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兩岸最早的「熱線」。--《迢迢密使路:穿梭兩岸密使群像》

2016/10/5  
  
本站分類:創作

他們是兩岸最早的「熱線」。--《迢迢密使路:穿梭兩岸密使群像》

本書描繪那些穿梭兩岸的使者群像,從解嚴之前的兩蔣時期到民主化後的李登輝與後李時期,這些形形色色的密使們,包括他國政要、中研院院士與新聞記者等「民間友人」,皆身懷不同的任務與使命,為兩岸政治領袖帶信、傳話,甚至參與兩岸事務秘密談判。他們或被奉為座上賓、牽動兩岸政局的發展:或慘遭官方切割、承擔客死異鄉的風險。這群人的傳奇際遇,也隨著事過境遷與政治的民主化、制度化而逐漸透明。本書彙整作者多年研究成果,並提列重要參考著作近百種,是理解兩岸外交與人物史話所不可或缺的參考著作。

立即訂購《迢迢密使路:穿梭兩岸密使群像》

 

內容試閱

第十三章: 蘇志誠充當李登輝密使大曝光

一、郁慕明揭發密使案
自1993年8月新黨脫離中國國民黨另起爐灶後,一直有人說新黨是「中共同路人」,會出賣台灣,給新黨扣紅帽子。面對「中共同路人」的指控,新黨內部開會要予以反擊,但反擊要有證據,立委郁慕明就負責蒐證。

郁慕明花了半年多的時間向各方求證,從入出境管理局到香港的飯店,等資料查證到與自己所瞭解的基本架構大致相符時,便於1995年4月18日立法院總質詢時,掀出了密使案,他言之鑿鑿,列舉時、地、物,當場揭發李登輝總統派出親信蘇志誠、紅頂商人尹衍樑和文建會主委鄭淑敏三位密使,多次暗中抵達香港與中共代表進行談判,更於1994年曾經兩度進入珠江與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曾慶紅密談。證實了李登輝時代的密使案不是「天方夜譚」,而且其撲朔迷離,詭譎複雜多變,更勝兩蔣時代。

二、「密使」資料相繼外洩
首先,2000年7月6日,大陸全國政協常委賈亦斌接受台灣網路報《明日報》記者採訪,透露了1992年間,李登輝總統曾派遣蘇志誠、鄭淑敏、尹衍樑等人赴香港,和他本人及前中共台辦主任楊斯德會面。據賈亦斌說,雙方觸及的議題,主要是台灣當局主動提議,將前往大陸進行浙江金溫(金華-溫州)鐵路等多項經濟投資,而希望以此換取台灣的外交空間。

其次,南懷瑾的弟子魏承思根據南師所持有的九份密談錄音帶謄寫整理,撰成一萬餘言的歷史文獻,以〈李登輝時代的兩岸九度密談實錄〉為題,在《商業周刊》第661期(2000年7月24日至7月30日)獨家刊載,並提供珍貴照片,讓當事者的蘇志誠與鄭淑敏無法三緘其口。「密使」事件才正式浮上檯面,引發議論。

魏承思根據南懷瑾的口述,提供兩岸九次密談經過,不過蘇志誠表示,他與北京方面密使會晤的次數遠超過南懷瑾所說的九次,甚至是「九的好幾倍數」。後來因蘇志誠與南懷瑾失和,以及許鳴真到台灣面見李登輝時雙方各執己見,還有北京方面懷疑李登輝玩兩手策略等因素,始中斷兩岸此一密談管道。

三、九次會談舉隅
不管如何,單是九次密談的內容便很精采,較前勁爆。茲扼要摘錄重點如下:

第一次密談
時間:1990年12月31日至1991年元旦
地點:南老香港寓所
人物:蘇志誠、楊斯德、賈亦斌
主要內容:
1. 蘇志誠具體說明了國統會、陸委會和海基會的職能,並介紹「國家統一綱領的基本構想」。
2. 蘇表示:5月1日宣布終止動員戡亂時期。
3. 南懷瑾提出上中下三個方案:
 上策: 兩岸共同成立中國政經重整振興委員會,即全中國人的國統會,討論憲法、國號、年號等問題。
 中策:兩岸合組一個經濟特區,做新中國的樣板。
 下策:純就兩岸經濟、貿易、投資等問題共商解決辦法。

第二次密談
時間:1991年2月17日
地點:南老香港寓所
人物:蘇志誠、鄭淑敏、尹衍樑、楊斯德、賈亦斌
主要內容:
1. 蘇志誠宣讀一份文件,說明台灣當前的大陸政策。
2. 楊斯德希望兩岸簽訂和平協議,落實「三停止」,停止軍事對峙,停止一切敵對行動,停止一切危害兩岸關係和統一的言論和行動。

第三次密談
時間:1991年3月29日
地點:南老堅尼地道講堂
人物:蘇志誠、鄭淑敏、楊斯德、小戴、小王
主要內容:
1. 楊斯德亮出中共談判的底牌是「一國兩制」,不是單純的簽訂和平協議,而是和平統一協議,台灣只能是地方政府。
2. 南懷瑾提「和平共存,協商統一」八字方針做為緩衝,密會不歡而散。

第四次密談
時間:1991年6月16日
地點:南老香港寓所
人物:蘇志誠、鄭淑敏、小戴、小王
主要內容:
1. 小戴通報,楊斯德不再擔任中共中央對台辦公室工作。
2. 6月7日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負責人對台灣宣布終止動員戡亂會有正式回應。
3. 小戴一再促請蘇志誠到北京面見中共領導人。

