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上學的另一支:存有學。--《存有學最終理論》

2015/1/13  
  
本站分類:創作

形上學的另一支:存有學。--《存有學最終理論》

本書放棄了體系性哲學的寫作,而轉向一種教化性的敘述,換言之是在受解構主義與後分析哲學洗禮之後的產品。破除解構主義與分析哲學在反形而上學的困境。也可以說,由中國哲學與印度哲學填補了西歐哲學的盲點。運用一種非體系性、非鏡像性的敘述方式說明存有學之「世界的圖像與構造」,同時也是解明著世界文明中的存有之謎。我們運用這時代中所可能提供之最徹底的指涉與分析敘述在儘可能多元、多面向地轉動入切過程完成我們所要敘述的「圖像與構造」,那麼存有者與存有的關係,至此將相信會有一個全新的起點,世界文明的發展也將由於本書的敘述而有不同的起點。

 

內容試閱

宇宙論在二十世紀末葉裡由物理學及天文學者的共同努力已趨近完善;形上學的另一支:存有學,在經過現象學派、存在主義者、解構主義者乃至東方的二十世紀中國、印度、日本哲學家的追尋裡,我們開始有一個可為其最終理論構畫的可能。換言之,在關於未涉及生命存有境況一問題的「世界的圖像與構造」被物理學界描繪之後,我們所關懷的終極問題:生命存在與存有界的「世界的圖像與構造」之最終理論就極需由哲學家來完成了。
實際上,若缺乏西歐哲學自十七世紀到二十世紀以來的各種方法論之發展,或是缺乏二十世紀的各種人類學、符號學、心理學、宗教學、物理學、生物學、天文學的發展,哲學家要思考存有學的最終理論是缺乏充足條件的;當然在二十世紀中之各國(中、德、英、法、印、日、韓、荷、美、奧、藏)的哲學史資料能充分地在大學或書局、圖書館中交流和被閱讀亦是極為重要的。
這樣地充分交流乃使得哲學家能充分地運用各種前人對時間、空間、存有者之間的諸關係作出考察;尤其是在亙古困擾哲學家們的靈魂存在與存在境域和宇宙時空之間的終極問題考察。這個自柏拉圖、耶穌、佛陀、孔子心中就深思的問題,足足困擾了世人與哲學家們二千多年。
舉例而言,我們可以看到在朱熹的所有著作裡,因為受限於概念、範疇上的使用以及語言句法未具備後設分析的充分工具、以及缺乏現代心理學、物理學、生物學、精神科學、現代醫學的知識基礎;這使得朱熹的思辨和寫作無論再如何精密亦難以擺脫其概念系統中所造成之意識型態的支配。
即使,朱熹的哲學思想對「仁、理、心、道、氣、性、命」作了極深的推論和思辨,然而卻未能思考存有與存有者的問題,亦未能思考研究存有者的各種純粹關係。我們不得不承認,就先秦諸子所保留的哲學文獻對於哲學家思考上的運用而言,仍然缺乏了許多的工具,同時討論存有的面向亦過於單向化。
我們可以努力向中國清代以前的一切保存中之古典文獻與民間方術承傳作一個關於時空與存有關係上的考察;於是,我們可以發現在約十萬種保存的文獻中,其實尚隱含著許多可被放入存有學思考的內涵。例如:自甲骨文以來所流傳的數百種卜學方法之三千餘年的發展,我們可以看到「訊息論」與多重時空的關係、以及存有者的「存、滅、福、禍、得、失」等各種物理上的關係於此三千多年中在某種未反省其物裡上的理論基礎之運用,以及其由各種工具和符號的表現發展中而被解讀著。
我們可以看到影響唐代中央和高層知識界極重要的《開元占經》、《乙巳占》二書,在宋以後的哲學家們從未有由存有學角度加以思考;當然,我們更看不到對數百種卜法何以皆可占卜並指向相關的答案而作為一種未來學的表現以提出一種關於存有學的思考。
這樣的問題同樣也發生在「五行理論」、「天干地支論」、中醫的「魂魄論」、「經絡論」、「穴位論」;以及內丹家的「元神修鍊論」及「內丹論」;陰陽家的「數術論」;堪輿家的「風水論」;符咒家的「符籙及咒語論」;遁甲派的「奇門學與遁甲學」;命學家的「命理論」;相學家的「相學論」等內涵;在長久以來一直被學者用一種保留的態度或不由理論思考的心情加以處理。
然而,這些內涵卻皆關及於存有學的內涵,在此如果我們追尋的是一種對存有學(非宇宙論,亦非羅蒂所批判的鏡像論)「世界的圖像與構造」之徹底掌握;如我們追尋的是一種對「存有學之最深認識」;那麼只要上述的內涵存在著其有效性,哲學家們就很難對其加以漠視。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