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20世紀中國知識分子與執政黨衝突的歷史第一幕。--《《新月》政論》

2016/7/13  
  
本站分類:創作

揭開20世紀中國知識分子與執政黨衝突的歷史第一幕。--《《新月》政論》

1928年,新月社主辦的《新月》雜誌創辦於上海,由徐志摩、胡適、梁實秋、羅隆基等人擔任編輯。是年秋天,國民黨北伐成功,完成中國的統一,依照孫中山《建國大綱》而邁入「訓政」的建國道路。此時應該往籌備自治、實行民選,為制定憲法和結束黨政的目標前進,然而實際上卻趨向一黨專制。為此新月派自1929年起,從人權角度對國民黨訓政進行了尖銳批判,這是一場帶有強烈憲政訴求的人權運動,揭開20世紀中國知識分子與執政黨衝突的歷史第一幕。當時這些批評的文章讓《新月》染上強烈的政論色彩,本書編選了《新月》雜誌上重要的人權及政治文章,是瞭解民國初年訓政時期,人權憲政與黨國專制之間激烈衝突的必讀專著。

立即訂購《《新月》政論》

 

內容試閱

【人權與約法/胡適】

四月二十日國民政府下了一道保障人權的命令,全文是:

世界各國人權均受法律之保障。當此訓政開始,法治基礎亟宜確立。凡在中華民國法權管轄之內,無論個人或團體均不得以非法行為侵害他人身體,自由,及財產。違者即依法嚴行懲辦不貸。著行政司法各院通飭一體遵照。此令。

在這個人權被剝奪幾乎沒有絲毫餘剩的時候,忽然有明令保障人權的盛舉,我們老百姓自然是喜出望外。但我們歡喜一陣之後,揩揩眼鏡,仔細重讀這道命令,便不能不感覺大失望。失望之點是:
第一,這道命令認「人權」為「身體,自由,財產」三項,但這三項都沒有明確規定。就如「自由」究竟是那幾種自由?又如「財產」究竟受怎樣的保障?這都是很重要的缺點。
第二,命令所禁止的只是「個人或團體」,而並不曾提及政府機關。個人或團體固然不得以非法行為侵害他人身體自由及財產,但今日我們最感覺痛苦的是種種政府機關或假借政府與黨部的機關侵害人民的身體自由及財產。如今日言論出版自由之受干涉,如各地私人財產之被沒收,如近日各地電氣工業之被沒收,都是以政府機關的名義執行的。四月二十日的命令對於這一方面完全沒有給人民什麼保障。這豈不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第三,命令中說,「違者即依法嚴行懲辦不貸」,所謂「依法」是依什麼法?我們就不知道今日有何種法律可以保障人民的人權。中華民國刑法固然有「妨害自由罪」等章,但種種妨害若以政府或黨部名義行之,人民便完全沒有保障了。
果然,這道命令頒佈不久,上海各報上便發現「反日會的活動是否在此命令範圍之內」的討論。日本文的報紙以為這命令可以包括反日會(改名救國會)的行動;而中文報紙如《時事新報》畏壘先生的社論則以為反日會的行動不受此命令的制裁。
豈但反日會的問題嗎?無論什麼人,只須貼上「反動分子」、「土豪劣紳」、「反革命」、「共黨嫌疑」等等招牌,便都沒有人權的保障。身體可以受侮辱,自由可以完全被剝奪,財產可以任意宰製,都不是「非法行為」了。無論什麼書報,只須貼上「反動刊物」的字樣,都在禁止之列,都不算侵害自由了。無論什麼學校,外國人辦的只須貼上「文化侵略」字樣,中國人辦的只須貼上「學閥」、「反動勢力」等等字樣,也就都可以封禁沒收,都不算非法侵害了。
我們在這種種方面,有什麼保障呢?
我且說一件最近的小事,事體雖小,其中含著的意義卻很重要。
三月二六日上海各報登出一個專電,說上海特別市黨部代表陳德徵先生在三全大會提出了一個《嚴厲處置反革命分子案》。此案的大意是責備現有的法院太拘泥證據了,往往使反革命分子容易漏網。陳德徵先生提案的辦法是:

凡經省黨部及特別市黨部書面證明為反革命分子者,法院或其他法定之受理機關應以反革命罪處分之。如不服,得上訴。惟上級法院或其他上級法定之受理機關,如得中央黨部之書面證明,即當駁斥之。

這就是說,法院對於這種案子,不許審問,只憑黨部的一紙證明,便須定罪處刑。這豈不是根本否認法治了嗎?
我那天看了這個提案,有點忍不住,便寫了封信給司法院長王寵惠博士,大意是問他「對於此種提議作何感想」,並且問他「在世界法制史上,不知在那一世紀那一個文明民族曾經有這樣一種辦法,筆之於書,立為制度的嗎」?
......