第五次密談
時間:1991年7月
地點:北京
人物:鄭淑敏、楊尚昆、王兆國
主要內容:
  鄭淑敏提出要求,協商合作打擊海上走私問題,對方表示同意。

第六次密談
時間:1991年11月16日
地點:香港希爾頓酒店
人物:蘇志誠、鄭淑敏、國台辦王局長、小王
主要內容:
  雙方就台灣加入世貿問題進行協商的程序。蘇表示,台灣在名稱上願做讓步,以「台澎金馬關稅區」的名義申請加入,既沒有兩國,也沒有「一國兩府」或台灣,已顧及到一個中國原則。陸方對此表示滿意。雙方將進一步推派談判人選。
後續發展:
  1991年11月,尹衍樑穿針引線,介紹許鳴真(許老爹)密訪南懷瑾。許鳴真,1925年7月生,河南鎮平人,他早年是陳賡大將的秘書,文革時期在東北哈軍工當校長,許多高幹子弟,如陳雲、楊尚昆、陳賡的子女沒有飯吃都去東北找他,得到許的照顧和保護。因此各家都很感激他。其後曾出任國防科工委副主任、第十三屆中紀委委員、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離休後到港擔任某公司董事長。他與楊尚昆無話不談,其子許永躍是陳雲的機要秘書,後出任中共國安部長。
  許鳴真到上海通報汪道涵(內定海協會會長),再會江澤民(中共總書記),商談如何恢復兩岸祕密談判。此後,汪道涵與許鳴真逐漸成為對台密談的主角。許因為兼任香港某公司董事長,經常往來北京和香港兩地,故而取代原來楊斯德的角色,負責與南懷瑾以及台灣方面的聯絡。

第七次密談
時間:1991年12月2日
地點:南老香港寓所
人物:蘇志誠、尹衍樑、許鳴真
主要內容:籌備新一輪密談。
後續發展:
  1992年5月初,在徵得鄧小平和陳雲同意後,中共中央決定與台灣李登輝的代表舉行祕密談判。
  17日,許到中南海見楊尚昆,江澤民也在座,中央對台辦主任王兆國和楊斯德應召前來,當場宣布,由汪、許、楊和王四人組成專案小組,由汪領銜,以李登輝為對象,通過在香港的南懷瑾談判。
  5月26日,尹衍樑到達北京傳遞李登輝贊同祕密談判的意見。王兆國代表中共請尹轉告南老:兩岸祕密商談的安排近日內即可定案,北京派出的代表將是汪、許和楊,賈亦斌今後不再參與其事。王兆國並向南建議,海基、海協兩會領導人正式會見表示支持,將留待與蘇志誠見面時詳細討論。這也就是日後在新加坡舉行第一次「辜汪會談」的濫觴。

第八次密談
時間:1992年6月16日
地點:香港希爾頓酒店
人物:蘇志誠、鄭淑敏、汪道涵、楊斯德、許鳴真
主要內容:敲定首次「辜汪會談」的日子。
1. 蘇在會上邀請許鳴真祕密訪問台灣,親見李登輝總統。
2. 南懷瑾向雙方提基本原則三條:
 (1)和平共濟,祥化宿怨;
 (2)同心合作,發展經濟;
 (3)協商國家民統一大業。
由南主稿,以信的方式,分致兩邊領導人。
後續發展:
  南懷瑾本來抱著「買票不入場」的態度參與其中,以後即親自披掛上陣,為兩岸起草〈和平共濟協商統一建議書〉,一式兩份,交密使分別送達兩岸最高當局。建議書獲得北京中央領導的肯定,但台灣方面卻沒有回音,南懷瑾也退出了兩岸密使的會談。惟「九二共識」依然在四個半月後達成,並於次年成功舉行了「辜汪會談」。

第九次密談
時間:1992年8月
地點:台北
人物:李登輝、許鳴真
主要內容:
  在蘇志誠一手安排下,許鳴真以探親名義祕密來台訪問。為保密起見,作業時以「大爺旅遊計畫」為代號。許與李兩人密談數小時,然而雙方各持己見,許空手而歸。
  據魏承思的說法,蘇志誠從中玩了花樣。第一,蘇私自扣押了南老給李登輝的信;第二,蘇叮囑許,回香港後,不要把來台見李登輝的事告訴南老。許懷著一肚子不快回到香港,見到南老,開頭一句話就說:「這些人是怎麼做事的?」他直指蘇某為人太不誠懇。從此,過河拆橋,這位幕後藏鏡人再也沒有機會參與兩岸的密談了。

總結上述九次密談紀錄顯示和黃新生著《黑手與密使的故事》透露,台灣參加密談的主要操盤手是蘇志誠,他來自總統府,可以直達天聽,故綽號「府中行走」,出席的次數也最多。他別無專長,沒有著力處,只好在兩岸接觸談判上力求表現,希望獲得「大老闆」的肯定。綽號「貴妃」的鄭淑敏多少是花瓶的角色,以掩人耳目,而且只做紀錄,底稿當著蘇志誠的面撕毀,對密談的內容從不表示意見,這也是讓「府中行走」放心的作法。而代號「大表哥」的尹衍樑,僅希望搞好兩岸關係,方便投資做生意,對政治毫無野心,對自己的角色也很清楚,只負責住宿與會議室的茶水,會議一開始他就退出。即便如此,蘇對他這位「外省人」仍不放心,不再邀他參與,使他逐漸淡出密使的任務。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