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瓊瑤所不知道的言情小說!--《那些年,我們愛的步步驚心--台灣言情小說浪潮中的性別政治》

2015/1/14  
  
本站分類:創作

這是瓊瑤所不知道的言情小說!--《那些年,我們愛的步步驚心--台灣言情小說浪潮中的性別政治》

這是瓊瑤所不知道的言情小說!

那些年,一海票女人穿越時空跟皇帝、王爺、霸主談戀愛。
那些年,惡男處女初邂逅,情慾浪尖上演妖精打架滾滾樂。
那些年,BL(Boy's Love)捲起千堆雪,整個世界都變成同性戀。

穿越時空、情色化浪潮、Boy's Love大行其道,展現台灣言情小說內在豐沛的性別政治議題。性別權力與女性情慾的辯證,宛如沙金遍及言情小說行行文字之間,閃閃發光卻無人知曉。本書作者,著力為讀者們披沙揀金。

言情小說哪有這麼複雜?
不,我們的言情小說真的有這麼複雜!

 

內容試閱

第一節 台灣女性情慾的檯面化

本土言情小說約莫在九○年代末期出現情慾小說/情色小說子類型,相較穿越小說子類型散見各出版社的不同書系,情慾小說子類型明確以獨立書系的形式上市,尤其突顯言情小說產業對「情色書系」商機的肯定與競逐。以希代書版集團兩個子公司為例,龍吟出版社在一九九八年十二月設立「紅唇情話」書系,上崎國際(後更名為夢工場)出版社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設立「麻辣SHOP」書系,很早就意識到當代女性讀者對此類作品的需求。而後希代書版集團亦數度設立新的情色書系,成為二十一世紀初期情色書系具代表性的出版社之一。
以情色書系來觀察情慾小說子類型的發展,關鍵年度當屬二○○○年。這一年,可視作市場風向球的禾馬文化事業公司,其子公司禾揚出版社成立「水叮噹」書系;核心出版集團子公司毅霖出版社成立「貪歡」書系;一九九八年出道並以描寫情色風格迅速成名的「情色天后」鄭媛,也在同年登記成立松菓屋出版社,其主力書系「純愛」的扛鼎作家仍為鄭媛。儘管二○○○年以後仍陸續有出版社投入,但日後擁有較著名情色書系的出版社,都在此時展現他們捕捉市場風向的靈敏精準度。當情色書系開始攻佔市場,帶來明顯商機之際,連帶促使許多出版社未標註限制級的一般書系也進行情慾書寫的嘗試,奠下「情色化浪潮論戰」的主要近因。
二○○一年春天,台灣本土言情小說產業明確成形以後首度遭到以「色情」為指陳的社會全面抨擊。中華民國出版品評議基金會及立法委員組成的批評陣線,直指具有露骨性愛描寫的言情小說實為「色情小說」、「黃色小說」,正式引發以言情小說情色化浪潮現象為主的論戰。論戰的產生,必定一個巴掌打不響,兩股以上勢均力敵的聲音與力量,正方與反方迥異意見的一來一往,方能促成一個被拋出的議題終於形成論戰。確實,這場論戰的參與者包括中華民國出版品評議基金會、立法委員、出版業者、小說創作者、讀者乃至法律、社會學甚至心理衛生領域的學者專家,當中有批評者,有維護者,亦有立場中立者。論戰的零星火苗不斷,主要集中於二○○一年三月份。論戰中對立方的炮火猛烈顯然出乎保守批評陣線的意料,最初抨擊言情小說「黃潮」化的立法委員李慶安,一週內便發表新聞稿表示「言情小說並非盡為黃色小說」。
時隔三年,二○○四年底出現以言情小說創作者為主要成員的連署書「言情小說 文字工作者聯合聲明」,聲明旨在抗議保守團體出自敵意而假借圖書分級制度將言情小說編派入色情圖書之列,無視女性讀者追求情慾自主以及閱讀自由的權利。這個事件一方面呈現社會對言情小說內容如何書寫的關注,另一方面展現言情小說作家陣營的自我檢視與身份宣示。二○○五年部分言情小說創作者與「反對假分級制度聯盟」站同一陣線向新聞局等政府單位抗爭則是後話,但就社會輿論現象而言,此後言情小說漸少「色情小說」之批評。
相較於抨擊情色化浪潮為青少女與年輕女性帶來色情危害的批評陣線,論戰中的維護者未必完全贊同性愛場景描寫過於露骨與篇幅過鉅的作品,卻不反對言情小說中出現性愛細節的描寫,並且認同這正是女性情慾自主的彰顯以及其對女性掌握自身性權與身體的肯定。言情小說情色化浪潮帶來常民論述中對女性讀物「色情」與「情色」的辯證,突顯出情慾自主與性別權力之間的關聯。就此而言,情色化浪潮論戰為世人揭示的,並不是純粹回答女性「可否」閱讀情色讀物的問題,而是女性「如何」閱讀情色讀物。也是因此,進入文本分析之前,首先需著眼情色化浪潮現象與論戰,探討論戰的表徵與本質,用以觀察當代社會如何看待與回應女性對情慾話語權的追求,而當代女性又如何與之對話。

