聞到你身上的味道!」慘了,這樣說更奇怪,他會覺得我很變態嗎?
「妳猜錯了,這是薰衣草香水。」
還好他沒意識到我聞了他。
「為什麼送我這個?」
「讓妳可以安心入眠。」他說:「失去很痛,連在夢裡都不能忘記更痛。好好睡一覺吧!妳會更好的。」
沒有解釋「更好」是什麼意思,他指向身後的房間。
「等雨停,我會叫鎖匠幫妳開門,在那之前妳先休息一下吧!」
「但是……」
「放心,我在這裡看書,不會過去吵妳。」他以為我是在顧慮這個。
我搖頭,深怕他誤會。「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我住在這裡一陣子了,都沒有看過你。」
「那是因為我早出晚歸。」他輕聲說:「韋司宸,妳呢?」
「花雪築。」
「花?好特別的姓氏。」
「那有什麼好?我被說像花蝴蝶。」
「有什麼不好?」韋司宸的音調帶著笑意,「蝴蝶很美,勇敢的花蝴蝶更美。」
我望著他愈來愈深的笑容,慢慢地覺得自己……
「所以妳要勇敢。」
彷彿掉進了一片薔薇花海。

03
醒來的時候,我思緒一片空白。我坐起身,慢慢想起自己身在何處。
韋司宸呢?
隨手將微亂的髮梳整,我走出房間,沒看見任何人。朝桌上一看,發現一支鑰匙和淺紫色的便利貼。
『花蝴蝶:這是妳家的鑰匙,我幫妳找鎖匠打了一副新的。香水記得帶走,我出門了。』
花蝴蝶?沒想到他還真的那麼叫我。
我拿走香水和鑰匙,在經過玄關時思索幾秒。然後,我又走回客廳,在那張便利貼的下方寫了幾個字:
『謝謝你,薔薇大哥。』
應該可以這麼叫他吧?
出了他家,我發現天空居然是亮的!
我看一下手機,上面顯示的時間已經接近中午,嚇得我忍不住大叫:「什麼?竟然睡到隔天!」
難道韋司宸昨天是睡在客廳嗎?天啊!我這隻豬!
早上的課是注定蹺了,唉,回去洗澡準備下午的課吧。
我懶得張羅食物,直接到了學生餐廳。不妙的是,喉嚨好像有點癢。啊,不會是感冒了吧?
「雪築!」身後有人叫我。
我回頭,看見涂靖祐開朗的笑臉。他是流音社的社長,上學期參加社團的時候認識的,比我大一屆。
「嗨,你也來吃飯嗎?」他旁邊有幾個人,看樣子是一起來的。
「已經吃完了,怎麼一個人?」
「我睡過頭蹺了三節課,剛剛才來學校。」我笑了一下,「你等一下要去上課嗎?」
「對啊!還有兩節通識。」
「那你要不要先去?朋友在等你。」
「不了。」他笑,轉頭對他們說:「你們先去教室,我跟學妹聊一下。」
他們聽了,開玩笑損他:「有正妹就忘了兄弟。」
「別鬧啦!等一下見。」他笑著打發那群人。
等他們離開,涂靖祐在我對面坐下,好奇地問:「昨天怎麼沒來社團?」
我停下手中的筷子,笑容變得僵硬。
「怎麼了嗎?」他也察覺不對勁。
「……我跟他分手了,不去是因為不想看見他。」
是的,我的前男友也在流音社。
涂靖祐很驚訝。他思索一會兒,才說:「妳還是可以來啊!」
「會很尷尬。」
「不,他昨天退社了。」
「咦?」我沒想到會這樣。
「他來退社的時候什麼都沒講,精神看起來不太好。我在猜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現在知道答案了。」
「沒說什麼就好。」我的語氣很平靜。
但他發現了蹊蹺,伸手摸我的頭,「我知道妳愛逞強。」
「嘿嘿!是你想太多。」
涂靖祐的笑容就像一陣風。溫篤細膩,彷彿只要勇敢地乘上這陣風,就哪裡都能去了。
但我不勇敢,只能在中途離開風給予的溫柔,降落到……
降落到,薔薇花海。
我想起了韋司宸。
回到宿舍,我在鞋櫃發現一串新的鑰匙圈。上頭的鮮紅花紋相當別緻,是一隻蝴蝶的圖樣。我拿起旁邊的紫色便利貼,看見兩行俊秀的字跡。
『花蝴蝶,別再弄丟鑰匙了。下次被關在外面,薔薇大哥可不保證能又剛好撿到妳。鑰匙可以再打,但姓花的蝴蝶只有一隻啊!』
我笑了,為他細膩的洞察力及貼心。
但是他……
我靜靜地望著那扇沒有動靜的門。想將訊息傳達進去,卻又被阻擋在外。
能不能,別用文字將這份溫柔隔絕?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