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外婆(散文)

2016/10/14  
  
本站分類:創作

回憶外婆(散文)

    最近,朋友說秋天了應該推薦一篇傷感的作品,我一直沒有放在心上。今天,不想再辜負朋友的殷勤囑託,便推出“回憶外婆”這篇傷感的文章:

外婆2.jpg

   

    茵茵的蘭草花開了,他隱約聽到,夢裡的聲音。那時,大地生機勃勃,散發著清新的氣息,外婆挽著他稚嫩的手臂,提著花籃,紅得如火的木棉花,粉得如霞的芍藥花,有的含苞初綻,有的昂首怒放,柳樹兒也舒展開了黃綠嫩葉的枝條,在微微的春風中輕柔地拂動;那時,給人以新的開始、新的收穫、新的生命、新的希望的山谷,她們採擷鮮花朵朵簇簇,抑或追逐著鳥兒,看燕子飛來搭窩。外婆經常笑呵呵地把他摟入懷抱,而他,撚著剛剛發芽的小草撥動著美好的心弦。

    那一幅畫面已不復存在,而留在他心頭的是空氣清新,太陽溫暖,江南,迷蒙了記憶。

    又下雪了,像羽毛,像紙片,密密地斜織著,北風那個吹,雪花那個飄……他疲憊了傷心,眼淚再一次崩潰了,幾案上沉沉地睡了過去。哦,親愛的孩子千萬別著涼,外婆回來了,你聽,泉水叮咚,那是外婆在叫喚你呢。他拉開窗簾、推開窗戶,一陣清新、幽香、淡雅的泥土氣息撲鼻而來,外婆笑容滿面,為他送來了他最喜愛的熱噴噴的雞心菜湯……

     “轟隆……”打雷了,怎麼搞的,他心驚肉跳,家鄉的石板橋上忐忑不安。小池殘暑退、高樹早涼歸,他才知道,彈指一揮間,變臉的夏季紛至遝來。一會兒瓢潑大雨,傾盆滂沱;一會兒瀟瀟雨歇,虹橋飛架南北 。

    到黃昏,皓月千里,繁星點點,蛐蛐彈奏,蛙鳴悠揚,他田田蓮葉的荷塘下水暢遊。最是那天真無邪的笑顏,池塘中盛開的水蓮花,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然而,微風過處,籠著輕紗月似的源頭,他一不小心栽進了泥潭,“哇哇”地哭了起來。

    外婆倉促地趕來,為他揾幹眼淚,晚上煮上一鍋熱乎乎的飯菜。媽媽不要他了,他偎依在外婆的懷抱,數著天上的星星,孩童的眸子裡射出一種無與倫比的深邃。他拖著腮幫,聚精會神地聽著外婆講述阿凡提的故事,就那麼好奇,就那麼幻想,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到深秋,蔚藍色的天空一塵不染,茂密無邊的水稻、穀子地裡此起彼伏地回應著蟈蟈的唧令聲,帶著濃重涼意嵐風的山谷,他隨同外婆採收豐碩的水果、稻穀。他經常蔭影罩著野草叢生的小徑呼嚕入眠,被外婆輕聲喚醒,他才發覺,東天一輪明月冉冉,外婆是不忍打攪他,他才做了一個青蛙王子幽妙的夢。

    涼爽清明的秋夜裡,魚鱗的微波、碧綠的江水沖洗著煙消霧散的山村,看著外婆那兩眼眯成一條縫兒,他感出一點極其微細、柔軟的觸覺。

    然而,冬天,江南的冬天是見不著雪的,煙霏雲斂,冰寒徹骨,看著野外童話一樣的皂莢樹嘩嘩地拍動著最後的枝葉,他竟有了一種要落淚的感動……一個小兔崽子,本該快快樂樂地生活在父母溫暖的懷抱,本該歡歡喜喜地背上書包上學讀書,本該蹦蹦跳跳地拉著爺爺奶奶的手入遊樂場、逛公園……然而,被父母拋棄,寄人於籬下,他就是一隻貓,一隻小鳥,呼之則來,喚之則去。不過,命運還不至於那麼不公,如果少了外婆的話,說不定他真的要為了生存,迫于生計,任人宰割,受人擺佈,過著豬牛馬不如的日子。好在老天有眼,他後來十七歲的時候順利地考上了同濟大學,也許,是天使,總會得到上天的垂青,而外婆,雲出無心,鳥倦知返,是他那時的守護神。

    他醒了,窗外依然雪花揚揚灑灑,像柳絮一般,像蘆花一般,像蒲公英一般,像千百隻蝴蝶一般砸向玻璃,他斜倚著窗臺,任顆顆淚水往肚吞落。

    雪,蓋滿了屋頂、馬路,壓斷了樹枝,隱沒了種種物體的外表,阻塞了道路與交通。漫天飛舞的雪花,使天地融合成了白色的一體。

    雪終於停了,大地一片銀白,一片潔淨,大廈、遠山都披上了節日的聖裝。他無情無緒,卻被慕小飛那孩子連推帶拽地出去堆雪人、拖雪橇、捏雪球、打雪仗……

    他苦笑,雪景是令人歡欣,引起人們無限美好的嚮往,只是想起遠方的爹娘,天堂裡安息的外婆,他憂愁襲上心頭,一幕幕情景又重現在腦海。

 

    ☆本文選自2005~2008年創作的散文精選集《又是一年花開時》,是其第23篇文章☆

    

 

    如果覺得本文對您有用,請轉發。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

    郵箱:shigewangguo@163.com

    個人微信公眾號名稱:作家周成功子阳佳乐

    (二維碼如下)

6631913290140249686.jpg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