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是到了春深而仍然繁花滿枝的老樹、可敬的長者。--《老樹春深更著花》

2015/1/9  
  
本站分類:創作

他們都是到了春深而仍然繁花滿枝的老樹、可敬的長者。--《老樹春深更著花》

收錄

心情篇/音樂、詩歌、花草樹木,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情之所寄。
生涯篇/追求精神生活的最高境界。
天倫篇/世界上還有比家更溫暖的地方嗎?
懷舊篇/個人的歲月軌跡,將來都是歷史的印證。
山水篇/讀萬卷書,也要行萬里路,留下的雪泥鴻爪,點滴在心頭。

由於世局的瞬息萬變,這裡面所記敘的事物,有不少竟成為明日黃花,甚至歷史陳蹟,真是令人感慨萬千,自覺真的「追」不上時代。

 

內容試閱

老樹春深更著花
我家附近一條馬路的兩旁,種植了兩列木棉樹,每到春來,雄糾糾、氣昂昂的碩大紅花綻放滿枝,彷彿兩排燃燒著的火炬,常惹得我在樹下徘徊,如癡如醉,只為了木棉花的花期相當短暫,怕它一縱既逝,便又得等待來年。幾近花癡的我作為這些紅棉樹下的賞花客已不知幾易寒暑了,年年的花開花落,總會引起我的閒愁,聯想到人世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
這兩列木棉樹,花期並不十分一致,有些開得早,有些開得遲;有些長得高大茁壯,有些長得瘦小乾枯。我想這大概由於先天的體質強弱各異吧?樹猶人也,人的體格不是也各有不同嗎?今春,這兩排木棉樹上的英雄花又早已次第綻放,從初放時的淡黃漸而橙黃、橘紅以至盛放時的火紅,那些亮麗的色彩,把整條馬路都點綴得繽紛燦爛起來。奇怪的是,牡丹雖好,還要綠葉扶持,而木棉樹則否,它那矯健有若遊龍的枝椏總是在樹葉落盡之後才開花,而那些灼灼紅花硬是那麼充滿自信地聲立枝頭,不需一片綠葉陪襯。也許,正因為如此,所以才贏得了英雄花的美名吧?
在滿街紅樹中,最近我忽然注意到其中一株最高大的花期特別遲,其他的木棉樹幾乎全都開花了,只有它還展露著光禿禿的枝椏,顯出一副寒傖相。然而,不久之後,當其他的木棉樹上的花朵逐漸凋零後,它的禿枝卻開始出現蓓蕾,慢慢綻放;等到其他的同伴繁華落盡時,它便以滿樹紅花在街頭一枝獨秀了。
「老樹春深更著花」,我每次看到這株在暮春才遲遲開花的木棉樹就會想到前人的這句詩。我不知道老樹為什麼要到春深才開花,是因為它的生命比較不夠旺盛嗎?不過,遲開又有什麼不好?就怕它失去了開花的能力罷。
真的,樹猶人也,人也一樣,老並不可怕,怕的只是因為老而喪失了對生命的意義的執著,虛度餘生。古代有幾位詩人詞客,對老人的看法十分瀟灑,像辛棄疾的「乃翁依舊管些兒,管竹管山管水」;朱敦儒的「老來可喜,是歷遍人間,諳知物外,看透虛空」;陸放翁的「垂老身餘幾,逢春心尚孩」等句,都是一種不服老,不怕老,老當益壯的表現。平均壽命比我們短得多的古人還能如此,身為現代人的我們,又何懼於老之將至?
在現代人中,經常一襲布袍健步街頭的百齡壽翁郎靜山先生、九五高齡仍然寫作不輟的蘇雪林女士,以及可愛地自稱「年方八十」的大陸名畫家劉海粟先生,他們都是到了春深而仍然繁花滿枝的老樹、可敬的長者、老當益壯的典型,值得我們後輩師法。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