一、情色化浪潮與論戰的緣起
本章節以情色化浪潮作為主要論述核心,理應釐清言情小說的「情色化浪潮」起於何時,如何定義。本土言情小說迄今仍無明確詳實的圖書分級制度,可確定的是一九九八年起始,各家出版社即已投入心力打造各自的「情色書系」。這些「情色書系」早期未必確實地全面標註「限制級」,卻展現明顯的情慾書寫傾向,小說封面有時會標註「限」或「十八禁」字樣,或者出版後黏貼「限」字貼紙,不過事實上,出版社不需要加註說明,僅透過出版品的版型設計、書系名稱以及書名的風格,讀者憑藉閱讀經驗即可分辨「哪些是比較色的書系」,並選擇消費或不消費。
這一波限制級情色書系浪潮湧現的時候,許多出版社選擇跟進,並採取保留原有主力書系、另將「情色書系」獨立出來的策略,頗有區隔風格與路線的用意,然而如同前述,在刻意打造的「情色書系」誕生並風行之際,情慾書寫的浪潮顯然波及了整個言情小說市場。根據筆者長期的網路觀察及實際閱讀經驗,一九九五年前後,一般書系如當時言情小說主流出版社希代「龍吟藝文」、禾馬「珍愛」、新月「浪漫情懷」等出版品,稍有床戲或肢體接觸的描寫就會被認知為有點「色」,兩、三年時間卻發展至巔峰期,一九九八年底各出版社陸續成立限制級情色書系,上述一般書系亦開始出現具有一定比例情色描寫的作品。
先行研究者許秀珮亦很早關注到本土言情小說的「情色轉向」,其留意到的關鍵時間點同樣是一九九八年:
台灣羅曼史小說(筆者按:即筆者所稱「台灣本土言情小說」)的情色轉向實屬近三年的現象。在此之前,本土羅曼史和翻譯羅曼史的最大差異之一,便是對於性愛的寫作尺度不同―本土羅曼史對書中男女主角之間的性描寫甚少,常是一筆帶過,而翻譯羅曼史則對男女主角之間的性吸引力十分強調,讓讀者擁有情慾想像空間。但是這樣的差異現已不存在:從一九九八年起,本土羅曼史開始詳實描寫男女主角的性關係,甚至連性交過程都要鉅細靡遺的描寫;網路上的讀者稱之為「黃潮」,以諷刺本土羅曼史的情色轉向。
許秀珮觀察「情色轉向」,認為情色風潮肇因於多位言情小說作家如鄭媛、夙雲、蓮花席、淡霞集中在此時書寫「更多、更詳細的性愛交歡場景」。這個考察一定程度地說明在限制級書系形成以前,本土言情小說的一般書系如何醞釀出情慾書寫的風潮,最終促成限制級書系的誕生。然而,林秀珮所稱的幾位作家儘管一九九八年確實出版了性愛描寫較為明確的作品,卻仍屬零星少數,真正帶動「情色化浪潮」爆發的,毋寧還是限制級情色書系的設立。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444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繼續想    
繼續想
以往常在推理文學的相關文章看到陳國偉教授的大名(或筆名),沒想到會在言情這塊領域遇見!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