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長達五十年的時光之書。--《你永遠都在--耕莘50紀念文集》

2016/7/2  
  
本站分類:創作

一部長達五十年的時光之書。--《你永遠都在--耕莘50紀念文集》

§ 一部長達五十年的時光之書 §
全書分為六輯,細數耕莘寫作會的成立歷史、歷屆會友,以及與耕莘紀錄片有交誼的文藝界名人訪談。分別為:〈輯一〉一條寧靜肅穆的路 ──50 週年紀錄片實錄 I、〈輯二〉台灣文壇奇蹟──50 週年紀錄片實錄II、〈輯三〉那段美好的歲月──早期會員的耕莘緣、〈輯四〉沒有耕莘,如夢一場──中生代作家的耕莘緣、〈輯五〉故事的開端有光引路──新生代作家的耕莘緣、〈輯六〉閱讀美麗人生──其他成員眼中的耕莘。

立即訂購《你永遠都在--耕莘50紀念文集》

 

內容試閱

§ 當年的台北就像小長安 §

瘂弦口述/許春風、黃惠真記錄整理

▍台灣文學藝術的萌芽期
  大概一九六○年代初期,那是台灣文學藝術的萌芽期,很多新的想法、新的創作、新的人物,通通都出現了。那個時候培養、激盪這種風氣的,有兩個機構,一個是耕莘文教院的寫作會,一個是救國團的復興文藝營。復興有兩個營隊,暑假的是文藝營,冬天是編研會(編輯人研習會),就是學校的校刊、系刊、院刊主編,一起討論如何編一本好的雜誌,都是偏重文藝方面。六○年代初期我認識張神父,也是他把我找進耕莘來,他說:「你的文藝營辦得滿好的,你也到這來跟我們講點課……」我很感動,就答應了。
  他瘦瘦的,關心孩子們,我們中國講「傳道、授業、解惑」,他都做到了,傳文學之道最熱心,每個孩子寫作方面的發展,哪個作品他有意見,他都記得清清楚楚。我在聖經上看到很多聖哲、聖徒,那都是聖經上的人物,如果在人間,我看到的人物就是張神父。張志宏,我永遠記得這個名字。聽說後來他跟著年輕人到橫貫公路去旅行,一位女生揹不動行李,他替她揹,但因為他的視力不太好滑到山澗裡去,就犧牲了。我覺得他是我們耕莘寫作會最重要的人物、開山的人物,大家一提到他都充滿了懷念。

▍聯合副刊與耕莘像是一家人
  我記得耕莘有一個刊物叫《旦兮》,《旦兮》的內容常常在我們《聯合報》副刊「文壇消息」裡出現,好像一家人一樣,有什麼事我們一定報導。文學的新聞不容易在新聞版上出現,副刊留一個小小的方塊,經常有活動,看到的人也很多。副刊當時也有一種「運動性」,辦了很多活動。比如我們辦了一個「午餐俱樂部」――午餐文學的聚會,你買一張飯票就可以跟白先勇一起吃午飯,吃了午飯還聽白先勇講文學,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所以大家都來,每次一個主題,半個月前先宣布書名,然後大家都準備,比如《紅樓夢》,大家都把紅樓夢讀完,到時候有共同話題,這些都常在耕莘辦,好像我們是同一個單位一樣。
  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代,一個走向世界、走向純文學的一種嘗試,大家都懷著共同的夢,後來出現很多人才,聽過我們課的年輕人,若干年後有些都變成大師了。所以像蔣勳他們,當時也來過耕莘,現在都變成很重要的人。

▍台灣繼承了五四的火把
  所以那是個啓蒙的時代,現在想起來滿有價值的,而且那個時代非常純潔,我買愛國獎券都看四下無人才去買,為什麼?因為詩人還買愛國獎券太丟人了。我記得法國作家紀德有一篇小說,男孩子親一親女孩子,女孩子說:「請你不要汙辱我們的愛情」,連吻都認為是骯髒的,純潔到那種程度,都是受了純文學的影響。我們從那裡出發,後來掀起很大的時代,在台灣辦了很多活動、很多雜誌,文藝雜誌的相激相盪之下,使得台灣成為世界華人文學的中心。那個時候大陸還在亂中,他們的文學差不多是停頓狀,我們台灣就好像繼承了五四的火把,熊熊的燃燒起來,使得台灣成為一個重要的文學據點。
  當時的台北就好像小長安一樣,很多文人到暑假的時候都回來了,在外國見一次面、碰到一個人很難,到台北來說:「你也來了,他也來了。」好像當年的長安,好像大雁塔下面很多詩人要登塔望遠,平常在國外不容易見到,到了小長安,好像誰都在那裡,是個聖地一樣。現在台北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