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喜愛散文的讀者在這本小書中,能與作者一起作心靈的漫步。--《心靈漫步》

2015/1/14  
  
本站分類:創作

但願喜愛散文的讀者在這本小書中,能與作者一起作心靈的漫步。--《心靈漫步》

收錄
幽思/一些抒情小品、雜感與隨筆之類,都是「閒居物外,靜言樂幽」的思維紀錄。
樂韻/愛樂的心聲,情不自禁地把音樂給予的美感與讀者共享。
遊蹤/旅行各國的感想。
在文學的領域中,小說像是一杯香濃的咖啡,可以給人以感官的享受。而散文卻是一盞淡淡的清茶,在微微的苦澀中,可以回味無窮。但願喜愛散文的讀者在這本小書中,能與作者一起作心靈的漫步。

 

內容試閱

心靈漫步
藝術的一刻
自從陽臺上那盆九重葛長出了蔓籐以後,那最長的、倒懸著的一根,就在通往陽臺的那扇紗門上劃了一道優美的弧形。每當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就可以看到這道弧形構成的一幅圖畫。淡綠色的沙門上,掩映著一根懸垂的蔓籐,籐上綴滿碧綠的小葉和一球球紫紅色的花朵,瓔珞繽紛,真是美的極致。
一個星期日的午後,我獨自一個人坐在客廳裡,在電唱機上放了一張男中音狄斯考的藝術歌選集,其中的〈音樂頌〉,我一共放了三次。在狄斯考圓潤沉雄的歌聲裡,我的目光有時落在紗門外那簇懸垂的花葉上,有時落在牆上一幅梵谷和一幅高更的名畫複製品上,享盡耳目之娛。這時,我的心靈已完全淨化,似已接近天國。
啊!有音樂,有名畫,有花木,還有滿架的圖書。這一刻,是藝術的一刻,也是永恆的一刻。我復何求?

升起的旋律
在海外的兒子寫信回來說,當他在求學與打工的夾縫中喘不過氣,感到極端煩惱苦悶的時候,就會低低哼起他所熟悉的樂曲旋律,想起了在家裡和我一起聽唱片的時光;於是,所有的愁苦就都拋到九霄雲外。
這種經驗我是常有的。音樂聽得多了,胸臆中就好像藏了無數錄帶,隨時可以放出來。不一定是在煩愁的時候,偶然,心血來潮,某一個熟悉的,喜愛的旋律就會突然嬝嬝升了起來,那股喜悅之情,真是難以描述。前幾天,我在街上忽然想起了布拉姆斯那首小提琴協奏曲(其實我並不怎麼喜歡這首曲子,只是忽然想起了),於是,就像急著要會見一位久別的老朋友似的,回到家裡,立刻把這張唱片找出來放,讓那美妙的琴音柔柔地撫慰我的心靈。


重看維斯康提的《豹》(The Leopard)(片商譯名《浩氣蓋山河》,太不貼切),所得的感受與十年前又完全不同(足見自己多少還是有點進步)。維斯康提不愧是一名藝術巨匠,片中每一個鏡頭都是一幅抽象派的名畫。即使那幾場小型的巷戰,也沒有血肉模糊的恐怖,有的只是悲壯蒼涼的氣氛。
在《豹》片中,維氏蓄意要介紹西西里島的文物。於是,貴族之家以及教堂中的壁畫、帳幔、地毯、家具、瓷器、乃至種種室內裝飾,燦爛奪目的巴洛克和洛可可的藝術品紛陳,使得觀眾目眩神馳。而西西里島上荒涼壯濶的景色,似乎又在象徵貴族的沒落。
鬚髯虯結、高大挺拔的西西里王子真像一頭雄豹(畢蘭卡斯脫的造型與演技都堪稱一絕)。片末,豪華的古典式舞會結束之後,自傷老大、悲從中來的王子,踽踽獨行於更深人靜的陋巷中,教堂鐘聲隱約可聞。意境之深遠悲愴,令人落淚。
《豹》片配樂之優美,也是吸引我的條件之一。它也許不算是「好看」的片子;但是,假如你想從電影中欣賞一些較為古典的藝術,如今已不可復得(今日的電影,除了色情與暴力之外,還有甚麼呢?)。
重看《豹》片,使我享受了兩個半鐘頭美的時刻。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