------

【論思想統一/梁實秋】

一、有許多事能夠統一應當統一的,有許多事不能統一不必統一的。例如,我們的軍隊是應當統一的,但是偏偏有什麼「中央軍」、「西北軍」、「東北軍」的名目;政府是應該統一的,但是中央政府的命令能否達到全國各地還是疑問;財政應該統一的,但是各地方的把持國稅,各軍隊之就地籌餉,財政系統紊亂到了極點;諸如此類應統一而未統一的事正不知有多少,假如我們真想把中國統一起來,應該從這種地方著手做去。然而近年來在一般的宣言,演說,報章裡,時常的看見「思想統一」的字樣,好像要求中國的統一必須先要思想統一的樣子,這實在是我們所大惑不解的一件事。思想這件東西,我以為是不能統一的,也是不必統一的。
各人有各人的遺傳環境教育,所以沒有兩個人的思想是相同的。中國有一句老話,「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這話不錯。一個有思想的人,是有理智力有判斷力的人,他的思想是根據他的學識經驗而來的。思想是獨立的;隨著潮流搖旗吶喊,那不是有思想的人,那是盲從的愚人。思想只對自己的理智負責,換言之,就是只對真理負責;所以武力可以殺害,刑法可以懲罰,金錢可以誘惑,但是卻不能掠奪一個人的思想。別種自由可以被惡勢力所剝奪淨盡,惟有思想自由是永遠光芒萬丈的。一個暴君可以用武力和金錢使得有思想的人不能發表他的思想,封書鋪,封報館,檢查信件,甚而至於加以「反動」的罪名,槍斃,殺頭,夷九族!但是他的思想本身是無法可以撲滅,並且愈遭阻礙將來流傳的愈快愈遠。即以孫中山先生說罷,他四十年前即抱革命思想,在如今看來他的革命思想簡直和天經地義差不多了,但是在當初滿清的時代他的革命思想恐怕就是反動的罷?滿清政府對於中山先生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但是中山先生的思想四十年如一日,不為威屈利誘,這是我們所最佩服的。假如中山先生在四十年前也為「思想統一」的學說所誤,早該拋棄他的革命思想去做滿清的順民了。所以我說,思想是不能統一的。
天下就沒有固定的絕對的真理。真理不像許多國的政府似的,可以被一人一家一族所把持霸佔。人類文明所以能漸漸的進化,把迷信剷除,把人生的難題逐漸的解決,正因為是有許多有獨立思想的人敢於懷疑,敢於嘗試,能公開的研究辯難。思想若是統於一,那豈不是成為一個固定的呆滯的東西?當然,自己總以為自己的思想是對的,但是誰敢說「我的思想是一定正確的,全國的人都要和我一樣的思想」?再說,「思想」兩字包括的範圍很廣,近代的學術注重專門,不像從前的什麼「儒家思想」「道家思想」等等的名詞比較可以概括所有的人之所有的思想。在如今這樣學術日趨繁複的時候而欲思想統一,我真不知道那一個人那一派人的思想可以當得起一切思想的中心。在俄國,他們是厲行專制主張思想統一的,據羅素告訴我們說,有一位美學教授在講述美學的時候也要從馬克斯的觀察點來講!美學而可以統一在馬克斯主義之下,物理化學數學音樂詩歌那一樣不可以請馬克斯來統一?這樣的統一,實在是無益的。在政治經濟方面,也許爭端多一點,然而在思想上有爭端並無大礙,凡是公開的負責的發表思想,都不妨容忍一點。我們要國家的統一,是要基於民意的真正的統一,不是懾於威力暫時容忍的結合。所以我們正該歡迎所有的不同的思想都有令我們認識的機會。從前專制皇帝的權力據說是上天授予的,絕對不准人民懷疑,否則即為叛逆。現在,政治經濟都是專門的科學了,那一種思想能在學理上事實上證明於國家最有利益,那一種思想便是最合式的。我們若從國家的立場來看,思想是不必統一的。
......

------

【出賣靈魂的秘訣/魯迅、瞿秋白】

幾年前,胡適博士曾經玩過一套「五鬼鬧中華」的把戲,那是說:這世界上並無所謂帝國主義之類在侵略中國,倒是中國自己該著「貧窮」,「愚昧」……等五個鬼,鬧得大家不安寧。現在,胡適博士又發現了第六個鬼,叫做仇恨。這個鬼不但鬧中華,而且禍延友邦,鬧到東京去了。因此,胡適博士對症發藥,預備向「日本朋友」上條陳。
據博士說:「日本軍閥在中國暴行所造成之仇恨,到今日已頗難消除」,「而日本絕不能用暴力征服中國」(見報載胡適之的最近談話,下同)。這是值得憂慮的:難道真的沒有方法征服中國麼?不,法子是有的。「九世之仇,百年之友,均在覺悟不覺悟之關係頭上」,―「日本只有一個方法可以征服中國,即懸崖勒馬,澈底停止侵略中國,反過來征服中國民族的心。」
這據說是「征服中國的唯一方法」。不錯,古代的儒教軍師,總說「以德服人者王,其心誠服也」。胡適博士不愧為日本帝國主義的軍師。但是,從中國小百姓方面說來,這卻是出賣靈魂的唯一秘訣。中國小百姓實在「愚昧」,原不懂得自己的「民族性」,所以他們一向會仇恨。如果日本陛下大發慈悲,居然採用胡博士的條陳,那麼,所謂「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的中國固有文化,就可以恢復:―因為日本不用暴力而用軟功的王道,中國民族就不至於再生仇恨,因為沒有仇恨,自然更不抵抗,因為更不抵抗,自然就更和平,更叫孝……中國的肉體固然買到了,中國的靈魂也被征服了。
可惜的是這「唯一方法」的實行,完全要靠日本陛下的覺悟。如果不覺悟,那又怎麼辦?胡博士回答道:「到無可奈何之時,真的接受一種恥辱的城下之盟」好了。那真是無可奈何的呵―因為那時候「仇恨鬼」是不肯走的,這始終是中國民族性的污點,即為日本計,也非萬全之道。
因此,胡博士準備出席太平洋會議,再去「忠告」一次他的日本朋友:征服中國並不是沒有法子的,請接受我們出賣的靈魂罷,何況這並不難,所謂「澈底停止侵略」,原只要執行「公平的」李頓報告―仇恨自然就消除了!

三月二十二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