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魔幻氛圍的智力交鋒,牽動了整個帝國的興衰。--《索菲亞‧血色謎團--推理解謎短篇小說選》

2015/1/8  
  
本站分類:創作

充滿魔幻氛圍的智力交鋒,牽動了整個帝國的興衰。--《索菲亞‧血色謎團--推理解謎短篇小說選》

本書集結了作者這幾年推理解謎類短篇作品的精華,揉入各種殊異的幻想,以各式或歷史或架空的世界觀設置,建構出獨具魅力的想像世界,時代從遙遠的未來到中古的鄂圖曼,寫實與虛構併陳,將奇幻、科幻、推理、懸疑等元素融合再進化,把突破想像極限的嶄新跨界內容呈現給讀者──

Case 1  窟佬疑案
中國《歲月推理》雜誌刊載
遠未來的「萬星聯盟」,正處於分崩離析的危亡之秋,一名調查局探員奉命到首都科學院調查恐嚇案件,無意間發現案件涉及一樁神秘的星球探勘計畫,並將徹底扭轉星盟即將到來的關鍵選戰。

Case 2  索菲亞‧血色謎團
第8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入圍
中古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一場撲朔迷離的血案悄然發生,「索菲亞最美麗的女人」──米蓮娜選妃遭人謀殺,監獄中幾名囚犯在囚牢內展開推理,雖然與世隔絕,但這場充滿魔幻氛圍的智力交鋒,牽動了整個帝國的興衰。

Case 3  封閉測試
中國《懸疑世界》雜誌刊載
高中生在密室中醒來,驚覺其行動被限制,身邊還有兩名同校同學,他們被捲入一場詭異的封閉測試之中,宛如遊戲中的角色,必須想盡辦法逃離險境。而遊戲背後的目的,竟與一名跳樓自殺的女高中生息息相關。

Case 4  西巴斯貝之戀
第7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入圍
在一個超現實的電腦空間內,有一座名叫「西巴斯貝」的數位城市,城市的中樞「中央塔」對城民握有絕對的生殺大權。城市管理員卡巴斯基,為了幫助黛安尋找女兒,遊走在這個無情的虛擬世界中,隨時都有可能被抹除的他們,是否能解開背後謎團,順利找回失蹤的小女孩?  

 

內容試閱

Case 2  索菲亞‧血色謎團



我作證,萬物非主,唯有真主;我作證,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
──(伊斯蘭‧清真言)

晚禱結束後不久,監獄裡的守衛將一名囚犯押進囚室。
沉重的木頭門打開時,帶起一陣旋風,斗室中那股潮濕、腐敗的悶臭,隨著這陣風被颳起來。
啪咚!囚犯被守衛用力推了一把,狼狽地趴在地上。
那名守衛叫阿布杜,是個壯碩的光頭漢,押解囚犯對他來說就好像出入黑羊區的食舖那般自然,他是一名拷刑者,在克羅埃西亞人的調教下,笞蹠刑據說是索菲亞城1最「精到」的。
從那名囚犯腫脹的後腿脛,和那副痛苦表情,似乎間接證明了這點。
然而事情有點奇怪,那囚犯身穿一件月白色羊毛罩衫,頭綁喀什米爾頭巾布,頭巾布外繫著頭圈,腰際別著一條去了刀鞘的小羊皮腰帶。
那是本城侍衛隊的裝束。
我們在囚室裡停止動作,驚訝地看著他們。前一陣放走一批人後,囚室已經沒幾個人了,就只有一名老猶太人,一名青年,還有我。
阿布杜目光環視我們,眉骨深邃得像被鏟子挖過一樣。
「賽倆目2 !尊敬的阿布杜大人,又抓到一個背棄真主的罪人啦。」說話的是老猶太人。
光頭漢瞪他一眼,沒理會他。
「我阿來庫姆賽倆目!」猶太人彷彿不曉得他很惹人嫌,自得其樂說:「這人好像是帕夏3大人的侍衛,阿布杜大人,他行了什麼過犯?」
阿布杜張嘴咂了一下舌頭,視線移動到囚室角落。
囚室角落那名青年,靠牆盤腿坐著,以無畏的眼神回敬他,兩人針鋒相對片刻,阿布杜聳起碩大的鼻子,噴出一口氣說:「該死的卡非勒(異教徒),總有一天……」
砰!木頭門被重重關上。
「阿布杜大人,您別急著走啊。」
猶太人沒精打采地靠牆枯坐一會,對青年說:「我猜這人肯定是得罪了帕夏,你覺得呢?」
青年沒回答他,狹長而蒼白的臉往後一仰,漸漸隱沒在黑暗裡。囚室外一輪彎月,灑下漫天的銀粉,從氣窗外流淌進來。
猶太人是個瘦小的老頭,據監獄守衛說,他在紅叫拜樓區拿了摻銅的鄂圖曼蘇丹金幣與人交易,被帕夏逮捕進來。
馬哈姆帕夏脾氣不好,犯罪者通常會受到最嚴厲的對待,流通假幣是要被砍手呢,還是被砍腳,我不清楚,但這人倒挺能苦中作樂,從沒見他怎麼擔心過,也許情況沒我想得那麼糟糕。
前半個月,這座監獄還擠滿了人,都是城衛四處抓來的流浪漢、設拉子的苦行僧,或一些遊手好閒的城民。
帕夏把這些人狠狠折磨了一番,直到最近才放他們出去,曉得自己抓錯人。
猶太人有點自討沒趣,跪爬著來到那名新獄友身邊,推了推他。
囚犯痛苦地低喊,以我在監獄裡待的日數,我猜這些傷八成是用小牛皮鞭子,還有棘杖抽打過的痕跡。
監獄裡有個拷刑室,是每個犯人進去後都永難忘懷的地方,那裡除了鞭子和棘杖外,還有一些日常生活中絕對用不到的刀具,滾燙的熱油,帶著針的鐵鉗,錐子以及鐵鉤,十字形樁木,削得尖尖的長樁木,還有一些比較少看人用過的鐵製箍頭套。
連那個猶太人進去後,都笑不出來。
不過這時他好像全忘記了,對那名囚犯說:「真主寬恕,你還真被他們整慘啦,怎麼回事,我的穆斯林兄弟?」
「滾開……」穆斯林兄弟呻吟說。
「別這樣,看在真主的份上,我想幫忙你呢。」猶太人的笑容不大誠懇,「讓我猜猜,你一定招惹到帕夏大人了,你打翻他的中國瓷器嗎,還是折損了他的松木帕夏權杖?哦哦,我慈悲的真主,你該不會是傷到了小蘇丹殿下──奧斯曼4的子孫,他那頭阿拉伯名馬了吧?」
那人憤怒說:「小殿下前天晡禮就騎馬出城啦,你這頭骯髒的猶太豬!」
青年在角落突然站起來,揮手要我們安靜,石牆邊小小的氣窗外,傳來一道似有若無的哀歌──

安拉,我讚祢超絕
我感謝祢,祢的尊名吉祥,祢偉大高尚
除祢之外再無主宰

「是穆斯林的殯禮,」猶太人也站起來,「什麼人過世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青年在月光中,鼻梁帶點高貴的彎曲,抬頭追索那道幽渺的吟唱,表情若有所思。
這幅畫面很美,我喜歡美的事物,我靜靜偷瞧他。
猶太老頭盤腿坐回那名囚犯身邊,抱著胸口片刻,歪頭湊近囚犯說:「不對勁,外面肯定發生了什麼事,你說對不,我的穆斯林兄弟。」
「滾開。」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