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黃雨欣:三娃的生日

2016/9/8  
  
本站分類:創作

【歐華作協專欄】黃雨欣:三娃的生日

“請問您的國籍,出生地和生日這一欄該怎麼填寫?”隨著這一聲輕問,人過中年的三娃不禁陷入了沉思。 

自從三娃在某年發現他的生日竟然和某個世界預防日重合以來,每到這個日子,各大媒體都撲天蓋地地把那種可怕又可憎的病毒亮出來為民眾普及預防知識。這時三娃久遠的記憶復蘇了,當他想起自己不真實的生日來歷後,就再也不願過生日,其中原因並不單單是為了對世界預防病毒日所抱持的芥蒂。從那以後,三娃填寫所有的表格,都是只有年份,沒有確切的日期。 

那一年,就在三娃的身體無憂無慮地伴隨著牛群羊群癡長的時候,他家裡住進一個從大城市來接受思想改造的男子,此人看上去面目蒼桑,其實也就三十出頭,據說是個“右派”。不識字的父母不懂得“右派”是什麼意思,但他們敬重“右派”的才學,就包攬了所有“右派”名下的髒活累活,把白糖、雞蛋、風乾肉等等那個年代的稀缺物品都省下來給這個“右派”補充營養,他所要做的就是教這幾個孩子讀書識字。本來已經萬念俱灰的“右派”在孩子們饑渴的目光中,又重新燃起了對生活的熱情,孩子們親熱地叫他“右”老師。    

李三娃在這之前從來不知道過生日是啥滋味, 他上面還有三個姐姐兩個哥哥, 三娃的名字是從兩個哥哥“大娃” 、 “二娃”排下來的。 就是說,雖然他被人喚作“三娃”,實際上他是家裡的第六個孩子,那是個缺吃少穿的年代,對於長年生活在草原深處的這家人來說,能讓孩子們歡蹦亂跳地長大已經不容易了,不識字的父母哪裡還有心記得住他們的準確生日! 

“右”老師不但教書認真,還書呆子氣地給他的學生們建立學習檔案,在登記姓名時就遇到了障礙,總不能填寫“李大丫” ,“李二丫” , “李大娃”,“李三娃”吧?三娃爹就說:“草原上的孩子不好養活,起的都是賤名字,要是不妥,就煩勞右老師給個好名字吧!”。右老師果然有學問,眼皮一眨,李家的“大丫”“二丫”“三丫”的身上就蕩起了“梅”“竹”“菊”的幽香,李家的三個娃子也分別成了茁壯的“松”“楓”“柏”。他們的大名倒是有了,生日卻又令右老師犯了難,孩子們沒有一個說得出自己的出生日期,右老師只好去問三娃媽,三娃媽就憑著記憶一個個念叨孩子的屬相和陰曆的大致月份,念到最後一個孩子三娃的時候,三娃媽為難地說:“這小子個頭大,生他的時候難產,當時盡顧得保命了,只記得三娃是屬大龍的,生他那天下大雪。”右老師打量著六七歲的三娃,嘴裡念念有詞地推算著:“現在是70年,這年出生的屬狗,那麼龍年往前算就是1964年,下大雪肯定是冬天,一年裡十二月份下雪最多,選在1號日子好記,三娃的生日就定在1964年12月1日吧。”         

從此,三娃不但擁有了一棵樹的名字,還有了自己的確切生日。後來,當右老師落實了政策回城,帶走了大姐並成了三娃的大姐夫時,也帶走了他最看好的小弟弟三娃,這個生日就一直伴隨著三娃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每年12月1日這天,三娃也會學著城裡的同學約上幾個要好的朋友,對嘴吹幾瓶啤酒啃幾串烤肉串慶祝一番。這個日子直到後來三娃由那個預防病毒日想起自己的生日來歷後才被棄用。   

“李教授,您還好吧?”     

這是若干年後的12月1日,和每年的這天一樣,那種頑固的病毒仍然佔據著各大媒體的大幅版面。在歐洲大陸一個頂級生物研究所裡,一項攻破某種免疫力缺乏病毒的科研成果在國際學術界取得了極大的反響。此時,這項成果的發明人正端坐在他辦公室的電腦前凝神沉思著。他的秘書,一位金頭髮的德國女子推門進來,手裡拿著一份專利申請書,輕聲問道: 

“李教授,請問您的國籍,出生地和生日這一欄該怎麼填寫?”

李三娃從遙遠的追憶回到眼前,拿過秘書遞向前來的專利書,在空白攔裡毫不遲疑地填上專利人國籍:中國;出生地:內蒙;生日:1964年12月1日。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